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火凤凰之物语】(1-2) - 色狗综合成人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  【欲火凤凰之物语】(1-2)

【欲火凤凰之物语】(1-2)


             欲火凤凰之物语


           (1)润玉池中的极品魔女

  「绮雯郡主,请沐浴更衣。」

  我看着小心翼翼的素兰轻声轻语地迎请我前往「润玉池」作最后的沐浴,心
里充满了不知所措的迷惘,不知道接下去该怎么做,因为我将踏出我生命中,永
远不会忘记,也不可能忘记的一步。

  我将成为万人羡慕,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幸运女子,但是,我现在却很迷惘,
我曾经启请上天给我神谕的启示,也曾夜观星象,推度自己未来的命运,还曾通
过原本十分灵验的花瓣占卜,来探询自己命运的轨迹,但是都没有得到上苍明确
的指示。

  因为我的身份很特殊,我是天龙王朝开国君王龙焰最得宠的贵妃,艳丽无双,
号称「花蕊夫人」的云雪琼那个将准备被封为「小花蕊夫人」和淑妃的妹妹云绮
雯,但是,如果仅仅这样也就罢了,我的身份异常地复杂,我还拥有许多不为人
知的秘密身份。

  我还是前狮子王朝的公主——欧阳绮雯,自幼生活在锦衣玉食的皇宫里,有
着常人难于想象的尊宠,狮子王朝的最后一任君王叫做欧阳翼狮,他长得很威猛
高大,有一种君临天下的王者霸气,但是对我却很温柔、细心地呵护和宠爱,据
说他勇冠三军,战场之上所向披靡,人们形容他像一头长着飞翼的嗜血雄狮,但
是我从没有看到过他威猛的一面,我曾经无数次在他宽大的胸膛里撒娇,缠着他
要这要那的,而且每一次总是能得到满足,因为我是他最宠爱的刁蛮公主。

  但是有一天,属于我的整个世界突然变了,整个都崩溃了,那是在我十三岁
的那一年的春天,父亲最信任的臂膀,为他东征西讨的狮子王朝兵马大元帅,黑
龙郡王龙焰,突然发动政变,带兵杀进皇宫来,说是父亲抢了他美丽的王妃,但
是后来听曾经也身为狮子王朝的贵妃的母亲说,是龙焰自己将他那美丽的王妃送
进宫来,说要献给尊贵的狮子王朝君王,总之,事情是起于男人之间对美色争夺
这一点是没有错的。

  那一次事变,历史上称之为「龙之腾」,是现在天龙王朝的开国事件。

  黑龙郡王龙焰在发动政变之后的短短几天之内,就以雷霆手段控制了整个原
来的狮子王朝,同时也使一时十分紧张的边境平静了下来,不至于因为发生了这
一种突如其来的改朝换代,受到虎视眈眈的邻国乘火打劫的入侵,这显然早就做
了准备,邻国碍于狮子王朝的边境,屯有重兵,而且早作准备,来不及马上动员
起足够的军队乘火打劫,等过了几天之后,原来的狮子王朝已经顺利地改朝换代,
整个的政局基本宣告稳定之后,再发动战争,已经没有胜算,也没有意义了。

  据说,父亲是在享受龙焰送进宫来的那位美丽而且风骚的王妃时,中了施加
在那位美丽王妃身上的邪恶魔法暗算,一身惊天地、泣鬼神,令百兽惶恐,令天
地无光的力量和魔法几乎被完全封印住了,成了一名凡夫,但是在那次抵御黑龙
郡王攻进皇宫的那一役,他还是只身一人,站在青龙门的禁宫门口,仅凭着手中
一把狂狮飞翼刀和超人的体质,一夫当关,就使得青龙门半个时辰,不能涌进半
个叛军,总共斩杀了一千三百七十五人,但是最后仍然挡不住如潮水涌来的叛军,
倒了下去,传说倒下去的时候,父亲身上的血肉已经模糊,而且纷纷剥落,如同
一具带血的骷髅,怒目圆睁,死得很惨烈,也很悲壮。

  接着,是近半个月的腥风血雨,龙焰屠尽了我们所有欧阳皇族的男人,就就
连尚在腹中未及生产下来的婴儿,还有已经脱离家族,成为神职人员的,也不放
过一个,灭绝得十分的彻底干净,后来的历史学家称之为「欧阳灭族」事件。

  而对于我们女子,就被迫更该了姓氏,以欧姓为姓氏,但是我们无法延续我
们的后裔,因为这是一个以男人为中心的世界,我们只能依附男人,所以欧姓也
只有我们这一代了,从此,这块纷争的大陆上,再也没有姓欧阳的人了。

  因为原先在狮子王朝的立国之初,律法就规定,欧阳的姓氏是皇族所独有,
平常百姓不能使用,违者以造反论处,所以百姓之中,并没有欧阳姓氏的,而所
有的欧阳皇族,都已被龙焰给屠杀殆尽了。

  但是我却不姓欧,我姓云,叫云绮雯,我跟了母亲的姓。

  母亲云雪琼,也就是我现在的姐姐,她是我们云姓家族最为骄傲的一代绝色,
她长得国色天香,肌肤胜雪,如同羊脂一般很是雪白娇嫩,一张吹弹得破、宜嗔
宜喜的瓜子脸,染着嫣红的娇颜,一头黑亮的秀发一直垂到腰际,杨柳一握,很
是惹人怜爱的纤纤细腰,使她成为狮子王朝一代的舞蹈大师,也正因为以上的种
种,她成了狮子王朝的第一美人。

  她以绝世的容颜,优雅的举止、教养,高超的舞蹈修养,以及擅长撒娇、争
宠的美色诱惑手段,令她坐上了狮子王朝宠夺三宫,仅次于皇后的贵妃位置,成
为狮子王朝历史上有名的美女「花蕊夫人」,我也女因母贵,成为狮子王朝那个
刁蛮得宠的美丽小公主。

  狮子王朝灭亡之后,我当时还住在宫中,因为我绝色的母亲在父亲死后的第
二天,就被龙焰抱上了父亲的那一张她很熟悉的巨大龙床,从此成为龙焰的女人,
也成了天龙王朝那个号称「花蕊夫人」的得宠贵妃。

  我的姐姐、妹妹们,也就是狮子王朝的公主们,漂亮一点的,和我漂亮的母
亲一样,也被龙焰抱上了那一张父亲巨大的龙床,龙焰成为了她们的第一个男人,
然后,确实美丽的就留下来,像我的母亲一样,成为他三宫六院的嫔妃,姿色差
一点的,就在享受数次之后,赐给他的开国大臣们当姬妾,更差的,也在被享受
过后,就送入帝都的歌舞教坊,由于她们狮子王朝的公主身份,成为很受有钱的
男人欢迎,只要花钱,都可以得到春风一度的官妓。

  我之所以能够幸免,到现在还是处女,是因为母亲,还有我自己。

  那一次,龙焰已经将我抱上了父亲的那一张巨大的龙床,而且已经被他给剥
个精光了,在他身旁的母亲,为我在龙焰面前求情,说我长得实在是太过于美丽,
再大一点的话,一定可以超过她,成为天龙皇朝之内最美丽的女子,如果现在就
把我临幸了,我这一朵上天赐予天龙君王龙焰的奇葩,将无法开出最娇艳的花蕊,
来伺候尊贵无比的天龙君王。

  龙焰当时有些心动了,就听从了母亲的请求,因为当时我在场,我至今还记
得他无耻地说,他要把我培养成超越母亲的天龙第一美女,赐我「小花蕊夫人」
的封号,他要我和母亲一同在龙床上联手伺候他,他要同时享受狮子王朝和天龙
王朝的第一美女,「大、小花蕊夫人」,要我们母女两代销魂尤物,默契地同时
在父亲留下来的巨大龙床上,为他施展母女联手欲仙欲死的销魂妙技,要我和母
亲都为他生下无数的王子和公主。

  当时我很羞涩,也很害怕,因为我还是没有成熟的处女,有些懵懵懂懂的,
但是母亲却很风骚,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母亲风骚的淫荡样子,整整一夜,我只能
看着一丝不挂的母亲和龙焰,在父亲的那一张龙床上不断地翻腾做爱,我永远不
会忘记那一夜,当时我害怕极了,也知道了男人们为什么要争夺我们女人,知道
了原来那就是书上讲的做爱、云雨。

  于是,我就这样被养了下来,龙焰他请了最好的老师,教我琴棋书画,诗词
歌赋,以及各种的艺术,如歌、舞、种兰、煎茶……叫宫中最出色的女官,教我
优雅的言谈举止,如何修饰成一位尊贵的嫔妃,但是我最喜欢的还是宫中的图书
馆,因为我自幼就在里面长大的,那里有很多我的回忆。

  我有一个秘密,就连母亲也不知道,那是在我六岁那年,我们这一块大陆上,
最受人尊敬的凤凰神殿圣女,应邀来到狮子王朝的皇宫作客,当时父亲与神殿的
圣女秘唔,所有的人都不许进入,但是我是父亲最宠爱的刁蛮公主,谁都挡不住
我。

  我记得当时父亲的脸色很难看,圣洁的凤凰神殿圣女也脸色凝重,气氛很不
好,但是当我闯进去的时候,凤凰神殿的圣女绽出了笑容,她把我抱在她的怀中,
仔细地打量了我一番,从我的五官轮廓、骨骼框架,最后到我的掌纹走向,然后
神色凝重地对父亲说:「狮子王朝的历史,会在这位美丽的公主身上得到延续,
公主将挑起今后这块大陆的风风雨雨,是我们这块大陆的希望。」

  我当时也傻了,我有那么伟大吗?

  父亲不敢相信地问道:「她只是位公主,能做什么?做圣女?还是嫔妃、皇
后?」

  凤凰神殿的圣女又仔细地看了看我一遍,从五官到手掌的纹路,然后轻抚着
我长长的秀发,平静地宣布道:「她将成为影响和主宰这一块大陆的一代君王,
也将是我们凤凰神殿未来的主人。」

  我当时被搞混了,父亲的皇子很多,因为父亲很好色,他有着数不清的艳丽
嫔妃和美貌侍女,几乎每个月,都有几个儿女诞生,我这个刁蛮的公主会成为君
王?再说这块大陆也不止我们这个狮子王朝,我们只是大陆上七大王朝之一,另
外还有十几个危在旦夕的小国家,艰难地生存在七大王朝的夹缝当中。

  父亲紧张的都喘不过气来,他也吓傻了。

  凤凰神殿的圣女最后轻声地说:「神谕是无法改变的,命运是早已注定好的,
不必悲伤,欧阳君王要好自为之,为凤凰神殿照顾好未来的主人,公主她也是你
的血脉啊!」,声音很轻,但是却久久回荡,激荡着我的心灵里,从那时候,我
就和凤凰神殿开始有了联系,我的生活也从此改变了。

  父亲让我学习各种技艺,同时准许我广泛地阅读皇家珍藏的各种典籍,因为
这是凤凰神殿圣女的意思,父亲曾经告诉我,凤凰神殿是我们狮子王朝的守护神
殿,神殿帮助我们欧阳家族成就了狮子王朝的霸业,也帮助我们狮子王朝度过了
很多危机,但是这一些都是我们家族的绝密,只有成为君王的人,才能知道的,
而我就是未来的君王。

  但是,现在我却成为母亲「花蕊夫人」云雪琼的妹子「小花蕊夫人」云绮雯
郡主。

  一年前,母亲将我偷偷送回领受天龙王朝皇恩的花蕊郡王云家,然后再以我
外祖父花蕊郡王的小女儿身份,风风光光地将我送入皇宫,我即将成为我的杀父
仇人,也是一直照顾我、呵护我的继父,天龙王朝的开国君王,那个已经占有了
我的母亲,现在又要占有我的,尊贵的天龙君王龙焰的女人。

  我真的很迷惘。

  我真的是未来的君王吗?

  这就是未来君王的命运吗?

  我只是一介女流,尽管我很漂亮,可以说我已经成为了天龙王朝最美丽的女
人了,我天天泡在牛奶、鲜花的浴池里,涂抹着最好的皇家美容密药,我有这最
好的老师教我各种技艺,我阅读了几乎所有的皇家典籍,但是知识和才艺并不是
万能的,美丽的女子,有时候也有她无奈的时候。

  我出不了门,我一出门准坏事,我的美丽很容易招惹男人的目光,甚至还差
一点被轻薄淫辱过,因为我还懂得一点搏击术,所以没有得逞,我是欧阳翼狮的
女儿,勇冠三军的一代君王欧阳翼狮的女儿,他的女儿怎么能不会搏击,而且我
还是他认为,会成为这一块大陆君王的女儿。

  我十岁那一年,在父亲的秘室里,我承传了所有狮子王朝皇家的秘传武学,
这一点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因为没有人会想到,我一个美丽的柔弱公主,会承
受只传一代帝王的皇家武学,同时,父亲还郑重地告诉我,只是我和他之间的秘
密。

  而我总在皇家图书馆里,那一间属于我的秘室内修习我家传的皇家武学,父
亲告诉我,这种高深、霸道的家传武学,不能够随便表露,因为我是未来的帝王,
能动口的时候,就不要动手,要有帝王的威严,所以至今,我还没有完全施展过
一次家传的武学。

  我泡在芳香四溢的鲜花与滋润乳白的牛奶当中,仔细地洁净着我身上的每一
寸肌肤,我是一个很洁净的女子,但是现在却要将自己献给那个有微微狐臭的男
人。

  我还要和我的母亲一起,在那一张宽大精美的龙床上,露出娇媚的笑靥,摆
着轻柔的纤腰,张开修长的大腿,然后挺起长着细长阴毛的小腹,收缩、舒张着
娇嫩水灵的花房,来博取那位男人的欢心,这难道就是我,一个未来君王的命运
吗?

  母亲似乎很重视这一件事,早在两年之前,就开始训练我在床上伺候现在君
王的种种技巧,聪明伶俐,同时又身怀皇家武功的我,用了不到半年的时间,就
学得纯熟了,但是母亲却还让我每天睡起、睡前,都练习半个时辰,而我还是照
做了,因为我要成为一个最有魅力的女人,包括床上,之前我已经阅读过所有的,
没有几个人读到过的,关于男女双修的皇家典籍,我相信我一定可以超过母亲,
在做爱技巧方面。

  今天是我的十八岁生日,但是,母亲送给我的十八岁生日的礼物,竟然是要
陪着身为处女的我,在父亲那张宽大精美的龙床上,为天龙王朝的开国君王龙焰,
献上经过她多年悉心调教,已经准备了多年的我,她的女儿的处女落红,让我成
为与母亲她一样,伺候当朝最尊贵的君王,争宠美女如云后宫的天龙帝妃。

  我有些不甘心,我的躯体是那么的完美和娇艳,但是现在我却要献上自己的
一切,和我的母亲一起,在仇人的胯下,婉转承欢,而且要终生争宠不休,面对
这样的命运,我实在是不好受,尽管从一年前,我就称我的母亲为姐姐了,开始
做心理准备,学习母亲总结出来的固宠手腕和狐媚手段。

  没想到这时,那个可恶的素兰跑了,因为这时候龙焰进来了,他让她退下去
了。

  我知道龙焰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我知道我美丽的杀伤力。

  「爱妃正在沐浴啊,我来帮你擦背。」——龙焰不等我回答,就已经开始脱
起衣服来了,显然今天他吃定我了。

  因为他已经等了很久了,早在两年前的我十六岁生日,他就将我抱上父亲留
下来的那张巨大的精美龙床,当时由于母亲求情,说我还未完全成熟,承受男人
欢爱的花蕊,有些部分还处于含苞的状态,一旦马上攫取的话,就会将含苞的部
分给摧残掉,甚至还会影响其它关联的部分。

  龙焰将信将疑地强力分开我的双腿,让母亲用力按住我,然后用一根细长的
特殊管子,小心翼翼地插入到我的花蕊部分,十分欣喜地发现,我竟然长着九重
的花蕊。

  母亲的八重花蕊,已经是女人中绝无仅有的极品了,所以有「花蕊夫人」的
美誉,是几千年来,历史记载仅有的几位销魂尤物。

  而我的竟然是长着九重花蕊的女人,可以说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极品女人,
起码历史书上是这么写的,没有比九重更多的花蕊,九重已经到了顶了,而且九
千年来,还没有出现过一位,上一位,已经是万年以前的事了。

  所以最终龙焰还是忍住了,他要成为万年以来,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享受
九重花蕊的幸运男人和尊贵君王。

  我有些羞涩地看着已经脱光了的龙焰,他真的很壮,一点都不像是五十多岁
的人,倒象是三十出头的健壮男子,而且他胯下的阳具似乎比平时更硕大了一些,
上面长满了的一粒一粒小疙瘩还泛着暗红色的光泽,我知道那是书上称之为「销
魂龙筋」的阳具,是最为有名的一种所谓的男人中的名器。

  尽管我的也十分出色,我长着九重的花蕊,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极品女人,
而且我还发现似乎我又长出了绝不可能有的第十重花蕊,成为一种颠覆宇宙规则
的销魂魔器。

  难道长着十重的花蕊的女人,就是将来大陆上一代君王的征兆吗?

  我不知道,我曾经试图打开凤凰神殿留给我的一个神秘小锦盒,神殿的圣女
曾经告诉我,当我极度迷惘的时候,我就打开它,它会告诉我命运的方向。

  但是我还是打不开,难道现在我还不够迷惘吗?

  我就要成为天龙王朝的「淑妃」了,我就要在比「侯门深似海」更深的皇宫
里终度一生,我注定了只能成为三宫六院里,一生只为了争得帝王宠爱的生存着
的女子。

  我清楚地知道,母亲曾经为了自己的弟弟,在龙焰的床上妩媚地撒娇,吹着
温柔的枕边风,想要讨一个肥差,结果,我的小舅舅反而却被降了两级,贬到一
个没有什么油水的地方去当苦差,事后,龙焰严厉地告诫母亲,天龙王朝的后宫,
只能为他提供女人本分的男女乐趣,无论什么手段,怎么争宠都行,就是不得干
预朝政,不得沟通外臣。

  我试图用皇宫里收藏的、锋利无比的宝刀、宝剑去撬开它,还找来最好的锁
匠试图打开它,但是根本就劳而无功,因为锁匠说:「这根本就不是一个盒子,
上面没有任何的锁孔和缝隙,这只是一块十分坚硬和强韧,但是却不明材质,形
状像盒子一样的方形体。」

  难道凤凰神殿的圣女骗我,所谓的成为未来的君王也是捏造出来的谎言,只
是一句善意的,用以安慰面临可怕命运的父亲的谎言?

  但是十重的花蕊,却会把我变成一位可怕的魔女,能令随便一位男人都会魂
飞天外的魔女,因为万年以前,长着九重花蕊的那一位女子,她传奇的命运就是
最好的证明。

  而我,是否会重蹈她的覆辙,成为集美貌、智能、淫荡和魔力于一身,有着
无数传奇经历的争议女子?

  我不知道,我现在只知道,龙焰挺着他那一截硕大、昂起的销魂龙筋,兴冲
冲地跨进了我在沐浴的润玉池,甚至已经火辣辣地逼近了我的胯下。

  我,一个美丽的郡主该怎么办呢?


          (2)曾经的闺中密友「纤月雪」

  我已经无法细想我的将来了,我也不敢拂逆高高在上的天龙君王,但是我不
想在这个洁净身体的地方,就不明不白地失去了我的处女之贞,因为在我的想象
当中,告别处女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是一件一生只有一次的大事。

  这几天来,我几乎要疯了,但是我无处逃避,母亲在我身边说了很多劝解的
话。

  作为女人,迟早是要有这一天的,总不能做一辈子老处女,总是要被男人弄
的。

  我承认我或许因为自幼被宠惯了,对于「天龙王朝第一美女」的称赞坦然受
之,所以我或许有一点点自恋。

  我也在想,要是我嫁人的话,要嫁给谁呢?

  我自幼就是完美主义者,但是婚姻是没有完美的,熟读各种典籍的我,清楚
地知道世间是没有完美的东西,完美的,只存在于永远不可能实现的理想之中。

  我考虑再三,似乎最好的结局还就是嫁给帝王,成为帝王宠幸的嫔妃。

  而且母亲也说,我们作为女人,最重要的是嫁一个富贵人家,一生锦衣玉食
地什么都不愁,然后做我们的幸福小妇人,整天躲在香闺里,和有情有趣的夫婿
打情骂俏的,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夫婿还要强壮,再强壮一点的,要不然闺房
之中那些欲仙欲死的游戏,就无力演下去,我们就尝不到令人堕落,也令人幸福
的男女大乐。

  而龙焰正好也身体十分强壮,而且以往和母亲那些亲密的闺房游戏,他和母
亲从来就不避我,可以说我已经十分熟悉他那男性的强壮身体,不久前,母亲向
我传授她高超的闺房技巧时,我甚至还轻抚、含弄过龙焰他的那根令我心怦怦动
的「销魂龙筋」,我很明白地了解,那是一根女人们会为之疯狂的男性名器。

  历史上,几乎所有的帝王隐秘家事,都鲜为人知,就算为人所知,也往往是
一头雾水,因为没有人敢站出来说明,所有的真相是如何传出来的,是如何的可
靠真实,所以,在以后的很多历史典籍里,有关我作为天龙帝妃的那段历史,往
往最被人说得不清不楚,甚至连我的身世,也有多种不同的猜测。

  因为天龙王朝的皇宫之中,龙焰的所有侍卫都是女子,而且都是漂亮的、和
他有一夜销魂的女子,他不相信男人,只相信被他征服过的女人,所有的那些贴
身美女侍卫,都是他一手培养、训练出来的,他绝对信得过的,因为他是她们生
命中唯一的男人,他定期地在父亲留下的那张巨大的龙床上,和轮番让他的那些
漂亮侍卫和我的母亲一起侍奉他。

  因为母亲她是最令龙焰感到床上、床下都满意的女人,所以母亲她就不得不
承担起训练、调教那些令龙焰感到满意的女人,以至于天龙皇宫之中,凡是龙焰
有些宠幸的女人,没有一个不曾与母亲一起伺候过龙焰,接受过母亲高超的床上
调教。

  我在充满鲜花和牛奶的浴池里,被欲火高涨、赤裸强壮的龙焰轻搂着,我的
心不禁怦怦然地紧张跳着,心中充满了娇羞和期待,尽管我还有一点不愿接受的
挣扎,但是我基本上已经想通了:

  作为一个「天龙第一美女」的尊贵公主或者说郡主,我终究是要嫁人的,终
究是要被我的夫婿骑在身上的,在这一个以男人为主导的社会,我一旦被男人骑
在身上,在某种程度上,这就是那个男人征服了我的表征,我就成了他的私人财
产。

  而举目整个天龙王朝,最值得我嫁的,就是天龙帝王龙焰,而且也是我唯一
所能嫁的,五年来,龙焰在我的身上,也投注了不知多少的心血和精力、感情,
他志在必得、辛苦养成的奇葩,他会轻易放弃吗?

  面对强权,身处男性为主导的社会,作为一个柔弱的女子,我能怎么样呢?
天地之大,能容许我容身的,也就只有天龙王朝的皇宫了,而我,能够拒绝这个
充满锦衣玉食的蔽身之所吗?

  况却我是个堪称「天龙第一美女」的绝色,而且还是身具十重花蕊的销魂魔
女,寻常体质的男子,也承受不起我颠覆宇宙规则的销魂魔器几次云雨交欢损耗,
能承受得起我这样的魔女,普天之下,实在是不多,而龙焰是天下男人中最适合
的一个,而且他能给我最高贵的地位,能给我极尽奢华、虚荣的锦衣玉食,甚至
我还可能取代现在的皇后,成为一国之母,能够母仪天下。

  所以,我只能尽我一个小女人的本分,追求奢华、虚荣的绮靡生活,追求世
间女子希望的男欢女爱,我不切实际的「君王梦」,到现在,已经被强大的现实
给击得粉碎了,我不得不屈从于现实残酷和强大,尽管我的心在微微的流血,我
对不起父亲对我的期望,我甚至要嫁给用卑鄙手段杀了他,抢了他的国家和老婆,
杀光他的族人的仇人,做仇人怀里的幸福妇人,为仇人生下一大堆的公主、王子。

  「你比你的母亲姐姐还美丽,而且我看得出,经过了她的调教,你会比她还
风骚、淫荡的。」——龙焰轻轻地搂着我的纤腰,在我耳边轻轻地吹起说着。

  「你好讨厌哦,反正人家迟早都是你的,你还怕煮熟的鸭子飞了?」——我
娇羞地低着头,绯红着脸,依偎在龙焰宽阔的胸膛上,轻柔的纤纤小手却主动地
在温润的牛奶中,合拢地掌握着龙焰那根令我心跳砰砰然的销魂龙筋。

  母亲曾经私下悄悄告诉我:你只要主动掌握了龙焰的那根销魂龙筋,你就掌
握了和他销魂云雨的整个进程,我们母女,虽然掌握、影响不了天龙王朝的朝政,
但是我们可以掌握龙焰床第上销魂云雨的快乐过程。

  「怕啊,我当然怕啊,你这么娇媚的绝代佳人,就像是精致的瓷器,我好怕
你有个什么意外的变故,我朝思夜想的,都在打你的鬼主意,都在想你和你的母
亲姐姐联手,是怎样的一种销魂蚀骨,要知道女人的美丽就那么十几年,我怎么
能让你的美丽,白白被时光之魔偷走,从今天开始,我要让你每天都销魂蚀骨地
风流快活。」——龙焰轻轻地握着我娇挺的乳房,还使上了他绵柔的销魂内劲侵
蚀我的经络,十分有效地迅速挑逗起我的情欲。

  「那我们先擦干身体,我再帮你含弄一下,下下火,怎么样?」——我轻轻
用力紧握了一下龙焰的销魂龙筋,娇滴滴地抛着媚眼撒娇道。

  龙焰禁不住我的温柔攻势,用绵柔内力使劲地捏着我的乳房,兴奋地叫道:
「真受不住你的这股骚劲,不过你可要学你母亲姐姐那样,淫荡、风骚一点,不
要再像娇小姐那样一副尊贵的模样,我现在可是已经被你洗得很干净了。」

  我听了,兴奋地又恶作剧起来,不住地用力轻轻搓洗了掌握在手中的龙筋来。

  我的手很纤细滑嫩,而且手法上也很见功夫,龙焰立刻被我搓揉得禁不住情
欲高涨了起来,不禁不怀好意地问我说:「你是嫌不够粗大,是不是?我还可以
让它再长一点、再粗一些。」说着,微微一运气,登时粗大了不少,我那原本就
纤纤娇小的玉手,都有些握它不住了,而且也心里有些害怕了起来。

  我只好娇羞着脸,求饶地嗔叫道:「你好坏啊,变得那么粗大,人家的樱桃
小口就那么一点点,怎么含得了啊?」

  龙焰却幸灾乐祸地展现他那硕大的男性器官,挑逗、诱惑我道:「那你就用
下面的那个樱桃小口含着它,顺便再让我帮你生一个天龙皇朝的皇子。」

  我知道这也是个机会,就乘机躺在他怀里撒娇地要求道:「人家不嘛,人家
要为你生一个聪明伶俐的太子,一个将来能吞并六国,统一整个大陆的帝王。」

  龙焰继续厮磨着我的身体,挑逗着我有些按耐不住的情欲,逗着我开心:
「没想到我的小花蕊夫人,你还挺贪心的,不生则已,一生就一定要生个统一大
陆的帝王。」

  我自然当仁不让,轻轻地掐了一下他的龙筋炫耀地答道:「当然,智慧第一、
武功第一的天龙君王和聪明第一、美貌第一的小花蕊夫人,难道生不出一个统一
大陆的君王?要知道你有男人之中,最销魂的黑龙之筋,我可也是拥有女人之中,
最极品九重花蕊。」

  龙颜被我那么用柔劲一掐,更受不了了,龙筋更加地暴胀剧长,很急色地说
道:「那我们就赶快开工,让我们的小君王早点出世。」

  我被挑逗起来的欲火也让我有些受不了了,但我还是强忍着,因为我有我的
一番安排。

  所以我摆脱了龙焰轻掐在我乳房上的那只大手,娇嗔地叫了声:「你好讨厌
哦,这可是喂养将来一代君王的乳房,不要掐坏了。」

  龙焰愣了一下,马上就和颜悦色地改为温柔轻抚,嘴里还说道:「是、是、
是,要用温柔爱抚的,让它得到细心的呵护,好养育我将来的孩子。」

  龙焰边说着,就边往我两腿之间摸了去,他长得很高大,手臂很长,可以轻
松地抚摸到我已经微微绽放的花蕾。

  就在这时,母亲突然进来了,一眼就看到龙焰在浴池里抱着我,双手已经在
逗弄我微微绽开的粉红花蕾,也看到龙焰那根已经暴涨了数倍的龙筋,正握在我
有些合不拢的那双纤纤细小的玉手之中。

  母亲深得帝宠,在这种情境下,并不用行大礼,而是曲身万福,就直接问候
道:「雪琼恭迎圣上驾临花蕊绛宫,准备今晚的册封、临幸淑妃的仪式。」

  龙焰有些无奈,因为有关我的一切,都是母亲一手包办的,包括预定在今夜
举行的那场仪式:我赤裸着玉体,只披着一件一览无余的轻纱,慵懒地躺在一张
宽大的藤床上,被龙焰那一群有绝世姿色的女侍卫轻抬、簇拥着,送到父亲留下
来的那张巨大的龙床上,然后在母亲作为司仪的主持下,我温顺地为在母亲身旁
等候已久的龙焰,献上我的处女之落红和元阴,幸福地承受来自天龙帝王的恩宠
和临幸,临幸过后,就为我送上今夜的定情之物和册封我为淑妃的印玺、诏书,
宣布我成为花蕊碧宫的主人「小花蕊夫人」。

  由于龙焰还暂时离不开我的母亲,记得有一次母亲病倒,不能承受龙焰那贪
得无厌的宠幸,一连半个多月,龙焰几乎满足了所有他看得上眼的那些嫔妃、侍
卫的欲望,但是却不能让自己得不到一次完全的满足,最后不得不找上大病初愈
的母亲,才解决难以忍受的色荒。

  所以,龙焰现在有些不甘心,但还是顺从了母亲的意思,暂时放过了已经有
些情难自禁的我,因为很快地,就在几个时辰之后,我就又要娇羞地呈上我清白
无瑕的娇躯,幸福地投入他的怀抱,任由他恣意欢畅在我初夜的娇啼里。

  就在目送母亲和龙焰的背影远去之后,我瘫软地躺在润玉池里,放松着自己
的全身神经,平息着刚才被龙焰恣意地挑逗、爱抚,而已经极度充血的乳房和花
蕾,在温暖的牛奶、花瓣中,释放着被我压抑住的,渴望男人的欲火。

  这时候,我想起了我的一位老师纤月雪,也曾经是我闺中最亲密的女友,同
时还是龙焰众多后宫佳丽中,一位来自神秘世界,具有神秘背景和丰富知识的绝
色美女。

  记得她曾经对我说过:「绮雯啊,你生在你所属的这个世界里,也算是我们
女人的悲哀,不过你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一生下来,就注定了要当公主和皇
妃,也算是你们这个世界里,最自由,最有能力把握自己命运的一群人了,比起
那些民间女子,到了出嫁的年龄,免不了要嫁给寻常百姓,要受种种繁复的伦理
约束,这也算是一种不幸中的大幸。」

  就在半年多前,我被送出宫去,在花蕊郡王云家待命,等着母亲在将我接进
宫来,册封为「淑妃」的时候,纤月雪姐姐不堪龙焰酒后一场狂暴的临幸,大病
了一场,在我进宫后的那几天里,刚好赶得上见上了她最后的一面。

  看着她娇怯不已地伏在床上,我抱拥着她一起痛哭不已,而她就在那天及之
后的几天里,纤月雪姐姐将她那间神秘的、会飞的房子送给了我,同时也送给了
我她所有那些来自神秘世界、漂亮、性感、极度诱惑的衣服和众多漂亮衣服的图
纸、画册。

  我知道纤月雪姐姐一直是龙焰十分属意的禁脔,纤月雪姐姐一踏进天龙王朝
的皇宫之后,就再也没有获得过她所说的那种自由,她被龙焰施展了夺去所有体
力的魔法,连使用她那一间会飞的魔法屋的体力都没有,被龙焰一直霸占在天龙
王朝的皇宫里,交给一直被纤月雪姐姐称作是世界上最最淫荡,最最有女人味,
也最最会讨男人欢心和享受男女欢情的女人,我的母亲天龙贵妃、「花蕊夫人」
云雪琼调教各种侍奉天龙帝王的温柔手段。

  龙焰是纤月雪姐姐今生唯一的一个男人,因为之前,纤月雪姐姐还是个处女,
也是一个看起来很风骚、很淫荡,也很随便的绝色美女,因为她穿着十分漂亮、
性感,甚至有一些衣服还极度地诱惑,根本就是在勾引起男人按耐不住的性欲之
火,按龙焰说的,「根本就是在说她比娼妓还需要男人,她对男人开放自己所有
的一切」。

  但是纤月雪姐姐却一直都在拒绝龙焰对她的一切侵犯,只是由于被施展了魔
法,失去了所有的体力,只能任由着囚禁她的龙焰,使用暴力对她几天一度频率
的恣意临幸,在天龙皇朝的皇宫里,有些痛苦地度着一位青春女子的时日。

  好在还有我这一位善解人意的漂亮公主,学识丰富的女学生,生性乐天的闺
中密友在陪伴着她,照顾着她,甚至通过母亲的关系,在天龙帝王龙焰的面前,
为她求得几天安静、惬意的休息、闲适时日。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