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图谋不轨的丈夫

图谋不轨的丈夫

  顾红来到医院,工作非常勤恳。因为我的关系,人事把她的工资订的最高,而且给她安排了单人宿舍。勇军他家在郊区,孩子上寄宿学校,勇军平时都住在渡假村,家里只剩她自己,医院的单人宿舍条件很好,主要是给家在外地或县区的医师准备的,我给顾红安排了一间,我经常没事的时候和她聊,发现这是个很朴实的女人,但是对于目前的生活现状很是不如意,言语中流露出对勇军的不满。
  她说羡慕丽娟嫁了个好男人,衣食无忧的。而自己的女儿要上高中,离重点差了几分,让勇军去跑跑门路,可是他始终什么都办不成。。
  我听到这里就说:「哦……
这件事他为什么没有对我说呢?我最近托教育局的人办一个同事女儿的上学事情,顺便可以一起跟人家提一提,说不定就成了。」
  她看我就像看到救命恩人一样,非要请我吃饭,我说我请你,带她到了一家高档的餐厅,她从来没有去过的,我们聊了很多。
她对我是五体投地。看我的眼神也越来越充满炙热。下车的时候,她不知道车门怎么开,我就把手从她腰后伸过去开车门,觉得她的身体那么丰腴柔软,肥嫩的肉体让我心里很痒,趁机在她腰间装作不经意摸了一下,她双眼水汪汪的看着我,呼吸在我脸上蔓延,轻轻的说:
  「谢谢民哥……我走了……」那一刻,我有种想要吻她的欲望。从此我经常不经意的与她进行肉体的接触,体味那浓郁的女人味道与柔软的身子。顾红有些害羞却从不拒绝。
  这天加班准备会议到很晚,我出来的时候,医院除了急诊外都已经下班了。
  正好碰见顾红,她端着一个洗脸盆,头发湿漉漉的盘在头上,刚从医院的浴池洗完澡,看到白色的工作服下那两只大奶晃悠悠的,没有戴胸罩,我的心动了一下,于是上前和她搭话。
她非常热情的和我说着,走近她,我闻到她身上浓浓的女人味道,我仿佛有种小时候在公共浴池偷看女澡堂的那种兴奋。
我说:「走到你宿舍看看,你来了我也没去看望过你。」
  她开心和我肩并肩走着,我偷偷瞄了一眼她的洗脸盆,里面放着她的红色内裤和白的胸罩。到了宿舍,发现她把这里收拾的干干净净非常整洁。屋子很小,她的洗好的衣服就挂在正中间,我一抬脸就能碰到她的内裤,这医生们的临时休息场所被她整得温馨的像个小家。
  呵呵,没有男人的小家。
我坐在她的床上,看着她给我倒水沏茶忙碌着,胸前的奶子晃荡荡的,忙完后她脸红红的,对我说:「民哥……我……想把工作服换了……」
  我尴尬的笑了笑:「哦,不好意思,你换吧……」
我站到门口,没有出去,就这样背对着房间。
她见我没有出门的意思,而且背对着她,也就没有说什么,悉悉索索的开始换衣服。没想我看到门的背面挂着一面小镜子,我通过镜子正好看见她!
  她背对着我脱光了,雪白肥嫩的大白屁股肉浪颤颤的非常性感,丰腴的肉体很白。
我觉得我开始冲动,鸡巴开始抬头了。
她换了一件的睡衣,下身一条纯棉的花花的半截宽松裤子,做在我身边,我们聊着,我的眼睛看到那盆里的内衣,红色的内裤底部正好在外面露着,那里一片湿痕,还有白白的东西。
  她发现了我的眼光,害羞的满脸通红,赶紧端起盆娇嗔着说:「哎呀,女人家的脏东西,你别看」说着把盆端走了。
我笑了,我说:「哎,我可是从专业的角度来看的呦。你可得注意了,最近是不是白带有点多啊?」顾红羞红着脸没有说话,这朴实的良家妇女害起羞来别有一番风韵,她温柔的坐在我身边,我更激动了:「我可是专业的医生哟,白带多了可能是内分泌失调啊,会引起炎症的,来,我给你检查检查……」
  说着我一只手绕到后面轻轻环住她的腰肢,啊,满手温软滑腻柔若无骨,这女人的身子好软啊,她身体轻轻一颤,娇羞无限的说:「民哥……别这样……你又不是妇科医生……」
  「我现在不是,以前可是专门学过的啊,顾红,来,我给你检查一下……」
  我的手指在她肥滑的腰间挑逗着,嘴凑在她耳边轻轻说着吹着气,我慢慢的让她的身体躺下,她竟没有拒绝我。平躺着,任我把她的睡裤脱下,两条白晃晃的大腿让我心跳加速,我双手抓住她内裤的边缘,慢慢剥下来……「嗯……」顾红发出柔柔的呻吟,腿间那黑乎乎的毛刷子就露出来,那被勇军的大鸡巴不知道肏了多少回的肥屄丰满而肿胀,两瓣肥大丰厚的阴唇呈深褐色鼓鼓的咧开着,散发着浓郁的气息,不像妻子的那样娇美的闭合着。
我装做检查的样子用手轻轻按住她柔软肥嫩的小腹,在她丰满的阴唇上摸了一下,她立刻柔软的娇哼一声,肥美的肉屄收缩着,我看到里面水津津的湿润了,我问她:「和勇军多久没有同房了?」
  她娇喘吁吁的红着脸小声呢喃:「有两个月了,他去了渡假村就很少回来……」
  「这样可不好,要保持适当规律的性生活啊……不能两个月不做,你想不想?」
  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一步步的勾着这个纯朴的良家妇人。顾红瘫软着大腿,娇喘呼呼的抓住我不断摸她阴唇的手,难耐的娇声呻吟:「民哥……别这样摸我的屄……」
  我伏在他身上,软乎乎的肉体让我如卧锦上,满怀的酥软无骨,女人肉香加上胯间骚气还有嘴里喷洒出的热流,她用「屄」这个字眼称呼自己的下体,对乡下来的她说是正常的,而对于我却变得如此低俗和刺激。
我快亲着她软呼呼的嘴唇了,温柔的挑逗着:「你的屄真肥……两个月没有做了告诉我你想不想……」
  顾红满面娇红的急促娇喘着,软软的哼唧着:「想……」
我顿时控制不住了,腿间的鸡巴居然硬硬的射精了!那舒畅万分的发射快感让我急不可耐的抓住最后的机会,把嘴压上顾红的嘴唇,用舌头在那淫美的唇间搅拌着,这丰熟的肥屄却成了可望不可及的美餐。
我离开她的唇,我们唇间还沾着一丝亮晶晶的粘液。天哪,我还有早泄的毛病!我无奈的说:「检查完了,我帮你穿好。」
  顾红脸上红扑扑的娇羞醉人,穿好了衣服,柔声说:「民哥你真是个正人君子……」
我无奈的笑笑,觉得她腿间那浓浓的雌香骚气还在屋里弥漫着。
我射了一裤裆,于是告辞准备走,她就站起来送我到门口,我不甘心的转身把她抱在怀里,她软软的把身子瘫着,丰腴的身子让我从未体会过的柔软酥嫩,她抬起脸望着我,羞羞的说:「民哥……勇军就从来没有和我亲过嘴儿……」
我再次吻上她的唇,她娇羞无限的闭上双眼,柔软滑腻的舌头无力的接纳着,鼻子里发出娇媚的嗯嗯的娇喘。
我和她嘴贴着唇感受着她呼出的热浪:「亲嘴儿好受不好受?」
  她柔软的娇吟:「好受……」
  「我下次再亲你,现在得走了。」
「嗯……」顾红点点头,羞涩的目送我离开。
  又是一个周末,我正准备下班,勇军和顾红一起来了,我吓了一跳问什么事?
  顾红眼睛红肿像是刚哭过的样子,我心里暗暗一惊,难道勇军知道了?我的脑子飞快的转着,勇军有点不好意思的开口了:「民哥,是这样,顾红她父亲在老家住院了,老家打来电话让回去一趟,顾红和我商量想要找个车回家,也好在亲戚面前有个脸面……」
我听到这里心算是放肚里了,微微一笑对勇军说:「勇军,家里有事这没什么不好开口的,我的车平时要用,给你找个公家的车。」
我立刻打电话叫了医院的一辆桑塔纳,吩咐明天一早动身。随后我从包里拿出三千元钱抵到勇军手里:「勇军,家里有事,我不能去帮忙,这就当我孝敬老人的一点心意……」
  勇军脸红脖子粗的连忙双手推让着:「不不不……民哥……不能这样……」
我看到顾红向我投来满含春水的目光,我一把把钱塞进勇军的口袋说:「别推辞了,勇军,快去忙吧。」
  勇军双手掏出钱不知如何是好,顾红开口了:「民哥的好意,你就领了吧,你带的那点钱够干什么?」说完妩媚的瞟了我一眼,这女人,好像是跟我一式的样子,送他们离开,我看着顾红扭动的肥臀,点燃一支烟,心想:女人,回来就把你拿下……周一顾红就回来上班了,他父亲问题不大,也就比较轻松,来我办公室道谢,临走时我说:「顾红,晚上忙吗?」
她看着我说:「我能忙什么呀,怎么了民哥?」
我笑笑说:「哦,没什么,我该给你做第二次检查了……」
  顾红马上脸色显出娇晕,羞涩的嗯了一声,就转身离去了。
我一天的时间都是心痒难耐,晚上吃了饭,给丽娟编了个理由就开车出去了。车子一路开到宿舍楼下,顾红就在一楼,里面亮着灯,我敲敲门,听见里面的脚步,我的心提了起来。
  顾红又是刚洗完澡,穿着无袖的一件汗衫,下面只穿着宽松的裤衩,露着一双白花花的大腿,一见面我们就搂抱在一起,我抱着这个柔软如酥的妇人,那对奶子热乎乎的在我胸前起伏,我双手摸着她肥嫩的腰肢,轻声说:「先亲一下!」
  我粘住她的嘴唇,她嘴里一股清新的牙膏味道,身上还有淡淡的香水,看来她是准备好了啊。
我舔着她的嘴唇舌尖允吸着……她被我亲的是如痴如醉,鼻息里发出微弱的哼唧声,我就这样搂着她把她放在床上,顾红脸上红红的任我把她的裤衩脱下,肥腴丰硕的肉屄在浓黑的阴毛从中就像一张贪吃的大嘴,流着口水,我从包里拿出妇科专用的超薄型橡胶手套,带在手上,她扭着丰腴的屁股娇声问:「你干什么……」
我说:「这是专业的检查,你别动啊。」
我的手指轻而易举滑进那肥润的大阴唇中间,宽松的肥屄一阵娇美的收缩,好深啊,我开始用手指一下下的插入,很快那阴唇就变得湿淋淋的,湿腻腻的噗叽噗叽声不绝于耳,顾红扭摆着腰肢,张大嘴发出热乎乎的娇喘呻吟,我一边抽动手指一边趴到她脸上,她伸出柔软火热的舌头动情的与我热吻,我们嘴角粘滑滑的,我激动的问:「和勇军做了没?」
  她动情的一手抱着我的肩,一手扶着我在她下体不断抽动的手,娇喘呼呼的呻吟:「我……没让他日……给你留干净的……」
「哦……这样不好……我喜欢日他刚日过的屄……」
「啊……」顾红被我变态的想法刺激的呻吟一声。
我再也忍不住了,生怕像上次一样再射裤裆里,快速的脱下裤子,爬到她敞开的大白腿中间,手扶着硬起来的鸡巴,对着那骚欲滚滚的肥熟肉屄送过去,一下子就被那柔软肥腻的大屄淹没了,那白花花的肚皮在我胯下颤抖着……宽松滑腻的屄让我的鸡巴没有被夹的感觉。但是我感到非常的刺激,因为我找到的男人的尊严!我压在肥软的肉体上驰骋着,顾红搂着我娇软的呻吟:「嗯……民哥,我的身子软不软……」
「软,好软……」
「日着我好受不?」
「好受……」
  「我的鸡巴没有勇军的大吧……」
  顾红娇喘呼呼的嗯了一声,表示赞同。
我激动的问:「那还让我日你?」顾红搂着我动情的哼唧着:「民哥……我喜欢你……只要你好受……」
「哦……那你不好受怎么办……」
  顾红羞羞的说:「哦……你插进来……我屄里也好受……」
「勇军把你日的很爽吧?」
「嗯……他像个大壮牛……」
我拼命挺着屁股,想要让她感受到我的力量,这样却把我推上了顶峰,我呻吟着射出来,她感受到我射了,丰满的大腿夹着我耸着大屁股一连串娇哼着:「哦……啊……哦……」
  我疲累的翻下身,我知道我根本不能满足她,她是一个不缺乏激情性爱的女人,只因她对我的崇拜,愿意用身体来取悦我而已,如果她是我的妻子非要和我离婚不可。
我的挫折感油然而生,再次戴上手套,把手指插入她热乎乎的骚屄,两根手指尽情的抽动抚弄,快速的摩擦她那最敏感的阴蒂,她立刻发出如痴如醉的娇呼,身体像肉虫般扭动,肥美的肉屄一紧一缩的,连那菊花瓣都在一张一弛,很快,一股粘滑的液体从我手指间流出,她闭着眼颤动着,窒息般的大呼小叫着:「哎哟……流了……啊……勇军……勇军……」
我的心在颤抖,她习惯性在极度的高潮时喊这个名字了。
我不嫉妒。反而很兴奋。无论如何,我满足的同时,让这个女人也有了性高潮,她喊勇军又如何?那是她的丈夫。
  回到家,已经是夜里11点,我双腿发软的躺在床上,妻子还没有睡觉,她转身对着我,一条丰满滑嫩的大腿软酥酥的搭在我身上,柔腻的在我耳边说:「伟民……」这是她想要的信号,尽管我无法满足她,她还是每次都抱着希望给我暗示。
我拍拍她的肩膀:「丽娟……今天太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