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是谁在偷情

是谁在偷情

  清晨我还睡梦中,就闻到妈妈幽幽的体香,睁开双眼,只见妈妈在我床边摇着我的肩膀,妈妈只穿着睡衣弯着腰喊我:「洋洋……」吊带睡衣下两只丰满雪白的大乳几乎到我脸前了,睡衣的束腰衬托着肥大的肉臀,雪白的肉体几乎是半裸的,秀发散乱着……啊!妈妈喊我干什么?这样子是不是要来投怀送抱?我的鸡巴立刻高高翘起!
  激动的喊了声:「妈……」就要伸手把妈妈撩人的身子搂住。
妈妈的话让我一下清醒了:「起来跟我去医院找你爸爸,他一夜没回来……」
我缩回胳膊,彻底清醒了,说了声好的,想象刚才的情景,呵呵怎么可能啊,不过要是真的多好啊,妈妈穿成那个样子爬到我床上,我一把按住她压住,我亲爱的的骚妈妈浪妈妈,我爱死你了……
我穿好衣服洗漱一下,妈妈早已准备好了,因为下着大雨天气很凉,妈妈上身一件长袖的蓝色衬衣配着下身黑色的裙子,这一身中规中矩的衣服是妈妈上课时经常穿的,显得乳房很突出,很丰挺。也更显妈妈皮肤的白皙,妈妈把秀发挽在后面,那里一把伞,我们就出门了,走出来才发现雨真的很大,而且有点冷,我举着伞,妈妈挽住我的胳膊,温柔的说:「洋洋,冷不冷,要不回去换个长袖。」
  我说:「不冷,妈你靠近点,都淋湿了!」
  妈妈笑了笑情人般紧紧挽住我的胳膊,娇软丰腴的肉体靠过来,一阵体香钻入鼻孔,我得胳膊不时的碰触妈妈丰耸的乳房侧面,好软好有弹性啊!然而美好的事情总是短暂的,我们很快就出了小区,打上了出租车。一路直奔医院,还没有到医院的大门,妈妈就看见的爸爸的车停在那宿舍楼门口,于是我们就到了车跟前,下了车,一上台阶,对面的门就开了,走出来的人就是爸爸。
  我和妈妈都愣住了,床上那白花花的肉体惊恐的坐起来,我看清了那是顾红阿姨,天哪,这都是什么事情啊?爸爸在和顾红阿姨偷情?顾阿姨惊慌失措的胡乱套上睡衣跑过来脸上吓得发白,喃喃的说:「丽娟……你……来了……」
  妈妈浑身发抖,泪水在眼眶打转,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声音颤抖的说:「我来了,打扰了你们的好事!」
爸爸急忙上前去拉妈妈:「丽娟……回去我给你解释……」
妈妈哭泣着大叫一声:「滚!别碰我!」
  这时候从二楼下来几个女人,都是医院的医生,看到这一幕也都愣愣的,好像在看稀奇动物看着爸爸和妈妈的好戏,顾阿姨也傻了。呆呆的站在门口。
  爸爸紧张的看看四周,苦苦哀求着:「丽娟,别这样……你看这是医院啊,咱们回家怎么样都行……」
爸爸打开车门看着我:「浩洋……和你妈妈上车……快点……」然后指着顾阿姨说:「你回屋关上门啊!」
  我脑子里一片混乱,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父母这样的事情,只好搂着可怜的妈妈,说:「妈,别哭了,咱们回家吧……」
  妈妈甩开我打着伞一个人就走了,爸爸喊着:「你去哪啊?」
妈妈回过头冷冷的说:「我去上班,你送儿子去学校吧,然后你就住在这里!永远别回家!
  别让我看见你恶心的样子!」
妈妈挥挥手,叫了出租车,消失在雨中。
  我浑浑噩噩的过了一天,中午妈妈给我打电话说她不回家做饭,叫我自己在外面吃饭。
  晚上我也是在街上吃的饭才回家,我一直在想,为什么爸爸回去偷情?这么漂亮美丽性感的妈妈居然也拴不住他?我百思不得其解,我怨恨这个男人,真想像妈妈说的那样,让他永远别回来,这样家里只剩下我和美艳的妈妈……
我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坏,虽然我很喜欢妈妈,很想和妈妈做爱,但是还是要有完整的家的,唉,爸爸怎么能这样?
  回到家,爸爸一个人在抽烟,妈妈也是刚回来,外面雨过天晴,两个人却好像阴云密布的天气积蓄着万钧雷霆,我预感着一场世界大战要爆发了。
妈妈眼睛红红的,一看就知道哭的次数不少了。俩个人都没说话,妈妈洗澡换衣服收拾屋子,爸爸坐在沙发上一个劲儿的抽烟,我开着电视,也看不进去,不时的观察着两人。
妈妈终于发话了:「你还在这儿干什么?我们要休息了,你滚回你的情人那里去!」
  爸爸站起来,对妈妈说:「丽娟,我知道我的错误无法弥补,我走,让你冷静一下,但是我再也不会和她来往,我发誓,我去医院住宾馆,过几天你好些了我们再谈……」
妈妈的眼泪又掉下来:「你赶快走,你爱去哪去哪,我才不管,你回来就离婚吧……」
  爸爸走了,我和妈妈在家过着平常的日子,每天妈妈都给我做饭,看不出有什么悲伤,也没有笑容,只是偶尔我回家,看到妈妈的眼圈很红,就知道她自己刚哭过。晚上我躺在床上,想着隔壁孤寂的妈妈,她一个人躺在那张大床上,我想入非非,我于是悄悄打开阳台的门,家里的阳台很大,我的房间里有通向阳台的门,而父母的卧室的窗户也通向阳台。
我弯着腰走到妈妈卧室窗户下面,抬起头,妈妈屋里亮着台灯,窗帘并没有完全闭合,还留着一条缝隙,我调整好位置,从那缝隙里正好看见妈妈的大床。
  啊!我立刻热血上涌,虽然看不见全貌。但是我看见了妈妈的下半身,一条薄如蝉翼的轻纱睡裙紧紧遮挡着丰满肥硕的大屁股,两条白皙丰腴的大腿散发着致命的诱惑,白腻腻,浑圆丰满,好美呀,我的鸡巴迅速勃起了!但是更要命的事情发生了,妈妈的一只手居然顺着丰嫩的小腹伸到腿间了!把薄薄的纱裙按了进去,妈妈,你在干什么啊?那只纤手轻轻揉动着,妈妈肥嫩的小腹急剧起伏起来,我掏出鸡巴让它暴露在空气中,激动地心脏快要跳出来了,妈妈揉了几下就把睡裙弄到腰间了,转了个身丰硕的大屁股正对着我,双腿夹着手,那肥臀上的肉体一颤一颤的,我似乎听到了妈妈隐隐约约的呻吟,那么的娇媚,那么的饥渴,然后妈妈又躺好了,蜷起双腿,双数把红色的内裤褪下来挂在一条大腿上,啊,我看到那一片浓密的黑色阴毛在妈妈腿间蓬勃的生长着,那褐色的大鲍鱼似地肉屄我只看到一眼就被妈妈雪白的大腿遮挡住了,只能看到那郁郁葱葱的阴毛,妈妈的双腿向上抬起两边分开,居然摆出了一幅被男人肏的样子,双手扒着自己的大肥臀,腰部竟然向上一下下的挺着,就好像上面有个男人的大鸡巴插在屄里一样,一个手的手指好像是在揉着屄,快速的动作着,我听到妈妈发出「哦、哦、哦、啊……」急促的呻吟,天哪,我受不了了,我的鸡巴射了,浓浓的精液射在窗户下面的墙上,这时候妈妈停止了动作,瘫软的把腿放下,褪下挂在一条大腿上的内裤在腿间擦了一下,坐了起来。
我急忙溜回屋里,听到妈妈去卫生间又出来回到卧室的声音。
  我躺在床上,心里想着,如果在妈妈正在自慰的时候我冲进去,会是什么样的情景?会不会因为我看到了妈妈这样难堪的一幕,妈妈就会放弃原有的羞耻与我交欢?我为什么不敢进去?我就这样纠结着入睡了……周末的晚上我正在网上和妈妈聊天,一个在明处一个在暗处聊的我热血沸腾,这时候爸爸回来了,一脸的憔悴,疲惫的坐在沙发上,妈妈冰冷的说:「你来干什么……回你那儿去!」
爸爸一脸的痛苦:「丽娟,你让我去哪?」
  「我管不着啊,谁让你舒服你去谁那,快走。」
  爸爸站起来拉着妈妈就往卧室推,我急忙跟着进去,以为要打架呢,妈妈却说:「浩洋你去书房上网吧,我们的事不要影响你。」
我答应着走出爸妈的卧室,关上门,我哪有心情去上网啊?我悄悄溜向阳台躲在窗户下偷听着。
  「丽娟,你能原谅我吗?我以后再也不会了,离开家的这几天我发现我真的不能没有你……丽娟……给我个机会……」
爸爸苦苦哀求着,伸手去抱妈妈。
  妈妈把他的手甩开,眼泪止不住的流着:「你做出那种事,你觉得我们还能继续生活下去吗?我会原谅你吗?我不想和你争吵,还是办手续离婚吧。」
爸爸一下子跪倒妈妈跟前,双手抱着妈妈的腿,痛苦的说:「不能离婚……不能……为了孩子也不能……丽娟,你不要这样!」
妈妈大声说:「你起来!你这个窝囊男人,现在知道后悔了,你和我还有感情吗?我怎么样你都不行,你到了她那里就行了啊……」
  「丽娟……
我告诉你是怎么回事……」
  「我不想听你们那恶心的事儿!」
  「丽娟!现在这事儿已经在医院传开了,我估计勇军也知道了,我现在心力交瘁……」
  「你活该!这是报应!」
  我看到爸爸的脸上露出愤怒的表情:「是!我活该,我是个傻瓜!现在已经这样了,你要我怎么办?要和我离婚?你没有办过这样的事情?我不是忍气吞声的像个王八活到现在?丽娟,平心而论我对你好不好?结婚时你和勇军那样我知道!」
  妈妈顿时僵住了。
我也吓了一跳,天哪,妈妈居然和勇军叔叔有一腿?太令人意想不到了,难道妈妈骨子里是那种水性杨花红杏出墙的女人?太刺激了!妈妈颤声说:「你知道了?是勇军告诉你的?」
  「不是,但是我就在门口。」
  妈妈大声哭起来,双手拍打着妈妈的肩膀哭喊着:「你个混蛋……
我那是被他强迫的你知道吗,你就在门口为什么不救我,你个王八蛋,你个窝囊男人,你老婆被强奸了啊……」
  爸爸搂住妈妈,好像也哭了,依然很愤怒的说:「可是我听不出来那是被迫的,你自己心里比谁都清楚!但是我忍了,我不能没有你,我也从没有怨过你,丽娟,我变态了,我神经了,你知道吗,我只有想着那件事才能硬起来,顾红是她妻子,我才会那样的报复,我已经不是正常的男人了,我自卑,我淫妻,我窝囊……」
  妈妈梨花带雨的看着爸爸有些吃惊,爸爸喘着气拉着妈妈的手往自己裤裆里按过去一边说:「你看我行不行,丽娟,只要你愿意面对,我就可以,你试试看,我可以的……」
妈妈用力想要抽回手:「不……不要这样……
我接受不了……」
  爸爸的表情变得很可怕,搂着妈妈就把她推到床上,妈妈压低声音喊着:「你要干什么?浩洋在呢……你不要……」
爸爸死死按住妈妈撩起睡裙,拼命往下拽着妈妈粉红色的内裤,很快妈妈就下身赤裸了,白晃晃的大腿肉浪荡漾,爸爸褪下自己的裤子,妈妈坐起来又被按倒,双手推着压过来的爸爸:「不要……孩子在呢,你疯了……」
  爸爸粗喘着:「我早就疯了!别人可以强迫你……
我为什么不可以……你看我是不是比他差很多!」
爸爸强行分开妈妈一双大腿,身子压上去屁股一沉,那样子像是插入了。天哪,我第一次如此清晰的看到男女之间的事情,她俩都没有发现,在窗户边上,有一双充满好奇和欲望的眼睛,在偷偷看着。
  妈妈哭泣着呻吟着:「啊……你滚啊……
我不要……混蛋……」
  爸爸不停的耸动屁股,双手把妈妈挣扎的双臂死死按在床上,一边粗喘着说:「哦……娟……你不是喜欢这样吗……你都湿了……。你看这样我就行了……不要离开我了……」
  妈妈果然像是放弃了挣扎,我这个角度看不到妈妈的表情,只能看到妈妈丰腴成熟的腰肢在爸爸强行的进攻下款款摆动,好似在迎合着,嘴里却喊着:「哦……
哦……不……你不要这样……你这个畜生……」
  爸爸完全疯狂了,拼命的耸动着把嘴往妈妈嘴上凑,妈妈扭着脸躲避着哭泣着呻吟着,爸爸气喘吁吁的说:「娟……你好美………
我一想你的身子被别人干过……。
我就忍不住……他让你很舒服吗?」
  妈妈的呻吟急促起来,肥硕的嫩臀居然羞耻的迎合着爸爸挺动着,泪眼婆娑的躲避爸爸的亲吻转过脸,正好和窗外的我目光相交!我吓得赶紧蹲下,听见妈妈惊恐的声音:「啊!浩洋!」
爸爸却不知道为什么,反而更兴奋了:「为什么喊浩洋?为什么……你想让他干你吗?你在幻想我是浩洋吗?只要你愿意……
我不会阻止你们……啊……。啊……。」
  爸爸一连串呻吟着,屋里逐渐恢复了平静,只留下妈妈嘤嘤的抽泣。
我回到我的房间,心里还在怦怦乱跳,那刺激的一幕让我很兴奋,但是又感到非常的压抑。过了一会儿,妈妈出来收拾了一些东西,眼睛红红的对爸爸说:「我接受不了,我是认真的,你不走我就离开……」
  爸爸额上还有细细的汗珠,拉住妈妈的包:「你要去哪儿……」
  妈妈有些平静了:「伟民,我觉得我们之间的问题很多,无论你怎样想我,我都不能接受你的出轨,你和我是不一样的,现在我很冷静,你也冷静一下,我目前无法和你共同生活,因为我看见你就会想你那天早上恶心的一幕,让我离开好吗?彼此冷静下来好好考虑一下……」
  妈妈走了,我追出去喊:「妈,你别走啊,你要去哪。」
  妈妈看着我眼泪又掉下来,过来一把搂住我,我也抱住妈妈丰腴柔软的身体,妈妈抽泣着说:「浩洋……刚才你是不是都看到了,你爸爸的确快疯了,我必须离开一段时间,你放心,无论发生什么,我和你爸爸都是爱你的,他虽然做了不对的事情,但他还是爱你的父亲,你不要对他不尊敬知道吗?」
  我点点头,妈妈摸着我的脸,轻声说:「乖……妈妈去翠萍阿姨家住几天,你爸不会做饭,你要是不想再学校食堂吃饭,就给我打电话去找我……」
  望着妈妈远去的背影,我的心很乱,我努力整理着思路,这个事情应该是这样的:首先,妈妈曾经被勇军叔叔强奸过,但是在强奸的过程中妈妈从被动逐渐被快感征服,这一切都被在门口的爸爸听到了,然后爸爸并没有阻止,这个原因我尚未搞明白,而爸爸在这一事件中留下了心理的阴影,导致和妈妈做爱时总是想起那件事造成阳痿,所以妈妈的欲望得不到满足,而爸爸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报复心理又让爸爸对顾红阿姨产生了占有欲,而爸爸搞了顾红,其实他不是阳痿,而是心理的一种变态,面对妈妈只有在想象妈妈被别人干的时候才能让爸爸刺激的勃起,这是淫妻心理。然后就发生了接下来的事情……
我真的很乱,唯一能确定的,就是妈妈这个女人,让我心里滋生出一中超越母子之情的爱意,那不仅仅是对她身体的渴望,妈妈是一个柔弱的受伤女人,需要我的爱和保护。
  当然还有爸爸的那句话:你在幻想我是浩洋吗?只要你愿意……我不会阻止你们……


  女人心海底针
  从家里出来,我的心情真的平静了很多,我觉得压在我心间的那块石头终于解脱了,丈夫说出来的确让我很震惊,原来他什么都知道,但是我怨恨他当时的懦弱,没有勇敢的挺身而出。而且当丈夫疯狂的压在我身上的时候,我真的无法容忍他那在曾在别人身体里的鸡巴插入我的体内,我觉得非常羞辱,虽然那个瞬间,我悲哀的体味到一种快感。
  走在街上,霓虹闪烁,都市的夜晚人流不息,车来车往。人们都在忙碌着自己的生活,而我无所适从的漫步,不知道该如何走下一步,拿出手机给翠萍打电话,却发现有很多个未接来电,都是那个叫李哲的人打的,这段时间李哲一直不放弃和我的联络,但是我实在没有兴趣理他,总是敷衍了事,我也不回电,直接拨通了翠萍的手机告诉她我要去她家住几天,简单诉说了我的遭遇。
  到了孟翠萍的家,她第一个动作就是抱抱我,让我很感动。坐在沙发上,我给她详细讲述了事情的经过,当然我没有提勇军的事情,她笑笑说:「娟儿,别难受了啊,伟民那样也不容易,要是以前我也不能理解,可是现在……」
她扭头看看小军的房间门紧闭着,接着小声说:「自从了解的小军的心理状况,我觉得伟民他好像有点类似……不知道怎么说,我是可以理解他的痛苦的……」
  我叹了口气,无奈的笑了笑:「唉……理解与否都已经这样了,让我先在你这窝里住几天吧,慢慢再说。」
她开心的笑着说:「好啊,我正寂寞难耐呢,就来了个大美人儿和我同床共枕,哈哈。」
我看了一眼小军的房门,说:「哎呀,你这女人不怕你儿子听见,骚里骚气的……」
  翠萍拿了她的睡衣给我,说:「将就着穿吧,你洗个澡,一会儿咱们在床上聊………」
  我洗完澡穿上翠萍的睡衣,照照镜子发现我的身材比她丰满些,那睡衣就紧贴着我,身体凸凹的曲线完全夸张的露出,特别是臀部和大腿,感觉很紧,大腿中间阴部显出鼓鼓的样子很令我羞耻,我擦着头发走出卫生间,看见小军穿着裤衩光着脊背在那里等着上厕所,我歉意的笑笑说:「小军,不好意思啊,让你久等了,快去吧。」小军有些脸红的说:「阿姨好,刚才你和我妈再说事情没有出来给您打招呼。」
我说:「哦,我还以为你睡觉了……」
  我发现小军害羞的眼神非常炙热非常犀利,很快的从我双乳瞄到我的腿间,好像要看穿我的衣服直视我的身体,我浑身紧张很是羞愧,赶紧逃离了。
我和翠萍躺在床上聊了几句,疲惫的我很快进入了梦乡。
  连着几天我都是在小军那充满热力的眼神监视下度过的,连翠萍也有所察觉,这晚上睡觉前我俩继续聊着私密话题,我们越来越多的聊起两个儿子的事,我说起我的内裤被浩洋拍照,翠萍笑着问:「哎,你那骚内裤没在我家卫生间吧?」
  我调笑着她:「在呢,全是水儿!」
  翠萍打了我肩膀一下:「骚女人!我家儿子看见了还不得手淫致死啊?」手淫致死这个词让我笑的有些抽筋儿,我拽着她的内裤说:「你的内裤你儿子就没偷偷玩儿过?」翠萍说:「我很小心的,儿子受不了这刺激。」
她又悄悄的说:
  「娟,小军现在把注意力转移到你身上了,瞧那眼神儿,像要把你给强奸了……」
  我故意逗弄着她:「哼,我正发着情呢,来吧,看到底谁把谁奸了……」
  翠萍娇笑着:「骚娘们儿,他老娘也发着情呢,你不准跟我抢……」
我撇撇嘴:「谁跟你抢,我家也有。」说完我就脸红了,天,这是说到哪儿了,两个中年妇女恬不知耻的在谈论这些露骨的话题。
我不说话了,我们半躺着,都是只穿着内裤,四条雪白的大腿在床上荡漾着,静了一会她说:「你的腿上怎么就这么光溜,我腿上的汗毛有点长。」
我说:「你的荷尔蒙分泌的多,性欲比较旺盛。
  男人喜欢你这样的。」
她笑了笑:「我觉得男人还是喜欢你这样光滑细腻的。」
  说着在我大腿上摸了一把。摸得我一颤,娇嗔着:「别勾引我,你个疯女人,快成同性恋了……」
  翠萍坏笑着:「勾引你?老娘还想亲你呢,我的大美人儿……」说着就假装往我身上压,我也作势闭着眼伸出双臂去抱她:「来吧亲爱的,我好饥渴。」没想到真的抱着了她。
她的身子软馥馥的温香滑腻,高耸饱满的乳峰软绵绵的触到我的乳房,我第一次有抱着女人的感觉,不觉得愣了一下,睁开眼,她的脸和我近在咫尺,她也愣住了,喘着气说:「你身上真软乎……」
  我的心里狂跳着:「你不是真要亲我吧……
我可受不了啊,饶了我吧……」
  翠萍的呼吸娇美急促,喷洒在我脸上,在男人看来是香甜无比的,在我却觉得有些恶心,那是一种奇怪的味道。但是心里被一种莫名其妙的巨大刺激所牵引着,这个世界上女人最了解女人,身上那丰硕的乳房软绵绵的起伏让我几乎感觉到了她的心跳,我的呼吸也罩住了她的脸,我想我们此时是同样的感觉,心都要跳出胸腔了,心里在呐喊着:怎么会这样,不要……翠萍轻轻的说:「我试一下……」两瓣柔软的唇呼着热气与我的唇接触了,啊!女人的吻我连想都不敢想,这么恶心的事情居然发生在我身上,可是巨大的心理冲击却让我如同吸食毒品一样,我好像在和自己接吻,如此清晰的窥探到了自己的欲望,我顾不得令我恶心的气味,居然伸出了舌尖,两条柔软的舌头搅在一起的时候,我和翠萍同时发出娇软的鼻音,我浑身都置于一个奇怪的漩涡中,下身一酥,那羞耻的淫液迅速的把底裤浸湿了,我一把推开她,她喘息着擦擦嘴唇说:「天,恶心死了,我受不了了。」
  我娇喘着说:「我的搬走了,即便不被你儿子强奸,也会被你这骚女人强奸的……」翠萍躺下了说:「你是不是很难受啊,我叫小军来给你解解馋……」
我闭着眼,我真的很想要,整个身体整个灵魂都是空虚无比的,我心里想象着一个俊美的少年在我身体上驰骋,笑了笑说:「让他来吧,看老娘能不能把他吸干……」
  我怎么也想不通,我这是怎么了,翠萍嘴里的气味一直在我鼻腔里的萦绕,我有点想吐的感觉,但是刚才的堕落却无比的刺激,在纠结中我慢慢睡着了……第二天周六不用上班,而翠萍一早要带着小军回娘家,就让我自己呆在家里。
  把钥匙丢给了我。
我去超市转了转买了点吃的,回去后无事可做,看着屋里的电脑,一种莫名的感觉让我有点心慌,我想了想,还是忍不住把电脑打开了……找到了小军隐藏的文件夹,脸红心跳的把那小军描写妈妈的文章仔细看了一边,我在想,难道看着自己的母亲被人强奸也会很刺激?我想起昨夜丈夫那疯狂的情景,说道勇军强奸我的时候,他几乎是回到了年轻时的那种勃起状态,我真的不明白,男人的心理是怎么了?
  那些及其露骨近乎变态的性场面描写让我看的很心慌,我情不自禁的揣摩着小军和伟民的心理,仔细看着那字里行间透露的火山般的欲望……「……妈妈丰满的乳房在剧烈的晃动,雪白丰满的大腿无助的叉开着,白色的内裤挂在脚踝上,那个最强壮的同学小刚把巨大的鸡巴一次次深深的插入妈妈已经非常湿润的屄里,每次插入都把妈妈肥大的屁股撞的肉脂荡漾,我趴在床边,妈妈剧烈娇喘着无助的看着我,痛苦的把手伸过来,我紧紧握住妈妈的手,看着正被强奸的美艳妈妈,而妈妈早已无力挣扎,被他强力的攻击弄得瘫软无力,成熟的屄不断的泛滥着爱液……小刚淫笑着说:告你你儿子我肏的你舒服不舒服?
  妈妈绝望的呻吟着,握着我的手无地自容的说:对不起……小军……妈妈受不了了……啊……小刚命令着:说呀,说你舒服不舒服!狠狠的肏着,妈妈大声娇吟起来:啊……舒服……小军……妈妈被他肏的好舒服……啊……小刚……」
  看到这里我羞耻的发现我胯间已经很湿了,我夹紧双腿稍稍平静了一下继续看下去:「……小刚继续狂肏着妈妈湿淋淋的肥屄,妈妈迷乱的张开双臂搂住身上年轻健壮的身体,肥大丰满的大屁股放弃了尊严和羞耻,开始曲意迎合着摆动,柔软的香舌也被小刚吸进嘴里尽情品尝……小刚继续问着:我的鸡巴比你前夫的大不大,谁肏的你更爽?对着小军说!妈妈的脸被他扭到我这边,妈妈眼角含泪,鼻息娇喘的羞辱呻吟:啊……军……他比你爸爸的更大……让妈妈更爽……啊……小刚不依不饶的问:什么更大啊?妈妈呻吟着:是……鸡巴……小刚啪啪拍打着妈妈肥美白皙的大屁股说:不行……要说鸡巴……妈妈满脸羞辱却带着无限的骚浪,软酥酥臣服的娇吟着:啊……是大鸡巴……大粗鸡巴……啊………」
  我捂住嘴不让自己发出呻吟,夹紧双腿臀部一下下扭动着,一个母亲,要被征服到何种地步?才会在儿子面前如此不堪?
  就在这时,我放在电脑旁的手机震动了,我看到是儿子的名字,我拿起接听尽量平稳语气,接了电话:「浩洋……怎么了……」
  「妈,你哭了?」
  「哦,没有的乖,没有哭。」
  「我没事妈,就是让你放心,我很想你。」
  「乖浩洋,妈也很想你,要不来翠萍阿姨家吧,咱们一起吃晚饭。」
  「好呀,我正准备去找你呢,你一星期没有回家了,爸爸给你收拾了一些东西让我给你。」
  挂了电话,我接着看着。
我春潮泛滥的不能自制,本想抱着好奇看一会儿,却深陷其中无法自拔,打开下个文档,我的名字赫然映入眼帘,还是上次看到的那一段小军对我的意淫,我接着看下去:「……浩洋抱着他妈妈坐在沙发上,丽娟阿姨背对着浩洋坐在他腿上,正好对着我,她羞耻的双手捂住丰满肥嫩的雪白乳峰,浩洋双手扒开他妈妈丰腴白嫩的大腿,那生长着茂盛阴毛的成熟肥屄泛着淫液的光泽张开着肉唇……丽娟阿姨羞耻的娇吟:浩洋……不要让妈妈这样……而我不由分说就挺着鸡巴对着丽娟阿姨肥美的熟屄扑哧就插了进去!啊!丽娟阿姨娇媚无比的发出一声浪叫……」
  天哪,我快要崩溃了,这里还有一张我和翠萍的合影照片,被改过的照片,那是我和翠萍站在一块草地上的合影,可是现在照片和另一张照片合成了,那是一个自拍的男性鸡巴,和两条腿,在我身边,那鸡巴高高翘着几乎是完全向上直立着,那一定是小军自拍的,在我臀下的部位……啊,大鸡巴,我羞愧的发现我心里已经开始接受用「鸡巴」这个粗俗的词语来称呼男性的生殖器,还加了一个大字,莫非受了这个小军文章的影响?小军,真是个小魔鬼!我喘息很急促,心里像打鼓一样,但是胯间那一浪浪春潮涌动让我根本无法抑制自己,我再也不甘心仅仅是夹着大腿抚慰自己了……
    我撩开裙裾,把内裤褪下来挂在一条腿上,内裤底部已经是粘糊糊的,我敞开双腿搭在椅子两侧羞耻的看了一眼自己情欲似火的大腿中间,真的像小军的描述,旺盛的阴毛,肥厚的阴唇,水亮亮的,我双手拨开敏感的阴唇,一股爱液就流出来……
我已经是迫不及待的把手指嵌入两片阴唇中间,那摩擦带来的一阵彻心的舒爽让我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以前我的性幻想会让我觉得愧疚,每次都觉得对不住丈夫,可当丈夫有了出轨的事情,我已经丝毫没有那种感觉,我的意识里肆无忌惮的幻想着那些我认识的和不认识的俊美男人,幻想着他们的热吻,抚摸那健壮的身体……叮咚……门铃响了!我迅速放下大腿整理好裙子,关上电脑。一开门,浩洋站在门口。
  背着一个大包,穿着一件T 恤,牛仔裤,显得青春阳光。看着一周没见的儿子,我的眼眶湿润了,浩洋把东西扔在沙发上说:「妈,我看你还是哭了,别这样了。」
我一把抱住儿子,儿子也搂住我安慰着我。
他宽宽的肩膀让我感觉到一种安详,一种依赖,身上浓浓的阳刚气息很好闻,我毫不忌讳的把自己的双乳和腹部都贴着儿子,我心里想:「洋洋……如果你此刻把妈妈按在床上……妈妈一定不会拒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