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丈夫的秘密

丈夫的秘密

  当妻子翘起丰满肥白的屁股趴在我腿间的时候,我闭上双眼,脑海里浮现着那年我站在新房门口,听着我的新娘在屋里那羞辱夹杂着快乐的呻吟,而懦弱的我始终没有勇气去揭穿他们,我不能让这场婚礼以这种屈辱丢人的方式收场,我要把它进行下去。
  妻子柔软的嘴唇吐露着温柔的气流在我腿间散开,柔滑的舌尖屈服的舔着着我的鸡巴。
  我激动的想着,啊,我的娇妻正在口交,我深爱的娇妻,被别人强奸也会有高潮的女人,我似乎变成别人,一个强壮的男人,张开眼看到妻子在我胯间的脸庞,白皙风韵的脸上带着红晕,性感的嘴唇含着我的鸡巴像在吃雪糕一样,丰满白嫩的大屁股淫靡的晃动着,啊,她肥熟温软的骚屄正在渴望着男性雄壮的鸡巴,不是我这样的,我的鸡巴妻子一张嘴就能轻松的完全含进嘴里,嘴唇都在我的阴毛中了,应该是勇军那样的含到喉咙深处还不到一半……
我这样想着就开始勃起了,妻子娇喘着坐在我身上时,我的鸡巴办硬着挤入她湿淋淋的小屄,我一想妻子的屄被别人雄壮的大鸡巴肏过,我脑子一片空白,巨大的刺激感从我的龟头传遍全身,我紧紧扶着妻子的丰臀,在她肥润的阴唇中间就射出了精液。
  我恨刘勇军,但是每次想起此事,居然还有种猥琐的兴奋感,我假装被蒙在鼓里,这么多年来,内心的秘密只有我知道,我,人民医院的副院长,内科主治医师,竟是一个变态的淫妻癖!我多年来都在这种复杂的情结中挣扎,但是我发现,我仍是越陷愈深无法自拔了。
  早上妻子打电话来要做妇检,我特意安排了小王,一个年轻的妇科大夫,男的。
我安排他的时候心里就有种莫名的兴奋。
  妻子来了还带着她的好友孟翠萍,我把她们带到检查室时,小王已经等着了,穿着一身白大褂,口罩捂在脸上只露一双眼睛,妻子脸红了,挽着我的胳膊把我拉到一边说:「伟民,怎么是男的啊,那多不好意思。」
我说:「你知道的男大夫可比女大夫技术好的多,做事精准,你想什么呢,这里是医院,亏你还是学医的。」
妻子娇嗔着:「哼,让别人看你老婆下面你不觉得亏啊……」
  她的话让我心里一阵激动,不亏不亏,我巴不得呢。
我笑着说:「好了,老婆的健康最重要,快去吧。我在身边不走的。」
妻子这才无奈的进了检查室。
我和孟翠萍打了招呼,让她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等着,也跟着进去了。
  我一眼看到妻子躺在检查床上,裙子撂倒腰间,正把两条丰满滑嫩的酥白大腿翘起来分开,小腿搭在检查床两边的架子上,内裤挂在一条大腿上,我心跳加速了,走到妻子身边,拍拍她羞红的脸小声说:「放松点……」
谁会相信,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看着丰腴白嫩的院长夫人敞开肥嫩的大腿不会有感觉?妻子那浓密的阴毛柔软的铺满肉屄,饱满的阴唇肥肥的呈褐色粘在一起,那我无法满足的桃源密洞,不知道令多少男人朝思暮想。小王带着检查手套的手指轻轻按在妻子柔软的下腹,另一只手用润滑剂轻轻涂抹妻子的阴唇,妻子身体一颤,鼻子里娇柔的哼了一声,满脸羞红,那肥大的阴唇由于受刺激产生娇美的收缩,我走到跟轻轻扶住妻子洁白光滑的大腿,闻到那股熟悉的雌香。
小屄镜慢慢挤开妻子肥嫩的阴唇探进去,妻子的呼吸有些急促,丰满的乳峰起伏不已,小屄镜出来时沾满了亮晶晶的液体,两瓣肥唇很快又柔美的夹和在一起……
我尽力掩饰着内心猥琐的冲动,看着妻子满脸羞涩的把裙子整理好。喊了一声她的好友孟翠萍。孟翠萍进来也是有些不好意思,躺在检查床上双腿分开,那白花花的一片人妻丰腴之处令我头晕目眩,我还没看清,妻子就拉着我出去,小声说:「你看什么呀跟我出来等。」
  走到门口,我听到身后的孟翠萍发出「嗯……」的一声娇软呻吟,那声音浪酥酥骚呼呼的,我胯间麻木不仁的家伙居然抬起了头。兴奋的蠢蠢欲动。
  送走妻子,我久久不能平静,我坐在我单独的办公室里,心里想着刚才发生一幕幕,带着罪恶感的兴奋吞噬着我的心灵。鸡巴一直半硬着,我闭上眼,仿佛看见小王正晃着粗大的鸡巴,插进妻子丰满肥熟的屄腔,妻子呻吟着,那呻吟就像被勇军强奸的时候,羞辱中夹杂着无法抵御的快感。孟翠萍那温软娇柔的一声呻吟在在我耳边响起……
我感觉下面完全硬了。迫不接待拿起电话拨通心理科:
  「秦芳,我是张伟民……请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秦芳是心理科医师,35岁,一进医院就对我发出暧昧的信号。虽然我知道她是在利用我,我已经通过关系把她在外地工作的丈夫调到本市,最近她又托我把她女儿办到重点小学。
  尽管如此,这个温柔销魂的少妇还是让我无法自拔,几乎完全阳痿的我只有在她丰腴肥嫩的肉体上才能找回一点点男人的自尊。
第一次和她发生关系是在一次同事聚餐的酒后,我竟发现在她热情如火的撩拨下我居然勃起了,她就像我肚里的蛔虫,知道如何能让我兴奋。
  她一进来我就反锁上门,把她挤在墙上,闻着她白大褂下一身的幽香,丰软的肉体在我怀里娇羞的扭动,轻声说:「哎哟轻点,你这个阳痿患者……大淫妻癖……
这是办公室啊……」
  我拉住她的手放在我的裤裆,我蠢蠢欲动的鸡巴硬硬的在她掌心颤动,她唔的一声满脸娇红:「坏蛋……你吃什么了……」
我不理他,双手揉着她那令我销魂的尖耸豪乳,在她白皙粉嫩的脖颈上耳垂上吻着舔着,淫邪的说:「你老公又肏你了没有……」
  秦芳被我撩的脸红娇喘,扭着丰腴的娇躯说:「肏了……早上才肏过我……」
我低吼一声浑身燥热,拉着她到办公桌前把她按在桌上,屁股对着我,我连同白大褂和里面的裙子一并撩起来,白花花的丰硕肥臀闪着耀眼的光泽,我在上面拍了两巴掌,她娇哼着扭着肥臀让我扒下她的内裤,深邃肥嫩的臀沟里柔毛丛生,我扶着鸡巴就往里面送,可是由于硬度长度都不够,这种姿势让我插入。
我急切的让她翻过身躺在桌子上,两条丰盈修长的结实大腿M 型敞开,成熟的肉屄散发着骚气,那是才被丈夫犁耕过的人妻私处,我一边用手指快速揉搓着鸡巴,慢慢的把半硬的龟头挤进她两瓣肥腴的阴唇,一股温热酥软的感觉让我情不自禁的呻吟出来。
我终于全部插入了,久违的感觉,我的鸡巴终于再次尝到了女人小屄的滋味。
  我开始慢慢挺动着,避免鸡巴滑出来,兴奋的问:「你老公怎么肏你的?」
  她眼里流露出风骚,娇喘吁吁的说:「不告诉你……」
我急了,一边动着屁股一边哀求着:「芳……求求你……告诉我,你要我做什么都行……」
  她搂着我的肩膀,娇声软语的低吟着:「老色鬼……对人家夫妻的秘密这么好奇……早上我还睡觉他就把我的裤衩扒了,先亲我的咪咪,亲的我下面湿湿的,然后就插进来了……」
  「哦……」
我激动的呻吟着:「你老公的……比我大?」
  「比你大得多……硬邦邦热乎乎的……每次都把我弄的嗷嗷叫……」
  我快忍不住了,感觉鸡巴又硬了不少,开始快速的抽动,我禁不住说了声:
  「你真浪……」
  她的娇喘急促起来:「嗯……你老婆要是看见我老公的大牛鸡巴,一定比我还浪…我老公能把她肏的尿床……」
  我崩溃了,激动的呻吟:「啊……骚屄……」
我疯狂的挺动着,射出了精液。


  (四)两个女人
  检查完后我和翠萍准备去商场逛逛,一路上孟翠萍都在和我愉快的喋喋不休聊着,她是个挺放得开的女人,很早就和不负责任的丈夫离了婚,一个人带着儿子生活,儿子小军和邵阳同岁上高二。
她是一家外企的财务,收入颇丰,也很会打扮。
我总是说她老了老了还学会臭美了。
我们是无话不谈的闺中密友。
  逛了一大圈,什么也没买,我们坐在商场咖啡厅休息,她突然看着我小声说:「娟姐,在医院被那小伙子摸的时候啥感觉……」
我的脸一下红了娇羞的说:
  「说什么呢你?我才不跟你一样那么饥渴……」
她也有些不好意思,接着说:「我是第一次啊,在一个小伙子面前露出下面,紧张得不得了。」
她的表情和语气都让我有些激动,我不禁问:「怎么,你湿了啊?」
  她点点头,我掩饰住激动的情绪,开玩笑的说:「真的?不会吧?你个淫妇有这么饥渴啊……」见我们说开了,翠萍也放下了矜持,把脸凑过来小声的说:
  「说真的……他的手摸着我大腿根儿的时候,我……后门儿都是痒的……」
  我差点呻吟出来,我把裙子下面两条大腿紧紧夹在一起,我何尝又不是?当我把下身暴露在空气中,在那个小王的注视下,我真担心他犀利的眼神穿透我的身体,看到我体内深处那掩藏的骚欲。
我极力克制住自己,装作优雅的喝了一口咖啡,笑着说:「你这个骚女人……想男人想疯了……快找个对象吧,每天晚上都把你弄的湿湿的,你就不疯了。」
  「唉……你说的容易,找个可以依赖的男人容易吗,对了,你家老张还可以吧?」
  「还行,就是工作忙,不着家。」
  「我说的是那方面……」孟翠萍粉腻的香腮泛红,双眼含春。
  我的脸上直发烧娇嗔着:「你今天怎么了骚女人?发情了是吧,连他你也感兴趣?」
  「什么呀,才不能,朋友夫不能欺啊,哈哈……
我是看看你幸福不幸福。瞧你想哪了?」
  她的话其实说到了我的痛处,我不想在朋友面前假装幸福,就实话告诉她:
  「哼,那方面有他还不如没有……」
  孟翠萍笑的花枝乱颤,对我说:「原来你也是个怨妇啊,还说我呢,说不定你比我还骚呢。」
我回敬她:「在骚也比不过你,做个检查也流水儿,不怕人家把你强奸了。」
她一脸的坏笑:「要是那个帅小伙要求强奸我……我立马躺好摆个大字儿,让奸……谁强奸谁还不一定呢……」
她的话让我下腹一阵暖洋洋的感觉,我夹紧的大腿内侧挤压着阴部,我觉得我的脸应该很红……
女人到了这个年龄,性欲的需求的确让我们很是烦恼。孟翠萍可以说是一个寡妇,而我呢,丈夫那个样子每次让我上不上下不下的滋味谁又能体味?我们聊着这些私密的话题的时候,我下面湿润了,但是在公众场合我不得不忍着欲望,而且不想改变话题,一种沉沦的快感在我心里滋生着。孟翠萍似乎也乐在其中,我们虽然无话不谈,但是大多说的是一些家庭孩子感情之类的话题,再有就是八卦话题。今天如此私密的交谈着实让我俩都感到很兴奋。
  我们谈论着男人,特别是年轻男人。
我逐渐被她勾的说话毫无遮拦了,我甚至告诉她今天早上我在儿子身后揉捏他的肩膀,儿子故意用头接触我的乳房,我觉得儿子长大了,对女性的身体开始有了向往。
  孟翠萍说:「很自豪吧,我们这个年龄,其实对男孩子的吸引力还是很大的……」
  我娇笑着说:「特别是你啊,最吸引少男了,我发现你后面那个小帅哥一直盯着你看呢!」
  她脸一红,转过身看去,右侧卡座上一对年轻的夫妇带着一个3 岁左右的小男孩,那小男孩手里拿着玩具正呆呆的望着我们。
我俩同时发出开心的笑声。
  「去你的!说实话,我儿子小军总是偷看我……」
  「哦……快说说情况!」
我好奇的紧张起来,催促着。
  她笑了笑轻声说:「看把你急的,男孩子其实都恋母,有时候我在家穿着暴露的时候,我能感觉到小军的眼光,那是带着欲望的,看得出他对我的身体很迷恋。」
  「啊,那你还穿那么暴露,那不是故意勾引他吗?」
  翠屏叹了口气说:「其实我知道的,从小他爸爸不在身边,小军对我非常依赖,看着他现在长成大小伙子了,我也很欣慰,我现在反而觉得家里有个男子汉,很有安全感。而且这个男子汉很会欣赏我啊,每次发现他看我身体的眼神,我都很自信。」
  我听着她的述说,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帅气的小伙子在盯着妈妈成熟身体的炙热眼神,我禁不住整个臀部和大腿收缩了一下,早已湿润的阴部被挤压的一酥,整个大腿根儿像着了火,我身子也软软的。
我说要去卫生间,拿起挎包快步走去,到商场卫生间门口听见有人喊:「丽娟!」
我看到了刘勇军!尽管我们已经尽释前嫌,两个家庭保持着交往,但是我和他的见面仍然是很尴尬的,我知道他始终对我很愧疚,我们打了招呼,分别进了卫生间。
  这里的卫生间是通着的,用一个个小隔断隔开,男厕在左女厕在右。里面人多,我一直找到最里面,进了最后一个隔断。
我擦拭着腿间的水儿,手指触到敏感的阴唇,一阵暖流激荡,我下身不由自主的收缩着,我强忍住鼻腔里的呻吟。
  一股激流从我臀下的池子中流过,我才发现我的隔断对面就是男厕,待水纹逐渐平息,我看到池中倒影着一个男人!他面对着我的方向蹲着,我立刻脸红心跳,天哪,这人会不会是勇军?那条巨大的鸡巴晃颤着,我的心快跳了出来,那巨大的尺寸足以令女人销魂,如果是勇军,那么这个大鸡巴就曾经……
我剧烈娇喘着,结婚前一天的情景又浮现出来,刚擦过的下体很快再次濡湿一片……令我触目惊心的是,那鸡巴居然逐渐变大硬了起来!
那雄伟勃起的鸡巴耀武扬威的样子令我几乎瘫软下来,我不停的想象着它插入我体内的感觉,对面的那手不停的揉搓着,越来越大越来越吓人,我呼吸急促的不行,忍耐很久的欲望让我深陷其中,我看看四周,确定自己被包围在格子里,不会被人看到,我把包挂好,把双手伸到下面,对着男厕扒住自己两瓣肥大丰满的臀丘,尽力两边分开,这个羞耻的动作让我感到自己完全沉沦了,但我沉浸在着刺激之中……
微波荡漾的水纹并不影响我的视线,那巨大的鸡巴开始射精了,充满力度的震颤着,我几乎能听到那精液射在隔板上那有力的声音,啊!我捂住嘴,强忍住呻吟,瘫软的肉体快要坐了下去,暖洋洋的下身娇美的收缩着,任那一股股羞耻的浪液涌出顺着臀沟流淌……
我看一眼对面的鞋子,是一双棕色皮鞋。
  我突然想到,我能看见对方,岂不是对方也能看见我?我大吃一惊,浑身发颤,天哪,是不是因为对面看见了我才……。
我急忙站起来,用手纸胡乱擦了一下,我心里默默的祷告,祷告什么?什么都已经晚了啊。
我一出门就看勇军也刚出来,一个男人尿尿能用这么长时间?再看一眼他的棕色皮鞋,我脚下一软……哎哟,我踉跄一下,差点摔倒,勇军过来一把揽住我的腰,那健壮的身体上浓烈的阳刚气息扑面而来,我不可控制的把这味道和刚才看见的那条硕大的肉棍联系起来,有力的手臂搂着我的腰肢,我的双乳几乎贴着他的胸膛了,我能感觉到这男人身上那种让人瘫软的力量。
我无地自容的站好整理一下衣装,和他告别,我走向咖啡厅,一想到勇军已经在厕所看见了我的私处和我下贱的动作,我腿间又是一片湿润……
这半天我过的浑浑噩噩,时不时的脸上发烧,心里总是跟自己较劲儿,吃过午饭,儿子出去找朋友玩了,我一个人在家,百般无聊,我打开电脑,我突然很好奇,儿子总是一个人把自己关在屋里对着电脑都在干什么?
  在电脑里胡乱翻着,看到一个被隐藏的文件夹,名字是:wdm ,这是个被加密的文件,我试了几个密码都打不开,正准备放弃,又按照文件名试了一次,敲入:wdm ,居然打开了,里面密密麻麻的一堆文件夹,随手打开第一个,里面一个影音格式的文件:母子交欢!我睁大眼睛看着,我的心立刻突突跳了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