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春心荡漾的娇妻

春心荡漾的娇妻

  那条水蛇几乎把我吓死,我最害怕的动物就是蛇,觉得它们那滑滑的身体蜿蜒着爬动的样子,让人有种说不清的恐惧感。当勇军抱着我向那边走去的时候,我看到浩洋泼着水把小蛇赶走了,恐惧感逐渐消失,才发现自己的失态,自己竟然这样抱着勇军的身体啊!顿时羞愧万分。想要让他放我下来。
  可是我发现他的眼光有些异样,那眼神燃烧着欲火,而且把我搂得很紧。
我和他胸腹相贴,我的双乳完全埋进着他宽厚的胸膛,他结实的腹部由于呼吸急促,在我柔软的小腹上不住的起伏,我的大腿跨在他的腰部,一条硕大的肉棍笔直的挺立着,正好竖在我的腿间的私处,我一阵头晕目眩,竟没有让他放下我,在我无数次的春梦中,不就是这样一个结实健壮的男人,在我瘫软的肉体上肆意驰骋吗?
  我闻着他短发间肩膀上那浓郁的雄性气息,那一身强健的肌肉让我的身体瘫软无力,我似乎又在做梦一样,心里突突乱颤,稍稍收紧臀部,感受到那曾经征服我的巨大鸡巴在我敏感的私处脉动,整个身体都被充满雄性力量的肌肉包围着,那种绵软无力的舒畅让我想要放松开去享受,感觉火热的下体收缩着,想要再次体味那久别的甜美舒爽……
我满脸羞红的小声说:「勇军……放开我……」
  看得出他在努力控制着自己的熊熊欲火,脸上青筋暴起,憋得通红:「丽娟……对不起……我……」那坚挺的阳物一下下的激动的在我腿根摩擦,在我屁股上的手用力一捏,我疼的一声娇喘,下腹一酥,那渴望被征服的爱液从阴唇中间分泌出来,我强忍住到了嘴边的甘美呻吟,松开了夹着他的腰身的大腿,他一下子抱不住了,我就贴着他的身体滑下水里,我屏住呼吸,我的双乳贴着他的胸膛紧密的摩擦下去,雄健的肌肉块在我乳尖上擦过,我像通过电流般的酥软,好强壮的身体啊!
  看我要沉下去,勇军再次抱着我把我举起来,这一来一回的肉体摩擦让我彻底瘫软了,就想这样让他抱着任他淫辱下去……勇军急切的说:「对不起……
我松开你……你要站好……」说着他果真忍着欲望把我放开了,我站在水里,抓住儿子送过来的游泳圈,身体一阵难耐的空虚,下体还在娇美的余韵当中,多想再次感觉那雄伟勃起的力量啊。
  伟民远远的在岸边喊着:「没事吧,丽娟,这又有蛇?」
  我答应着:「没事,一条水蛇啊,已经被赶走了……」
  儿子游过来帮我套着游泳圈,我举着双臂,儿子离我那么近,身体已经触碰到我的双乳,让我极度空虚的肉体有种酥麻的感觉,我弄好游泳圈,双腿一蹬,正好夹住儿子的腿,儿子的腿在我两条大腿内侧明显感受到了刺激,他脸红红的急忙抽身回游,我丰满的大腿与儿子年轻的腿相互这番摩擦,让我居然有种想要把儿子搂在怀里的欲望……上岸后,勇军悄声对我说:「丽娟,真的,我不是故意那样的,对不起……」
  我没有看他,只是装作没事的样子说:「别说了,没事了。」然后走到丈夫身边说:「这里面有蛇呀,我们还是别在这里游泳了,回去吧。」
  伟民就把儿子他们都喊回来说要回去了,小军和浩洋一脸的无奈,说一条小蛇没什么大惊小怪的,这么早回干什么。勇军也过来了对两个孩子说:「渡假村里好玩的多着呢,打游戏不?模拟飞机坦克,跟真的一样。」两个孩子立刻兴奋了。
  丈夫对勇军说:「这样吧,孩子们回去玩一会,咱们去按摩一下,这一天也累了。」于是我们开车回到渡假村,那里有一个的女子spa 会所和一个男子养生馆,给儿子们发了二百元钱,他们一头钻进游戏厅不再出来,我们分兵两路,我和翠萍进去后觉得里面装修真是富丽堂皇,轻柔的音乐让人心情很放松,巨大的浴缸里漂浮着玫瑰花瓣,淡淡的香味扑面而来。
  我泡在花瓣飘香的水中,翠萍脱光了走过来,一身白白嫩嫩的肉体散发着熟女的味道,两只令我羡慕的翘乳丰挺颤动,我满含嫉妒的说:「你儿子小时候没吃你的奶啊,怎么现在还这样挺着?」翠萍笑着说:「他没少吃……现在还想吃呢……」
我笑着用水撩在她身上:「那你就让他吃呗……」
她笑的很灿烂娇斥我:「去你的……你怎么不让你儿子吃?对了,昨天说的事你准备按我说的去做吗?」
  「哦……」
我想起昨天和她谈的儿子的事情,她让我注册一个新的QQ,加入儿子的好友,以一个网友的身份和他沟通交流,这样也许儿子会把内心的许多想法说出来,我也能回避母子之间的尴尬,然后对症下药对儿子进行疏导,让他不要沉迷。
我说我明天上班就把单位的笔记本电脑拿回来,以后要经常用了,翠萍笑着说:「哎,可别让浩洋把你给勾进去了啊……」
  「我就那么容易被勾引啊?哪像你一样,巴不得有男人来强暴你!」
  「少说我了,我看你也不是省油的灯,那俩儿子看你的眼神,呵呵,跟小恶狼似地,我都嫉妒了。」
  「啊,他们没看你啊?你这女人,赶快找个男人解解馋吧,快变态了。」
  翠萍妩媚的笑了笑说:「其实,我觉得让儿子喜欢也没什么不好啊……」
她的话让我心里砰砰乱跳,我觉得她不止是这个意思:「你是说……你和小军已经……」
她急忙辩解:「什么呀!你别乱想,我只是觉得儿子有成熟经验的引导会更好,我在网上看过一篇文章,母亲是儿子最好的老师,只要方法正确,不会产生不良影响,只是不能乱来……」
  我觉得脸上开始发烧了,但是还想听她怎么说她却不说了。
她看着我说:「怎么了,心里痒痒了?」
  我用水撩了她一下没有接她的话,心里盘算着要怎么和儿子沟通。
  我们点了巴厘岛精油按摩。泡完后我和翠萍光溜溜的趴在按摩床上,她对我伸伸舌头说:「这下可让你家伟民破费大了啊。」
我慵懒地说:「没事,让他花吧,咱们不享受,也不知道都让谁享受了……」
  两个柔美的女孩子走进来,给我们问好,拿着大大的一块柔软的浴巾盖住我翘起的臀部,那纤柔的小手涂了精油在我背上开始轻轻的按压揉捏,那小手很柔软,很舒适,我全身松软起来,很舒服的享受着,问那女孩:「姑娘,你们这里按摩的都是女的?」
  女孩说:「有专业的男技师,价格贵一点。」
  孟翠萍转过脸看着我:「你想要男的?」
我说:「不是,我想看看伟民在那边是男的还是女的给他服务。」翠萍笑了:「啊呀,怕你家伟民在那边出轨呀,就是的,这么多漂亮的女孩子,难保啊……」
  我哼了一声:「他倒是想,就是没那本事。姑娘,刚养身馆的那个胖男人,叫的女技师还是男技师?」女孩有些羞涩的小声说:「太太,我们在这里服务,不去那边的,我不知道啊……」
  孟翠萍说:「唉,你这女人真是的,伟民他经常出去应酬,请他的人也多,这种按摩啦洗澡啊是常有的,他要是不自觉,你还能每次看着他啊?」
我被那小姑娘的手揉的非常舒适,竟有昏昏欲睡的感觉,小声嘟喃了一句:「幸好他没有那本事,哼……」翠萍笑着说:「他没那本事你倒是放心了,可你有本事啊,憋坏了吧……」
我娇嗔了一句:「去你的……」就不再理她,专心享受着。给我按摩的女孩憋不住就笑了:「太太,你们可真逗,男士们叫女技师按摩那也是很正常的,不代表就会怎么样啊。」翠萍说:「我就不信,那些男人被你们这软软的小手摸来摸去会没有感觉,我都有感觉了,加上他们有钱,那还能忍住不乱来啊?」
  女孩笑得很温柔:「嗯,有时候是这样的,不过有的地方是不许胡来的,我以前在市里的洗浴中心工作的地方就是,最多是推油推粉……」
我问:「那是怎么推的?」女孩脸红红的没有回答我。
我也没有追问,闭上双眼,感觉着那双温软的手掌,在我的肌肤上游走着,我舒服极了,原来,女人的手也能让女人这么舒服……她在我背上按着,双手就开始往下,在我腰上用力压着,然后突然松开,我有种被释放的轻松,轻轻哼了一声。当她的手按到我的臀部,我肥大的臀丘被她揉来揉去,不时的带动大腿内侧的肉体挤压着阴部,我逐渐感到一种甜美舒畅,我浑身软软的趴着,半梦半醒,任腿间舒爽的热流在全身流动,仿佛回到了水里,那是温热的水,我好像又闻到到了那种味道,那是男人身上的阳刚气息,一条巨硕的阳物充满征服欲的在晃动,哦,好大,好粗。
我的身体渴望得到它,嗯……
我的双乳在那宽厚的胸膛上,啊,快要被融化了……「太太……请转过身吧……」温柔的声音让我清醒了,羞涩的翻转身体仰面躺下,那双小手在我腋下揉着我双乳两侧,慢慢集中起来,我的乳房被手掌撩拨,乳尖硬了起来。
我尽量屏住急促的呼吸,以免被发现,女孩子的手没有停下,在我的腹部大腿上开始涂抹揉捏,我的大腿也很敏感是我的性感带,被那小手捏的时候,我感到下面有股热流从下身溢了出来,我羞耻的闭上双眼,女孩显然发现了,双手在我小腹上柔柔的按压着,身子付过来,红红的小嘴吐着清新的气息在我耳边小声说:「太太,您需要男技师的服务吗?有单间包房。」
  我很慌乱:「不……不需要……」那小手在我小腹越来越往下,几乎触到我的阴毛了,轻柔的声音说:「您可以试试啊,很舒服的……」
我夹紧了双腿,尽量用平和的语气说:「谢谢你姑娘,真的不需要。」女孩也没有再坚持。结束后,我发觉腿间已经是淫水潺潺,被那女孩看到这羞人的一幕,我心里很是承受不了。
  结束后,我穿好衣服先出来了,正好碰见勇军,他说:「还挺快的,这里舒服吧?」
  我点点头,看到他已经穿上了一身保安制服,健硕的身材很完美,棱角分明的脸上充满男子气息,我有心慌起来,好像他犀利的目光能够看穿我身体的欲望。
  我赶紧离开回到房间,我平静了一下,走进卫生间,褪下内裤坐在坐便上,阴部的露出让我呼吸急促,因为就好像在商场的卫生间,我感觉下面有一双眼睛在看着我发情的阴部,我闭上眼,那女孩温软的呼吸好像又袭来,轻轻的声音:「您可以试试啊……
那很舒服的……很舒服的……」一双小手在我下腹阴毛上方轻柔的抚摸,嗯……
我娇喘着,把手伸到下面,放在那女孩摸过的地方轻轻揉着,我更靠下,摸到自己丰盛的阴毛上了,那柔软的声音不断在耳边响起:「您需要男技师吗?……
那很舒服的……男技师……很舒服的……」
我闭着眼抗拒着,心里默念着:「不……不需要……
我不需要……」可是眼前又浮现出勇军那棱角分明的脸庞,好想能感觉到他热热的呼吸,一个硕大勃起的阳物在我眼前晃荡,我忍不住把手指探下去,触到自己两瓣肥腻腻水淋淋的肥大阴唇,我全身娇颤起来,啊!我自己的抚慰也是那么舒爽,我揉着,听到自己下身传来湿腻腻的水声,好淫靡……「那很舒服的……男技师……很舒服的……需要吗」
  「不……我不是那样的女人……」
  我努力地抗拒无法抑制身体上那美妙的感受,用尽力气去赶走脑海中勇军的形象,我的心纷乱如麻,下体春潮涌动,我的另一只手伸进衬衣,隔着胸罩捏住我的乳房,把自己捏的生疼,用力揉着……
我心里最后的防线在挣扎:「不……不能……啊……」
  那积聚已久的情欲最终让我再次沉沦,我的双腿紧紧夹住我的手臀部颤抖着,屈辱的让那个男人的身影在我脑海中无限放大,自尊被抛弃了,我心里颤抖的呢喃:「我需要……啊……」羞愧的呻吟声中,我下身一股股的流淌出羞人的液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