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千里奔襲搞定漂亮女研究生

千里奔襲搞定漂亮女研究生
千里奔襲搞定漂亮女研究生
網民們都說人分為三種性別--男人、女人和女研究生,呵呵,大概是男人們對女研究生的調侃言辭吧,女研究生很特殊?其實,對於男人來說,女研究生首先也是女人……      其實不說大家知道,在這篇文章裡除了故事的真實性以外其他包括名字都不是真的,因為我不希望給她帶來不必要的麻煩,所以,暫且叫她雪兒吧,我的雪兒就是這樣一個女碩士生,她就讀於青島一所大學(具體的就不說了吧),我們認識於qq,她24歲,而我28歲。雪兒和我認識時她正享受著和她男友之間的甜蜜愛情,我們經常在qq上隨口聊著彼此的生活和愛情,以及關於生活和愛情的甜蜜和煩惱,雪兒是個有主見的女孩,但對社會不多的閱歷和心理上的成熟度的欠缺讓她看什麼事物都有所偏激,甜蜜時如同掉進蜜罐裡的小蜜蜂,煩惱時卻又像長在黃連邊上的苦菜花,而她最偏激的卻是她根本不覺得自己偏激!正像女研究生--不太容於男性心理也不太容於自己同性的目光!      慢慢的和雪兒變的無話不說,雪兒也在她的生活中開始享受做女人的樂趣,我也慢慢開始對這個從未謀面的女孩子變得自己都說不清楚的關心,直到雪兒和她的男友不到半年的時間裡分手--從此雪兒痛恨愛情--可她告訴我,她懷念性愛的快樂,於是,兩個心猿意馬的人有時候會在同一個qq界面同一個時間裡想入非非……其實我一直懷念那時的感覺吧。      又是一個朝九晚五,離開辦公室坐到了我的車裡,可一時間我不知道我該去做什麼,喂腦袋時間太早,朋友和同事們今天都有事情,女朋友遠在另一個遙遠的城市……回家?不會吧?!讓我去忍受老媽關於我生活質量的批評教育再批評再教育嗎??      突然就想起了雪兒,想起了當我煩惱時雪兒柔柔的勸說,也想起了我們心猿意馬時彼此火辣辣的文字……拿起手機,翻找到「雪兒」,按下……      「是你嗎?」「是我」「突然就想你了,呵呵,我正坐在車裡」「干嗎?想什麼呢?呵呵……還不回家好好休息?」「我想去找你,嘿嘿……」(笑的很沒底氣……)「呵呵,不會吧?我們好遠的……」「可我真的突然很想……」「想我什麼呢?我們沒見過,甚至也沒視頻過也沒看過照片,再說,見面能怎麼樣呢?呵呵,不好吧」………………「雪兒,給我點鼓勵,其實我現在也很猶豫,你鼓勵我一下,也許我就下決心了!」……………………………………「好吧,我也喜歡這種瘋狂!不過不要有什麼別的想法,不可能的,我先說明……」      15分鐘後,我已經駛過「零點」,這是當年山東高速公路的起點,我不知道這會對我是個什麼意義,可一切就這樣跨越「零點」已經開始……      4 個小時後青島**大學招待所院內,我可憐的車已跑的滿身灰塵甚至冷卻風扇還在轉個不停,可他的主人已經身心疲憊的等候在9 月份青島微微發涼的海風中了!終於她走進了招待所的院內--小巧玲瓏的身材,清秀脫俗的容貌,不太張揚的襯衣和不太張揚的短裙,張揚的是眼鏡後的眼神--我慶幸老天辛顧我,讓我的雪兒在進入我的眼睛的第一瞬間就吸引了我!我還沒瘋狂到上去擁抱她的地步,不過讓她上車後我立即擁抱了她而且吻了她的額頭!大膽的出奇,她卻平靜的出奇--「你真的很大膽,從來沒有人敢對我這樣!」我恍惚感覺這個夜晚是屬於我們兩個人的了!但又一句話讓我心涼--「11點前我必須回寢室,要不我沒法交代!所以你什麼也不要想」      招待所其實已經住不了了,因為已經讓部隊來軍訓學生的軍官們佔了所有的標間,只好在她的學校內隨便的轉著,我盡力的搜尋著沒人打擾的角落,可很快的失望,這個時代的大學校園已經和我們那時有很大不同了--到處都是大膽的擁抱和呢喃,大膽的讓我這個心懷叵測的人都臉紅心跳!      雖然非常希望立刻全校停電把我和雪兒一下淹沒在黑暗中才好!可校園那種久違了的感覺還是讓我君子了很多,輕輕的陪著雪兒散步在月色的林蔭中,時不時的故意去觸碰她柔軟細膩的手背,恍惚中又回到了曾經的少年懵懂……可雪兒的手機聲提醒我現在已經到了21世紀的某個夏夜,而現在的我應該是苛爾矇快衝破腦袋才對!終於找到一個角落,在這個是黑暗角落就會有人「淫聲浪語」的時代,已經顧不上不遠處的成雙成對了,於是借口石欄涼而且會髒,順理成章地把雪兒攬在了我的大腿上,雪兒沒有拒絕,也沒有一點顯現的親密,可她身體上幽幽的暗香讓我對那些「淫聲浪語」已經好生羨慕了……      時間已經不早了!還有一個多小時就11點,我想我必須做點什麼了,經過不懈的努力終於說服雪兒陪我去校外找賓館,條件是11點前必須送她回校,暫且答應吧!終於在10點找到了房間,當然,雪兒在我更加不懈的努力下答應陪我在房間呆一小會,進了房間我毫不猶豫的開始進攻我的雪兒,我知道此時我應該主動徹底打破雪兒的猶豫,我抱著雪兒小巧柔軟的身體,狂風驟雨般的吻在雪兒的額頭、臉頰和唇,一手已經扯出了雪兒的襯衣,手順著襯衣下擺撫摩到了雪兒的脊背,另一手從雪兒短裙的下擺伸入,把握住了雪兒因努力掙扎而變的僵硬的粉臀,我堅硬的生命抵在雪兒的小腹上,雪兒最後的矜持讓她努力反抗著我--其實,與其說是反抗我,不如說是在反抗著她自己,我懂得雪兒其實是認可我的,網絡裡半年時間的情意綿綿和她能一點點的答應著我,我知道我的雪兒是渴望著我的。      我將雪兒推倒在床上,輕輕跨在雪兒的小腹上,按住她的雙手在床上,雪兒喘息著,被我推到上面的襯衣和乳罩已經不能遮掩那兩隻像她一樣驕傲的乳房,乳房隨著她的喘息跳動著。雪兒慌亂卻高傲的直視著我,努力保持著她的平靜:「你騙我,你說過不強迫我的!」我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唉!可我捨不得讓你走,雪兒,我愛你!」我還是有一些羞愧的,卻也還是伏下頭一口含住了雪兒的右乳頭輕輕的咬、細細的品、重重的吸!雪兒顯然很受用這樣的挑逗,她似乎被著突如其來的「襲擊」搞了個措手不及,一下臉上沒有了矜持和高傲,只有突然的快樂讓她輕輕的呻吟,放肆的扭動!我知道我快要成功了,更加努力的輪番親吻把玩雪兒兩個乳房,讓她無法有一絲空閒,然後用舌尖快速的在雪兒的乳暈上打轉,反覆的吻著雪兒的耳綴,將舌尖伸進她的耳朵,大家知道,女人的耳朵是很敏感的。趁著雪兒迷醉於快樂,我已經將她的襯衣紐扣全部搞定!乳罩也被從後面解開,幾下下來雪兒上身已是失守,我的手努力的向雪兒夾的緊緊的雙腿中間探去,可雪兒最後的矜持和高傲讓她不肯就這樣讓我攻城掠池,雙手緊緊的抓住小內褲不讓我脫下,雙腿緊閉不肯讓我突破她最後的防線!      這時雪兒的上身是一覽無餘的,兩個因情慾而堅挺的小巧乳房乳頭已經漲大硬挺,反正我知道要把最好的留在最後,於是一邊撫摩著雪兒光滑的大腿和臀部,一邊不停的讓我的口舌從雪兒的一個乳房跳到另一個乳房,一邊親吻把玩雪兒迷人的雙乳,一邊時時抬頭欣賞雪兒的錯落有序的身體,可憐的雪兒到現在也不肯放下矜持,已經迷亂的神情中用幽怨的眼神注視著我和我不斷對她身體的玩弄……      「哦……恩……你說話不算數,我討厭說謊的男人……哦……你這個壞蛋……」      「啊……不要……你送我回學校吧……壞蛋……天那……啊……不要再動我了…………」      雪兒在享受中不停的抗議著,呵呵,可我一直保持著親吻和把玩雪兒身體的節奏,我的膝已經成功的插入了雪兒的兩膝中間,使她的雙腿再也無法併攏,我伏下身體加快了對雪兒乳房的進攻,使她的快樂持續著無法讓她放鬆,一手終於成功的從雪兒的內褲上邊緣突入了她的陰阜,雪兒希望用大腿根部夾住了我的手,可卻無法阻止我的手開始對她陰部的侵襲,我沒有很強烈去把玩雪兒的陰部,雖然雪兒讓我有強烈的慾望那樣做,但我還是很溫柔的只是用手指從雪兒鮮水淋漓的肉封邊緣輕輕摩擦,間或用手指找到雪兒滑膩的不能在滑膩的少女最迷人的縫隙處,輕輕的用手指肚淺淺的滑進,然後上下的挑動,使雪兒的滑膩變的更加滑膩而已……      此時我就像被點著了引子的爆炸力極強的鞭炮一樣希望用我最強烈的激情去佔有我的雪兒,可我不停的告戒自己忍耐忍耐一定要忍耐!我要用最熾熱的激情去燃燒雪兒,可我知道,現在還不是最好的時候……      脫掉雪兒的短裙,雙手用力打開了這個已經不那麼準備強烈抵抗我的美妙身體的雙腿,跪在了她的雙腿之中,伏下身體微笑著和我的雪兒對視著……雪兒倔強的眼光還是那樣不肯認輸,雖然她的身體軟軟的躺在我身下,享受著我的目光和我的愛撫。我慢慢把自己也脫的一絲不掛了,和我的雪兒赤著身體對視著讓我感覺很好玩,我抬高雪兒叉在我身邊的雙腿,這樣可以讓我清晰的觀賞著雪兒鮮水淋漓的桃源,雪兒似乎一時無法接受我對她桃源的注目禮,掙扎著用手覆蓋了自己的陰部「壞蛋,你怎麼能這樣……從來沒人這樣對我,你這個大壞蛋,不要再引誘我了……」      「呵呵,寶貝,我喜歡做這個第一次的男人呀……」我把雪兒的大腿扛在了肩上,抓住雪兒的雙手,好讓她無法再去保護她的桃源,哦……這個鮮水淋漓的桃源便如此近的在我眼前啊……雪兒的大陰唇已大大的分開,柔弱的小陰唇無力的糾纏著,粉紅的顏色和洶湧的淫水讓她更晶瑩更剔透更嬌嫩更迷人,我強烈的衝動著想去吻這個美麗的桃源,可雪兒此時卻出乎意料的掙脫了我的目光,喘息著說「壞蛋,讓我先去洗澡!」      呵呵,這樣的要求我當然求之不得,我知道要想盡興的好好的去品嚐雪兒的桃源妙地最好還是去把她洗的香噴噴的,「抱住我雪兒!」雪兒倔強的說「看你可憐才讓你佔便宜!哼!」抱住了我的脖子,而我雙手抄起了雪兒的大腿,讓雪兒的大腿環著我的腰把她抱了起來,我故意的慢慢轉圈,讓雪兒已經滑膩非常的陰部不停的蹭著我的小腹,而我挺的大大的陰莖被壓在雪兒的臀溝下,隨著我故意的顛簸我挺立的陰莖不停的撞擊著她的臀溝,雪兒一下意識到了自己現在的姿勢是如何的淫蕩和「危險」了,羞的只好緊緊抱住了我,小手捶打著我的背:「壞蛋壞蛋壞蛋……」「呵呵,雪兒,你感覺到它了嗎?它很大很堅強吧,哈哈……」當我得意的把雪兒抱進浴室時,雪兒的眼神終於充滿了迷醉……      洗浴時間也是充滿刺激的過程。我們彼此擁抱著站著,我拿著淋浴頭緩緩的噴灑在雪兒的身體上,故意的把衝擊力很強的水流長時間的噴向雪兒的乳房、乳頭和陰部,雪兒迷醉的抱著我任我擺佈,我抱起雪兒的一條腿,讓她單腿站立,用水流衝擊著雪兒的整個陰部,用大量的浴液塗抹在雪兒的陰部,讓她的整個陰部充滿了泡沫--其實我是有目的的,我要把她的整個陰部洗的香噴噴的,一會好盡情品嚐,乾淨清爽的女孩陰部是最好的美味了!      是時候讓我的雪兒體驗我的吻技了!我沖洗掉我們身上的浴液,將雪兒抱起來放在了浴室的梳妝台上,迷醉的雪兒已經讓慾火燃燒的柔弱不堪,只是本能的想去阻止我把她的雙腿分的大大的暴露她最隱秘最迷人的陰部,可一切都是很自然的,雪兒只好背靠在梳妝台的大鏡子上,雙腳努力的踩在梳妝台的邊緣,臀部剛好也放在了梳妝台的邊緣,陰部卻淫蕩的向前暴露著,努力的不讓自己的臀部在滑滑的大理石上失去平衡。此時我跪在梳妝台下,臉的兩側就是雪兒雪白的大腿,我抱住了雪兒的大腿,讓她的雙腿分的大大的,雙腳搭在了我的背上,她的陰部離我的眼睛如此之近,只要我一伸出舌頭就能品嚐到她……      短暫的欣賞已經讓我血脈奮張,我終於伸出舌頭,將舌頭的整個表面貼在雪兒的陰部下的菊花洞口,然後重重的向上舔去!舌尖象粗糙的砂紙一樣摩擦過她的會陰、舔過她充滿愛液的最美妙的肉縫、舌尖滑滑的分開雪兒嬌嫩的陰唇,一直舔到雪兒那已經挺立的小小的因充血而顯的紅紅的陰蒂!伴隨著我這一下重重的舔弄,雪兒的身體猛的緊蹦,雙腳隨著我一下下的重復舔弄一下下的抽搐……我的舌尖自下而上用盡力量的舔著雪兒的整個陰部,滑膩的感覺和微微鹹酸的味道讓我滿足!雪兒此時竟然還矜持的咬緊下唇忍住不發出呻吟,只是兩隻不聽話的秀腿隨著我的舔動有節奏的抽搐……      這樣的視覺和味覺的雙重大餐讓我真的無比滿足!這樣一個嬌巧可愛的女孩讓我盡情的品嚐著她的一切讓我真的心存感激……      我暫時停止了「口技」,微笑著和雪兒四目相對,她潮紅的陰唇、陰蒂還在因為快樂而蠕動,而雪兒故意的矜持讓我不由自主的笑了起來「雪兒,舒服嗎?」      「沒用的,我是性冷淡……你別得意……哦……你這個壞蛋……不要……快停下來……」我聽到「性冷淡」三個字後立即狂烈的使勁的甩著我的整個頭好讓我的舌頭能更快速更猛烈的掃動著雪兒陰部,我不停的伸縮的舌頭進出於雪兒滑嫩異常的美妙洞口,不停的快速上下掃動舌尖,讓舌尖上的每一個突起的味蕾摩擦著雪兒嬌嫩的陰唇、陰蒂,時而舌尖重重的頂在雪兒的會陰、乾淨的肛門上攪動、摩擦,時而用上下唇包裹了雪兒突出而充血殷紅的陰蒂吮吸……一會兒,雪兒已經伴隨著我的頻率開始上氣不接下氣的徹底放開的呻吟了!雪兒的整個下身都情不自禁的隨著我的掃動頻率抽搐了起來!      一氣呵成的口舌與陰唇的激烈糾纏之後,我停了下來,壞笑著看著雪兒因劇烈的快樂而還在一下下抽搐著晃動著的小腿,壞壞的對雪兒說:「你的腿和腳證明,你不是性冷淡!呵呵……」      極度的快感有點讓雪兒虛脫,雪兒抽搐著,喘息著,徹底暴露給我的陰部上滿是她的淫水和我的唾液,此時的雪兒眼色迷離,雙頰緋紅,好久才說:「我一點力氣都沒有了……壞蛋……」      已經顧不上擦拭我們身體上那一點點水珠了,我已經將癱軟的雪兒抱到了床上,說話和抱她的功夫雪兒已經有點恢復體力,雪兒天生的矜持又開始作怪,竟然想鑽進被子裡不再讓我看她的裸體!還不等她展開被子,我就戲謔地抓住雪兒的雙腳使勁一拉--雪兒被雙腳開的大大的迎面放倒在床上!      「你這個壞蛋!又欺負我……別這樣……壞蛋……」      雪兒的嬌吟其實更強烈的刺激了我,我直接埋頭入雪兒的大腿間,展開「口技」攻勢,我要再次徹底讓雪兒沒有一絲招架之力!      這一次的攻勢現在想起也可謂是蕩氣迴腸!只是一會的功夫在我口舌和手指的配合下雪兒已經將整個床上能抓的東西都揉搓的不成樣子了!雪兒徹底放開了,徹底的享受我給她的快樂,徹底的「淫叫」著……雪兒的大陰唇已經因情慾的煎熬而完全外翻開,露出粉紅色的陰門,兩片色澤稍深的小陰唇已經被我的舌頭梳理的柔弱不堪的外翻著暴露著雪兒不斷湧出晶瑩淫水的桃源蜜洞……此情此景,我知道最好的時候該開始了……      雪兒已經完全沉浸在性愛的樂趣中了,臉上一掃矜持,只有了慾望和對我的期待,她的表情已經完全被淫蕩的氣息代替了,她神色迷離而又淫蕩的看著我停止了對她陰門的親吻,起身將她的雙腿分開的大大的放在了兩側,慢慢的將龜頭放在了她陰門中間的凹處……「壞蛋……噢……我要你……我好想要你……」      我藉著陰莖向上的彈性,讓雪兒的陰門凹處自然的卡住了我的龜頭,我注視著這個兩個小時前還矜持神聖的不可侵犯的美女研究生,而現在她已經徹底被我調教成了一個只希望我瘋狂、使勁進攻她最深處的淫蕩女人,甚至她春潮氾濫、鮮水淋漓、嬌嫩粘滑的陰道口已經卡住了我半個龜頭……      「雪兒,爽不爽?我的寶貝?」      雪兒嬌羞的別過了頭,只是挺動下身,似乎希望一口把我「吃」掉。      「還有更好更爽的呢!雪兒寶貝!我來了寶貝!!!」      伴隨著雪兒一聲從靈魂最深處發出的及其滿足的充滿了無限誘惑的足以殺死任何一個男人的長長的呻吟呼喚,我的已經沾滿了雪兒淫水的龜頭擠開雪兒極富彈性的陰道,龜稜颳過從雪兒陰道口到子宮的每一個褶皺,整個陰莖一口氣的直衝向雪兒的子宮!瞬間的快感讓雪兒的血液一下湧到了臉上!她的嘴張的大大的,面色緋紅,聲音像是從她身體裡擠出來的而不是從她嘴裡發出來的!      第一下進入雪兒身體的感覺好像是我的每一個快樂細胞都集中在了碩大而挺立的陰莖上!那一層層緊而彈性的肉圈隨著我的進入一個個順序著卡住我的龜稜,又被龜稜無情的撐開、然後進入下一個,撐開……又似乎無數的軟軟的、彈性的肉芽簇擁著包裹住了我的龜頭、陰莖,然後溫柔而劇烈的摩擦著我,讓我無處可逃而又根本不想逃……龜頭上傳來陣陣美妙的快樂幾乎讓我昏厥!似乎雪兒的身體深處有一種神秘的力量讓我催眠讓我迷失,那種超越一切的力量讓我只想更深更勁的把陰莖插入雪兒的身體,恨不得自己整個的進入到她的陰道才好……總之,現在只有雪兒的最深處才是我快樂溫柔之鄉!      我有力的腰胯開始帶動陰莖象開足了馬力的馬達的活塞,快速有力的讓龜頭一下下擊打在雪兒陰道的最深處!每一次推入都如同將快樂注入雪兒的靈魂!每一次抽出又如同搾出了雪兒靈魂最深處的渴望!雪兒只能僵硬而笨拙的應對著我的進攻,她少的可憐的性經歷讓她對我來說顯得不堪一擊!只一會兒似乎快樂就注入了她身體裡的每一個細胞,她的雙手開始狂亂的抓住床單、我的臂膀、我的脊背等等……      此時我身下的雪兒已經婉轉嬌啼了,我保持著抽動的頻率而手指開始輕柔地捻動雪兒漲的硬硬的乳頭,沒想到剛一觸動雪兒的乳頭而她的陰道似乎收縮了一下!辛苦的過程和得到的心理滿足讓我很快有了崩潰的感覺!立即頂在了雪兒身體的最深處一動不動--可根本不行!雪兒的身體裡似乎有無數的小舌頭在舔動,快感來的更嚴重了!這樣快的崩潰會讓我後悔加發瘋的!於是立即退出只有一個頭在雪兒的「口」邊,夾緊大腿,舌尖頂上顎,眼觀鼻,鼻觀心……如此一番,終於把自己從崩潰的邊緣拉了回來!      忍過了這個關頭,終於可以放心大膽的進攻我的雪兒了!不知道別人是怎麼樣的,我有一個特點,就是如果第一次射的慾望忍過去後會變的特別能戰斗!而且好像愈戰愈勇,現在,我開始盡情「蹂躪」我的雪兒了,而雪兒殷紅的面龐和快樂的呻吟無疑是想「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一些吧!」      無數次的讓生命重複著快樂之旅,我很好的控製著自己的節奏,時而將雪兒的雙腿提起,邊保持著頻率邊吸吻著雪兒乾淨清香而嬌嫩的小腳丫。快樂開始讓我迷醉,快樂中我的內心對我的愛人充滿了憐惜,我知道我必須控製住自己,只有這樣才能帶給我的雪兒更多更激烈的快樂,男人是主動的,也應該有更多的責任來照顧女人的感受才對!      雖然空調已經開的很足,可兩個人還是已經大汗淋漓,我的「活塞」象抽水機一樣搾出了雪兒好多的水,我累的已經腳指頭都快抽筋,可我不明白的是雪兒沒有「勞動」怎麼也會那麼累呢?!哈哈……      將雪兒整個的反轉過來,雪兒柔弱的伏在了床邊,雪白的臀向後充分地暴露著她讓我迷醉的快樂之源,我在雪兒身後,雙手卡住了雪兒的髖骨,頂入雪兒柔滑的體內,又開始了快樂之旅……這一次我不再憐惜不再忍耐,所有的激情都集中在了我的稜角上!一次次大力的抽動,看著雪兒那粉紅的嫩肉被我的稜角擠入她的身體又被我帶出,整個一圈嬌嫩濕滑的陰部已經被撐的幾乎晶瑩剔透,崩潰的感覺伴隨著雪兒忘情的近乎瘋狂的呻吟又逐漸的向我襲來!我已經忍不住自己的呻吟了,內心只有我的雪兒!我加速了,可我還沒攀登到快樂的顛峰,雪兒那原本柔弱的陰道已經變的有力無比!如同收緊了的圈套牢牢地卡住我限製了我快樂之旅的自由!雪兒顫抖著、痙攣著,想要發出什麼聲音可已經什麼也無法發出,身體突然想努力的向後,似乎想去抓住我可一剎那就整個的向前癱軟了!我已無法再保持這樣的姿勢,為了不脫離開雪兒,只好就勢伏在了雪兒的身後……      盡力的進入雪兒,讓雪兒身體深處柔軟而有力的擠壓我的稜角……我努力的快速而短促的抽動了幾下……終於巨大的快樂狂潮吞沒了我和我的雪兒!      我的靈魂似乎在遙遠的天際盡頭聽到了自己發出的一聲悠長而有力的呻吟!難以言述的快樂包裹著我的生命讓我不想抽動不敢抽動或者忘記了抽動!我緊緊從身後抱著雪兒,有力的噴射讓我終於徹底的征服了她……      無法述說巨大的快樂和巨大的疲勞為什麼會同時存在,此時的我像剛蛻了殼的蟬那樣的柔弱,我從雪兒身後親吻著她的耳垂呢喃:「謝謝你寶貝……我愛你……」      雪兒久久的喘息著,盡力的回頭來尋找我的唇,深深的吻……突然重重的被咬痛!「我會記你一輩子了壞蛋……我要謝謝你……小壞蛋,這是我第一次知道原來做女人還可以這麼快樂……」      聽到雪兒的話,我又努力動了動已經一樣疲憊的稜角!此時,雖然極度疲憊,但我覺得我是個真正的騎士!是我讓我的雪兒擁有了第一次的高潮啊!      一夜間我和雪兒極盡快樂,有了第一次,我的雪兒幾乎變成了飢餓的小饞貓,直到天快亮了才睡去……      整個故事已經講完了,第二天開車上路後因為嚴重的睡眠不足而只好把音樂調到最大聲,為了開車不打瞌睡,我幾乎是一路瘋狂的和著音樂唱歌到我住的那個城市的,下午的例會我差點當著老總的面睡著!天色剛黑,我就在與雪兒述說相思之苦的電話過程中睡去……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