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美娇娘的遭遇

美娇娘的遭遇

  上午没课,我一早和翠萍约好了去医院找心理医师咨询一下,到心理科找到了大夫,是个女的,姓秦。
我们说明了来意,翠萍就不好意思的把儿子小军的事情婉转的说出来,问这种情况为什么会发生,应该怎么办?
  秦大夫倒是很大方,认真的听完翠萍的讲述,想了一下,说:「哦……你的孩子遇到的情况的确很少见,但是请你放心,这不是精神疾病,应该是我们通常所说的人格障碍,一般情况下通过心理指导是可以改善的,当然也需要家长的积极配合,给孩子一个心理健康成长的环境,这种心理指导需要的时间比较长……」
  我其实一直在想着伟民的事,因为我觉得伟民和小军在某些方面很相似,于是我又问了一句:「大夫,我不再知道该怎们问,这个就是所说的淫妻情结吗?
  只是对象换做了母亲……而我觉得我丈夫有这种变态心理。」
  秦大夫笑了笑说:「这个,可不是变态,你们说的这个男孩和您丈夫都属于正常人,千万不要拿变态的眼光来看他们,他们的心理状况是类似的,就是您说的淫妻心理,这其实是一种反向生成防御机制,就是说,他们心灵深处是不希望这样的,但是表露出来的却恰恰相反,应该说是一种处女情结在作怪,男人需要自己的妻子贞洁,但是当这种需求得不到满足,或者已经成为他不能接受的事实,他就会通过另外一种渠道来宣泄不满,就是希望妻子不断的犯错误,逐渐的男人的心里发生扭曲……所以,你们说的这个男孩应该不仅仅是淫妻心理,因为对象是母亲,所以他首先有的是恋母情结……」
  大夫的话让我豁然开朗,是的,就是因为我被勇军强奸的那次,这是伟民不能接受的,而且他应该知道了我并没有反抗到底……
我突然觉得伟民很可怜。翠萍还在不断的问该怎么解决,而我的思想早已飘乎了,我感到一种对伟民的不公,如果说伟民犯了不可饶如的错误,那么我呢?虽然没有别的男人怎么样,但是在结婚的头一天就发生了那样的事,而且这些日子我哪一天不是在精神出轨?我借口丈夫不能满足我,可伟民也是有性欲的人,他没有满足我的同时我也没有满足他,所以才……
这时候,秦大夫的电话响了:「喂,哦我这里现在有人在做咨询,不能过去的。嗯……中午吧……」秦大夫歉意的对我笑了笑,站起来走到窗户边小声说:
  「你别来烦我好不好,我现在不想见你!」
我看这秦大夫也是个大美人,于是和翠萍相视而笑,心想,这世界上男人和女人总是说不清道不明啊。又听见她说:
  「对,你说对了!我就是利用你了,现在不用了,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成什么了,你那破事闹的满城风雨,我可不想再牵连进去,不是分手,我们本来就没有什么关系,你别过来,我这里有病人咨询。来了也不理你……。」
  秦大夫挂了电话,满含歉意的过来坐下说了声对不起,翠萍就接着和她聊了起来,没过一会儿,门就被推开了,秦大夫生气的说:「告诉你别来找我,你想干什么啊?」
我扭过头一看,呆住了,来的人就是伟民。
他面容憔悴,呆呆的看着我:「丽娟……」
  秦大夫也愣了,呆呆的说不出话。
我什么都明白了,连傻子都能看出来他俩的关系早已不是一般同事了!刚才还对伟民存有一丝怜悯的心立刻冰冷如死灰,取而代之的是极度的愤怒,失望和厌恶……
我呼的站起来说:「翠萍,我们走!」
  伟民还想拉我,我一把甩开他头也不回就走出了医院,眼泪在我眼眶里再也憋不住哗哗的流下来,我彻底绝望了!
  翠屏不住的安慰我:「娟,他就是那样了,有一次和有两次不都一样吗,别这样跟自己较劲儿了……你下午还要上课呢,你别哭了……」
  我一下午的课都没上好,一直心神不宁的烦躁。下班后我坐在办公室里,木然的发呆,我也不想回翠萍那里,又无处可去,我突然觉得自己被整个世界抛弃了。
  手机又响了,我一看还是那个李哲,没就没好气的接了电话说:「干什么。」
  那边的声音倒是很油滑:「娟姐,怎么了,一直不接我电话,接了就这么厉害啊。
  您要是有什么不顺心的,尽管照着小弟发泄吧,我受得了。」
  我阴霾的心情被他的话逗的好了许多。
我说:「谁允许你叫这么亲热,不叫杨老师了啊!」
  那边又严肃起来了说:「哦,杨老师,我想邀请您一起共进晚餐,我这边还有几个好朋友,请问您敢不敢赏光?」
  我差点笑出来:「什么叫敢不敢赏光?敢,你在哪……」
  「还在上次咱们初见的那个酒店,我在门口恭迎杨老师!」
  我收拾了一下,打了出租车就到了酒店,老远就看到李哲还有三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小伙子,穿着时尚高高大大的,见到我都很热情,在饭桌上也是谈笑风生,他们都很有活力朝气蓬勃,我的心情暂时的不再那么纠结了。和他们一起喝了不少红酒,头也晕乎乎的。饭吃完了李哲坚持要上去唱歌,我也没有再拒绝,就一起到了楼上的KTV 包房。
  刚坐下伟民的电话就打来了,我不解,他就一直打,我干脆关了手机。李哲问我:「娟姐……你没事吧,是不是姐夫找你啊?」
我说:「没事儿,别理他我关机了。」然后拿起酒就跟他碰,我无助的心里似乎只想让酒精来麻醉,才能让我不去想那么多。
  「娟姐,请你跳个舞吧。」一个小伙子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微笑着看着我。
  我笑了笑,放下酒杯,把手放在他的手上,他力气很大,一把就把我从座位上拉了起来,音乐是欢快的,舞步让人很惬意,我很喜欢跳舞,而且跳的时候我好像全身心都与音乐融合了,烦恼逐渐远去。而这几个小伙子也令人吃惊的跳舞非常老练,一个个轮流拉着我跳,其他人唱歌。
我晕乎乎的和他们跳着。只觉得脸前的人一会换一个,我分不清谁是谁,他们个子不同,味道不同,相同的是都是把我越搂越紧。
  而我却发现,我被他们搂的好舒服,那年轻宽厚的肩膀,一个个充满朝气与活力的男子体味,我柔软的腰肢被有力的臂膀托住,我的双乳就自然的碰触到那宽宽的胸膛,那舒服的感觉非常美妙,让我浑身发软。脑子也更加眩晕。好几次我都能感觉到他们那硬硬的下体与我身体的接触,那雄性追逐异性的本能在不断的撩拨着我逐渐发热的身体。
我有些羞耻,但是我不想放弃那甜美温馨的感觉,,我觉得下身已经慢慢开始湿润……唉,我怎么变的这么多情?我有些惭愧,但是想到丈夫的行为,不由得有种报复的心理,哼,我玩个痛快,来者不拒,谁拉我我都跳!
  一个快三的舞曲开始了,一个高大的小伙子拉着我说:「娟姐,我们来段华尔兹!」说着就搂住我的腰开始旋转,说实话我对我的旋转是很自信的,每次跳这种舞都是在我快速旋转下把舞伴弄晕。
我喜欢听着碰嚓嚓的节奏,快速小步转动,自己的高跟鞋也会踩着鼓点发出清脆的声音。但是这个小伙子却让我无法适应,他的步伐很大,我不得加大步伐配合他的幅度,这样我就不得不摆动胯部和腰部尽力的把步子迈大,可我还是感到很晕,有种快要摔倒的感觉,我不禁紧紧搂住那带我快要飞起来的健壮身体,丰满的双乳贴进他的怀里,扭着腰晃着臀部与他在舞池中狂舞,每圈旋转都是他的腿先探到我双腿中间作为支点,由于步子大而我的阴部就会紧紧贴着他的大腿。当我需要支点时,我也会尽力把腿探进去,甚至整个胯部都送进他的腿间,我清晰的感觉到他那充满雄性力量的鸡巴在我腿上胯间的摩擦,甚至在身体相贴的时候,还能顶到我的私处。这种挑逗让我浑身发软,脚下的步伐也逐渐溃不成军,完全是被他搂在怀里在转圈儿了,本来放在他手上的手为了保持平衡已经搭在了他的肩上,他的脸上汗津津的,体味愈发浓烈,我深深的呼吸身体仿佛甘美的飞了起来,那一刻我简直像要被融化了,音乐戛然而止的瞬间,我仰面倒在他有力的手臂上,他的腿在我腿间被我的大腿夹着,我的下身情不自禁的收缩着,酥酥的。
  当他放开我,我竟有种说不出的空虚感。当音乐再次响起,李哲已经把我搂在怀里了,极度空虚的身体没有丝毫的反抗就软软的顺从着让他抱着,双乳腹部和大腿都贴在她身上,年轻的身体让我有一次体味到美妙的瘫软感觉,他搂住我的腰,脸离我很近,嘴唇里吐出的呼吸带着酒的气息和男人的味道,竟然让我忍不住很想把嘴唇凑过去,品尝他的吻和他的味道……「娟姐……你真的很美……让我着迷……
我不能自拔了……」李哲诉说着。
  搂得我更紧,让我几乎喘不过气儿,我鼻子里发出一声甜美的娇喘:「这样太过份了……
我不跳舞了。」
我用力推开他,头晕目眩的坐在沙发上,他笑了笑过来坐在我身边,又兑了几杯芝华士,端起酒杯说:「娟姐,我理解你,缘分不可强求,来干一杯。」
我拿起酒杯一饮而尽。晕乎乎的靠在沙发上,好像觉得自己仍在舞曲中旋转着,看看对面镜子中的醉醺醺的自己,真是堕落。
  我晕晕的要去卫生间,李哲就搀着我,我从厕所出来,他就在门口等着,我感激的看了他一眼,他又扶着我却进了一个房间。
我躺在洁白柔软的一张大床上,李哲在我身边对我说:「娟姐,你喝多了吧,休息一下吧。」
  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急忙坐起来说:「没事,我得回家,我好了。」李哲双手按住我的肩把我重新按回到床上,一双眼睛喷火似地看着我:「娟姐,别走,和我呆一会儿好吗?我真的好想你,你不接我电话,你知不知道我心里有多痛苦,我也知道你我没有任何可能,但是我就是控制不住的想你……」
  说着整个身体就压在我身上,想要吻我,我惊恐万分的扭着脸躲避着他,可是我似乎没有一点力与他对抗,他一只手就能让我整个上半身动惮不得,另一只手撩开我的裙子,把我的腿蜷起来内裤往下扒着,我的心快跳出胸腔,我想要叫喊却被他捂住了嘴,我的双腿被他的腿分开了,下身突然感到一阵火热,那坚挺的东西在我阴唇中间了,天哪,我要被强奸了,我本能的挥舞着双臂拼命在他头上脸上打着掐着,嘴里喊着:「不要……求求你不要……让我回家……唔……」
  硕大坚挺的鸡巴不由分说挤开我的阴唇,往我体内深入,由于我下身本来就已湿润,他很轻松的就全部插入了,「啊……」
我绝望的呻吟一声,流下眼泪,我被强奸了!
  他插入以后立刻开始了勇猛的进攻,热乎乎的巨大鸡巴快速的在我早就湿润的小屄内滑动,几乎每次都顶到最深处那丈夫从未触及过的地方,那久违的舒爽甜美的快感瞬间就把我淹没,我咬紧嘴唇努力抗拒着快感的侵袭,哀求着:「李哲,你绕了我吧……求你了……」
  「娟姐……你迷死我了……
我受不了了……」他硕大的肉茎由于我小屄内淫水的润滑,更加顺畅的抽动着,发出噗叽噗叽的湿润声音,天哪,我已记不得有多久没有这样的体会了,丈夫那半软的东西总是在我阴唇中间就射了,被男人雄壮的鸡巴这样快速插着的极度娇爽迅速的把我体内的情欲激发的淋漓尽致,我羞辱的在他头上脸上肩上又打又掐,但是很快我的动作就变成了搂抱,自尊和理智在情欲中迷失,身体仿佛飞到了空中,我无法呼吸,只有通过大声的呼唤才能抒发出那被男人征服的巨大快感,我很快就高潮了,脑子一片空白。
  可是高潮过后我下身依然难耐的酥痒,如火的情欲丝毫没有减退,我仅存的理智告诉我:我喝的酒里被下药了!
  当我睁开眼,发现他已经剥去了我的衬衣和裙子,我完全赤露在他身下,我羞耻的双手捂住丰满晃颤的双乳,哭泣着呻吟:「你绕了我吧……求求你……求求你了……」他也脱了衣服,一身健壮的肌肉散发着雄性的荷尔蒙气息,拿开我的双手就压在我身上,嗯……
我的胸腔被挤压出一声甘美的呻吟,我瘫软的肉体完全被他掌控了,我羞辱万分,但是我很想就这样融化掉,他的嘴唇压上来我鼻息娇喘着羞辱的张开嘴唇,他呼的就把我的舌头吸进嘴里肆意品尝着,嗯……
我哼哼着,臣服的勾住他的脖子,下身情不自禁的摆动,用耸动屁股的方式追逐着那雄壮鸡巴带来的无限甜美。
他结实的腿与我瘫软的丰满大腿交缠着,我感觉到我小屄里的每一分都被巨大的鸡巴坚实的撑满,他激烈的抽动让我浑身发颤,「唔……」
  我娇媚的呻吟着,最后一丝矜持和理智被从下体传来的强烈美感取代,我忍不住收紧臀部,让小屄更紧的裹住那足以让任何女人无比销魂的大鸡巴,不断分泌着润滑的爱液,李哲见我这个样子,更加兴奋了,每次只把硕大的龟头挤进我阴唇中间,并不深入……「哦……」
我呻吟着,双臂搂得他更紧,下身被他挑逗的钻心的骚痒,我迫不及待需要那充实的甜美,随着他挑逗的抽动,我像和丈夫调情般的把屁股一下下耸起摆动,追逐着令我欲仙欲死的鸡巴,当他激动的把整根肉茎完全充实的插入时,我浑身颤抖,喉咙里发出一声很难听的嚎叫,很快他就在我体内一泄如注了!
  他站起来把我的身体翻过来,拖着我的腰让我把屁股翘起来,这个姿势很羞人,但是我晕乎乎的已经无法思考了,可是当我扭头却看到了那个抱着我跳舞的高大小伙子,他正脱着裤子露出狰狞的鸡巴!
  「啊!不要……你们……」
我羞辱的无地自容,他们居然两个人!我想要躲避着耻辱的轮奸,可是他已经托起了我肥大的屁股,巨硕狰狞的鸡巴毫不怜香惜玉的挤开我已经大开的阴唇,长驱直入!我失去了意识。
  我似乎被那种强大的力量瞬间贯穿了,随后而来的就是那充满力道和节奏的撞击!啪!啪!啪!我的屁股被撞的酥麻麻的,我双手无助的扒住床头,哭泣着叫喊着,欲罢不能的向后翘着大屁股,那刻骨铭心的快感浪潮般把我吞没,我无比淫荡的拼命摇摆着屁股,流淌出大量羞人的爱液顺着大腿内侧滑下,他射精的时候,在我屁股上啪啪拍了两巴掌,我颤抖的扭着屁股呻吟着:「哎哟……」那呻吟是甜美无比的,却是如此的屈辱,只是身体上巨大的满足感那样令人震撼……当我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光着身体趴在床上,屋里只有我一个人,头还是晕乎乎的,看到对面镜子里正照着我被春药摧残的身体,白白的如同一滩肉泥瘫在床上,我的脸埋在枕巾上,泪水无声的涌出……

纠结的丈夫
  我醉了。
  醉后世界就变得朦胧,肮脏的丑恶的好像都很遥远,街上车来车往人潮涌动,呵呵,都像傻子一样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唯有我像一个在空中漂浮的幽灵,嘲笑着他们,因为只有我是清醒的,可是,我真的醉了。
  我软软的躺下,丽娟,你在哪?我好难受啊。天旋地转,胃里翻滚着灼热的酒精。
  「伟民,你又喝醉了?」温柔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惊喜的睁开眼,「丽娟……你可回来了……
我好想你啊……」
妻子丰腴妖娆的身影在我眼前那么美丽,可是很快就消失了,我绝望的想:「唉……都是梦啊……人生如梦……
我不要醒……」
  一个模糊不清的男人出现了,这是谁,为什么和我的丽娟在一起,还那么亲热?他搂着妻子丰柔的腰肢,手竟然摸着那丰满肥硕的丰臀,丽娟娇羞的对他说:「你看,这就是我的丈夫……别看他是院长,可他那方面是个废物……」
  那男人拥住妻子的娇躯剥开衣服,丰满雪白的肉体啊,白花花的露在男人眼前,一双无耻的大手抓住妻子肥嫩的乳峰,妻子瘫软着娇吟:「哦……你真有劲儿……」不要这样!我呐喊着,可是却动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妻子在他怀里娇软的呻吟。
  妻子肥美的肉体闪耀着白晃晃的光泽,雪白的丰乳肥臀在男人的抚摸下肉脂四溢变得淫荡不堪,,丰满的大腿含羞的夹住男人的腰身,肥臀迎耸,婉转娇啼:「哦……你的好大……」
  「肏的你爽不爽?」
  「嗯……好舒服啊……好爽……肏我,别停……」
  「骚屄,喜欢不喜欢我的大鸡巴啊……」
  「啊……喜欢啊……大鸡巴……干姐姐的骚屄……」
  我在愤怒中快疯掉了,我不是淫妻吗?我喜欢戴绿帽子?怎么如此的崩溃?
  我不是!我怒吼着:「奸夫淫妇!」
  我醒了,这真的是梦,太可怕了,我惊魂未定,丽娟,千万别这样对我,求你了!我看到床头的电话,拿起来就拨打妻子的手机,提示关机。
我头晕呼呼的重新倒在床上,胡思乱想。
  枕边还有妻子的睡衣,我拿起来放在鼻子下面闻着,隐隐带着妻子肉体的芬芳,那是我熟悉的味道,伴随我近20年的人生,我想那以后不会再属于我了,在秦芳办公室妻子离开的那个瞬间,我就有了如此体会。
  我闭上眼,回忆起和妻子相识相知的点点滴滴,记得初次约会的时候,丽娟长长的秀发披肩,妖娆高挑的身段一下子就深深吸引了我。那一次,我拉了她的手,还害羞的把手缩回去,我却紧紧握住,她红着脸看我一眼,就任我拉着,那时候,她温软的手就让我无比的兴奋和激动。
  那一次晚上我把她送到家楼下,在阴暗的胡同里我们激烈的拥吻让我无法自制,她湿软的嘴唇和香舌似乎有种魔力,让我无限的沉迷,我忍不住把手伸进她的裙子,隔着内裤摸到她下身那丝丝绒绒的一片柔毛,居然湿湿的,她香舌娇颤的呻吟着,丰满柔软的胸脯急剧起伏,我的手在内裤边缘探进去,摸到那柔滑的部位软腻腻的……晚上回到家,我不洗手,躺在床上闻着我的手指,那骚骚的味道至今让我回味……第一次是在我家我的卧室,家里没人我们都受不了了,我脱下她的裤子,她羞耻的捂着阴部不让我看,当我的鸡巴到了她大腿根儿,她才松了手激烈的抱住我,我插入的瞬间,她疼得流下眼泪。那一次,无比的销魂让我俩如同偷吃了禁果的孩子,对那美味的诱惑无法控制,找着机会就到我家里,有时候父母在家,她就咬住枕巾憋住声音,那畅快无比的交欢感受让我一次次更加迷恋她、爱她。
  结婚的前一天,我在门外听着她那无比娇美带着屈辱的呻吟,我心如刀绞,我很想把那个男人千刀万剐,但是我却懦弱了,没有勇气冲进去,也没有勇气去面对诸多的亲朋好友知道事情后的结果。但是我却丝毫没有减少对丽娟的爱意,反而更加被她吸引。
她那经历过别人的身体更让我留恋往返。但是我隐隐感觉到她对我在床上的表现需求更多了。
  结婚后我们有了自己的小家,在床上也就无所顾忌了,那次我们互相摸得无比激动,都脱光了互相亲吻对方的身体,我扒开她的大腿,看着那湿亮亮的阴唇在柔美的阴毛包围下显得非常淫靡,我忍不住用嘴唇碰了一下,闻到那股骚呼呼的味道很刺激,没想到妻子立刻按住我的头把我的脸按在腿间,在床上像蛇一样扭动大声的呻吟,后来她也用嘴来回报我,含住我的鸡巴,我的鸡巴不大,她能够完全塞进嘴里,嘴唇还能碰触到我的阴毛,但是那让我非常的刺激,都快射了才从她嘴里拔出来,插进她饥渴难耐的屄里。那以后,我非常迷恋女人阴部的骚味。
  妻子怀孕了,身为老中医的父亲把脉后断言是男孩,我们全家都很兴奋,妻子也很开心。那时候无法同房,我想要的时候,妻子就把我的鸡巴塞进她的大腿中间,用大腿内侧柔软的肉体夹着我,娇羞的耸着屁股,嘴里发出做爱时才有的娇喘呻吟,让我感觉就像真的在肏她,我兴奋的把她大腿中间射的一塌糊涂。怀孕期间,这就是我们的性爱。很搞笑却很甜美,至今,妻子仍会用这种方式和我调情,成为我们夫妻在床上的秘密。
  浩洋出生了,我们一边工作一边照料孩子,那些不眠不休的日子,我们暂时都把夫妻生活放在了一边,全身心的哺育这个刚出世的小生命,那段时间虽然没有性爱,但是我们共同看着这个孩子一天天的长大,学会喊爸爸妈妈,学会走路,我们依然是快乐的,有时候也会有温存,那时候妻子的乳房由于喂奶,又白又大,看着儿子把她的乳尖噙的硬硬的竖着,我就忍不住上去摸摸,那软软的奶子沉甸甸的,又香又软,妻子全身心的照顾孩子,我的事业刚刚起步,那时候很少有精力和妻子同房,总是倒头就睡,而欲望就是通过手淫来发泄。当时我就惭愧的发现,我手淫时心里想的竟是妻子在勇军胯下的娇喘呻吟……孩子大了,我们又开始过夫妻生活,每次妻子都很热情的用我们特有的调情方式刺激我,那时候我就觉的身下的妻子风骚销魂,越熟越有味,于是我也很想知道别人的妻子是怎么取悦丈夫的……孩子上学后,我们在一起同房的机会也更多了,妻子的热情越来越浓,每天晚上睡觉前都用那种眼神暗示我,但是我越来越力不从心了,每次都是腰部很累没有力气长时间的抽动,妻子就很害羞的让我躺下,叉开大腿把白花花的肥美大屁股骑在我身上,扶着我鸡巴对着小屄坐下去,然后开始在我身上骑动,妻子的屁股又大又软,每次都弄得我小腹部和阴毛上全是淫水,而且那时候我发现妻子的表情很淫美,闭着眼在我身上尽情的骑动,双乳也上下晃颤……一次我突发奇想想要妻子趴着翘起屁股,用后体位。妻子却害羞的拒绝,她觉得那是对女性的侮辱,所以到现在我和妻子也从来没有试过这种体位。
  随着身体的状况愈下,我越来越不行了,已经无法正常的性生活,但是我手淫时,鸡巴还能正常勃起,作为医生,我知道我不是器质性的阳痿,而是心理上的因素加上身体状况的机能衰退,所以,在秦芳的百般撩拨下,我终于想试试我究竟还能否做一个合格的丈夫,没想到我和秦芳居然能正常性交。
  因为秦芳懂得我的心理,知道怎么样能够满足我的心理需求,这样就可以让我勃起。
  于是我想让妻子也用方式来满足我,但是我说不出口,毕竟,那需要妻子做出很大的牺牲,让她承认和勇军的事情,还要和我一起做出龌龊的幻想,并且表达出来。
  我回忆着,感觉到泪水想要流出来,丽娟,我真的很需要你,尤其在这个时候,尽管我知道那不现实,我还是期望你能回到我身边,哪怕你不再爱我,只要在我身边就好。
  「嘭、嘭、嘭……」响起了敲门声,我急忙起来去开门,却看到满眼通红的勇军,那眼神让我感到一阵恐惧。
我的酒好像马上醒了。
我平静了一下,把他让进屋里,倒了杯水坐在他面前,他愤怒的一把卡住我的脖子,双眼喷发着怒火:
  「张伟民!你个杂种!」
  我反而平静了,无奈的看着他说:「勇军……
我想你已经知道了……如果你心里过不去想打我……就动手吧。」
  勇军紧紧握着拳头看着我,好像在忍耐着,长长出了口气:「你……为什么会这样……害得我好苦……
我离婚了……」
  我点燃一支烟漠然的说:「你知道吗我也很苦,只是我憋在心里太久了,你和丽娟在我们结婚时的事我全都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唉……」
我叹了口气,看着他的眼睛,说:「勇军,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成这个样子,我是个小人,真的……有时候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是这样一个人,唉……」
  勇军把茶杯重重的放在桌上,长长舒了一口气靠在沙发上双手揉着头发对我说:「我做过对不起你和丽娟的事……你是不是觉得这样才能扯平?现在你满意了吧?我什么都没有了,你开心了吧,啊?」说着在桌子上咚的捶了一拳,吓我一跳,他恨恨的站起来就走了。
  翠萍的电话打过来了:「伟民,丽娟回家了吗?」
我说:「没有啊,她不是在你家住吗?」翠萍的声音有点焦急:「啊呀她昨天一夜没回来,电话关机,今天去学校找她也不在,电话还关着,急死人了……」
我立刻很紧张:「哦,她还能到哪去?翠萍,得想办法找到她啊!我问问浩洋和她妈妈联系了没有。」
「好的,咱们一会在通电话……」
  我开着车一边漫无目的的瞎转,一边给所有认识妻子的人打电话,没有任何人说见过她,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了勇军,我给翠萍打电话说让她联系一下勇军,一会翠萍就回过来说勇军也不知道,不过勇军很关心这事,准备和翠萍一起找找。
  下午回到家里,我吃不下饭,看到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我突然想起前段时间妻子晚上总是上网到很晚,会不会是和网友聊天,然后被网友骗了?我迅速打开电脑,登陆QQ,我知道单纯善良的妻子,她的银行卡手机等都是以儿子的生日为密码,我输入儿子的生日1125,果然登陆了,妻子的QQ上就没几个人,孟翠萍还有她的几个同事我都认识,只有一个懂你的名字,我不知道是谁,我一看资料:男,47岁。
我就紧张了。这是谁?我打开聊天记录仔细的看着。
  我越往下看心跳越快,他们谈到儿子恋母的事情了,天哪,原来浩洋有深深的恋母情结!我才发觉我在家里太不关心儿子了,这个人和妻子聊的很投机,给妻子发了不少资料,其中有一篇《谈母子性爱的可能性与必要性》,是一个很有名的人李银河写的,我在文档里找到了,仔细看了一遍。这个女性研究学者用她的理论诠释了母子性交的关键之处就在于第一母亲和儿子在性活跃的水平上是对等的,40多岁的女人和18岁的男人都在性欲和性能力的顶峰。
第二就在于母亲对于孩子的性引导要比孩子自己和同龄人无知的性爱安全的多,因为母亲丰富的性经验完全可以给儿子一个从无知好奇到完美体验了解的过程,使儿子在和异性交往的时候抱有正确的性观念,大大减少性犯罪的可能性。当然她也描述了母子之间的性爱应该在有约束的条件下进行,不能淫乱。
  我看完这些,觉得很有道理,却又觉得不尽然如此。一时也没时间去仔细想。
  我在想,妻子是不是在考虑这些事情?我脑子里混乱如麻。把聊天记录看完,没有发现有关妻子失踪的任何信息。
我失落的关闭QQ,却发现登陆框里还有一个新的号码,我照样尝试了儿子的生日,也登陆了。
我很奇怪,丽娟为什么要用两个QQ?难道秘密都在这里,打开后大失所望,这个QQ里只有一个好友,就是儿子浩洋。
  可是我搞不明白妻子为什么用这个新的QQ与儿子聊天?难道妻子再隐瞒着什么,不让儿子知道她的身份?我忍不住再次打开这个聊天记录,果然,儿子的语言充分体现了他是多么想要和妈妈突破禁忌。而妻子以一个陌生网友的身份在不断的对他进行开导。母子之间无法直接说出的话,在这里畅所欲言。
  我内心纠结的同时,也对妻子觉得非常感动,她爱子心切,为了孩子为了这个家,做出了多少努力和牺牲,而我,却只把她当做一个家庭主妇,家里的事全部不管。包括对儿子的教育。
  我正在思索着,电话就响了,是翠萍的声音:「伟民!快点来我家,丽娟出事了!」
  我的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儿,焦急的问:「怎么回事?要报警吗?」翠萍催促着:「啊呀,是昨天的事,现在没事了。你快来吧,来了再说。」
  我飞快的开着车直奔孟翠萍家,一眼看到妻子眼睛红肿着坐在沙发上,脸上还挂着泪痕。翠萍和勇军都在一旁,翠萍的儿子小军也在家,见我来了,翠萍马上对小军说:「小军……大人有事情商量,你先出去吧,去网吧玩一会……」小军点点头就走了。
  妻子看着我,我焦急的上去搂着妻子的肩膀:「丽娟!急死我了,到底怎么了?」
  妻子哇的一声哭出来倒进我怀里痛哭着,勇军抽着烟对我说:「伟民,昨晚有人给她的酒里下药……然后……强奸了……」
  我的头嗡的一声就炸开了!我歇斯底里的晃着妻子肩膀大喊着:「你跟谁去喝酒了!是谁?为什么不报警抓他!丽娟,你说呀……」孟翠萍拉住我说:「伟民你冷静点,事情已经发生了,着急也没用,我们得想想下一步该怎么办,现在还不能报警,你看看吧……」翠萍给我递过来妻子的手机。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张妻子光着雪白丰满的身子,披头散发,在男人身下娇喘呻吟的销魂摸样,有乳房和阴部的特写,还有脸部的一个特写,那销魂蚀骨的表情完全可以看出妻子在享受那极度的生理高潮!还有一张是妻子趴在床上向后翘着雪白的大屁股,被一个男人从后面插入……接着还有一段段的视频……还有一个短信:亲爱的杨老师:对于昨晚发生的事,我也很愧疚,的确我们都喝醉了,我很后悔,其实我真的很喜欢你,但是我的朋友喝多了也做出这样的事,我知道你的心里会很恨我,但是已经发生的错误无力挽回了,对不起,但是请你不要报警,这些照片和视频我不会给任何人,只要我安全。
我会再约你我们面谈,等你平静下来的时候……妻子在我肩膀哭泣着:「伟民……对不起,发生了这样的事,你要是想离婚,我们就离吧……只是,这件事不要告诉孩子……不要让浩洋知道……」
  泪水再也止不住从我眼眶里掉出来,我一把搂住妻子:「丽娟,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离开你,这时候更需要我在你身边,只要你肯原谅我的错,再给我机会,我会一如既往的对你,那些坏人我不会向他们妥协!我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娟,跟我回家吧……」
  妻子泪流满面的看着我,抽泣着抱住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