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妻子的无奈

妻子的无奈

  月光如水,夜色撩人。
  「嗯……」
我在呻吟,丈夫的手在我身上游走着,从乳房到大腿,带着滚烫的情欲,我脸红心跳的闭目享受着,身子在瘫软,明亮的月光从窗户照进来,我正好看到大床旁边的镜子,微弱的光线反射着床上两具赤裸的肉体,丈夫中年发福的身体胖胖的,有着肥肥的肚腩,尽管如此,当他压在我身上时,我仍是春潮泛滥,我软软的用双臂勾住丈夫的肩膀,娇喘呻吟着,叉开两条大腿,期盼着……丈夫迟迟没有行动,我感觉到我的腿间已经是湿腻不堪,我紧紧抱着丈夫的身体,敞开着大腿低吟:「伟民……嗯……」
  但是我感觉到的,却是丈夫疲软的鸡巴,根本无法进入我的身体。
我呻吟一声,并拢双腿,把那软哒哒的鸡巴夹在大腿内侧,用湿淋淋的阴唇摩擦着它,我期盼着,丈夫能够坚硬起来,让我感受那种雄风……
我低低的娇哼着,丈夫在我身上百般的抚弄,让我成熟的肉体瘫软如泥,可无论怎么弄,他始终没有能够进入。
丈夫浑身汗疲惫的从我身上翻下来,满脸歉意的说:「对不起,我……还是不行……」
  我的心情一落千丈,却不甘心的爬到丈夫腿上,拿着那软软小小的鸡巴,上面沾着我的淫水,我擦拭了一下,张开嘴就含住了,用柔软的舌尖轻轻舔着,晃动头部用口腔温柔的给它摩擦,那腥腥的味道让我鼻子里发出嗯嗯的娇喘。
我翘着肥大的屁股,臀间热乎乎的欲望越来越蓬勃,我无法忍受了,一手撩着散落在额前的头发,卖力的刺激着丈夫的鸡巴,伟民的呼吸相当急促,我感觉他的腰部逐渐挺了起来,那阳物在我嘴里逐渐变大。
伟民突然双手抓住我的肩,低沉的喘息着:「啊……丽娟……
我……」
  我知道他就要射了,而且鸡巴的硬度应该可以进入了,我呻吟着迅速起来跨在他身上,手扶着他半硬的鸡巴屁股坐下去,「嗯……」刚把它挤进我两片肥大的阴唇,他就射了。
我呻吟着感受着伟民的鸡巴在我阴唇中间的脉动,我终于体味到做妻子的感觉。
  我默默的穿上内裤躺在床上,身体还在春潮的余韵中酥软,丈夫很快进入了梦乡,打着呼噜。
我难耐的夹紧双腿,腿间一股股热热的欲望升腾着,我看着丈夫憨憨的睡姿,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几年来,我从未没有埋怨过他,因为我心里埋藏已久的秘密,令我难以启齿,结婚19年了,我始终抱着对他的深深愧疚,因为在我和他的新婚前夜,我就失去了对他的贞洁……
那令我羞辱的往事,现在一次次的出现在我的脑海。
  那是91年婚礼的前一天,男方家里待客,伟民的一帮朋友同学都来了,我看到了刘勇军,那是我曾经的同班同学,我和他有过个月的初恋,但是在当时我们上学的那个年代,男女拉拉手都是很让人羞愧的,所以我们从来没有亲热过,直到分手的那一天,他才拉着我的手苦苦哀求我,当时我羞愤的给了他一巴掌。
  我和伟民交往的时候,伟民并不知道我和刘勇军的过去,我们也从未提起过,而伟民和他还一直是很好的校友关系,但是当我和刘勇军的目光对视时,我感到他的一种怨恨,令我心里很恐惧。整个中午他们喝酒的时候我都找借口离开饭桌。
  傍晚的时候,我安排好了事情,要去新房,伟民说他们都在新房休息,要我去把他们喊过来还有许多事需要安排。
  我一进卧室,就看见他们五六个人光着上身横七竖八的倒在我的婚床上,见我进来,他们慌慌张张的穿好衣服对我说:「哎哟,嫂子来了,我们该去干活了,你休息一下……」他们走后,我拖着疲倦的身体坐在床上,心里盘算着所有的事情都准备的差不多了,换上睡衣躺下来,我慵懒的在睡衣里解开胸罩,让乳房轻松的散开来,躺在床上闻到一股男人身上的味道,唉,这帮人,把我新床整的乱七八糟,但那股浓浓的味道却让我心里酥酥的,想起那几具年轻结实的身体,我把毛巾被盖在脸上,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即羞愧万分,我这是怎么了啊,侧身躺好凝神静气的平静着心情,准备睡一会儿,眼睛打量着我精心装扮好的卧室,心里美滋滋的想:这是我的家了,我和伟民的小家,虽然不大但很温馨,属于我的地方,多么自由啊,我自己的时候,干什么都行,谁也不会知道。
  对啊,谁也不会知道,想到这里,我羞愧的把脸埋在枕头上,那些小伙子们刚睡过的枕头,上面还有他们的气息。
我把毛巾被夹在大腿中间,私处立刻传来甜美的娇爽,我浑身发软,羞羞的想:伟民,我想你了……朦胧中我觉得门开了,我以为是伟民进来了。直到一个身体压在我身上,我才惊恐的发现,竟然是刘勇军!我立刻想大声叫喊,被他死死捂住嘴,我竭尽全力弹腾着身体,可是在他强壮的压制下,我根本无法摆脱!
  刘拥军身上带着汗味和浓浓的阳刚气息,强壮的身体压得我几乎窒息,我紧张的低声苦苦哀求:「勇军……别这样……你这是强奸……」
  他像只发情的野兽,死死的压住我,健壮的肌肉充满不可抗拒的力量,我感觉到他那巨大坚挺的鸡巴热乎乎的在我下身顶撞着。
他满嘴酒气喘息着说:「唔……
我那么爱你……求求你……就这一次,以后我再也不骚扰你!」
  我逐渐在他野蛮的进攻下瘫软了,他的手伸进我的睡衣,在我没有胸罩的乳房上用力揉捏着,我疼的想要呻吟,却被他用嘴堵住了我的嘴,下身一凉,我的内裤被扒下了,我羞愧的想要夹紧大腿阻止他的进攻。
  却被他用膝盖撑开双腿,那火热的鸡巴已经顶到我下身敏感的部位,我绝望的呻吟着。
  随着他的进入,我的下体被火热的鸡巴挤开,似乎要被撑裂般的痛楚,夹杂着彻心的酥麻。
我终于被他强奸了,我羞怒的双手死死掐着他,在他脖子上抓出血痕。
他喘着气说:「唔……别挣扎了……已经进去了,我保证就这一次,丽娟……。」
  他的话让我心里稍稍松懈了一下,大腿稍稍放松,立刻感到那比伟民大得多的鸡巴得寸进尺的深入到我的体内,那种强有力的插入带着疼痛与快感交杂的感觉,是我觉得整个屁股都酥了,身体仿佛不是属于自己的,完全在他强壮力量的掌控之下,我瘫软的大腿不再挣动,那激荡人心的抽动开始一步步瓦解着我的心理防线。
  我觉得下身开始湿润,勇军的鸡巴那种尺寸几乎让我达到了承载的极限,阵阵痛楚夹杂着难以言述的快感,那是我在伟民身下从未有过的要被征服的飘然感受。
他就像一部发动机,不停的有节奏的的进攻着。
我浑身软的没有一丝力气来反抗,想要转移注意力,不去想下身那逐渐酥麻湿润的地方,可是我羞愧的发现,我的身体逐渐发热,不以我意志为转移的开始享受这种野蛮的雄性力量。
  「唔……」
我咬住枕巾低声呻吟着,羞辱的抗拒着来自下身那从未体会过的巨大快感,刘勇军一边抽动着,一边狂乱的吻着我的嘴唇脖子和乳房,一边呢喃的说:「丽娟……你真美……
我还是那样爱你……」
  一双有力的手几乎要把我揉碎,从肩膀到乳房,双手探到我臀部下面,用力在我臀丘上揉捏挤压……
我彻底沦陷了,剧烈娇喘着,双臂搂住了身上那个健壮的身躯,那身上结实的肌肉块令我浑身酥软,巨硕的鸡巴毫不怜香惜玉的在我小屄里冲刺,那种野蛮的力量一次次摧毁着我的自尊,我和伟民不止一次的有过床第之欢,但是瘦弱的伟民根本无法同身上这个强壮的男人相提并论!我哭泣着胡乱拍打着他的头和脸,羞辱的呻吟:「流氓……混蛋……」
  而他丝毫不理会我,只是像只恶狼凶猛的进攻着。
  我瘫软如泥的身子仿佛飘到了空中,我脑子一片空白,只记得要死死咬住枕巾,不把快乐的呻吟发出来,听着下身咕叽咕叽的水声,下身那荡人心魄的甜美快感一股股的涌遍全身、让我在极度的羞辱中欲罢不能的用双臂勾住他的肩膀。
  我的屁股痉挛着,剧烈的喘息着,勾着他的脖子我上身已经从床上抬起来,张大嘴就像要呼救:「啊……啊……啊………」
我嗓子里发出气声的呻吟,随着他一阵激烈的挺动,灼热的激流射进我的体内,我也羞愧的瘫在床上,双手的死死攥住床单,第一次经历如此激烈的生理高潮,我叫床了!
  我浑身像是散了架,被扔在床上,过了好久,我才慢慢平息,勇军早已不知去向。
我流着泪抽泣着,直到听到楼下伟民和邻居打招呼的声音,我才赶紧穿好衣服收拾好床,去卫生间冲澡……
那段屈辱的经历曾经在我心里阴霾了很多年,后来刘勇军果然信守承诺,虽然一直保持着和伟民的交往,但是再也没有对我有过其他的举动。而我也慢慢的淡化了对他的仇恨,可最近几年来,由于丈夫的不济,那次的事件却又清晰的在我脑海浮现。
  我屈辱的发现,现在回想起来的竟然全是那个男人恶狼般的眼神和充满激情的动作,我转身看着身边已经睡熟的丈夫,情不自禁的夹紧大腿,发现内裤底部又是一片羞人的湿腻……
我悄悄溜进卫生间,拿出卫生纸擦拭着大腿间的水儿,手指触到我那敏感肿胀的阴唇,一阵彻心的酥爽令我浑身一软,我实在不忍放弃这种甜美的感受,手指在阴唇上面轻轻的划动着,很快的就瘫软着上身趴到洗衣机上,我的中指悄悄嵌进自己湿滑肥腻的肉缝,我听到自己鼻腔里发出微弱的娇美呻吟……
我仿佛闻到了那种浓浓的阳刚气息,它代表着雄壮和让女人瘫软的力量,我快速的颤动手指,下身飘然欲飞的美妙感受愈来愈烈,我才发现,我真的闻到了男人的味道,我的脸就贴在洗衣机上的一个男士内裤,那是儿子的,裆部传来浓浓的气味儿,那种味道就像催情剂,我很快的用手指把自己送上了一个生理高潮。
  我软软的喘息着,羞愧的拿着儿子的内裤,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暗暗的恨自己怎么这么争气,又一次猥亵了自己。就在这时,我听到一个脚步声已经接近卫生间了,我急忙慌乱的站好,把挂在大腿上的湿乎乎的内裤脱下来扔进洗衣机,来不及收拾就开开门,一眼看见儿子睡意朦胧的到了门口说:「妈………你好了没有……我尿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