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妈妈的奶子(第7章)

妈妈的奶子(第7章)
(第七章)
  隔着一扇薄薄房门,儿子正偷窥着以往心目中最庄严神圣的亲身母亲的赤裸
玉体,用最淫秽的目光,透过门缝,视奸着那对丰满耸硕的巨乳、高高翘起的圆
臀,与雪嫩白皙的大腿,心中的欲火直飙,幻想母亲在跨下婉转承欢。
  欲火焚烧,理智再也箍困不住欲望与邪念,我大胆的褪下短裤,蹲坐在房外
便自行手淫了起来,用妈妈美丽的容貌和最具娇嫩的性感胴体作为意淫对象,手
掌不断的上下摩擦硬的发疼的大懒教。
  妈妈!喔,妈妈!!
  内心嘶吼着,强烈的淫欲,让妈妈慈爱的模样逐渐替代为作为发泄欲望的性
感母兽,手中摩擦的速度越来越强。
  就在我闭上眼、感受龟头前端的紧绷感准备射精的时候,妈妈不知不觉的来
到门口,微开的房门一下子便打了开来。
  大惊之下,我愣着抬起头来,正好看到妈妈站在我面前;同时,下体的忍耐
也抵达致临界点,双手中的龟头噗了好几下地喷射而出,把我前方的地板喷的到
处都是白浓浓的腥臭精液。
  妈妈平静的等待我射精完毕,眼神中的平静,就好像她早知道我在房门外偷
窥似的。
  没有惊吓、没有责骂,我傻着眼看着妈妈转身回房。
  约过了五分钟,妈妈又从房间走出,这时,她上半身简单地套上一件白色衬
衫,下半身则仍旧保持着之前穿的性感水蓝色丁字裤。妈妈手里取了条温热的湿
毛巾,不理会我呆滞的表情,在我面前蹲下来。
  盯着我软趴趴的下体,淌着一片模糊的残精,几小滴牵丝在下垂的龟头前,
妈妈眼中一片温柔、没有厌恶,她用湿毛巾帮我把下体擦拭干净,接着再用同一
条毛巾把地板上的残迹清洗一遍。
  「小伟,快把裤子穿上,小心感冒。」
  「妈妈……妈妈……对不起……」
  发泄过后的我,看着妈妈丝毫不嫌弃儿子先前的侵犯与无礼,心中一股莫名
的空虚感,忽然觉得从来没有任何一刻我是如此讨厌自己,伦理与道德的约束、
以及妈妈伟大的爱,让我羞愤的恨不得自杀了事。我只能在嘴里不断的说:对不
起,妈妈!
  「不要说对不起,你是妈妈的儿子……」妈妈葱玉般的手指堵住我的唇,摇
头说着,「……也是妈妈这辈子最爱的人。」
  「妈妈,我也爱你!」我激动扑身紧紧抱住妈妈。
  妈妈叹了一口气,母子连心,她自然感受到此时我心中并没有任何不当的想
法与欲望,伸手接纳我的拥抱,有如小时候她安抚着受惊的我时那般地轻拍我的
背。
  彼此之间亲蜜的拥抱,肉体与肉体的摩擦、感受着妈妈玉体的娇嫩,和那对
压迫在胸前的丰满巨乳,即使此刻我心中再无任何邪念,不久,下体仍忍不住起
了生理反应,蠢蠢欲动的充血而勃起。
  就连下体也紧贴着我的妈妈,怎能感觉不到她大腿之间那条不安份的东西,
才不到一会儿功夫,没等我俩反应过来,便迅速抬起头,前端好死不死的正好抵
在妈妈最神圣隐秘的私处上。
  「妈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连忙放开妈妈,我低着头不好意思的
道着歉。
  「等一等……」
  糗的正想转身逃回房间自行解决的时候,妈妈突然拉住我的手。
  咦,妈妈把我带进她房间干嘛?
  非常不雅观的赤裸下体,高高翘起的粗大鸡巴露在空气中一抖一抖的动着,
妈妈把我带到她床边,示意我坐下。
  正当我纳闷到极点的时候,妈妈忽然弯下腰、跪在我张开的大腿间;在我讶
异的目光下,妈妈神情自然的盯着我的下体,白皙的小手轻轻的握住那根不安份
的肉棒。炽热的肉棒在妈妈温热的手掌中跳动着,龟头前端像是体会到主人兴奋
的加速心跳而渐渐溢出透明色的润滑液。
  「妈妈,你……你……这是?」
  正当我怀疑自己是否陷入幻想之中,妈妈握在我鸡巴上的右手,开始有节奏
性的上下摇动着,最敏感的生殖器官在摩擦之中的快感是如此地真实,还有妈妈
那美艳的娇颜近在咫尺任我观赏。
  心目中尊贵的对象正跪在我大腿间,触碰着那污秽的淫根,亲手替我手淫,
这种强烈的刺激与快感,几乎令我晕眩。
  「小伟,妈妈……很高兴你这么爱我,妈妈也很爱很爱你,如果你不嫌弃妈
妈老,其实……妈妈也很想把身体给你,可是……母子之间是不能相……相爱的
,你懂吗?」
  「可是,妈……喔……」
  「不要插嘴,让妈妈把话说完……」妈妈用另一支空着的手轻捂住我的嘴,
右手摩擦的速度加快,顿时爽的我忍不住呻吟出声。
  「妈妈想了很久……」妈妈的脸忽然红了起来,她继续说着,「小伟是妈妈
心头最宝贝的肉,妈妈有什么不能可以给你的?只要你……只要你……不真的插
……插进去,你想怎么样对妈妈……都可以……」
  「妈妈!」
  听完妈妈的告白,我的心脏有如乘坐云霄飞车般的上下飞驰,几乎觉得自己
一颗心就要蹦一下的跳了出来,巨大的幸福感充斥着内心,真怀疑我是否还在梦
中。
  妈妈话一说完,似乎想证明所言非需,妈妈……居然……居然……低下头含
住我的龟头!!
  软热的香舌,试探性的舔了一两下;夏日的闷热,再加上之前才刚发泄过的
残存精垢,让龟头上囤积的青臭腥味比以往还重,妈妈一时间没适应过来,秀丽
的眉头微皱,但不一会儿,她仍忍耐的慢慢将鸡巴吞进,直到入喉三分,那时妈
妈樱桃小嘴竟然已把我整根鸡巴吞了近一半以上。
  妈妈正在为我口交!
  天啊!妈妈正在为我口交!!
  内心大喊了三次——这种我之前想都不敢想的好康歹记,居然真的发生了!
  低头一看,妈妈仍努力的想把整根含进去,奈何我的阴茎太大、她的嘴又太
小,尝试约五六分钟,直到喉咙有种反胃的感觉她才作罢。嘴角流出丝丝唾液,
妈妈慢慢的吐出我的鸡巴。粗长坚挺的肉棒在妈妈嘴出探出头来,沾满了口水后
显得特别滑亮。
  吐出龟头后,妈妈微微仰头望了我一眼,星眸中迷芒的雾气、一丝淫荡的媚
意,若不是刚才我才刚射过精,说不定便就因此而发射而出。妈妈似笑非笑的看
着我,从我沉醉的表情中看出我极为满意妈妈的表现,她接着再度把鸡巴含入小
嘴里去,开始上下吞吐的活塞动作。
  一大半鸡巴在妈妈小嘴中进进出出,妈妈发挥她女性特有的惊人适应力,把
鸡巴吞的越进越深,不一会儿她已经吞进了将近三分之二;口中强劲的吸力,刺
激着敏感的马眼,妈妈的小手亦适度的爱抚着倒垂的阴囊,温柔的把玩着。
  「啊……妈妈……好舒服!」
  在妈妈用着贝齿轻轻厮磨着龟头的时候,汹涌的快感让我不得不呻吟而出;
  我忍不住弯着腰伸手探向妈妈的胸口,绕过妈妈腋下,隔着衬衫抚弄着梦寐
以求的无敌巨乳。敏感的乳峰遭我偷袭,妈妈俏脸一红,却没有拒绝,继续专心
的为我口交。
  把玩着妈妈胸前这等高价的艺术品,38F罩杯的丰满乳肉、一手无法掌握
的玉乳,显出她保养良好的强烈弹性;经过我一双不安份的手掌揉捏,时而温柔
时而粗暴,一对美型的酥软凝玉不断变形着,触摸着尖端的乳尖,即使隔了件碍
事的衬衫,仍很清楚的感受到因刺激而充血的勃挺。
  看着亲身母亲为自己口交,又有美艳的容貌与丰满的巨乳供自己玩弄,视觉
与肉体上强烈的感观、以及倒颠伦理的刺激败坏着德感,那是一种爽得让人无法
用言语形容的超快感!
  我舒爽而发出无意义的呻吟分明是给了妈妈最佳的动力,她全神贯注在为我
的鸡巴服务;吞吐了约十分钟后,妈妈感受口中的鸡巴变的更粗更长,龟头一紧
一缩的颤抖,意识到我即将抵达爆发点,妈妈忽然露出恶作剧的眼神——朱唇轻
启,她吐出我的鸡巴,仰头笑望着正感到快感中断而神情错愕的我。
  「妈妈,快……快……我……我想……想要……」
  「不行啊,小伟,这样子太快了!身为一个大男人,必须学会忍耐喔……」
  妈妈露出一个极为淫荡的笑容,伸出一只手移往我坚挺的肉棒,不轻不重的
在光滑的棒身上上下下套弄着,正因为方才才在享受妈妈口中强烈吸吮的绝佳快
感,此刻光是用妈妈的小手套弄根本满足不了淫欲,那只会令阴茎保持硬度,却
无法发泄,而忍受着一种不上不下的难受感。
  妈妈吐出香舌,就好似舔食一枝美味的棒冰,由龟头顶端,沿着我的鸡巴侧
边,慢慢、慢慢地往下滑去,抵达我的子孙袋,她用贝齿轻咬着阴囊,顺着囊袋
的纹路用上半排秀齿刮咬着;拥有魔性的小小手掌,持续套弄着大鸡巴,妈妈眯
着笑眼观察着我的表情,每当我即将射精前一刻,妈妈便把套弄得速度放慢,等
待刺激稍减、我放松了肛肉,妈妈又再度加快了速度与力道,虽知道妈妈这样,
不但能训练鸡巴的持久力,更能加强高潮时射精的快感,但却也让我陷入间断性
的快感地狱。
  从未想过妈妈会如此捉弄我——鸡巴被亲身母亲玩弄着,想射又不能射,这
份禁忌般的刺激让我又兴奋又无可奈何,只能在心中大喊妈妈这小妖精,同时把
我这份怨恨,全数报复在妈妈胸前那对美型巨乳上。
  极为丰满的玉乳,在我的抚弄下越加火热,我不再客气,粗暴的又搓又揉,
妈妈的脸也因肉体遭淫虐的奇特快感而红通了一大片。我一手紧捏住右乳上那粒
充血鼓胀的乳头,另一手,沿着左乳的乳晕画圆,不时将淫荡的尖挺把玩拨弄一
番,随我越加暴力的对待着妈妈敏感的丰胸,她舔弄着鸡巴的同时,也不时发出
呻吟般的喘息声。
  这段我和妈妈母子之间禁忌的肉体接触又持续了将近二十分钟后,终于在我
眼神的哀求下,妈妈露出胜利的笑容,戏弄似的舔了马眼最后一下,接着她再次
将鸡巴含入嘴中,上下吞吐、发力吸吮、有节奏性的挤压口中肉棒,顿时让我爽
上了天。
  「喔……啊啊……」
  发泄的前一刻,想起若我在妈妈嘴里射精虽然令人兴奋,但对妈妈却是极不
礼貌的,正当我欲把妈妈嘴中抽插的鸡巴拔出,妈妈的双手却不知何时已移到我
腰后,双手紧紧捧住我的屁股,吸吮阴茎的力道加重,俏脸前后移动的速度也更
快了。
  射在妈妈的嘴里,射进去——妈妈凝视着我的淫媚眼神,是这么告诉我的。
  我忍不住抱住妈妈的后脑,腰身用力一挺,低吼一声,鸡巴一下子勃起达到
了120%,马眼放大,龟头如高射炮般的前后涨缩,一口气把阴囊中剩余的存
货全数射出,又腥又浓的精液,有如山洪爆发似的在妈妈樱桃小口里爆浆;我白
眼翻起,脑海中强烈快感,让我在高潮的那一瞬间起了莫名的晕眩感,视线内除
了炫目的白光外什么都看不见。
  这,无疑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如此舒畅的射精!而且,还是射在自己
亲身母亲的嘴里。
  我喘着气,当我从高潮中回过神来,即使已经把精液全数射出,但那条尚未
软掉的鸡巴仍在妈妈嘴中一下一下的做剩余的射精动作;在我又兴奋又讶异的目
光下,妈妈的喉咙蠕动,正在把我射进她嘴里的精液一口一口的吞下肚,如获至
宝地仍旧吸吮着龟头,好像不把最后一滴精液吸出来就不甘愿似的。
  妈妈吐出鸡巴,香舌不断的舔着棒身,做着后续的清洗工作,这等一连贯贴
心又淫荡的举动,也让我有生以来头一次在发泄过后……丝毫没有一股莫名的空
虚感。
  「嘻嘻……儿子,这下子你该满足了吧?」妈妈笑着说着,轻手地拍了拍她
自己用舌头清洗的一乾二净的大鸡巴。她起身走到房门口,取了那抛在地上的湿
毛巾和我丢在门口的短裤走来。
  「小伟,也挺晚了,赶快穿好裤子回房睡觉。」
  「……」我没有理会妈妈,独自傻笑着妈妈拿我没辙,转身踏入卫浴室清洗
去。
  沿着床角,舒服的躺在妈妈床上,浴室中传出引人遐想的水声,短时间发泄
了两炮,只令我慵懒的一动也不想动,依旧陶醉在方才美妙体验之中回味着;不
知不觉,双眼闭上,我甜蜜的进入梦乡。
  ************************************
  第二天一大早醒来。
  朦胧的视线和晨起时脑筋迷迷糊糊,我只觉得我好像忘了某件重要的事。
  隐约记得,昨天好像发生了一件非常好康的歹记,做了一个超幸福的春梦。
  清晨时跨下的勃起,令我下体有点紧绷的疼痛感,我忍不住稍稍的欠了下身
子,透过那逐渐回复的神经,脑子中突然传来一阵酥软的触感。
  一惊之下,我连忙睁大了眼睛。
  眼前,是一副美艳又熟悉的脸孔,紧贴在我身上,是一具丰满柔软的胴体。
  这不是我最爱的妈妈还有谁?
  我这才惊觉,原来我正待在妈妈的房间里,和我最亲爱的妈妈睡在同一床。
  天啊!我走运啦!一切都不是梦!!
  妈妈和我面对着面,侧躺在房内席梦丝大床上,我俩的下半身正盖着一条舒
软的大棉被;妈妈裸露的上半身,只穿了件半透明的黑色丝蕾胸罩,没有肩带的
半杯罩,只能勉强遮盖住妈妈胸前那对超级巨乳的一小部份,柔嫩的乳球,又白
又圆,弹性十足,丝毫没有因为侧姿而变型,仍旧是一对倒吊锺乳美型的完美而
垂挂于胸,十分诱人。
  我发现我正一手沿着妈妈水蛇般的蛮腰,搭在她的丰嫩的美臀上,另一手,
则滑进了胸罩间,紧紧的趴握在柔软的左乳上;棉被里,清楚地感受的到,我和
妈妈交缠的双腿,我那仍旧赤裸的下体,一大条勃起的火热阴茎,正紧紧的抵住
妈妈阴阜,隔着一件单薄的内裤,硕大的龟头几乎陷入了妈妈私处的细缝里,很
清楚的感受到一股畅快无比的滑嫩与湿意。
  兴奋之余,我握在妈妈乳房上的魔掌忍不住揉了一下,另一手则顺着妈妈完
美的臀部曲线上下爱抚;挺了一挺腰身,顶在妈妈私处的鸡巴,龟头更加深入了
潮湿的细缝,快感传来,忍不住舒爽的深呼吸一次。
  望着妈妈美艳中带有一丝清纯的睡脸,我这才注意到她脸颊红晕,呼吸急促
的不像是人熟睡时般的悠长。
  嘿嘿嘿,妈妈你在装睡喔……
  我露出淫笑,恶作剧似的重复着侵犯妈妈的举动;双手爱不释手的抚弄妈妈
娇躯的同时,加快了腰身小幅度的前后挺顶,鸡巴冲撞妈妈私处的力道加重,龟
头越陷越深,几乎顶入了那层敏感的软肉,若不是布料的阻隔,早已进入那最神
圣的蜜壶。
  和妈妈交缠的脚,轻轻的移动,拨开妈妈其中一只美腿好让我俩呈交叉状,
让我赤裸下体更加逼近妈妈那被我逗弄的潮湿不已的阴阜,隔着湿撘撘的内裤,
勃起到极点的鸡巴,紧贴着肉缝线条,陷入那道细缝,感受着花瓣渐渐地绽放、
穴口微微敞开,龟头更加地深入,几乎是陷进了一大半龟头,直到内裤的布料紧
缩到极点才作罢;进不进去,也只好退一步只用龟头上下摩擦私处来解决欲望。
  妈妈仍旧在装睡,紧闭的美目睫毛微颤,呼吸越来越急促,俏脸溢出香汗;
  出乎意料的,妈妈默许了我越矩的举动——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慢慢
的、轻轻的扭着腰,当我用大鸡巴一顶,她并挺腰迎合我的突刺,让龟头能更陷
入阴穴,当大鸡巴上上下下的沿着蜜缝滑动,她亦节奏性的利用自己湿透的淫阜
来厮磨棒身,加强快感。
  母与子,彼此用自身的性器取悦对方,猛烈的性欲,就像一头凶暴的野兽摧
残着我俩的理智。肉体与肉体厮磨的快感、那最亲密的血脉呼唤、以及败德的淫
邪欲望,让妈妈和我逐渐攀沿到高潮的最顶峰。
  我再也忍受不住单调的小幅度厮磨;红着眼、喘着大气,索性一脚踢开身上
被子,起身把妈妈扶躺在床上,扳开她一双美腿呈诱人的M字型,跪在大腿间,
虎视眈眈的盯住妈妈的下体,那条性感单薄的水蓝色内裤之间,淌了一大块湿透
顶的深色水渍,诱人至极。
  如此露骨的大动作,妈妈依然装着睡,不肯睁开眼;正当我弯下腰,双手捧
住妈妈的屁股,手指勾在内裤上的时候,妈妈忽然伸出手撘在腰旁,紧紧抓住内
裤边缘的线带,很清楚的表明我不能将之脱去。
  内心虽然暗暗失望着妈妈居然还保持清醒,却也非常明白妈妈的矜持,而我
自己本身也处于急需发泄的状态,无可奈何之下,只好举腰往前顶,用我火热的
鸡巴隔着一条碍事的内裤磨干瘾……
  在妈妈的坚持下,没办法真枪实弹的肏干,妈妈似乎为了补偿我的失望,全
身松软软的任我享用,亦主动的迎合我下体的侵犯,看的出妈妈敏感的私处在我
兴奋时的粗鲁与不知轻重有些许不适,但妈妈仍卖力扭动着她的柳腰,美腿交缠
着我;没多久,我便舒爽的奋力将龟头顶进妈妈的小穴口,噗兹噗兹的把早晨第
一批浓精全部洒在妈妈内裤上。
  完事后,浑身大汗的我嗦啰一下的倒在妈妈身上,妈妈温柔的抚摸着我湿漉
漉的头发,紧紧把我抱住。
  享受母爱的关怀的同时,意犹未尽的,一双魔爪仍不安份的游走妈妈全身,
把头埋在妈妈胸前乳沟之中,感受那一对巨型美乳的柔软,体验手掌中极佳的触
感——妈妈粉嫩嫩的腰,丰满又充满弹性的肥硕屁股,呼吸着乳香、再加上妈妈
接受了精液洗礼后而出的一身淡汗,体味里混合着一股若有若无、吸引雄性的母
兽发情香气。
  鸡巴,果然又再度勃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