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为妈妈而战斗

为妈妈而战斗

  放暑假了,妈妈也回来了。
我很开心。
  可是妈妈回家后,变得不再快乐,不像以前那样了。而且对爸爸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百依百顺的样子很温柔。虽然他们什么都不对我说,但是我明显的感觉到了,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妈妈到底怎么了?亲爱的妈妈为什么那么的不开心?我很担心。回想起那次在孟阿姨家妈妈抱住我的感觉,就像一个娇羞的小女人很依赖的在我怀里,让我有种愿意为她付出一切的冲动,当时抱着妈妈,那浓郁的女人气味至今还让我怀念着,那柔软弹性的乳峰充满着母性的温柔,成熟温软的腹部那么柔软,丰满的大腿和肥翘的丰臀,让我好想融化在妈妈的身体上……
我给小军打了个电话:「在哪啊?小军。」
「在家呢,浩洋怎么了?」
「我想问问,我妈在你家住的那几天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觉得有点不对头……」
  小军在电话里很犹豫:「我也不知道啊,没发生什么吧……」
  我说:「你少来这一套,我知道有事,你也不告诉我?」小军犹豫了一下:
  「他们也不想让我知道,那天让我出去了,其实我在门口偷听了……」
  「你听到什么了?」
  「我妈来了,说话不方便,你上网吧,网上说。」
  在网上,我震惊的了解了妈妈被强奸的事实,那一刻我几乎立刻想拿起菜刀去找那人拼命!千刀万剐也不能解我心头之恨,我感觉泪水在我眼框打转,怎么办?我觉得极度的耻辱,我对小军说我要报仇,小军告诉我那人手里有照片,轻举妄动会败坏妈妈的名誉。
我咬着牙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思考了一会儿,想着看过的电影小说里类似的情节,和处理方法。就说:「小军,你愿不愿意帮我?」
  他说:「兄弟,我当然愿意,你妈跟我妈这么好,就像我的亲人一样,你说怎么办吧?」
  「首先必须把那人手里的照片搞过来,而且确保没有其他备份,如果他那照片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怕我们报警,就只能偷了。」
  「我同意,我妈和勇军叔的谈话我听到了,那人不是要钱,就是防止我们报警,但是首先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去哪儿偷,另外我们怎么能知道他有几个备份?」
  我说:「这个不为钱,也就是说不是专业的罪犯,他可能也不会想把这事扩散出去,换位思考,如果我强奸了一个人,我不会把照片到处放的,最多手机里一份,电脑里一份,手机丢了,还有家里的电脑,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家里的电脑会丢吧。」
  「我们能找到他家再偷走他的电脑吗?有什么办法?」
  「我需要好好想想,不能太着急,我们保持联系,我想通过我妈应该能够了解到他的一些信息,只是我还没想好是否和她说,说了她肯定不会让咱们去冒险的。」
  「好的!如果我们成功的把他的手机和电脑偷了,然后怎么办?」
  「到那时候,他就没有任何可以威胁我们的了,把鸡巴给他废了!」
  连着几天,我都在精心策划着行动方案,不断设想着行动中可能会发生的事件,还有就是除了小军还需不需要另外的帮手,但是第一步,我需要这个男人的信息,哪怕只有一个名字,或者一个手机号,我就能顺藤摸瓜把他找出来。
  我非常留意妈妈的一举一动,想要查出一些线索,这天晚上我发现妈妈在书桌上写东西,写完了就放在爸爸的包里。
我很好奇。早上我很早起床了,爸妈都在睡觉,我悄悄的去客厅把爸爸的包打开,看到一张信纸叠的规规矩矩的,是一封信?我打开了:
  伟民:我们结婚将近20年了,我最近才刚刚感觉到婚姻的价值和意义,这不是对你的不满,而是我觉得我不够成熟,我们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我才发现,跟你相濡以沫的日子是需要珍惜的,尽管你犯了我认为不可饶如的错误,但是现在我平静下来想了很多,这不完全是你的错。
我们虽是夫妻,但是很多话还是说不出口。
我想用这封信来告诉你我想说的。
  我被强奸后的那几天我几乎想去自杀,因为我无法摆脱心里的耻辱感,但是现在我考虑清楚了,因为你的宽容,你对我的爱护,我决定去面对以后的生活,我在调整自己,让自己变得和以前一样。
伟民,你接受了我被强奸的事实,而且依然爱我,这已经是第二次了,我想说,我会和你一样变得坚强,和你共同面对以后的生活。
  我想那些事情成为过去,我咨询了心理医生,你的淫妻情结和我与勇军有很大的关系,所以你的出轨也让我觉的可以理解了。这么多年,勇军那件事一直都沉重的压在我心里,现在你知道了,我反倒觉得很轻松,伟民,我希望你和我有同样轻松的感觉,那就是我要说:你和顾红还有那个秦芳,我也知道了,而且我会让这件事成为过去……你是一个优秀的男人,事业由此成就来之不易,因为你我和浩洋才能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的确,我们的夫妻生活不尽如人意,关于这个我最近又做了一些咨询,你的心理状况已经如此,我能够理解我们在一起你无法勃起的原因,你的心理需要额外的刺激,而我却一直没有试图去理解,反而埋怨你不能满足我。其实相等的意义上,我也没有满足你。但是你也从来没有要求过,我知道你也说不出口。现在我想让你知道,我愿意用任何方式来配合你,你理解吗?
  伟民,作为你的妻子,我既知道你对我的深爱,我又何必介意在床上那为取悦你而一同幻想?你喜欢我在床上变得淫荡,我就给你看,毕竟属于我们两人世界的夫妻生活,是我们共同的秘密。
我知道你希望知道我和别的男人的感受,那样会让你兴奋,但是,和你同房的时候我如何能说得出口?伟民,作为男人你能主动吗?让我们的夫妻生活更加甜美,而且我希望你不要任何思想压力,我们都是学医的,夫妻生活不是唯一喧泄性欲的途径,即便你不行,我,也会自己解决。
  而且这丝毫不影响我们相知相爱的生活。
我相信你会理解。
  经历磨难才见真情,20年的风雨我们一同走过了,今天面对新的考验,我有决心跟着你,走到生命的最后。
  爱你的妻:丽娟我看着妈妈写给爸爸的信,心里有种难言的滋味,我又小心的把它叠好放回爸爸的包里。
我想,这是他们夫妻之间的私密,妈妈决定满足爸爸的淫妻心理,怎么满足呢?我很兴奋,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啊?不过有一条线索我可以推断出来了,就是妈妈的手机里有她被强奸时的照片,那是坏蛋发过来的用来威胁妈妈,那么这个号码就是我要找的手机号了!我会得到的。
  一个晚上我都在写计划,首先通过号码找到人名,然后通过对孟阿姨旁敲侧击了解到他和妈妈怎么认识的,从而找到他的单位或者地址,偷电脑嘛,无非就是蹲点撬门之类的,或者使用武力直接控制罪犯,强行拆掉硬盘同时拿走手机……当然,需要很多细节。
  看看表已经夜里1 点半了,阵阵倦意涌来,我起来悄悄的上了厕所,准备回房睡,路过爸妈的卧室隐约听到了那种熟悉的声音,啊!他们开始了!我的心狂跳着。偷窥老方法,我蹑手蹑脚溜向阳台,心中狂喜,窗户大开着,屋里亮着台灯,而那窗帘就像专门为我留着缝隙,我把眼睛贴上去,里面的画面声音都清清楚楚:爸爸浑身赤裸趴在妈妈身上,妈妈的银白吊带睡衣被撂倒腋下,一对丰满雪白的大奶晃悠悠的,肥臀和白嫩的大腿都在爸爸的抽动下娇耸着,而爸爸在妈妈腋下狂舔狂吻,妈妈发出勾魂夺魄的娇柔呻吟:「哦……哎哟……好舒服……嗯……伟民……加油……」
  爸爸快速挺了几下,有些沮丧的说:「啊,它出来了,被你挤出来了……」
  说着抬起身,那半软不硬的鸡巴上亮晶晶的沾满这妈妈的淫水儿,妈妈摊开一双肥美的大白腿,搂着爸爸娇声说:「嗯……再插进来……」
爸爸揉着鸡巴,对着妈妈大腿中间努力着,还是不行,妈妈搂着爸爸鼓励着:「嗯……别急……慢慢的你可以的……」然后红着脸小声说:「别人都可以插进来……你也可以的……」
  爸爸嗯的一声激动的呻吟,颤抖的哼着:「别人……比我的硬啊……」说着屁股一沉,竟然插入了!妈妈娇美的呻吟一声,软软的喘息着双臂缠紧了爸爸的脖子,娇喘呼呼的小声说:「伟民……你不也进来了吗……感觉好不好……」
「哦……
哦……好刺激……」
爸爸呻吟着,飞快的蠕动屁股。身下的妈妈美肉荡漾,乳浪阵阵,闭目娇喘……爸爸激动的呻吟:「哦……娟儿……你真是个尤物……
我快死在你身上了……啊……好久没有这样干过你了……」
妈妈配合着爸爸呻吟着:「是啊……好舒服……伟民……是不是想射了……能忍着吗?」
  爸爸剧烈喘息着:「娟儿……
我忍不住了……啊……。」
  妈妈飞快的叉开腿腰部耸起来,双手死死扒住爸爸的屁股按在自己腿间,肥大的肉臀一紧一紧的收缩着,浪酥酥的娇哼着:「那就别忍了……来射吧……射的深点……」
爸爸飞速的动着屁股,急促的哼叫着:「哦!我不行了……啊……」
  我看到妈妈丰满的大浪臀在快速的夹动着,臀上白皙的肉体一紧一缩的好像在用屄吸着爸爸的精液,配合着爸爸发出一连串娇媚透骨的浪声呻吟。完事后爸爸瘫软在妈妈的身子上,妈妈还在娇喘。抱着身上爸爸的屁股,余韵未消的喘息着:「哦……比以前强多了……先别拔出来……」
  在外面偷窥的我受到了巨大的刺激,天哪,我实在受不了了,真想冲过去把爸爸从妈妈身上赶走,然后我自己扑上去,把鸡巴插进妈妈那销魂的肥屄……
这一夜我几乎没有睡觉,脑子里一直浮现着那激动人心的场面。
  第二天我就如愿以偿的趁爸爸不在家,妈妈午睡时拿到了妈妈的手机,我找了那个威胁妈妈的短信,名字是李哲,记录下手机号码。但是当我看到那一张张照片时,我呆住了,我看到的是妈妈光着雪白丰腴的身子,在一个男人的身子露出一副欲仙欲死的表情!那种骚姿浪态我从未想到过会在矜持端庄的妈妈脸上表现出来!有妈妈乳房的特写,白花花肥嫩嫩的乳峰,还有妈妈下身的特写,天哪,终于看清了妈妈的下体的样子,茂盛浓密的阴毛长满了大腿根儿,肥厚的大阴唇呈褐色饱满的分开着,水亮亮的,可以看见里面粉嫩的肉体,啊,我就是从这里生出来的!还有是一个硕大的鸡巴抵着妈妈的屄,龟头已经把妈妈肥大的阴唇挤得两边分开了,还没有插入,那鸡巴明显比爸爸大得多,比我的也大!
  后面还有视频,我一打开是带声音的,我怕妈妈发现急忙插上耳机,第一段就是妈妈搂着身上的男人,男人的屁股一下下非常用力的挺动,妈妈好像在哭泣,但是他去吻妈妈的时候,妈妈居然搂住他伸出了香舌,那呻吟要比和爸爸做爱时激烈的多。在一段就是近距离拍的妈妈的脸,妈妈的脸扭着正对着镜头,头部一下下的向上移动,可是想象那是一个男人在妈妈身上的动作。
妈妈满脸的骚情,又羞又浪,「哦……
哦……
哦……」每动一下,妈妈就发出一声欲仙欲死的呻吟,好骚啊!和爸爸做爱时完全不是一个人了!
  更刺激的是妈妈趴在床上,镜头对准了妈妈雪白丰硕的大屁股,一个男人的身体在妈妈后面,粗大的鸡巴一下下挺动消失在妈妈肥嫩的臀沟里!那声音非常剧烈,啪!啪!啪!只见妈妈肥白的大屁股上肉体被撞的像波涛般涌动。镜头移动,妈妈趴在床上,双手扒着床头,头部仰起来,看不见表情,但是能听到:「哎哟!啊!哦!哦!哎哟!……」那大声的娇呼,时而夹杂着从喉咙深处发出极其难听的嚎叫:「嗷……嗷……」
  镜头对准妈妈的屁股,我看到水亮亮的淫液在妈妈大腿内侧就像撒了尿似地,甚至滴到了床单上!我看的就受不了了,鸡巴硬的像铁棍,我的妈妈,居然被他们奸成这个样子,就像爸爸说的,妈妈真是个尤物啊!我把照片和视频都下载在电脑里了,一遍遍的重放着,撸着自己的鸡巴,把自己想象成里面的男主角……当我狂热的喷射出欲望,我的心仍是久久不能平静,画面里的人不是我也不是爸爸,而是那个可恶的李哲!看着妈妈那死去活来的样子,一种愤怒占据了我的思想,妈妈!我要为你而战!

母子连心
  回到家后,我和丈夫谈了很多,许多说不出口的,也通过写信的方式告诉了他。只是我们仍然心神不宁,毕竟,那些羞人的照片和视频还在李哲手上,虽然丈夫和我都已经接受了事实,也没有报警,但是我觉得李哲有可能不会善罢甘休,这些担心我没有告诉丈夫,我了解他,他并不是很会处理这样的事情的男人,而作为保安的勇军,在社会的底层混迹了这么多年,有着丰富的经验,我悄悄给他打了电话,把我的担忧告诉了他。勇军在电话里告诉我:无论他以后会不会要挟,都要想办法去把东西拿过来,因为那将是一辈子的隐患。而且勇军决定替我出面谈判,想通过钱的方式解决,同时表明这件事就算了解。勇军的话让我心里感受到莫大的安慰。
  夜晚,我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想着最近发生的事情,丈夫回来后躺在我身边,温存的搂着我,我把脸枕在他的肩膀上,闻着他的体味,我有种安详的感觉,此刻我觉得我就像一叶在汪洋中漂泊的孤舟,而丈夫的肩膀便是我停靠的港湾……最近我们的性爱频繁起来,我的表现足以满足伟民那严重扭曲的淫妻心理,我让他亢奋起来,他每次都是激动不已的体味到从未有过的激情,满足的行使着丈夫的权利,于是对我充满感激,宠爱有加。
  但是我却被更难耐的欲望煎熬起来,每次我带着他进入那激情的世界,我自己也会不由自主的体味到那其中无穷的快乐和兴奋,在那时候我就会抛弃心中对强奸的那极度羞辱,去唤醒那失禁般快感的刺激,于是我就更加放纵,而丈夫的鸡巴似乎从各方面都无法让我体会那曾经经历的快感,而且在这时候他就会一泄如注,我被抛掷空中却没有了支撑,灼热的欲望像猛兽吞噬着我,虽然性生活次数增加了,但是我却比以前更加寂寞难耐。经历了那一次,我的身体积蓄的欲望仿佛被点燃了,那巨大强壮的鸡巴就像梦靥缠绕着我,平时我发现自己竟然不自觉的会瞄向男人们的裤裆,甚至正在上课,看着那些英俊帅气的男学生,都令我春心荡漾,我想起李哲就有种揪心的痛恨,但是同时又对那销魂蚀骨的激情充满幻想,不得不承认,让我一次又一次在手淫中获得快感的,依然是李哲和那小伙子充满征服力的鸡巴……
我羞愧极了,不止一次的暗暗骂自己下贱,但是一到了情欲难禁的时候,我就会无法自制的让自己沉沦,甘愿的被自己龌龊的灵魂再一次强奸。
  丈夫搂住我,一只手在我身上轻轻的抚摸,在我脸上轻吻的嘴唇慢慢滑到我的唇上,我的乳房被他轻轻的揉摸,捏住我勃起的乳尖,轻轻的挑逗。
我成熟敏感的身体很快就变得炙热滚烫,我急促的喘息着自己脱下内裤全身赤裸,把伟民拉到自己身上,放纵的把大腿分开的大大的,伸手就抓住丈夫的鸡巴,却摸到软哒哒的一条肉虫,丈夫愧疚的轻声说:「丽娟……还得等一下……」
  我知道他需要什么,手指捏着他的鸡巴快速揉动着,娇声说:「伟民……想从后面来吗?」丈夫点点头,我就起来趴在床上,把肥大的屁股高高翘起来,淫荡不堪的扭动着,我闭上眼羞愧的发出淫浪的声音:「伟民……
哦……他们就是这样干我的……。把我干的好爽啊……」
我说出这样的话,我自己都被这种无耻的淫荡震撼了,我简直比那些日本影片里的女人更要有过之而无不及,我羞愧的咬紧嘴唇,自我安慰着,我是在配合丈夫,我不是那样的女人……伟民立刻发出激动地呻吟,一手扶着我的腰,我感到他的身体贴住我的屁股,一只手不断揉着自己的鸡巴对着我湿乎乎的小屄,颤抖的说:「娟儿……还想让他们干吗……」
  我闭目娇吟着:「是啊……好想……」
「想什么?」
「想让他们干我……唔……」丈夫的鸡巴硬了,挤进了我的阴唇中间,我却有些失落,好像没有期盼中的那种美感,天哪,我发现我把自己带进了一个致命的漩涡,因为这一刻,我真的好想,好想让那巨大的鸡巴干我!而不是伟民,我为自己的堕落呻吟着,收紧臀部夹紧他,以此来体味他的硬度,伟民激动亢奋的呻吟,不断挺动让鸡巴在我体内摩擦,那做久违的做丈夫的感觉让他格外有激情,而我拼命的夹着屁股,幻想着伟民的鸡巴在我体内膨胀起来……伟民一阵激烈的抖动就射精了,我无比的失落,淫欲难禁的下体还热乎乎的分泌着爱液,用手抓住丈夫已经疲软的鸡巴快速揉动,剧烈娇喘着,期盼着他能雄风再起。
丈夫满身是汗愧疚的望着我,我不甘心的躺下把他的鸡巴夹在湿腻腻的大腿之间,我耸着屁股抱着他的脖子一边耸动一边佯装高潮的急促呻吟:「哦、哦、哦、勇军……勇军……你干的我好爽……啊!勇军……你干死我了……」
  伟民温柔的摸着我的脸:「丽娟……对不起……
我真的不行了……」
我的心情一落千丈,怅然的拿出卫生纸擦拭了几下,到卫生间冲了个澡,回来躺在伟民身边,伟民满含愧疚的搂着我:「丽娟……
我……真的很惭愧,可是我……」
我轻轻的说:「伟民,没关系,你已经很努力了,我知道……
我说过这没关系的,睡吧。」
  我发现伟民的眼睛里含着泪水,让我的心里一阵难言的酸楚,结婚这么多年,我就没看见他哭过,他说:「丽娟,我这样心里也很难受,真的,如果你真的在外面找男人,我也会理解,因为我知道我们的感情,只是我怕你上当,怕别人欺侮你,怕你不开心……」
  我的泪水呼的就涌出来,我转身抱住伟民的头,把他抱在我温软的胸怀里,哭泣着说:「你怎么能这样说……你个傻瓜……
我们已经经历了出轨的痛苦了,我不会找人的,这样也很好啊,你每次都比上一次强很多……你自己都不知道……傻瓜……」
  我们相拥着沉默了一会儿,伟民从我怀里抬起脸,轻轻为我撩起额前的头发,说:「丽娟……有件事我想告诉你,那天谁都找不到你,我就看了你的电脑……」
  我心里一紧:「哦……
那没关系的……」伟民又说:「我看到你和浩洋的聊天了……」
  我顿时觉得心跳加速,快要蹦出来似地:「你看到了……
那……」伟民喃喃的在我耳边说:「我觉得我可以接受……」啊!伟民的话让我全身都紧张起来,天哪,我不知道我该如何形容我复杂的心情,我抱紧了伟民声音发颤:「你可以接受什么啊……
我是他的妈妈……伟民你不要在胡思乱想了……睡觉吧……」
  「娟儿……
我想了很久了,你考虑一下吧,不必告诉我……」
  夜已深,伟民在我身边打起了轻微的鼾声,而我却无比的清醒,黑暗中睁大双眼,想着伟民的话,让我心情有种莫名的感动,是的,我很需要肉体上的满足,而无限的可能性在我思想深处蔓延,让我觉得羞愧,仿佛天快亮时,我才慢慢进入梦乡。
  早上我做好了早饭,喊着浩洋:「洋洋,饭好了。」浩洋从屋里出来,走进厨房站在我身后看着我盛饭没有说话,他身上仿佛散发着一种热力,让我能感受到身后他的存在,我不敢转身去看他,因为昨夜伟民的话,竟让我觉的好像我跟浩洋已经发生了什么一样,很羞耻。
  「妈!」
儿子的一声呼唤让我浑身一颤,浩洋小声说:「一会儿我爸走了我想和你谈谈,你有时间吗?」
我心里紧张的要命:「哦……
这个可以呀,你想谈什么呀儿子?」
「现在不方便说,等我爸走了吧……」整个早餐我都在想,儿子要和我说什么?我在紧张什么?我怎么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亏心事?
  我和儿子坐在沙发上,儿子开口了:「妈,我昨夜想了很久才决定和你谈的,你觉得我还是个小孩子吗?」
我故作镇静笑着说:「乖,你已经是个大小伙子了,不过在妈妈眼里你永远是那个可爱的小孩子……」
  「妈,李哲家住哪你知道吗?」
  啊!我浑身颤抖,惊恐的望着儿子沉着的眼神:「你说什么……浩洋……你知道了……」
  儿子的手臂搂着我的肩膀说:「妈妈,我是你的儿子啊,本来我不想说,怕你有压力,但是我想了一夜,如果我不和你说,恐怕我永远找不到李哲,找不到他手里的照片,妈,你相信我,我可把照片拿回来,替你报仇的!」
  我动情的泪水渗出眼角,我急忙擦了擦,靠在儿子宽宽的肩上,平静了一下纷乱的心绪,对儿子说:「洋洋,你真的长大了,妈妈很对不起你,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都是妈的不好,妈妈不想让你知道,是因为这不是应该由你来承担的,不想让你为此分心为此苦恼……」
  浩洋说:「妈,你知道吗,只要他手里有我们不想散出的照片,他就一直可以要挟你做你不愿做的事情,而我们不敢报警,不给他惩罚,他就会觉得我们软弱可欺,妈,你相信我,我和小军已经策划很多了,我们会想办法把这事了了,可是你要提供他的信息。」
儿子的话很成熟,让我觉得儿子真的是长大了,我心里非常的欣慰,我感动的靠在儿子肩上,手在他腿上摩挲着,轻轻的说:「浩洋,你真的长大了,妈很开心,其实你勇军叔叔已经去找李哲了,会和他谈条件的,我知道那些照片不能留在他手里,咱们等勇军叔叔的消息好吗?」
  儿子看着我点点头:「妈,我很担心你,你回来一直就不快乐,我好想你能和以前一样,可是命就是这样,让你有这样的遭遇,不过我看到过一个故事我讲给你听好吗?」
  「嗯。」
我答应着,规规矩矩的坐好看着儿子,像一个小学生再听他讲课。
  「从前有一头毛驴,掉进了一个枯井,很深根本爬不上来,在枯井里凄厉的叫了好几个钟头,而他的主人想尽办法也不能救它出来,于是就放弃了,反正这头驴已经老了,而这枯井也该填起来了,于是找来邻居帮忙,把驴埋葬了同时也可以填好这枯井,大家拿着铁锹开始填土,每一锹土落在老驴背上时,它都发出绝望的哀鸣,它知道自己自己就要死了,可是过了一会儿,人们发现它不叫了,而是当每一锹土落在背上时,老驴都抖抖肩,跺跺脚,再一锹土,它又抖抖肩、跺跺脚。终于它把用来埋葬自己的土都踩在了脚下,把枯井垫了起来,人们兴奋了,开心的把更多的土填进去,这不是埋它的土,反而成了救命的土,终于老驴出来了!妈妈,其实生活也是如此的,遇到了磨难、不幸的遭遇,我们必须勇敢的把它踩在脚下,希望就一直会有……」
  听着儿子的讲述,我再也忍不住泪水哗哗的流下来,这个故事我早就知道,我也无数次的讲给学生们听,但是,此刻,故事正从我的儿子浩洋嘴里娓娓道来,儿子小时候那顽皮捣乱不听话的影子也同时浮现,我的心灵被这无比熟悉的故事再次震撼了,那不仅是对故事的感慨,更多的是被儿子的感动,此刻我无法控制泪水……儿子又说:「妈妈,我想告诉你的是,你遇到了不幸的事情,我们要像那老驴一样,抖抖肩,跺跺脚,然后快乐起来。
妈,真的,我希望你能快乐起来……」
  我再也忍不住了哭泣着任泪水潮涌,一把把儿子死死抱进怀里,在他脸上额头上亲吻着,哭着说:「谢谢你……
我的宝贝……洋洋……妈妈很快乐,真的很快乐……」
儿子也紧紧抱着我,我们母子紧紧相拥,丝毫没有男女之间的避嫌,因为在这个瞬间,我们的灵魂是纯洁的,我在儿子脸上的每一个吻,都像是在倾注我和他18年的骨肉相连之爱,我无比爱护的小生命,他是我的孩子,曾经在我的怀抱里成长,他感到害怕了,就用那小手紧紧抓住我的肩膀,让我无比的疼惜,他饿了,贪婪的允吸着我的乳头,那小脸蛋儿一鼓一鼓的让我那么开心,他每一次在病中的哭泣都深深牵连着我无比疼痛的心,而他每一次天真无邪的笑脸又让我像天使般的幸福快乐……记不得多久我没有这样拥抱我的孩子了,今天他像一个勇敢的卫士,在我身边用他的力量和爱深深的感染着曾经哺育他的妈妈,这一刻我真的有了无比的信心和勇气,在这世界上,还有什么可以阻挡我的快乐和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