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情动午后

情动午后

  我慵懒的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着。时间过得很快,两个月的暑假很快就要结束了,这两个月我不断在痛苦和快乐中挣扎,我不知道我正在经历什么,我的人生和家庭仿佛正在经历的巨大的转变,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我的心忐忑不安。
  孟翠萍在暑假最后的几天带着小军去旅游了,我孤独的无人可聊,还好这段时间有勇军,他一直在努力解决照片的事情,我们经常见面,他不断的安慰我,鼓励我,我发现,我们认识这么多年,由于心里对往事的隔阂,我从来没有了解过这个男人,这段时间的交往,我觉得他其实很善良,经过人生的磨难,他更懂得去珍惜,和顾红离婚后,顾红回了老家,我想他的心里肯定也不好过,而我却对他心怀愧疚,毕竟,这都是我的丈夫伟民造成的,而他依然在无怨无悔的帮助我。于是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尽量的表现出开心,和他沟通,还爱开玩笑,说让他尽快再组建一个家庭,想让他从离婚的阴霾中走出来。每次他都摇头叹气,说害怕结婚了……而最近和伟民的关系也恢复到了正常,这是浩洋最喜欢看到的事情了,我和伟民有说有笑恩爱有加,他就会很快乐,伟民很惊诧我在床上的表现,那能让他欲仙欲死,他极大的满足同时,对我也很愧疚,所以,他再也不问我的事情,不论我几点回家,和谁在一起,他关心的只是我的安全。
  唉,夫妻之间居然会是这个样子?我怅然的靠在床头上,脑子里乱纷纷的,和伟民20年的感情我是无法割舍的,我们重归于好我也非常珍惜,但是我一时还没有完全适应和他全新的性爱方式,那让我觉得我自己无比下贱,而且我会把自己挑逗的淫荡不堪,淫欲难禁,唉,男人,什么是好男人,这个世界没有完美的男人和女人,伟民已经算是不错的了,全力以赴的照顾这个家,现在对我又是百依百顺,可是在床上……
我不由的夹紧双腿闭着双眼,我真的想要,想要那健壮勇猛的鸡巴来满足我腿间那欲壑难填的欲火。
我轻轻咬着嘴唇,我什么时候变成了淫娃荡妇?或许本来就是。怎么脑子里时时刻刻都是男人的大鸡巴?啊,想到这三个字,我不禁心里颤抖了,我大腿膘在一起挤压着勾心的酥痒,我想象着一个火热的男人鸡巴在我湿滑的小屄里扑哧扑哧的插动,啊,那是什么感觉啊……
我突然觉得窗帘好似被微风吹动了一下,我的余光看到了一双熟悉的眼睛,浩洋!我的心狂跳着,看看自己,吊带睡衣下乳胸半露着,光着两条白花花的大腿搅在一起,像个淫妇般的骚态,天哪,儿子在偷看我!我羞愧的要死,拉着毛巾被盖在身上,不敢看过去。上次和伟民那样就被他看到了啊!
  我转过身背对着窗户,这小子,不知道偷看我多少回了,他都看到我什么了?
  我越想越觉的脸上发烧。一种邪恶的思想也在心中悄悄蔓延,我竟然又把毛巾被拉开,把腰身臀部背对着窗户露了出来。
我闭着眼,鼻息沉重,我似乎能感觉到儿子的目光在我身体上的抚摸,那充满情欲的撩拨,从腰肢到屁股,在到大腿上,我轻轻嗯了一声,情不自禁的夹紧臀部,腿间被挤压出一丝甜美让我酥软,我知道我肥大雪白的大屁股在深深的刺激着浩洋,但是我此刻却那么的邪恶,故意的不断把臀部一紧一紧的收缩,好让他看到我臀肉的荡漾,啊……浩洋……你在看着妈妈手淫吗?我想着腿间就湿乎乎的了。
  这时候手机突然的响了,吓了我一跳,急忙接起来是翠萍:[ 丽娟!我回来了,给你和浩洋捎了东西,有时间见面吗?]]正在无聊的我很高兴,说:[ 好啊,你可回来,玩疯了吧,咱们好好聊聊。请你喝咖啡吧?女人,这么多天我还真想你。] 我飞快的起来梳洗完毕,换下了湿湿的内裤,拿到卫生间想顺手就给洗了,可是我突然想起刚才儿子那充满欲火的偷窥目光,心里不由产生一种莫名的兴奋,把那内裤窝成一团扔进洗衣机,想了想,又拿出来,就放在洗衣机上面了。想想儿子看见它的兴奋样子,我竟然满心坏坏的甜蜜,暗暗的恨自己如此淫荡,却甘愿享受着被儿子偷窥被儿子期待的别样刺激。
  从卫生间出来,拢着头发,扭着身体在镜子前照着,儿子在客厅里看着我:
[ 妈,要出去吗?] 我心里忐忑着,好像做了对不起儿子的事怕他看出来似地,照着镜子不看他说:[ 嗯,翠萍阿姨回来了,我去见见她。] 浩洋说:[ 哎呀老妈那你打扮个啥劲儿啊?又不是去和帅哥约会。] 我脸上一红,心想这小子学会调戏妈妈了,从镜子里看到他那一脸坏坏的笑容,我哼了一声说:[ 我是看看我的身材保持的怎么样,有没有走形。] 说着我就走到他眼前,任没戴胸罩的丰满双乳在吊带睡衣下晃颤,在他跟前扭了一下说:[ 你看呢,浩洋,还可以吗?]
  浩洋弯着腰坐在沙发上,遮掩着胯间隆起的尴尬,虽然装作不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但是我能感觉到他炙热的眼光,他不自然的装作调侃的样子说:[ 妈,你是我认识的最美的大美人,高兴了吧?] 我笑着过去俯下身子在他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 乖洋洋,你真会说话哦,妈妈很开心。] 我垂下的吊带睡衣的领口正对着儿子的脸,一对肥乳让他看了个正着。
  浩洋双眼好像在喷火,我马上有些后悔,我怎么能如此勾引他啊,要是儿子把持不住把我就地按到,我这个欲求不满情欲似火的妈妈能抵御住他那热烈的进攻吗?太可怕了,我不敢再有丝毫的挑逗言行,很快的回到卧室换了好衣服,拿了包说:[ 我走了浩洋,在家乖乖的啊。] 浩洋答应着有对我投来热热的眼神,我和他对视了一眼,想起在卫生间洗衣机上我沾着淫液的内裤,心想:哼,一会儿有你激动的,别射在妈妈的内裤上就好。
  一进咖啡店,就看见翠萍坐在床边的一个位置上,已经在等我了,白皙漂亮的脸上画着淡淡的妆容,头发做的很时尚染成棕栗色,飘逸在肩膀,低胸的连衣裙露出脖颈下一片诱人的雪白,甚至露到那丰隆的地方,一条铂金项链还吸引着人的眼球往那里看去,这女人,唉,还嫌男人的目光不够啊。
  我们坐下点了咖啡,就聊了起来,她拿出相机给我翻看着他和小军在海边的照片,还有他们穿着泳衣搂着的合影,我看了说:「呵,娘俩真亲密啊……」翠萍用胳膊肘捣了我一下,笑着说:「你整天都在想什么啊,真受不了你。」
  看完照片,我们不知道怎么就聊到了勇军,翠萍也很惋惜说:「这么好的两口子离婚了,都是你家伟民害的,他恨死伟民了吧?」
我怅然地说:「是啊,那是当然了。谁能不恨呀。」
  孟翠萍眼神有些兴奋地说:「那他现在还这样帮你啊?丽娟,怎么回事儿?
  他对你……」
  我说:「去你的,我们以前就是同班同学,他恨伟民,我又没有得罪他,勇军这个人是是非分明的。」
  「哦……
这个男人还真不错。」翠萍说着,马上发现自己有些失言了,脸上一红。
我抓住这个时机没有给她辩驳的机会就笑着说:「是很不错,你有机会了啊,骚女人,春心大动了吧?我给你说说啊。」翠萍脸上红红的娇嗔着:「什么呀,你别乱说,人家离婚了都找个年轻的媳妇儿,会看上我这半老徐娘啊?」
  她的话让我心里一动,啊,翠萍心里果真对勇军有好感啊!她的话让我我敏感的感觉到了,想了想,勇军怎么会看不上眼前这个大美人啊?工作好收入高,还性感漂亮风骚无比,想着心里居然有些醋意,一个娇滴滴的大美女,一个魁梧结实有味道的汉子,除了勇军没有好工作,两人外型上还真搭配呢,我又是羡慕又是兴奋,低声说:「翠萍,说真的,勇军一定会看上你,只要你愿意就行,我试探一下他。」
  翠萍连忙摇头说:「你干什么啊,人家刚离婚不到两个月,你千万别说。」
  我笑了笑说:「也是,现在说真的不合适,骚女人你就再忍耐一段时间吧。」
  翠萍笑笑去上卫生间,看着她丰盈妖娆的背影,我暗暗想着这两个人也许真能在一起。可是我为什么心里却酸酸的?真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绪。这时候翠平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看过去一条短信显示在屏幕上: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呀?我等你呢,好想你,我等不及了。
  我的心里狂颤,这短信及其暧昧啊!什么叫等不及了?哪有儿子这样和母亲说话的?天哪,这母子俩不对劲儿了!难道是……
那种可能让我脸红心跳,心里紧张的要命。真的发生了?我正在激动的想着,翠萍就回来了,我说:「你有短信……
我不小心看到了……」
  孟翠萍拿起手机一看,脸立刻红的像猴屁股,喘息都急促了。看着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紧张的喝了一口咖啡,我发现我的手也在颤抖,我首先打破了僵局,压低声音说:「首先不要狡辩什么都没有发生,然后告诉我细节,翠萍,你别瞒我……」
  翠萍说话有些结巴了:「丽娟,唉……真是纸里包不住火,这么快你就发现了,我……幸好是你,要是别人……
我还有脸活吗?」
  我激动的说:「所以啊,你要告诉我细节,我会帮你的,把事实隐藏到底,呵呵,快说!不许有遗漏……」
我像小孩子听故事一般双眼瞪得大大的。孟翠萍娇嗔的看我一眼,看看四周没有人能听到就低声说了一句:「这有什么可说的,你知道有这事就行了呗,我一时糊涂了……」
  我像审问犯人一般:「你是怎么勾引他的?谁先主动?」
  翠萍看着我扑哧笑了:「我明白了,你想取经!看把你激动的。」
  我说:「不要转移话题,快说怎么回事?」
  翠萍小声说:「我和小军在宾馆住一个房间啊,你说我们母子俩开两个房间浪费不浪费?没想到住在一起就出问题了。」
  「我说你俩的照片上那么亲密,你怎么勾引的,说说,还是他强行的?你将计就计了?」
  「他还用勾引啊?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他跟个发情的小公狗似地,我一撅屁股他就上了……」
  翠萍说的让我一阵暗暗的兴奋:「那你……啥感觉?积极主动的配合了?」
  「没有,你……唉……告诉你吧,那小犊子挺勇猛,就是啥都不会,不用配合,闭着眼躺着享受就行了。不过,现在他倒是乖多了,现在对我是百依百顺,让他往东不敢往西……你………回去也试试?」
  「去你的,少把我拉下水。」
我暗自夹紧大腿,觉得腿间那不争气的地方又开始微微发热,其实我内心深处很想问的是:他的家伙有多大?有多硬?有多舒服?可是这怎么能问?只给我留下无限的想象空间,那想象让我臀间火烧火燎的喷发着欲望,我只有不断的暗自夹紧双腿,抑制着我腿间私处对那年轻鸡巴的渴望……
我到卫生间擦拭阴部的水儿,轻轻揉着充血肿胀的阴唇,小军那些文章又浮现脑海,天哪,世上真的能发生这种事情,我想象着那年轻的充满活力的硕大鸡巴,不,是鸡巴!好想尝尝那是什么滋味儿,坐在马桶上把双腿分的大大的,紧咬嘴唇不让自己哼出声来,是的,我好想要,下面想……心里也想……浑身都想……从来没有这样想过……
我们聊了很多,点了晚餐吃了才回家。在门口分手的时候,我调笑她说:「这么晚了,你宝贝儿子等不及了,快回去吧!」翠萍在我胳膊上拧了一把说:「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去啊?看你流口水的馋样儿,让你享受享受?」
我不甘示弱的靠近她悄声说:「好啊,我还真想,就是怕你宝贝儿受不了啊……」
「啊呀,你还真上脸,快回家吧,我打车走了!」翠萍满脸羞涩的推了我一把,叫了出租车给我摆摆手就走了。
  晚上回到家,伟民和儿子已经吃过饭了,我来到厨房把他们的碗洗洗,浩洋进来了,走到我身边说:「妈,孟阿姨带了什么好东西啊?」
我看着儿子高高帅帅的样子,心底里泛起一阵甜美的温柔,我柔情的看着他,把手擦干净在他头上摸了摸,柔声说:「海边的一些特产,明天做给你吃。」
儿子把头一扭说:「妈!
  你别老摸我的头行不行啊,男人的头不能摸的!」
我笑了:「怎么啦,你是我儿子,摸摸你的头还不行了?」
  「不行!不能老把我当小孩儿看啊!」
  我开心的笑着说:「哦,对不起啊,洋洋已经是大男人了,但我还是你妈妈啊,妈妈想要爱抚儿子怎么办呢?」
  儿子嘿嘿笑着张开双臂说:「那可以拥抱一下啊。」
我立刻双手攀上了他的肩膀,把身体贴进他怀里,双乳挨着他宽宽的胸膛,他双臂几乎是僵硬的放在我的腰上,我柔软的腹部也贴着他了,被他抱着好舒服啊,我有点不忍离开这甜美舒服的拥抱,让我浑身都软软的,我就勾着他的脖子温柔的说:「乖宝贝……你下午都干什么了,告诉妈妈……」浩洋眼睛里闪过一丝尴尬:「我……什么也没干,上网了。」
  我心里想,哼,这小子下午还不知道是怎么把玩妈妈的内裤的,我在他脸蛋上「啵!」的亲了一口:「好了,晚上早点睡吧,快开学了,别再熬夜上网了……」松开儿子的怀抱,顿时一阵空虚,才发现伟民就在门口站着,我吓了一跳,脸上立刻红了,啊,他看到了,随即一想,那又如何,我拥抱一下儿子理所当然啊!于是很快平静下来,说:「怎么了伟民?」
  他微笑一下:「没事儿,我来泡点茶。」
我拿过他手里的杯子说:「你坐着吧,我给你弄好。」
我打开茶叶筒,捏了一撮放进杯子,这时候伟民温柔的搂住了我的腰,为我耳边轻轻的说:「你真贤惠……」说着在我屁股上轻轻捏了一把,竟然把手滑进了我的臀缝,我双腿一酥,我红着脸小声说:「你干什么,让孩子看见了……」
  「丽娟……咱们早点睡吧……」
  我知道他想干什么,其实我心里何尝不是非常的期待?尽管伟民总让我不上不下,但是我还是渴望他那温柔的抚摸,半软的小鸡巴在我阴唇中间射精的感觉,那让我充满幻想,在丈夫怀里与丈夫一起幻想别人的感觉是那样的刺激,更何况今天的我通过和翠萍聊天,与儿子拥抱,我的大腿中间一直就是热热的痒痒的,伟民的话让我又泛起一阵酥酥的情欲。
  我娇嗔的看他一眼说:「老不正经,等孩子先睡了……」
  没想到他竟一把搂住我,抓着我的手放在他胯间说:「趁我现在有感觉了,你摸摸……」
  一摸之下我浑身都瘫软了,啊,居然硬硬的!我呼吸急促起来,看着兴奋的伟民,我娇喘着:「硬了……好硬……」
我的手指在上面揉动着,伟民点点头。
  我接着软软的哼着:「孩子还没睡呢,怎么办啊……」
「管他呢,他在书房上网,让我看看你湿不湿,想要不想……」说着一只手呼的伸到我大腿中间,隔着内裤按在我敏感的阴唇上,我双腿一夹软酥酥的哼唧了一声:「哦……想……想……
我都快尿了……」
  我不顾一切拉着伟民就进了卧室!

受伤
  妻子拉着我进了卧室,她躺在床上翘起双腿把裙子内裤都脱了,光着雪白丰满的大腿,白花花的大白屁股,一片丰腴雪白让我眼晕。
  我飞快的脱光了,站在床边看着妻子,鸡巴硬硬的在腿间一翘一翘的,妻子看着,脸上露出一副春情难禁的骚态,浪酥酥的哼唧了一声:「哦……伟民……」
  双手扒着白嫩的大腿两边叉开,肥熟销魂的骚屄流着露水,对着我款款发情。看着我的鸡巴呻吟着:「哦……快来……」
  我激动的爬上去,手扶着鸡巴对着妻子肥嫩湿滑的阴唇中间就顺利的插入了,啊,一片温软酥香的软肉包围住我的鸡巴,这种感觉真让人兴奋啊!妻子急促的娇喘着双臂搂住我,大屁股一夹一夹的呻吟:「啊……好美……伟民……好硬好舒服啊……。」
  我抽动着,眼前浮现着刚才妻子在厨房与儿子拥抱的情景,我摸她腿间的时候,证明了她在抱着儿子的时候下面就已经湿了!我更加勇猛了,脊柱一阵酥麻,就想射了,我急忙抽出来鸡巴控制着,我知道我很快就会射,我必须想法控制,丽娟还在摇着大屁股等着我的插入,我的身体滑下来,在她大腿中间,那骚呼呼的发情的味道非常刺激,肥美的阴唇由于刚才的插入现在还娇美的张开着,露着里面的嫩肉,黑乎乎茂盛的阴毛湿漉漉的曲卷着,散发着熟女人妻蓬勃的肉欲,这是我妻子的屄,被多少男人朝思暮想的肥屄,就在刚才,还在为年轻的儿子流出骚骚的淫水,我扒着她的大腿就把脸埋进去了!
  我想是一只猫,在舔食甘美的食物,用鼻子嘴唇舌头一通乱舔,妻子浑身娇颤,捂住嘴努力克制着嘴边的呼喊,大屁股筛糠似地抖动着,我百般抚弄下,一股股爱液撒尿般涌出,我满脸都是。觉得她快要高潮了。赶紧起来压在她身上,妻子呻吟着,脸上的浪态毕现,娇喘呼呼的抱着我敞开着大腿:「伟民……快……给我……」
  我的鸡巴完全可以插入,但是我故意在她阴唇中间挑逗,我把脸凑过去说:
  「看我脸上……尝尝你自己的骚味儿……」丽娟媚眼紧闭,张开嘴柔软滑腻的香舌伸出来在我嘴角脸上舔着,我激动的问:「骚不骚……」丽娟呻吟着:「骚,我很骚……伟民……
我快到了……给我吧……」
  「娟……
我需要刺激……刺激一下我……。」
我的鸡巴已经挤进了肥大的阴唇中间在里面摩擦着。妻子扭着屁股娇吟:「哦……勇军……你把姐姐干得好爽啊……
我还要……」
  我激动的插入着,晃动着,马上就要到达顶峰,妻子也开始痉挛,肥美的肉屄夹得我的鸡巴很紧,一下下娇美的收缩着,我在她耳边喘息着:「娟儿……
我忍不住了……叫我浩洋……」
  妻子浑身一颤,张开迷离的双眼,瘫着大腿抱着我的屁股急促的呻吟:「哦……
我到了,到了……你射吧……」
  「你叫我啊……叫洋洋……」
  妻子死死抱着我的屁股用力往她腿间压着,一双肥美柔软的大腿软软的瘫开仿佛给我一张柔软肥沃的温床,骚呼呼的屄里就像有种吸力在允吸着我的鸡巴,终于哼唧出来了:「哦……洋洋……妈妈早就想被你干了……射进来吧……」
  我一下子就到了崩溃的边缘,狂乱的耸动屁股,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在腰部,让火山的激情在妻子体内喷发,我颤抖的呻吟:「哦……射到你哪?」
  妻子伴随我的抽动高潮的呻吟着:「哦、哦、哦、洋洋、干死我了、射妈妈屄里……」
  我们大汗淋漓的拥在一起。过了好久,喘息才逐渐平静,妻子犹如一个娇羞的新娘,软软的依偎在我怀里,从未见过她如此温柔。
我是一个男子汉大丈夫,搂着妻子的香肩,听着她带着余韵的娇喘,问她:「高潮了?」
妻子在我怀里点点头,柔情的搂着我的头,和我嘴对嘴的呼吸着娇声说:「伟民,真好。」
  「刚才你是不是真把我当浩洋了?」
  妻子娇羞无限的在我嘴唇上咬了一口:「老不正经,你怎么不叫我妈妈?」
  咬完又用手指在我唇上轻轻擦了擦她的口水,娇柔的说:「你今天吃什么了,这么勇猛?」
我一条腿搭在她柔滑酥软的腰肢上,软软的鸡巴在妻子肥嫩的下腹部阴毛上,对她说:「啥也没吃,就是看着你抱着儿子我激动了……」
  妻子温柔的摸着我的脸悄声娇嗔:「老变态……净想着老婆让别人弄……
我和儿子抱抱你吃醋了?这么兴奋。」
  「是呀,你跟他做做我会更兴奋的。」
我温柔的说。
  「啊呀!你……」
妻子在我肩膀上使劲儿拧着,娇羞醉人的摸样真让人爱怜。
  手机突然响了,是妻子的手机,那是一条短信,我一看表已经11点多了,妻子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立刻很紧张,把电话拿给我,我一看是李哲:杨老师,我一直寝食难安,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和你的朋友刘勇军见了面,谈了很多,他告诉我你们不会找我的麻烦,于是我想把照片都删了,让你也能安心,这是最好的结局,但是我想能够和你当面谈,我也会放心。
我是个生意人,不是靠这种照片勒索为生的,我不想留着它,对你我未来的生活都会造成影响。如果你现在可以想开,我们见面谈谈好吗?让这件事画上一个句号。
我现在在本地,明天就要出差,如果你愿意,我在等着你的电话。
  我也很紧张,但是觉得他的短信也在理,于是就说:「给他回电话,我和你一起去和他见面。」
妻子拨通了他的电话,我隐约听到他在电话里说:「我在你们小区对面的街心花园路边站着……」
  我和妻子穿好衣服,出了门,夜色微凉,我搂住妻子的肩膀,妻子充满柔情的看我一眼,乖乖的把手臂绕在我的腰间,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为什说性爱可以增进夫妻感情,这就是原因。没有性的婚姻是无法维持的。
  老远就看见一个男人在路边站着,我心里很紧张,告诉妻子让她在必要的时候报警。李哲看见我也来了,很是气愤:「杨老师!我以为我们可以单独谈谈,你想干什么,这是谁?」
  我马上说:「我是她的丈夫,李哲,你的情况我们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这件事你还可以挽回,就是把照片彻底删了,以后井水不犯河水。
我们也不想有太多的麻烦,今天就是给你个定心丸,我亲自告诉你你是安全的。」
  李哲稍稍平静下来,我看到他一脸的憔悴,想必他也在承受着不小的压力,还有我知道勇军一直在不断的给他加压。
他看着丽娟说:「既然这样,杨老师,我想听你亲自告诉我,你不打算找后账,我只在手机里有照片,发誓没有备份。」
  妻子盯着这个伤害过她的男人很激动,眼泪也流出来:「李哲,我老公已经明确的告诉你了,你还想怎么样?你有没有备份我们怎么会知道?你这种无耻的人说的话谁会相信?你是个王八蛋!」
我觉得丽娟的情绪很可能会影响到这次谈判,于是赶紧搂住她的肩膀小声安慰:「丽娟,别激动,我来谈……」
  李哲果然也很激动,大声说:「肏!杨丽娟,你真有种,我是诚心来讲和的,我李哲是什么人?我说没有备份就是没有!你打听打听,我是干什么的,要你那破照片有什么用?这是我的手机,你看着!」说着,他把手机狠狠的摔到地上,又踩了两脚。说:「以后别让人再来烦我!」
  我判断他说的是真的,李哲的家庭是很有背景的,这是传出去对他整个家庭都会有影响,所以他也很有压力。见他把手机摔了,我心里舒了一口气。可是这时候妻子不冷静的话激怒了他:「李哲,你是个十足的流氓,谁会去烦你,你自己做的好事,我看见你就恶心!」
  李哲愤怒了,指着妻子的脸说:「我是流氓!你就是好人吧?肏,你不是也撅着屁股叫得挺欢实?」
妻子满眼含泪走过去啪的狠狠给他一耳光!李哲捂着脸一把就把妻子推倒了,刚才他的话让我突然硬了起来!但是这时候我怎么能够旁观?我急忙冲过去双手抓住他的领子和他扭打起来,身边传来妻子的尖叫声!
  我用尽全身力气把他压在地上,他愤怒的抓住我的头发,用拳头在我脸上招呼,我也毫不客气的用腿和肘在他身上撞击着,我身体比较胖也很重,压着他起不来,他就双腿死命的弹腾着,突然膝盖在我裆部狠狠的撞击了一下,刚才还勃起的鸡巴被顶的一阵钻心的疼痛,我惨叫一声捂住腿间,身体慢慢躺在地上,我觉得头晕目眩,妻子大叫着跑过来哭着抱着我:「你怎么了!怎么了伟民!别吓我……」
我疼得有些麻木,看到李哲也过来了,脸都下白了,结巴的说:「不是我先动手的!不是我,你别装……你起来……
我不是故意的!」
我晕乎乎的失去了意识。
  当我醒来,我已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我看看四周,这是我熟悉的地方,熟悉的消毒水味。这是我工作的地方。
我睁开眼就看到妻子哭泣的脸庞,看着我说:
  「伟民,你醒了,还疼不疼?」
我没有觉得疼,只是下身好像没有知觉。这时候急诊室的大夫来了,对妻子说:「嫂子,张院长估计要转移到病房住几天,我都安排好了,泌尿科的王主任在路上马上就到了,他会给院长做详细的检查,民警在外面等你要录口供,这里交给我吧。您放心好了。」
  我握握妻子的手,对他说:「丽娟,没事的,他们会照顾好我的,都是同事,你去吧。」
  检查完后我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清晨我起来解手,却发现尿的时候疼痛难忍,尿完又失去了知觉。天亮了,噩耗传来,我的鸡巴挫裂伤,已经不能再勃起了!也就是说,我从此成为了太监!我顿觉天旋地转!天哪,为什么这样惩罚我?
  就在昨天,我才和妻子共赴云雨,让她达到了久违的高潮,我痛苦的闭上双眼。
  眼泪从我眼角滑落。
  妻子在我身边哭泣着,在我耳边小声说:「伟民,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全是因为我你才这样的……是我的错,我会好好照顾你,让你好起来的……」
我摸摸妻子的脸,叹了口气,我想,人生中充满了让人无奈的事情,也许命里注定我今生遭此磨难,我愤慨的望着天花板,想要直视苍穹,想要问问上天,到底为什么?我心里嘶吼着:我,张伟民,是打不垮的!
  每天我都躺在医院的床上,而我的心里逐渐的非常平和,因为工作、升职、人际关系、家庭我奔波劳累的那么多日日夜夜,从来没有时间停下来好好想一想,这大半个月我每天没事可做,想开了很多。
  清晨,妻子一如既往的给我送来了早饭,她穿上了一身套装,我看着她说:
  「天凉了啊,外面冷吗?」
妻子温柔的说:「是啊,秋天温差大,早上外面很冷。」
  「浩洋呢?上学了吧?」
  「嗯,他说下午下了课来看你,来,趁热吃吧。」
「唉,别让孩子往这儿跑了,让他在家吧。」
  妻子笑笑说:「儿子长大了,懂事了,有时候我也管不了他,让他来吧,他想见你。」
  这期间,翠萍和勇军也不时的来医院看望我,我发现每次都是他俩一起来一起走,看起来很亲密,我想要是他俩成了一对儿,那也挺不错。和勇军之间的恩怨我们都没有提起过,不过看起来他已经不再那样怨恨我了,我住院的期间,外面的许多事他都肏心办着,李哲来过一次,要求我们撤诉用赔偿的方式解决,因为我的伤足够给他判刑了,妻子非常气愤的拒绝赔偿,坚决要求惩罚李哲入狱。
  但是我想,结果已经是这样了,即便让他蹲监狱又不能让我好起来,而且我心里非常清楚,当时扭打在一起的时候,他的确是无意间给我造成的伤害。
  而且我住院后,李哲和他的家人也经常来给我道歉,态度也很好。于是我和勇军翠萍商量一下,他们帮着劝服丽娟,接受了那笔不少数目的赔偿金。撤诉了。
  时间在医院过的真漫长,一个月的时间让我觉得几乎已经住了半年了,出院的时候,我已经完全恢复了,除了不能正常勃起,一切都恢复正常。
我的精神也好了。这一天有不同事和朋友都来给我庆贺,在酒店摆了几大桌,勇军和翠萍挨着坐在我对面,吃饭的时候我看到一个细节:勇军给翠萍夹了菜,翠萍那勾魂的媚眼像他投去动人的秋波。
我就悄悄的问丽娟:「丽娟,他俩怎么回事?」
妻子娇羞的看我一眼:「你别管人家闲事儿。」
我笑笑说:「呵呵,我只是觉得人生如戏啊,不过这样也挺好……」
我没有往下说,因为顾红这个名字在我和妻子之间还是很敏感的,我有淫妻癖,她没有淫夫癖。
  回家住的这段时间,和妻子住在一起,我突然又开始有了性欲,晚上妻子带着满身温柔的体香躺在我旁边,那丰腴成熟的肉体白嫩诱人,丰乳颤颤,肥臀巨硕,让我心痒难耐。想去摸摸总是遭到妻子拒绝,她说要等我恢复差不多了再试试。现在不宜激动。
  连着下了几天雨,气温突降,真是一场秋雨一场寒啊,晚上要盖被子了。
我在外面和朋友喝酒喝到很晚,回来一下车就有种冬天的感觉,可是看到家里亮着灯光,我心里暖洋洋的,我知道,可爱的儿子温柔的妻子他们在家,等着我。
  我到家洗了澡到卧室,看见妻子已经铺好了床,跪在床上整理者枕巾,向后翘着浑圆肥大的屁股,在薄薄的睡裤下丰满诱人,我的心动了。躺在被窝里,搂住妻子丰腴的腰肢,轻声说:「丽娟,你有没有嫌弃我,我已经是太监了……」
妻子娇羞的抱着我娇声说:「伟民……你都是为了我才这样的,怎么会嫌弃你?
  你想不想试试?」
我点点头。把手伸到她睡衣里,摸到她柔软丰嫩的乳峰,妻子瘫软着身子,任我的手在她身体上游走,我伏在她身上轻轻吻着她丰美的嘴唇,解开她的衣襟,妻子配合着让我把她脱光了,我自己也脱的光溜溜的,两具肉体又重新缠在一起互相慰藉着……妻子很快就进入了状态,娇喘呼呼的抓住我死蛇般的鸡巴塞进她肥嫩的大腿中间,夹在一起风骚的耸动着肥臀,我软软的鸡巴与她湿淋淋的肥腻阴唇摩擦着,我又闻到了那股熟悉的气味,骚骚的,香香的,那是妻子发情的味道。妻子娇吟着:「哦……伟民……舒服吗……」
  我很激动,很兴奋,性欲高亢,就是硬不起来。
我抱着妻子肥大的屁股用软鸡巴在她腿间磨蹭着说:「丽娟,你该喊我什么……」
妻子一脸的娇羞,随即被一种放浪的神态所取代,夹着我的鸡巴柔软的娇吟:「浩洋……啊……快干妈妈……
哦……」虽然没有插入,我们相交的地方仍然发出湿腻腻的水声,妻子呻吟着:「嗯……干的妈妈好爽……」
  我软软的鸡巴虽然不能硬,但是有感觉了,被润滑柔软的阴唇摩擦的酥麻麻的,我激动的声音发抖:「啊……很想让儿子干你吧……告诉我……」
妻子剧烈娇喘着,浑身都瘫软了:「是啊……
我好想……儿子……给妈妈插进来……」
我瞬间到了情欲的顶峰,软软鸡巴一动一动的,精液流淌出来。妻子仍然夹着娇喘着问:「你射了?」
  我嗯了一声不好意思的说:「不是射,是流出来的……」
  妻子温柔的喘息着翻下身,拿纸巾给我擦拭着,又把自己腿间擦干净,依偎在我怀里柔声说:「伟民,这样舒服不舒服?」
我搂着她说:「我舒服了,可是你难受了。」
妻子笑笑在我唇上吻了一下说:「你舒服就行,不要管我。」
我心中一阵感动,于是把她紧紧抱在怀里轻轻的说:「那怎么行,我知道你想,真的让浩洋来吧……」
  妻子在我怀里微微发颤,把脸埋进我的胸膛,一只手伸上来捂住了我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