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情欲难禁的母子

情欲难禁的母子
情欲难禁的母子
  伟民回来后,我说不清是欢喜还是担忧,我们的感情没有因为他的病而逐渐冷淡,在我们共同的努力下,他很满足也对我很感激,甚至不介意没有达到高潮的我去儿子房间里,而我担忧的是,我发现在我与丈夫配合的过程中,我竟然身临其境的感受到了那种前所未有的刺激和激情,他不断的让我确认别人的鸡巴比他的大,把我干的很舒服,当我配合他表达出来的时候,他就很兴奋,可是我竟然也为此激动的分泌着爱液……
我已经习惯于用鸡巴来称呼男人的生殖器,那晚是第一次用屄这个字眼来说我的私处,这个字眼平时只是我在心中对女性生殖器偶尔的称呼,从来没有从我嘴里说出来过,那一夜我彻底放纵了,我幻想着勇军,浩洋在丈夫面前和我做爱,我在伟民耳边不断呢喃着屄里好舒服,我幻想着班里的男学生,我告诉伟民我好想让他们肏我,伟民激动的在我胯下射精了,我却发现我被自己的意淫深深的吸引了,我羞愧万分,难道我的骨子里竟是一个如此放荡的女人?那些用来配合丈夫的幻想,我竟然如此渴望它是真实的!
  那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在教室里上课,却发现我没有穿裤子,下半身光溜溜的,那一刻我好难堪,想找东西遮住下体,可是当那些男学生挺着大鸡巴向我走过来,我却浑身发软,下身分泌着爱液,我羞耻的爬下来,把大屁股高高翘起来,男生们围着我,一个硕大无比的鸡巴从后面插入了!我醒了,我发现自己大腿中间湿漉漉的……
我陷入深深的自责,我本以为和浩洋有了这样的关系,我的欲望会被儿子满足,可是现在,我从儿子身上尝到了那种禁忌的快乐之后,我竟然比以前更加贪婪,我更加迫切的需要那种久违的快感,我就像一个刚刚体味到肉体欢愉的女人,丈夫回来后我的欲望又被无休止的挑拨,却无法满足。就在昨天我还向翠萍诉说了我的苦恼,翠萍安慰我说,这是正常的,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到了五十坐地吸土,你发情的日子还在后面呢!
  唉,我想,你说的倒好,你和勇军还有小军,肆无忌惮的享受。而我,每每被丈夫挑拨的要死要活,没有他的主动提出,我也不敢去找儿子发泄一下。
  我坐上勇军的摩托车,一路向我们学校飞奔着,天色已经黑了,万家灯火闪烁着,勇军开得很快,风吹得我的头发飞扬起来,我轻轻扶住勇军的腰,他身上传来一阵浓烈的男子气息,很好闻,我很想靠上他宽厚健壮的脊背,唉,这个男人,他不知道我每次都是喊着他的名字让丈夫在我下面射精的,我想着心里羞羞的,却有一种甜蜜。
  一个急转弯,我的裙子顿时飞扬起来,雪白的大腿呼的露出来,街边的几个小青年看着我目瞪口呆吹着口哨,我赶紧掩住裙裾,羞涩的垂下脸,勇军在前面说:「你扶好我,坐稳了。」
我嗯了一声,在他腰间不知所措的手臂终于找到借口轻轻伸展了一下,半搂住他,身体往前移了移,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小雨,我却沉浸在与他的亲密接触中,在他背上轻轻闻着那气息,感受着他强壮有力的身体,刚才在电脑里他和翠萍在床上的那一幕幕不断在我脑海浮现,我轻微娇喘着,身体软绵绵的,忍了几天的情欲又从大腿中间开始往外涌动,一个刹车,我的整个身子都软软的贴到他身上了,到了。
  我和勇军在几个网吧里转了一圈,都没有发现小军的影子,勇军长长叹了口气对我说:「唉,丽娟,我觉得这和我有关,我的出现可能让翠萍对小军有些冷落了。」
我吃了一惊,难道勇军知道他俩的事情?我故意问他:「不会吧,有了你翠萍就不要儿子了?」拥军看着我说:「丽娟,其实……
我能感觉到,他们母子之间的亲密程度,我也……唉,是我不好,我总是故意给他们制造障碍。」
  我们都没有说话,沉默了一会儿,我说:「你接受不了他们母子俩的亲密吧?」
  勇军脸上的表情很痛苦,想了想说:「以前是的,现在我觉得我不能这样,翠萍那么好,她选择了我我就应该让她快乐,我毕竟是后来的,他们母子相依为命的关系不能因为我的到来被破坏啊,现在想想其实都是跟自己过不去,那也没什么的,我要接受翠萍,就接受她的全部,我不期望她因为我而改变……」
  我心里突然有种感动,望着这个面容消瘦却棱角分明的味道男人,心里痒痒的,酸酸的。
我和勇军坐在网吧门口的房檐下,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我们沉默着,勇军点燃一支烟,狠狠吸了一口突然说:「丽娟,我……有些话一直都不敢当面说……」
  我心里紧张了一下,会有什么事?我盯着他问:「什么事?」
  他犹豫了一下,终于抬起脸看着我说:「我想……为以前的事说对不起,这个道歉在我心里憋了这么多年,我……很惭愧。」
  我顿时感到心中用过一阵暖流,我故意说:「伟民办了错事,害得你和顾红离了,我们算扯平了吧。」
  勇军有些着急的说:「不是,他是他你是你,这不是一回事的!」
我羞涩的看着他笑了笑,低声说:「傻瓜,这件事别再提了。」
  他看着我也笑了,这个男人我很少看见他笑,没想到他的笑确是如此的天真,如此的富有感染力。
他怅然饿舒了口气说:「你是接受我的道歉了吧,能说出来真的很轻松,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想着这件事给我很大的压力,我也知道你和我根本不可能的,咱俩条件悬殊太大……」
我打断了他的话说:「我都说了不要再提了,你还说啊!」
  「唉,丽娟,我觉得我们这是最后一次这样沟通了,我和翠萍在一起了,咱们只能是朋友了……」
  「你就是不和翠萍在一起,也只能是这样啊,你想什么呢?」
  「别误会我,我没有别的意思,你知道的,很多年来,我都一直忘不掉你的。
  只是没有机会和你说,现在我马上和翠萍结婚了,我想告诉你。」
  我笑了笑说:「好吧,最后一次,我也告诉你吧,我接受道歉了,你就安心的和她结婚吧。」
  这时候翠萍打电话来了,说小军回了短信,让我们快回家。其实这在我意料之中的,小军无非是觉得妈妈不要他了才这样的,我让翠萍给他发了短信,告诉他以后妈妈还会一如既往的对他,再说,现在眼前的勇军也接受了这个事实,唉,这个家庭,组成的不易。但是走到现在毕竟已经算完美了。
  勇军也很高兴,骑上摩托车对我说:「下雨了,路滑,你还是别横着坐了,那样不安全。」
我点点头,有些不好意思,他让我叉着腿坐摩托车啊,我看看四周没人注意,我就一掀裙子飞快的跨上摩托车的后座,把裙子盖好。勇军一加油门,我们就风驰电掣的在雨雾中出发了!
  我柔软的大腿轻轻夹住他的臀部,他只要一减速,我的乳尖就会碰触到他的脊背,那种酥麻的感觉让我呼吸急促,他健壮的躯体不断的对我释放着一种感染力,身上的阳刚气息就如催情剂一般,前面遇到一个减速带,他一刹车,我的身体惯性的贴上前,整个双乳都结结实实贴住了他。
我羞涩的准备往后挪动,他却侧脸对我说:「丽娟,你抱紧我吧,路这么滑,还冷……」
  我故意逗他说:「这样不太好啊……」他尴尬的说:「呵呵,反正也是最后一次了,抱着我吧!」
我羞涩的笑了,是啊,最后一次了,就让你占占便宜吧,我没有离开贴着他的双乳,两只手臂环住他的腰抱紧他,屁股也往前挪了一下,腿间隆起的阴部只隔着内裤触到他的臀部的感觉,让我忍不住想要呻吟,我的一双大腿夹得他更紧密了。
  我看着路灯再往身后飞逝,我把脸娇羞的贴在他的背上,闭上眼任他带着我飞驰,我体味的我的阴部和他身体的摩擦,不知道他有没有感觉到。
我真想让这条路没有尽头,就这样走下去,下午看到的他和翠萍的床上录像又让我胡思乱想,他胯下那巨大的鸡巴好像在我眼前耀武扬威的晃动着,我轻轻的动动搂在他腹部的手,嗯,只要再往下一点,就摸着他了,我似乎已经感觉到他巨大的鸡巴在散发着热力,它是坚挺的吗?应该是吧,因为他应该正在感受我丰满的双乳和柔软的大腿……
我软绵绵的娇喘着,画面在我脑海回放着,巨大的肉茎挤开那肥厚的阴唇,噗叽就直直的深入进去,翠萍那让我震感的浪吟也在我耳边响起:「嗯……都把我干尿了……」
  我感到下身的热流正在丝丝涌出,我可怜的白色内裤今天一天都是湿漉漉的,我好想让他能转过身来,勇军,你感觉到我的阴部了吗?你还记得在我里面的感觉吗?或许你忘了,可我却记忆犹新,因为就是那种感觉,让我备受煎熬再也无法从丈夫身上体味快乐,你不但征服了我,还连同我的丈夫你也一并征服,他一直活在你的脚下,心甘情愿的让你一次次在幻想中把我们夫妻俩一起送上肉欲的高潮!
  想起小军那羞人的文字:丽娟阿姨的屁股好大啊,比妈妈的屄更肥,看起来更骚!
  我把下身更紧密的贴上前,让阴部贴着他的臀部随着摩托车晃动,啊……
我春潮汹涌的瘫软着,勇军,你有感觉吗?
  到了翠萍家,小军回来了,看样子是已经没事了,我们也没有再追问他,我把翠萍拉到卧室悄悄的说:「好好沟通一下,会没事的,今晚就就让他和你在一起吧。」翠萍脸红着说:「什么呀,勇军在这里住呢!」
我就把我和勇军的沟通内容告诉了她,她很羞耻的看着我说:「不知道该怎么谢你了,这件事我很难说出来的……」
我笑着对她说:「好了,现在不都没事了?用你那骚劲儿缠住他吧,看这小家伙还能跑多远……」翠萍娇笑着推了我一把。
  我和浩洋出了门,看看表已9 点半了,从翠萍家拿了一把伞,浩洋一手撑着伞一手搂着我的腰亲昵的站在小区门口等车,我娇羞的看了他一眼:「干什么呀,在大街上母子俩这样搂着?」浩洋笑了笑说:「就是母子俩才亲密啊,你可不要不理我呀,我也会离家出走的。」
  我吓了一跳赶紧依偎在他怀里柔声说:「小坏蛋,你不要吓妈妈,你不会那样吧?」浩洋的手在我腰间挑逗着,看看没人,在雨伞的隐蔽下飞快的在我唇上亲了一下。说:「不会的,妈,我好想你……」
  我心里怦怦跳着,在大街上母子接吻,羞死了。可是我又被儿子温情的话惹得全身暖洋洋,真想紧紧抱着他。
我娇柔的也搂住他的腰说:「宝贝,妈妈永远不会不要你的,只会是你不要妈妈……」
  浩洋亲昵的说:「才不呢,我妈妈这么美,这么销魂,我亲都亲不够呢!」
  说着,在我腰间的手居然大胆的放在我的屁股上,轻轻揉捏着。
我羞耻的说:「哎呀,后面有人都会看到的!」
儿子失望的说:「唉,哪里没人呀?回到家老爸还在家……」
  唉,其实我何尝不是和儿子一样啊,已经尝到那欢愉滋味的我,刚才就被勇军勾的丢了魂儿,此刻被儿子这样搂着,我的身体软软的,下着雨天气很凉,我的身体却散发着滚烫的情欲,这时候一辆出租车来了,我们坐上后排,儿子的手悄悄的放在我的大腿上,我一阵心慌,师傅问:「到哪啊?」
  我想了想对他说:「医学院!」
  儿子一脸茫然的看着我,奇怪的说:「妈,你去上班?」
我羞羞的看他一眼说:「是啊,加班,我办公室没人,整个教学楼都没人了,你陪我去吧。」
  儿子的眼睛放射出兴奋的光芒,他明白了我说的没人的意思,在我大腿上手激动的摸着我。
我抓住他的手拿到一边。心想,就快到了,这么着急啊。
  到了门口,看门的刘师傅问:「哟,杨老师,怎么这么晚来了?」
我敷衍着说:「我东西忘在办公室了,要用……」
「哦,可是全校都停电了啊。」
我才发现整个校园都黑乎乎的,透露的一股阴森,我无奈的看看浩洋,他也一脸的失望。
  刘师傅从屋里出来说:「给,要不你拿着我的手电上去吧,照照明儿。」
儿子一听立刻说:「好呀,妈,咱们拿手电筒就好了!」
  一进教学楼我就后悔了,黑面黑洞洞的什么都看不见,只有手电筒的一点光亮照着前面的楼梯,阴森森的好恐怖,可是已经到这儿了,就硬着头皮去吧,还好儿子在身边。呵呵,要是没有他我也不会晚上来啊,儿子看出了我的害怕,紧紧搂着我的腰,温柔的在我耳边说:「别怕啊,宝贝,有我呢……」他居然叫我宝贝!我的恐惧感一下子被他的称呼逗得消失了,但是我心里暖洋洋的,感觉自己真的就像他的女朋友,在享受他温情的照顾和勇敢的保护,我就故意装作仍然很害怕的样子依偎在他边,动情的小声说:「好黑啊……抱紧妈妈………」
  我们进了我的办公室,我放下包拿出卫生纸说我先去卫生间,儿子要跟我一起去,我羞死了,可是一想,我自己的确也不敢抹黑过去,就让儿子跟我去了。
  儿子进了跟我进了女厕,用手电照着说:「嘿嘿,女厕原来也是这个样啊。」
  我扑哧笑出声来:「那还能还是啥样啊?」
儿子帮我照着那个蹲位,我小心的跨过去,对他说:「扭过脸不准看!」
  儿子听话的转过身,我急切的撩起裙子褪下内裤蹲下来,憋了很久的尿液顿时释放出来,形成羞人的激流流淌着,我突然感觉手电的光照向我这边,儿子在看我,我羞得无地自容,娇斥他:「哎哟,小坏蛋,不准看啊!」可是他却变本加厉的把手电照向我的大腿中间,天哪,我的小屄正在一紧一紧的挤着尿液,被他看个精光!我赶紧用手纸擦拭一下站起来提上内裤,说:「小坏蛋,说好不准看的……唔……」
  儿子激动的一把死死搂住我的身体,火热的嘴唇就吻住我,双手把我紧紧箍住我几乎窒息了,我积压在内心的欲望很快被他挑逗出来,浑身瘫软着顺从的抱住他,把柔软的舌头伸出来与他互相抵舔着,腿间热热的情欲开始蔓延。儿子边吻边说:「妈妈,你的嘴唇好软……怎么都亲不够……」就在我软软的享受着他的湿吻的时候,他却松开了我,我一阵空虚说:「洋洋,去办公室吧,这里味道不好……」
  浩洋却说:「妈,我也要尿尿!」
我笑了说:「快去吧,就在这里吧,没人的。」
儿子却说:「哎呀,在女厕所我尿不出来啊……」
我拧了他一把说:「你呀,在女厕所都这样了,还尿不出来,男厕所在对面,快去!」浩洋说:「好的,那我拿着手电去了,妈你在这儿等我。」
  说着就转身要走,他要把我自己扔在这黑乎乎的女厕里,我吓得赶紧拉住他:「啊,不要!」
  儿子一把搂住我说:「哈哈,我吓你呢,跟我来吧……」他拉着我就进了对面的男厕,我无奈的跟着他进去了,我从来没有进过这里,感到很羞耻。
我就靠着门站着,看着儿子一手拿着手电一手解开裤子,还刻意用手电照照他的鸡巴,半软着还是挺大,他坏笑着说:「妈,你现在偷看一下我就扯平了!」
我娇嗔着:「这也叫偷看啊,这是暴露狂!」
  我悄悄的通过手电的光晕打量了一下男厕,这里比女厕要大很多,还有就是多了一排小便池,儿子过来了,他再次搂住我,把我挤到男厕的门上,贪婪的在我唇上吻着,双手弄着我的双乳,下身被他勃起的阳物顶着,我娇喘吁吁的说:
  「洋洋……别这样……别在这里……」他根本不听我的,呼的掀起我的裙子,双手就往下剥我的内裤,我羞耻的让他把我的内裤脱下来,他褪下自己的裤子光着下身,把裤子挂在门上,又把我死死抱住了,坚挺的鸡巴触到我的下身,惹起我一阵春心荡漾,儿子兴奋的说:「妈,这里不好吗?」
  我情不自禁的稍稍分开双腿,好让他的鸡巴更紧密的摩擦我的湿腻的下身,我娇喘着说:「这里好什么啊,臭烘烘的……」
儿子把我的一条大腿搬起来了,我单腿站立,感觉到敞开的下体被他热呼呼的鸡巴顶住了,啊……
我发出一声娇软的呻吟,在这黑乎乎的男厕里,什么都看不到,我觉得有种隐蔽的感觉,这让我的矜持消失的无影无踪,儿子应该也看不清我的表情,我于是浪浪的娇吟一声:「哎哟……好硬……」
  儿子屁股往上一挺,我湿腻不堪的小屄立刻感到被那火热的鸡巴挤开了,撑得满满的,那种充实的美感让我情不自禁的发出娇美的呻吟,双臂搂住儿子的肩膀保持着平衡,儿子搂着我,一手在我的乳房上揉搓着,下面开始慢慢抽动,在我唇边激动的说;「妈妈,这里的味道是男人的味道呀……
哦……妈,你的屄好紧………」
  我下身不断涌动着甜美的巨大快感,好舒服啊,我感受着儿子那巨大鸡巴的激情,小屄深处不断分泌着润滑的爱液,这种姿势我从来没经历过,而且儿子越来越用劲儿,一下下冲击着我情欲泛滥的小屄,安静的教学楼里响起啪叽啪叽的淫靡声音,这声音那么的清晰,我羞愧的享受着,没想到,在这男厕里,平时那些男教师的私密地方,我却光着屁股被儿子这样抱着露出我的私处……一种强烈的刺激感让我兴奋不已,我动情的勾着儿子的脖颈,用嘴唇找到他的唇,在黑暗中我放开了,我浪声呢喃着:「哦……浩洋……妈妈好舒服啊……」
  「妈妈,喜欢这里的男人味吗?」
  我屈服的娇吟:「嗯……喜欢……妈妈喜欢………」
  儿子更用力了,而且速度更快,我小屄内每一寸肉体都被他坚实的鸡巴充满,略带野蛮的强力抽动着,由于四周一片黑暗,我身体的感觉就更敏感了,我全身心的在体味儿子的鸡巴在我体内的感觉,我内心深处的骚浪在黑暗中无需遮掩,我甘美的呻吟着,缩紧下身迎合着儿子:「哦……宝贝………
哦……好舒服……
我受不了了……」
儿子很快把我推上了高潮,我紧紧抱着他,用力忍住喉咙里的浪叫,窒息一般的剧烈狂喘,小屄深处一阵痉挛,我感到一股股热流顺着我的大腿根流淌下来……儿子放下我的腿,我的腿几乎已经麻木了,屁股也被他撞击的发酥,浑身软软的。
我喘息着,没想到儿子一把抱起了我,一手拿手电照着路,往外走,啊!
  我光着屁股被抱到走廊里,我羞耻的说:「你干什么啊洋洋……」
儿子吃力的说:「去女厕所尝尝女人味……」
  待续……

隐秘的欲望
  也许是因为妈妈太久没有的到过满足了,也许是因为被小军电脑里的东西刺激的,毕竟那小子对妈妈的意淫很强烈,在漆黑一片的教学楼里,妈妈很放得开,销魂蚀骨的肥屄就像几百年没有尝过鸡巴的滋味一样饥渴。
  我从后面干她的大屁股的时候,我激动的让妈妈叫我老公,妈妈就撅着屁股娇滴滴的不停的呻吟:「老公……老公……」
我很快就崩溃了。
  我和妈妈走出校门,雨还在下,经过刚才的激战,我觉得走起路来我双腿发软,轻飘飘的,我心里暗想,还好我年轻,否则会被妈妈这个人间尤物给吸干的!
  我们把手电还给看门师傅,就叫了出租车往家奔去。到了家门口,妈妈没有开门,而是整理一下秀发,拉拉衣服和裙子妩媚的看着我娇声说:「行不行?衣服乱不乱?」
我笑笑搂住妈妈肉蛇般的腰肢在妈妈耳边亲昵的说:「妈妈,你真漂亮,好美……」
  妈妈柔软的嘴唇在我脸蛋上磨蹭着,柔柔的说:「宝贝,你也好帅!」进了家,爸爸还没睡,在担心我们呢,妈妈简单讲述了小军嗯的情况,冲冲澡,穿着睡衣,丰满白皙的妈妈那么温柔娴淑,给爸爸倒了杯水,娇声软语的说:「伟民,早点睡吧。」
爸爸点点头,两人进了卧室,看着妈妈曼妙的背影,我竟觉得妈妈是在对我说:「浩洋,早点睡吧……」然后纤纤玉手拉着我一起走向那男女翻云覆雨的柔软大床……
我自己躺在小床上,我枕头抱在怀里,心里默念着:「妈妈,我好爱你……」
  可是,由于爸爸在家,我一直无法和妈妈保持亲密,虽然爸爸知道我们之间的事情,但是妈妈非常注意,也许是害怕伤害到爸爸,时间一长,我的熊熊欲火无处发泄,每次和妈妈的眼神对视,我也能感受到她的寂寞。
我想再偷窥爸爸是怎么和妈妈做的,可是,窗帘每次都被拉的很严实,只能隐约听到妈妈的呻吟,唉,爸爸用什么来满足妈妈呢?真想不通。
  我突然想起小军偷拍的视频,灵机一动……
这个下午我自己在家,我上网看见小军也在。发过去消息说:「你的偷拍摄像机扔了?」
  「谁说的?」
  「我妈说的,她听你妈说的。」
  「大哥,我花了2000多块啊,能扔吗?我骗我妈的,嘿嘿。」
  「呵呵,在哪呢?」
  「我还偷偷安着呢,他们不知道。」
  「你还敢拍?你妈发现不吃了你!」
  「要不是你领着他们查我的电脑,谁也发现不了,我妈平时都不看我的电脑。
  还说呢。」
  「唉,你离家出走,还不是怕你出事啊,商量商量,借来用用?」
  「你在哪用?会出事的。」
  「放心,我在家用。」
  「偷拍你妈?你都做了还拍?」
  「你不也是?我想玩玩。行不行。」
  「嘿嘿,你会了解很多秘密……」
  「什么秘密?」
  「告诉你吧我替你拍过了!」
  「什么意思?」
  「我后爸和你妈关系好像不一般,不是,应该说你妈也喜欢我后爸。」
  「这个……
我好像了解一点,你怎么知道?你拍到什么了?」
  「你看看就知道了。」
  接着一个视频文件传过来。
我点了接受。
  「这是什么?还是厕所的那个?」
  「新的,拿着我后爸的裤衩自慰!」
  我脑袋里嗡的一声,浑身像是散了架,天哪!我一阵揪心的难受,可是鸡巴却不听话的硬了起来!
  打开视频,还是在他家的卫生间,妈妈赤身裸体,雪白丰腴的肌肤耀眼的裸露着,映入眼帘的妈妈手里拿着一件男士T 恤,慢慢放在鼻子下面,闻着,一脸的妩媚娇羞,然后又拿着一个裤衩,那是勇军叔叔的,妈妈扬起螓首,纤手攥着裤衩轻轻摩擦着自己沉甸甸的奶子,在乳尖出来回揉动,又慢慢顺着肥嫩的腹部滑下去,几乎能听见她柔腻销魂的喘息声。接下来的画面更让我崩溃,妈妈坐在马桶上,雪白丰满的大腿敞开着,黑乎乎的大腿中间一片亮泽,只见妈妈轻咬嘴唇,拿着男人的内裤在下面几乎触到了屄,然后又拿上去闻着,一只手在腿间快速的揉动着,两只肥乳在胸前颤悠悠的晃着……
我快疯了,妈妈!我飞快的捋着鸡巴,哦,妈妈,你怎么能这样!画面结束了,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我给小军发过去一句话:「以后不准偷拍我妈!」
  小军很快回过来:「不让你吃亏,我给你我妈的让你看……」又一个视频发过来。
  一打开,就看见一颗肥嫩雪白的大屁股,窄小的蕾丝内裤挂在一条大腿上,这是翠萍阿姨,接着两条粗壮的大腿黑黝黝的出现了,挡住了肥美的大屁股,翠萍阿姨的大腿敞开了,高高的翘起来,那双黝黑的大腿跪在床上,结实的屁股对着我,这明显就是勇军叔叔了!他把孟阿姨的大腿抬起来,褐色的屄朝着天,一条巨大的大鸡巴硬邦邦的从上往下噗叽一下就插了进去!
  「啊!」一声浪浪的呻吟,两条肥美的大腿夹住了身上男人的腰身。勇军叔叔开始猛烈的抽动,啪叽啪叽的声音不绝于耳,整个大床都在晃动,孟阿姨屁股上柔软的肉体被撞击着荡漾出层层肉浪,「嗯哼……好猛!嗯……啊……好猛啊!
  老公……」娇滴滴的浪哼不断,听得我血脉喷张!
  这时候画面里竟然出现了第三个人,是小军!他光着身子在看!并不时的换着位置勇军叔叔牛一样粗喘着,肏的孟阿姨下面透明的淫液粘糊糊的从臀沟往下流淌,销魂的哼叫着:「哦!哦!哦!小军……他日死妈妈了……你叫他爸爸,叫他……」
  「爸爸!」小军的声音。
  「老公!」小军妈妈的声音。
  「爸爸……」
  「老公……」
  「爸爸……」
  「老公……」
  母子二人一个喊老公一个喊爹的,把勇军叔叔刺激的像个发情的野兽!
  勇军叔叔狠狠的插进去吼了一声:「孩子他娘,我日死你……」结实的屁股死死压住孟阿姨的肥臀,一下下收缩着,那是在射精!孟阿姨一双肥嫩的大腿呼的缠过来,整个大屁股往上抬着,两瓣肥美的臀丘一紧一松的甘美的允吸着男人的鸡巴,急促的娇声呻吟着:「啊……老公……好老公……」
  我是站着看完这段视频的,我已经忍不住要射了!
  小军发过来消息:「刺激不?」
  我激动的说:「刺激!我快射了!」
  「我喜欢看我妈被别人干,你呢?」
  「以前不,我现在也开始喜欢了!」
  「我妈销魂吧?想不想上她?」
  「真想!」
  「我也想上你妈,你同意吗?」
  「同意!」
  「咱们交换?」
  「啊!真刺激!她们不会同意的!」
  「上次你亲我妈我看见了。」
  「……」
  「我也和你妈亲过你知道吗?」
  啊!他亲过妈妈!我心里顿时怦怦跳着,小军给我讲了上次在我家吃饭时,妈妈把他当做我抱住了,然后被他强吻,吻得浑身瘫软。
  这样聊了整整一个下午,我激动的无以伦比。
  知道晚上妈妈回来了,我才关上电脑。爸爸还没回来,妈妈进屋就钻进厨房开始做饭,想起小军说的他和妈妈在厨房的湿吻,把妈妈亲的瘫软无力的样子,我心里一阵激动。
  我走进厨房,在妈妈身后看着她曲线曼妙的腰身,妈妈说:「洋洋,等一下,很快就好啊。」
  我一把搂住妈妈,双手摸上那丰满的乳峰,妈妈嗯的一声身体向后倚在我身上。丰满成熟的肉体散发着销魂的肉欲,我说:「妈妈我好想你……亲亲我吧!」
  妈妈转过身,满眼春情的看着我,柔软的嘴唇送上来与我亲吻。
  「妈,我好想……」
我掀开妈妈的裙子,露出一双丰满的肉丝大腿。
妈妈软软的娇吟着一只手摸到我裤裆:「妈妈也好像想……可是你爸爸马上就回来了……唔……」
  我亲着妈妈的香唇说:「妈,小军是不是在这里这样亲你的……」
  妈妈浑身一颤,愣住了:「你说什么?」
  「我都知道了妈妈,小军都告诉我了……」
  「这个小王八蛋,那天妈还以为是你……唔……」
我用嘴堵住了妈妈后面的话。激动的在妈妈的肥臀上揉摸着,亲着,妈妈娇软的瘫在我怀里,软软的香舌与我纠缠着。
  我拉着妈妈就进了卧室把妈妈推倒在床上,妈妈扭着身体呻吟:「洋洋,你爸已经下班了……会看到的……啊……」
  我扒下妈妈的内裤,之间妈妈两条裹着肉色透明丝袜的丰满大腿中间,黑乎乎的一大片阴毛浓密的生长着,那中年女性特有的熟透了的阴部散发着淡淡的骚味,整个腿间一片深色的丰腴……
我不顾一切的脱下裤子挺着鸡巴就插了进去!
  啊!终于,又体会到了那种销魂蚀骨的感觉。
  妈妈很紧张,好像没有快感,她双手推着我说:「哎哟,你疯了洋洋!」
我一边插入一边说:「妈,你喜欢勇军叔叔吗?」
  「啊!你……什么意思啊……你怎么了洋洋……」
  我说:「小军都拍下来了……你在他家的厕所……你忘了他家有摄像头啊!」
  「啊!」
妈妈脸红的像块红布,双手一直推着我不让我进攻,急切的说:「洋洋………对不起……你是不是很生气……不要这样好吗……你爸要来了……」
  「我不生气,妈妈,我是觉得很刺激……
哦……
哦……
我和爸爸一样了……」
  在我不断的进攻下,妈妈肥腻的屄里逐渐湿润起来,抽动着非常滑腻,妈妈也开始发出上气不接下气的娇喘声,推着我肩膀的双手逐渐变成了搂抱的动作。
  呻吟着:「为什么……洋洋……你为什么也这样……」
  「我不知道……但是很刺激……妈妈……」
我大力挺动着屁股,我的小腹与妈妈的肥臀啪叽啪叽的互相拍打着,鸡巴次次深根没入妈妈湿滑的小屄深处,妈妈动情的闭上眼,我每插一下她都报以无比甘美的呻吟。
  「舒服吗?」
  「嗯……。嗯哼……舒服……宝贝……」
  「小军亲你舒服吗?」
  「啊……不……不要这样宝贝……」
妈妈扭着脸呻吟着。
  我上半身都压在妈妈身上,只用腰部不停的前后晃动着,我的唇贴着妈妈的香唇激动的说:「妈妈,告诉我,小军亲的你很舒服……他说你浑身都瘫了……」
  「不……不是的……别……」
  我全身力气都集中的腰和屁股上,拼命的撞击着,妈妈的身体本来只在床上一半的位置,被我一点点的撞击的全身都躺在了床上,「啊!好野蛮啊……
哦!
  哦!哦!」
  妈妈双臂缠住我,大屁股放浪的迎合着我,娇哼着:「好厉害啊宝贝……啊……妈妈快到了……好舒服啊……」
  「说呀……小军亲的你很舒服……」
  「啊……很舒服……亲的妈妈浑身都软了……。」
  「怎么亲的,给我试试……」
  妈妈嗯了一声剧烈娇喘着,下巴一抬香唇热烈的粘住我的唇,柔软滑腻的舌头满含娇羞的伸进我的嘴里,充满肉欲的搅拌着……「勇军叔叔干得你舒服吗?」
  「嗯……啊……妈妈被他干得好爽……」
  「妈,我想看小军亲你……让他干你……」
  「啊……坏蛋……啊……」
妈妈的屁股痉挛起来,娇滴滴的呻吟着,八爪鱼一样缠住我。
  「小军干你!我干小军他妈妈!」
  「哎哟……好刺激……」
我没想到妈妈会这样说出一句好刺激,我描绘的交换场景妈妈居然说好刺激!我一下子被刺激的受不了了,我呻吟着,狂射着,妈妈收紧丰臀缠住我大口娇喘着,娇滴滴的不停呻吟着含糊不清的语言,我隐约听见那小女人撒娇一般的声音:「嗯哼……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