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奸情撞破

奸情撞破

  老院长要退休,为了竞争院长职位,我疲惫不堪的游走于勾心斗角的行政部门之间,通过各种关系渠道在打点,明争暗斗中我终于看到了曙光,在这个周末,雨下得很大,我疲惫的回到家里,已经是晚上10点了,随便吃了点东西就爬上了床。
  丽娟还没睡着,她半倚在床头上,手里拿着本书再看,那端庄的风韵知识分子的气质,加上半裸着丰满性感的雪白肉体。让我心里有种期待。
我躺在她身边,问:「浩洋睡了?」
  妻子点点头,于是我把盖在妻子身上的毛巾被掀开了。露出那双洁白丰满的大腿,我心里想,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对我妻子这丰满成熟的雪白肉体垂涎欲滴呢,而谁又能想象,她动情时那种摒弃女人羞涩扭动着追逐肉体欢愉的迷人味道?这为人师表的中年女教师,在床上可是更销魂蚀骨呢。
  妻子明白我的意思,把书放在一边,我伸手过去搂她,她也主动的双手被在后面把胸罩解开,一对丰满酥白的肉乳颤巍巍的露出来,我和妻子面对面的搂在一起,她闭着眼,丰盈的嘴唇就在我唇边,我想起上次她的湿吻很刺激,于是把嘴唇轻轻贴在她柔软的唇上,然后舌头伸出来把她的双唇撬开,妻子鼻子里嗯的一声软软的哼叫,柔软的舌头带着嘴里那我熟悉的气息性感的探出来让我亲吻,一双柔荑温柔的搂住我,我和妻子的身体纠缠在一起在床上扭动着互相慰藉着……
这男人女人,生来就是要结合的,夫妻之间不仅是生活和繁衍后代,很重要的就是彼此抚慰身体的寂寞,妻子动情的扭着摆着,柔美丰腴的肉体就像在舞蹈,用她略微淫荡的娇喘和呻吟勾着我,丰满的大屁股像是在已经在性交一样在我下腹一挺一挺的,伴随着一声声低低的呻吟,这是我们之间非常熟悉的调情动作,妻子这样的动作让我感觉到我好像已经在肏她,加上她的呻吟刺激着我……妻子这样挺了一会儿屁股,见我还是不能提枪上马,索性脱了自己的内裤,露出那毛茸茸的肥美私处,让我压在她身上,温柔的手握住我软软的鸡巴放在她柔软滑嫩的大腿中间,双腿夹住了,又开始一下下的上挺肥臀,每挺一下就呻吟一声,那声音就像我真的已经插入了:「哦、哦、哦、伟民、哦……」
我开始有感觉了。
  妻子感觉到我有些变化,更加卖力的挺着大屁股,声音变大了::「哦、哦、哦、哦……快硬了……
哦、哦……」装作高潮的不断哼唧。
  谁能想象端庄温柔的女教师在床上竟会这个样子?她要是这样对别的男人,那男人早就射了!我这样想着就硬了。妻子急促的哼唧::「哎哟,硬了……快点……」说着飞快的把我推起来,自己敞开两条肥美雪白的大腿翘起来,用手扒着,湿淋淋的女体流露着无限的期待等着我。
  我揉搓着半硬的鸡巴就过去了,刚到那小屄入口,鸡巴的硬度就下去了,无法插入。
  我在妻子丰满酥香的肉体上努力半天,始终无法让自己真正的勃起,我懊恼的躺在床上,丽娟无奈的转过身,不再理我。
我心里难受得要命,就问她:「丽娟,你觉得我很没用吧。」
她不说话,我又喊了一声:「丽娟?」
她还是不说话,我来气了,坐起来拍拍她的浑圆的屁股:「你到底怎么了?不打算理我了?」
  妻子转身看着我:「我好累,让我睡觉好吗?」
  我强忍住怒火,装作好声好气的说:「丽娟,我们能不能试试别的方法,也许我能行……」
  她冷冷的说:「不用了。」
她的冰冷让我的自尊逐渐燃烧,烧成绝望的火焰,我终于发作了,大声问:「你起来,告诉我你昨晚干什么了,那么晚才回来!」
  妻子呼的坐起来看着我生气的说:「你怎么了?你自己不行还这么大火?孩子在隔壁呢,你小声点吧。」
  「我不行我不行我怎么了?你都不让我说我想要什么!」
  「伟民你别这样好不好?我不想和你吵架,今天很累,我想睡了。」
  我看着妻子只带着胸罩穿着内裤,雪白妖娆的身段丰腴性感,秀发披在肩上,风韵动人的脸庞那么令我着迷,丰满的乳峰一起一伏的,丰腴滑嫩的大腿白花花的一片肥沃,这个勾人魂魄的肉体啊,简直是我的梦靥,她属于我,又不是我的。
  我恨恨的接着问:「你说,你昨晚去哪了?」
  妻子没有理我,似乎绝望的看了我一眼,倒下身子背对着我,伸手关了台灯。
  我心中堵得难受,气急败坏的打开灯,穿衣服。妻子看着我:「你干什么?」
我说:「我走,别赖在这里让你看着不舒服……」
我走出卧室,拿了包和车钥匙,狠狠的摔门出去了。
  雨下得很大,我开着车漫无目的的在街道上飞驰,心里的怨气无法化解,我看了看表,已经11点了,我一咬牙,开着车就奔向医院的宿舍。到了门口,看见顾红的房间亮着灯,门开了,一个人穿着雨衣走出来,我能辨认出那是勇军,跨上摩托车准备点火离开,我心里一阵紧张开着车没有停装作路过直接开到了楼后面,听到摩托车开走的声音,这才拿出手机拨通了顾红的电话:「你自己在呢?」
  「哦,勇军刚走……民哥你怎么了这么晚打电话?」
  「勇军去哪了?还来吗?」
  「不来了,小慧今天放假在家呢,他回去陪女儿了。」
  「哦,给我开门吧,我在门口。」
  门开了,顾红秀发散乱,脸上红红的,半透明的无袖睡衣露着浑圆的肩膀,那对丰乳扑楞楞的在胸前起伏,下身只有一个白色的小三角裤紧紧裹着丰硕的肥臀,丰满的大白腿中间,那饱满的肉屄就像夹着一块小馒头,再白色内裤下可见底部那黑乎乎一片柔毛的颜色。
  「你怎么了?」顾红关切的问着,给我倒杯热水,「吵架了……被赶出家门了……」
我说着,眼睛瞟向那纷乱的床,床边扔着几团皱巴巴的卫生纸,我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突然就激动起来。顾红拿着一块干毛巾,柔情的给我擦着头发的雨水,小声说:「看你……都淋湿了……把衣服脱了挂起来吧……」说着温柔的解开我的衬衣纽扣,那一身浓郁的女人气息缭绕着,我自己解开皮带褪下裤子,我只剩下内裤了,淫邪的鸡巴已经硬硬的。顾红用手在我鸡巴上轻轻摸了一下,轻声说:「吵架了……是不是丽娟不让你碰她了……」
  「嗯……」
我答应着。
  她的眼光充满爱怜,轻轻摸了摸就站起来转身给我挂衣服,我在身后看着她举起手臂,露出腰间白滑滑一片丰腴的肉体,小三角裤下丰硕的大屁股肉脂四溢。
  我激动的站起来了,顾红挂好了我的衣服,转过身看着我,脸上一片羞红,充满柔情的低声说:「你现在日我……还是休息一会儿……」
  我颤抖的声音像是在发出低低的吼叫:「现在……」
  顾红羞涩的双手脱下小内裤,白花花的肚皮下方那一方丰盛浓密的美草黑亮亮的与雪白的大腿相映成趣,肿胀饱满的褐色大阴唇异常丰满的张开着嘴,吐露着人妻熟女的骚欲,诉说与男人的大鸡巴肉搏的历史……
我激动的快速脱光了,顾红也脱下睡衣全身赤裸,转身整理者刚才和勇军云雨的床铺,撅着白白的大屁股整理好了,身子就仰面躺躺下了,我兴奋的扑上去,摸着她丰软滑腻的肉体,鸡巴淹没在那黑森林中,用我的大腿与她滑腻酥软的大腿相互摩擦着,好软,好滑,我发现一点也不亚于妻子那丰满如酥的性感大腿,我的嘴堵住她的嘴唇,她嗯嗯的娇吟着,柔软的舌头娇羞的在我唇间转动,我知道她应该刚经历过一次性高潮,此时完全是为了让我舒服,所以我并没有急着进入,开始一边吻着她一边撩拨:「勇军刚日过你?」
  「嗯……」
  我把她的双臂举过头顶按在床上,在那那腋毛丛生的部位闻着舔着,这一招对妻子来说是很致命的,马上就能让丽娟情欲泛滥,没想到顾红也是如此,一阵颤舌娇吟娇躯乱扭。
  我接着刺激:「他日你哪了?告诉我……」
  顾红满脸红晕,娇喘呼呼的在我耳边呻吟着:「他日我的大屄屄了……」几次的缠绵,顾红已经知道什么样的语言能够取悦于我。
  「哦……把你的大屄日的快活不快活?」
  「啊……他憋好长时间了……。刚才把我日瘫了……」
  我的嘴从她腋下吻到乳房,含住那硬硬的乳尖一阵乱吸乱舔,然后顺着白腻的肚皮开始下滑,一直滑到下腹部那一片丰盛的阴毛,刚被肏过的肥熟肉屄一股浓郁的骚味儿扑面而来,「啊……不要……啊……」
我顾不得许多了,把脸埋了进去,我的鼻子最先触到那两瓣肥腻的肉唇湿滑滑的,我屏住呼吸把脸往前顶,鼻子就进入了,嘴唇在那肥润的肉屄上来回摩擦,我想她从来没有收到过这种待遇,顾红大呼小叫的双手死死按住我的头,一双大白腿夹的我的脸都变形了,我闭着一口气折腾一番,抬起来脸,她胯下已经淫水流淌的河一样了。
我脸上也是湿腻腻的……顾红大口大口的娇喘着,瘫软的呻吟着:「哦……你玩死我了……哦……真会弄啊……」
我重新趴在她身上,对她说:「你看,我脸上都是你的水儿……给我舔舔……」顾红娇羞的浪喘着,闭上双眼,不顾我一脸的骚味儿,娇软的伸出舌头在我脸上唇上滑腻腻的舔着,我又舔着她刚舔过我的舌头……顾红颤抖的呻吟着,死死抱着我两条丰满的大白腿叉开来夹着我的腰,声音发抖:「民哥……日我吧……
我大屄屄受不了了……」
  「叫我老公我就日你……」
  「老公……快日……」
  我的鸡巴早就急不可耐了,噗叽就消失在她两瓣丰嫩的肉唇中间,啊,温软肥嫩,淫水潺潺,我的鸡巴再次找到了尊严,尽情的享受女人淫液四溢的骚屄,但是我知道,我和勇军比起来还有很大的差距,于是我稍稍抬起屁股,只把龟头留在她的阴唇中间,对她说:「慢慢把腿并起来……」
  她听话的把一双大腿并拢,我屁股沉下去,这样由于她夹着大腿,她的小屄就紧紧的裹住了我并不太粗的鸡巴,让我倍感舒爽,同样也能让她充分感觉到我的鸡巴,这一招果然凑效,刚一抽动,顾红就浪酥酥的淫叫起来:「啊呀……
这样日……变大了……啊……。舒服啊……。啊……」
我激情四射的抽动着,顾红竟然很快的就全身抖动起来,她要高潮了,我兴奋死了,我也能把女人送上高潮啊!我飞快的抽动几下,然后迅速把她的大腿分开举起来搭在肩上,鸡巴几乎没有任何阻碍的送进肥熟的肉屄,那淫水已经流淌到屁眼了……
这样虽然不如她夹着大腿那样有感觉,但是我知道,这临近高潮的时候,她更需要的被男人狂肏的心里冲击,我也需要这种心理上的征服感,肉体的感受已经退居其次了,我的小腹啪叽啪叽的砸着她肥美的大屁股,敞开的肉屄湿淋淋的,在我鸡巴的撞击下娇美的痉挛收缩,她发出一阵难听的粗声嚎叫,我把鸡巴顶到最深处狂射着……
我瘫软的趴在床上,心里有一种自豪感,那种感觉很幸福。顾红还在娇喘,这样休息了一会儿,她才起身,拿出卫生纸给自己下身擦了擦,然后有在我腿间握住我已经疲软的鸡巴,轻轻的温柔擦拭,柔柔的低声说:「民哥……今天你真猛……」
  我看着地上又增加了一堆新的皱巴巴的卫生纸,与前面的那几团混合在一起,已经分不清哪个是勇军用过的哪个是我用过的,但是我知道,这都是顾红用过的。
  顾红温柔的躺在我身边,一对肥乳涌进我怀里,我把头低下,用嘴轻轻含住乳尖,把一条腿搭在她丰腴的肉体上,女人成熟肉体的气味让我心里觉得非常安详,竟好像回到了童年,依偎在母亲的怀抱。顾红搂着我,温软的手在我头上摸了摸,轻柔的说:「你累了……睡吧……」
  我很感动,但我真的很累,我甜美的进入梦乡,梦里,我在温馨的阳光下快乐的奔跑,到处是轻青青的草地,丝毫没有升职收入人际关系的压力感,我只是单纯的快乐着,远处,妈妈的身影在呼唤我,喊我回家吃饭。
  当我我醒来,雨还在不停的下,顾红还光着白花花的肉体躺在床上,我穿上衣服,拿起包和车钥匙,一打开门就呆住了。妻子和浩洋正好上了台阶站在门口,当我迅速要关门的时候,妻子猛的拉住我,把门推开,看到了床上顾红赤裸的身体,还有床下那一堆卫生纸……已经是铁证如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