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妻夜话

妻夜话

  我回到家,妻子已经做好了晚饭,看着她端庄贤淑的样子,我想起今天和秦芳那一通的淫乱,心里有种说不清的愧疚。
我知道自己是被秦芳在利用,通过我调动了她丈夫的工作,她的科室主任也是我提上去的,现在有费尽力气安排她女儿上重点小学,如果我没有这些价值,也许她早就离我远去了,而丽娟这么多年来,不离不弃的在我身边和我共同经营着这个家庭,从无怨言的任劳任怨。
我被难言的痛楚压抑着,我曾经尝试过努力过,想要摆脱这种心灵的桎梏,却发现我却无法从秦芳那放浪销魂的肉体上全身而退,我的堕落越演越烈,我对自己彻底的失望了,因为我只要有思想,有意识,就有不可控制的淫妻心理,我的性欲需要满足,用那种变态的方式,而我,像一个人生导演,明知是一个悲剧,却上了毒瘾似地继续编导着,让它发生,从而满足我无比堕落的灵魂……她说吃过饭要去找孟翠萍聊聊,还说在商场遇到了刘勇军,提到他,我心里那莫名的悲哀无以言表,勇军一直以来都很尊重我,也许是因为觉得愧对于我吧,而且这些年他混的并不如意,一直在工厂做工人,娶了乡下的女人做妻子,靠着微薄的收入养家糊口。最近找过我想要让他妻子顾红到医院做打杂的临时工,我一时忙碌也给忘了,于是我拿起电话拨通他的手机,他接到我的电话似乎很兴奋,问我是不是事情办好了。
  我说:「小顾的事应该没有问题,周一让她到医院找我一趟吧,我带她去人事打个招呼,勇军,你最近怎么样了?」
  他的声音顿时有些落寞:「民哥……唉,我们那厂子两个月前被外商收购,我这样年龄没有文凭的都回家了……」
  「哦,那你在家没事做了?」
  「上个月开始我去温泉度假村做了保安,人到哪也得生活呀,我年龄大,带着一群小伙子,我是队长,呵呵。」
  「哦,勇军,度温泉度假村挺高档的,收入应该不错吧……」
  他的声音很消沉「收入……
这个就不说了,基本工资不高,老板说拉来客人消费有提成,民哥,有时间带嫂子和浩洋来玩吧,我去找老板说说给你们打折。」
  「不用打折,勇军,我得支持你的工作,这样,我跟丽娟商量一下,明天周日,我正想带孩子去泡泡温泉呢。」
  「啊,那太好了民哥,明天我让我老婆也来,你还没见过她!」
  我挂了电话,看到浩洋一脸的兴奋,睁大双眼着我说:「爸,你说的是南湾温泉度假村?」
我说是呀,浩洋激动的说:「还商量什么呀,后天周一又该上课了,明天再不去就没时间了,我还从来没去过那么腐败的地方,妈,不用商量吧,跟爹去腐败一天吧!」
  丽娟笑着拍了一下浩洋的头:「什么腐败不腐败,你可别乱说,咱们花自己的钱去玩,别把你爸给冤枉了啊。
伟民,我一会儿见了翠萍问问她,她也没事不如带着她和小军一起去,浩洋还有个朋友一起玩。」
  我说:「嗯,没问题,咱车里坐五个人看正好啊,一点也不浪费。」
  妻子走后,儿子就开始兴奋的收拾东西,把他的游泳裤头,潜水镜,鸭脚掌,乱七八糟的装了一堆,我说:「浩洋你干什么,那是温泉啊,你以为要去游泳呀?」
  「爸,温泉是你们泡的,我可是要去南湾湖游泳的,嘿嘿,我同学都去玩过了,南湾湖挨着温泉很大的……」
  我无言以对就去看电视,他收拾完了一头扎进书房再也没有出来。
  我坐在沙发上心里想着明天,我一手导演的这场聚会,一种莫名的悲哀油然而生,那悲哀中却带着一丝兴奋。
我呆呆的望着电视,什么也没看进去。
  躺在床上,无眠。
  很晚妻子才回来,她洗洗澡就进了卧室,坐在床边拿吹风机吹着头发,我假寐着,眯着眼看着她,妻子开着台灯最微弱的光,那清秀的脸庞映在对面的镜子里,我突然有种陌生感,好久没有仔细观察过她了,因为我几乎不敢去和她热热的眼光对视,而现在,我悄悄的通过镜子看着我的妻子,吹干后的秀发披散开充满性感的风韵,双手把护肤品在脸上轻轻揉着,揉到雪白的脖颈处,睡衣的胸襟敞开了,那对大白兔似地丰乳白白的晃悠悠的……带着一身的香风在我身边躺下,关掉台灯,背对着我,那浑圆丰腴的肉体曲线在微弱的光线下充满诱惑。从肩膀到腰肢顺滑柔和的娇躯很美,而纤柔的腰肢往下,那丰满肥翘的臀部夸张的急势耸起,丰硕饱满,雪白丰厚,比起秦芳更要肥大白皙。那羊脂般丰满白腻的大腿肥嫩而不失修长,我知道那大腿的感觉,特别是洗过澡之后,那丰满柔软的大腿像是一片肥沃的柔锦,滑腻舒爽,软肉温香……
我想,明天当妻子穿上泳装,这丰满性感的成熟肉体岂不是要被勇军饱览?
  曾经在自己身下婉转娇啼的别人的新娘,如今是如此温柔性感的成熟人妻,就像熟透的果子,吃起来会更加甜美可口,那粗壮的鸡巴曾在她温柔多情的下体勇猛进攻,最终让她在羞辱与快感的交替中,选择了被他征服。
  而艳熟的妻子明日将会在曾经征服他的男人面前暴露她风韵娇美的肉体,那肥熟多情的娇羞肉屄会不会再次念起那巨大肉茎带来的销魂?是的,曾经感受过,曾经彼此拥有过,曾经毫无保留的让他插入过,19年了,那鸡巴和熟屄是否在互相思念着?
  我无耻的思想像是罪恶的火焰,燃烧着我的理智和道德的底线,在熊熊的火焰中,我的自控能力如此的不堪一击,我心甘情愿的让自己堕落着,哪怕坠入万劫不复的万丈深渊。
  我的鸡巴居然蠢蠢欲动了!
  这时候我看到妻子丰满的臀肉颤动了一下,那好像不是无意识的,接着又一次颤动,我看清楚了,那是妻子在收紧臀部,紧一下松开造成屁股上肉体的晃颤,雪白的大腿紧紧并在一起,对着我的屁股又夹了一下,连同大腿上的肉体都跟着晃了一下。妻子没有睡着!她在悄悄的夹自己的阴部!
  天哪,为什么,难不成也是和我一样,想到明天的事情她兴奋了?我仔细听到妻子的呼吸稍稍沉重,我心里一阵纠结却心脏狂跳着。
她在想谁的鸡巴?那不会是我,虽然我的已经稍稍硬了起来。丰满肥翘的硕大肉臀就在我眼皮底下娇美的颤动,妻子没有用手,但这却是我能想象到最淫靡的自慰……
我假装伸个懒腰翻个身,我的手就搭在了妻子丰柔的腰肢上,妻子的身体颤了一下,声音也颤颤的:「伟民……你醒了……」
我轻声的嗯了一声。身体贴上了妻子柔柔的后背,小腹却被她丰满的大臀抵住了,我在她身上柔情的抚摸着,摸到那对充满弹性的丰乳,在我手掌中起伏着,我感到她开始娇喘起来,一只手抓住我在她身上的胳膊,我拿起她的手向后拉过来放在我裆间,她的手触到了我硬起来的鸡巴!
  「哎哟……」
妻子低声呻吟了一下,转过身和我面对面躺着,黑暗中双眼亮晶晶的,温柔的体香在我脸上吹荡,「伟民……你硬了……」
  这句话听在我耳朵里好像是:「勇军……好硬呀……」
我浑身血液都在沸腾,我把手伸进妻子的内裤,在那片丰盛的阴毛中摸到一片水滑,肥嫩的阴唇饱满而滑腻,在我手指的触动下娇美的收缩,而妻子立刻发出热呼呼的急促娇喘,竟似一个新婚的娇娘,骚屄初次接触男人的手指,那么娇羞却无比甜美……
我扒下妻子的内裤翻身压在她身上,「嗯……」
妻子发出温婉娇美的娇哼,仿佛撒娇的少女,丰满酥爽的滑嫩大腿在我身下大大的敞开着,淫水淋淋的发情女体又似放纵的荡妇。
  我手扶着自己好久未曾如此坚挺的鸡巴,对着妻子肥美湿滑的阴唇中间挤了进去,立刻被一种温软包围。丽娟在我身下柔腻的娇哼一声,双颊绯红,对着我脸侧扭过去,似乎在掩饰她的春情荡漾,对我有什么好掩饰的?除非把我当做了另一个男人!才会有这种羞涩。
  那么,我就替另一个男人来征服你,我的娇妻。
  我蠕动着屁股,让鸡巴在妻子温软如酥的下体摩擦,双手把她的双臂举过头顶按在床上,我用嘴含住那荡漾晃颤的乳房,在乳尖上抵舔允吸,「嗯……」
妻子满含春情的在我身下扭摆着乳波臀浪,我们不像是近二十年的夫妻了,简直是一对偷情的男女,我的嘴在她丰满的乳峰上极尽所能,然后开始向她腋下进攻,我知道那是妻子最薄弱的环节,雪白的臂膀举起来后,那柔柔的腋毛就成了靓丽的风景,我把嘴顺着乳房滑过去,果然,妻子的身体肉肉虫般的扭动起来,一连串柔美销魂的娇吟着,我死死按住妻子举过头顶的双臂,饱尝了熟女的腋下风情,妻子哭泣似地柔声娇呼:「啊……伟民……」
  我听到的是:「啊……勇军……」焦渴的唇瓣吐露着滚烫的情欲,如兰的娇喘热呼呼的在我脸上喷洒,我心里默念着:勇军来了!我的嘴就与妻子的唇贴在一起。
我们很少接吻,即便在我可以行使丈夫权利的时候,也是单纯的性爱。
  「嗯……」
妻子从鼻腔发出呻吟,鼻息热浪呼哧呼哧的翻涌,柔滑的香舌娇羞的抵住我入侵的舌头,眼含春水,晃动头部,仿佛像再被别人强奸却又无法自拔,我紧贴着她的唇瓣追逐着,很快妻子就瘫软的与我舌吻起来,下身流的一塌糊涂。
  妻子柔美的长舌吐进我的嘴里,在我的口腔销魂的搅拌,越来越快,妻子鼻音浓重的急促呻吟着,舌尖快速在我嘴里飞舞,我的吻发出湿腻腻的声音,就像下体我插入的声音。
  「嗯!嗯!嗯!」短促的鼻音充满激情。混合的津液流进妻子嘴里,她继续舞动着香舌,吞咽着,鼻息喷出情欲的热浪………
我在瞬间感到了登上顶峰的那种激情,我再也控制不住了,低声呻吟着,用力蠕动屁股,让鸡巴快速在妻子肥润的小屄里摩擦着,精液一股股射出。
我浑身是汗,软软的瘫在妻子身上,她的呼吸还是那样急促,我想翻身下来,却被她抱住,低声说:「嗯……等一下。」
  我软软的鸡巴感受到,妻子那火热湿滑的阴唇还在颤抖,还在试图夹着我的疲软鸡巴感受最后的快乐,明显她没有满足。
她需要一个强悍有力的鸡巴!
  我疲累的躺下,我的手顺着妻子肥软的小腹摸下去,却被她用手制止了,我知道,丽娟这样的人,是不会让我用手指帮她达到高潮的。
她的思想还是保守的。
  我虽然感受到极大的快慰,但是看着失望转身背对我的妻子,我的心一落千丈……
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明天,又是一个新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