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妈妈的奶子(第8章)

妈妈的奶子(第8章)
(第八章)
  感觉到压在身上的鸡巴再度勃起,妈妈没办法再继续装睡下去,于是她摆出
了为人人母的严肃脸孔,用力地敲了我的额头一下,连笑带骂地将懒趴趴的我从
她身上推开,自顾下床走向浴室。
  躺在床上欣赏妈妈赤裸裸的雪白背影、左扭右晃的肥硕圆臀,鸡巴仍旧火热
热地高耸着。还记得,昨天我还为泳池中对妈妈的冒犯而烦恼着,今日的此时此
刻,我却在妈妈床上醒来,随心所欲的亵玩妈妈娇艳的成熟躯体,心中一股既兴
奋又爽快的快感,这个,大概就是所谓的得偿所愿之幸福吧?
  我赢了……赌赢我一生最大的豪赌——妈妈的爱,果然战胜一切理智!
  不远处,妈妈背对着我,优雅的取下胸罩;弯腰提臀,大大方方的将一片狼
藉的内裤褪至腿边,沾满了阳精与爱液的的湿内裤,当丰润的美腿举高一只,很
清楚的看见妈妈的私处,和腿边那条小裤裤牵丝出好几丝透明色的爱液。
  褪下了内裤,妈妈一丝不挂的熟艳肉体极为诱人,我猴急的脱去身上T衫,
连忙哗了一下地从床上跳起来,也不管赤裸裸的鸡巴高举着非常难看,朝妈妈走
去。
  「妈妈我也要跟你一起洗……」
  我用我平时最撒娇赛奶的纯洁语气对妈妈说,但一对淫荡的视线、粗重的喘
息声,和下半身勃起的大鸡巴,想必很难让妈妈认为我并没有心存不良动机。
  「都这么大了还想跟妈妈一起洗澡……」望了我下半身一眼,妈妈转头瞪着
我,最后她还是叹了口气说,「唉……你这小色鬼,进来吧!」
  推开浴室的门,我兴致勃勃的随着妈妈一起进入;妈妈走动时背面那轻轻摇
摆的臀浪,比什么春药还来的有效;浴室里,盯着妈妈在浴缸里放水、整理摆设
衣物与卫浴用品,我则忙碌的用眼光奸淫着妈妈的肉体,一双手极不雅观的快速
套弄着鸡巴,亢奋不已。
  除了妈妈美型的丰臀以外,视线停留最久的,当然是妈妈全身上下最为神秘
诱人的私处——密茸茸的卷曲毛发,呈倒三角型,柔顺的覆盖着饱满的肉阜,肥
美的肉瓣紧闭着,丝丝残存未干的淫液,令蜜壶显得更加光滑动人,随着妈妈弯
下腰举臀的动作,两片深红色的性感肉办些微的一开一闭着,似乎隐约可以见到
神秘的肉屄,散发出道道成熟诱人的韵味。
  准备就绪,妈妈回头看到我那副急色的丑样,感到又好气又好笑;拨开我正
在套弄鸡巴的手,妈妈生气的拧起我的耳朵,把我拉到浴缸旁边,逼我坐在塑料
板凳上。
  「妈妈!别……别……很痛耶……」耳朵的疼痛让我也顾不得急欲发泄的欲
望,连忙高声向妈妈求饶着。
  「想跟妈妈一起洗澡啊,就得老老实实的,知道吗?」妈妈松开我的耳朵,
笑着说,「来……坐好,妈妈先帮你洗。」
  「小伟,眼睛闭上,耳朵捂好,妈妈要拨水啰……」妈妈用手指试了一下浴
缸里的水温,杓起一盆温水,笑呵呵的说。
  妈妈兴奋的语气和开心的微笑,顿时那刻只让我勃起中的鸡巴欲望全消;带
着极不纯洁的心态和妈妈一同踏进浴室的我,却忘了妈妈最喜欢做的事——就是
把我当成小婴孩一样地替我洗澡。小学五年级那年开始,我也就是因为这样,才
要求和妈妈分房睡,再也不肯陪她洗澡(汗……)。
  唉……妈妈,坐在你面前的,可是一位发育完全的男人耶!
  「妈妈,你洗你的……我自己来就可以了啦!」基于男性的自尊心,深怕一
不小心就会出糗的我,苦哈哈的对妈妈抗议道。
  没给我拒绝的份儿,妈妈的响应,却是笑咪咪的将一盆热水从我头上不客气
的倒了下去。
  咕噜咕噜……
  妈妈蹲在我背后,取了沐浴乳,倒了一大坨在掌心上,均匀的涂抹上;既然
抗议无效,我只好乖乖的闭上眼睛享受。妈妈用她一双柔软的小手替我服务,东
搓西抹,仔仔细细的替我清洗着,湿滑滑的泡沫逐渐沾满了上半身。嫩致的小手
绕过腋下,在我胸膛上滑动,掌心不时擦过乳头,一丝触电般的快感传来,爽的
我忍不住哼出声。
  嘿嘿……或许让妈妈替我洗澡,也不是一件多么令人难受的事耶!
  端了一盆水将上半身的泡泡冲去,妈妈静静地从背后打量着赤裸的我;浴室
里安安静静的,觉得妈妈的呼吸声听起来急促了些许。
  她忽然说:「咦,背好像没洗干净哦?」
  正当我纳闷的偏过头看妈妈的时候,她又倒了一坨沐浴乳,这一次,妈妈却
不是涂在我背上,而是全部涂抹在胸前那对丰硕的美乳上头,乳白色的液体,沿
着玉乳完美的流线条慢慢滑下,引人遐思的娇嫩圆玉,就这样大辣辣的贴在我背
后;两颗巨大的突起物,随着紧压而充分变形,完全显露出妈妈那一对美乳的弹
性与柔软。
  妈妈蠕动着上半身,让丰满的乳房贴着我的背画圆,背上除了感受着一阵温
暖的柔嫩之外,还有两粒坚挺的突起在轻轻刮划着。
  我爽的低哼出声;妈妈胸脯紧紧贴着,她用下巴顶在我肩上,披肩的长长发
丝,搔着我敏感的耳垂,随即妈妈在我耳里吐了口香气,露出胜利的笑容说道:
「舒服吗?」
  「啊……妈妈……太舒服了!」
  我浑身舒爽,双手紧握拳,跨下股间,豁然露出一条坚挺的肉棒高高举着,
一抖一抖的耀武扬威。
  妈妈探头一看,惊呼道:「哇……儿子,小鸡鸡怎么肿得那么厉害?是不是
生病了?」
  接着,妈妈适时的用乳房又刮了背好几圈。
  去,还不都是你逗的……
  听了妈妈俏皮的语气,便知道这全是她故意逗弄,为了下半身的幸福着想,
我亦不敢忤逆妈妈,只好无可奈何的配合她,看了我那欲求不满的可怜小弟弟一
眼,苦着脸说:「妈妈,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
  「肿得那么厉害,好可怜喔……」妈妈伸出一手,绕过我腋下,用葱玉般的
手指轻轻的朝勃起的龟头弹了一下,笑着说,「要不要……妈妈试试看能不能让
它消肿?」
  说完,沾满了泡沫而非常滑润的小手,握住阴茎的棒身,开始替它上上下下
的套弄着。
  「喔!!」鸡巴传来阵阵快感,我爽的呻吟出声。
  「怎么不回答啊?」妈妈停下手中动作,在我耳边笑着说,「那妈妈就不做
了啰。」
  「别!别!」突来的舒爽感停下,我连忙求着妈妈说道:「妈妈……请……
请你继续好吗?」
  听到我的答复,妈妈又开始手中动作,迅速的套弄着鸡巴,不时用食指挑逗
龟头上的马眼。
  性高潮被操控在妈妈手掌中——被自己亲生母亲玩弄的羞耻,忽然令我有种
奇特的兴奋感,身体变得更敏感了;浴室里淡淡的雾气迷蒙,如处于梦幻之境,
粗壮的阴茎在滑嫩的娇掌中摩擦生热,越来越硬,玉乳紧贴的背后,也不断传来
阵阵柔软触感,肌肤磨蹭,比起面对着面坦承相见的感触,这种视觉上看不见、
只能单凭官能的性快感,更引人遐想、更加令人热血沸腾。
  「舒服吗?」妈妈柔美的香唇轻啄了下我的腮边。
  感到妈妈套弄鸡巴的速度开始放慢,前车之鉴我连忙回答:「很舒服!很舒
服!」
  「是吗?」妈妈手掌套弄的速度回复,她又问,「可是……母亲帮儿子手淫
不是不应该的吗?」
  正享受着美好服务的我,喘着粗重的呼吸,艰难的答道:「呃……啊……当
当然没关系……妈妈您……这是在帮儿子发……发泄青春期时不必要的欲火!所
以儿子才能努力用……用功读书……」
  「喔?原来妈妈那么伟大啊……」听到我的回答,妈妈似乎很满意的娇笑了
一声,接着她将柔嫩的胴体移到我的右手边,一手保持着鸡巴上的套弄,另一手
绕进大腿内侧,摆在股间下垂的阴囊上,轻轻地搓揉着睪丸。
  「喔……啊啊……」妈妈的挑逗实在太恐怖了,我喘息越来越重,尖锐的呻
吟声几乎和女孩子没什么两样,但快感高潮迭起,我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哇!怎么越来越大了?」看着鸡巴青筋暴现的丑状,妈妈媚笑一番,玩弄
下体的速度加快,又挤又压;一具艳丽的赤裸胴体,温暖巨大的肉球把我右臂夹
在乳沟中,秀美的容颜从侧边移到脸前,嫣红色的香唇慢慢的靠近,最终贴上了
我的嘴。
  妈妈的唇撬开我的嘴,引导着生疏的我,让舌尖与妈妈口中的柔软紧紧缠绕
住;唇舌相交,我贪婪的吸吮着从妈妈嘴里递来的芬香啖液。有生以来第一次与
妈妈亲密舌吻,而且还是妈妈主动献吻,心灵上的冲击远比肉体上的接触来的更
加深刻,只觉得一时间天旋地转,让我兴奋的不知是好。
  自己手淫的感觉和妈妈帮我的快感,完全是两种无法相比的境界;嘴里品尝
的是妈妈亲口递过来的琼浆玉酿,身上的触感是妈妈柔软的胴体,阴茎上还有妈
妈温软柔嫩的玉手在伺候着。随着我俩母子唇分,兴奋终于攀达了临界点,脑海
如触电般的颤动,顿时觉得浴室里的温度沸腾,浑身紧绷,再也忍受不了那股强
烈的尿意——阴茎暴涨,浓郁的精液由马眼一下一下的喷射而出!
  开头的一两发,射落在面前浴缸边缘的瓷砖壁上,剩余的白色浓精,为数惊
人的满满流在妈妈小手虎口上,整片浴室里,除了沐浴乳的香味,马上充斥出一
股重重的腥骚味。
  妈妈套弄了最后几下,确认发泄完毕,妩媚的笑了一下,当着我的面,将手
上的精液全数舔入肚里,接着又意犹未尽的将瓷砖壁上慢慢流滑的精液,用她纤
白的手指刮起来舔食。
  印象中,妈妈是位又死板又传统的古典女性,即便抛开了世俗礼仪,也应该
保持一种欲拒还迎的娇羞姿态。但,现实中的妈妈,却比我想象中来的放得开,
不为所知的一面、显现而出的淫荡媚态,是我之前无论如何也预测不到的惊喜。
  软掉的阴茎垂在腿间,回味着快感,微微的喘着气,抬头望向妈妈美艳的俏
脸,用异样的眼光看着那吃过我精液的红唇,小舌淫荡的舔了下,将嘴角剩余的
白色液体舔入;妈妈回看着我,俏眼含春,媚意中带有一丝慈祥的溺爱。
  正当我感动的想要出声表达我的爱,妈妈忽然俏皮的用手指弹了一下软趴趴
的鸡巴,笑着说:「小鸡鸡总算乖了吧……」
  我也只能哭笑不得。
  ************************************
  年轻就是本钱!体验了妈妈最香艳的服侍后,淫邪地盯着妈妈赤裸的胴体,
不一会便又感到萎缩的男根有复活的迹象;伸手正想报答妈妈的恩情,然而她才
看我一眼便猜出我内心动的歪脑筋,啪一下的把我伸向她胸部的手拍掉,盛气凌
人的将我逼入浴缸里泡水。
  「妈妈!」趴在池缸边围,我幽怨的盯着妈妈,抗议的说道,「我也要帮你
洗!」
  「洗好了就出去啊……小心感冒了,」妈妈瞪了我一眼,说道,「难道说…
你不想先泡一下,等会儿妈妈洗好再陪你泡澡吗?」
  既然如此,我赶紧闭上嘴,高举双手双脚表示赞成,乖乖的待在浴缸里痴痴
地呆望着妈妈。
  妈妈似笑非笑,杏眼风情万种的瞧着我看,似乎想考验我的耐性,手中动作
慢慢缓缓,好整已暇的开始清洗。
  挤了一坨沐浴乳在秀致的手掌心中,撘在那具山峦起伏的诱人胴躯上,轻轻
地抹拭,妈妈随意的一举一动总是那么撩人,尤其当她丰盈的手臂顺着掌心的动
作,摇摆压挤她胸前那对丝毫没有束缚的柔软巨乳,波涛汹涌、乳浪逢生的淫荡
美景,把我拨弄到亢奋的不能自己。
  泛着泡沫的巨乳,随妈妈手掌的抚弄而大肆变形,眼前一对柔软又充满弹性
的丰满乳球即使看了千万遍也不厌倦;妈妈双手捏着肉球上坚挺的淫荡果实,以
顺时钟的方向扭转,兴致勃勃的妈妈满脸通红、秀唇微开,小声的呻吟着。
  柳腰摆摇,妈妈婀娜的曲线泛着些许荡漾,细腰翘臀配上玉乳晃放,一连串
简单的擦洗动作由妈妈做出来便款款如舞;葱葱玉指逐渐下移,划过滑嫩平坦的
小腹,抵达下体私处,轻腻的拨弄阴阜肉瓣,妈妈紧皱嫣眉松开,解放似的轻叹
了一口气,脸上剎那间放荡的神情与动作,让我寝泡在温水里的阴茎险些暴涨喷
射而出,奋发的欲望有如千万只蚂蚁在身上爬咬,这种近在咫尺,看的见、吃不
到的痛苦,实在是非常坚忍难熬啊!
  前前后后,妈妈其实才洗了约十五分钟不到,可对我而言,等待的时间好像
整整一世纪般的漫长,结束了抹洗工作,妈妈简单的冲洗掉浑身泡沫,大方的抬
起腿,跨进宽大的浴缸里头。
  妈妈的房间,是我家一整栋房子里的主卧房,对妈妈而言,洗澡是她一天当
中最奢侈的享受,为了方便更加舒适的泡澡,特地改建了二楼的格局扩建浴室,
妈妈这套极为昂贵的高级浴缸,便足足占了浴室将近一半以上的空间,浴缸除了
大已外,亦附加了放热、保温、按摩等功能。
  妈妈舒服的躺在浴池里,让我趴在她身上,枕着妈妈丰满的胸脯,手里把玩
着酥胸的柔软,鼻里贪婪的嗅着浓郁的乳香。
  依偎着彼此,妈妈搂起我的肩膀,嘴里忽然哼起小时候经常唱给我听的摇篮
曲;温热的水泡着舒懒的肉体,即使现在鸡巴仍处于兴奋状态,我也不敢太过火
的挑弄妈妈敏感的躯体,深怕破坏此刻这一份难得的安逸与宁静。
  许久,妈妈看向水中依旧亢奋的肉棒,露出一丝慵懒的笑意。
  「唉,小色狼,都射了好多次了还那么有精神?」妈妈摇摇头,责备的说。
  「还不是因为妈妈太美了,我忍不住才……」我委屈的回答。
  「真拿你没办法……」妈妈思考了一会儿,「小伟,先站起来一下……」
  妈妈示意我坐在浴缸上的平台,我乖乖的照作,腿间露出一根粗长的鸡巴直
直的高耸而起,贴在小腹上。
  妈妈扶着我的大腿微微扳开,把略湿的长发拨到脸旁,低头探下,小舌试舔
了龟头几下,便慢慢的把鸡巴含入嘴内,熟练地用嘴套弄一会儿,妈妈吐出含在
嘴里的粗长男根,不知是激烈的摆动或是害羞,妈妈的脸泛起一片红晕,同时我
也舒爽的叹了口气。
  沾满了唾液,棒身显得亮晶晶的,紫红色的龟头也显得异常硕壮,妈妈露出
迷蒙的神色,迟疑了几分钟才突然欠起身,双手捧举胸前巨乳,在我讶异的目光
下用乳球中那道深不可测的肉沟紧紧夹住铁棒似的阳根。
  Oh,MyGod!
  梦中幻想了无数次的乳交,终于活生生的发生了!
  肉棒上传来柔软的触感和眼前妈妈娇媚羞红的俏脸,全在告诉我这一切并不
是梦;母亲为了儿子一而再、再而三的淫邪欲望,一再抛下她尊贵的身段替我服
务,手淫、口交、到此刻的乳交,一次又一次的给我带来无限惊喜,得母如此,
我真觉得我是世上最幸福的男人!
  雄伟的巨乳把我粗大的肉茎紧紧包围着,沿着乳球间深暗的鸿沟,在妈妈的
下颚露出充血涨大的蘑菇型龟头,包皮随着一对超美型大奶紧夹着的上下动作而
翻上翻下,马眼中储积的欲望累积成堆,急需爆发的一抖一抖溢出透明润滑液。
  妈妈仰头妩媚地看了我一眼,接着她低下头去,吐出香舌,轻轻的舔舐着马
眼,神经最为敏感的龟头部位,在遭到妈妈强烈的心灵与肉体上的挑逗变得更加
敏锐,我甚至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妈妈舌尖上颗粒般的凹凹凸凸。
  「啊……啊……妈妈!」
  啪兹啪兹的摩擦,在妈妈柔软无比的酥胸中接受这等强烈的套弄,我坚持不
了多久,仰头呻吟,双手抓住妈妈的手掌让巨乳更紧绷的夹住鸡巴,龟头猛烈颤
动,即将爆发。妈妈贴心的将头低的更低,红粉般的美艳厚唇毫不厌恶地含住淫
猥的紫红龟头,白浊黏稠的浓精一股脑的喷入妈妈嘴出。
  高潮喷射的强度与快感,丝毫不输给前几次的射精,脑海一片绚丽的白光,
浑身嗦抖;然而,因为短时间内的连续发射,鸡巴隐约传出微微绷紧的痛楚,除
了开头几次喷射在妈妈口唇的榨压下泄出少许精液,后头,全是好几发令人懊恼
的空射炮。
  吐出龟头,妈妈曲起赤裸裸的美体站在我面前,张开小嘴,噢着小嘴呈诱人
的O型,特意在我眼前展示半透明的浓白精液,小舌左右搅拌,之后才一股脑的
吞下;妈妈那淫荡的媚态和嘲弄似的眼神,再度将我打败。
  「年轻人,凡事要有节制!射的太频繁小心阳萎喔……」妈妈微眯着的美丽
眼神,正在这么的告诉着我。
  呜……妈妈,你真是个杀死人不偿命的女妖精!
  ……我垂头丧气的低下头来暗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