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都上海】(1-4) - 色狗综合成人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  【妖都上海】(1-4)

【妖都上海】(1-4)

              妖都上海


                           第一章 海中魔影

  浓雾掩盖著处远的庄丽山河,在这个漆黑的晚上,除了船上灯光的照拂之处,
外面的世界一片黑暗,海上无风且空气混浊,让人感到无比的郁闷。

  蒸气引擎重复著毫无变化,让人烦躁的机械动作,喷出浓浓的黑烟,驱动著
这艘由英国制造,日本购入并拥有的客货轮万山丸号。

  在这个夏天闷热的晚上,连海中的浪涛也是相对平静的。

  不过船上的乘客的心态却并不平静,船员们正忙著为泊岸准备,不论贫富船
上的乘客都准备在到达上海后大展一翻拳脚。

  船上的旅客以日本人为主,其余的三分一则是西洋人和汉人。

  才不过十年前,东方落后岛国的日本,在日清战争中打败了后清帝国,然后
就模仿著西洋国家,也要求后清帝国割地赔款,继美、英、法之后,也在上海成
立了日本租界。

  连同后清官方在内,一个城市分由五个不同国家的政府所管理,这大概也是
世上独一无二的例子。

  虽然时代在进步,科技发展日新月异,热气球、毒气、铁路、电灯和电话。
每一样都是一百年前无法想像的新发明,但是在黑暗之中还有很多妖魔鬼怪隐姓
埋名的潜伏著生活。在人口众多,人欲横流邪气密布的上海也不例外。事实上人
类的邪气,让上海的妖魔鬼怪比别处的都更活跃和更强大。

  因此五国政府联手出钱,组织了一个不分种族和出身,只论能力的除魔队,
专门消灭这些黑暗中的妖魔鬼怪。

  黑川由美则是由日本租界政府在国内雇用来上海工作的雇员,她不只是阴阳
师世界出身,更是真田流枪术高手。芳龄年仅十六岁,且有一点点近视,黑色的
眼镜,配上一头飘瀑般的清秀长发,叫人完全无法想像到她是一个身怀奇怪异能
的除魔高手。

  面对即将来临的挑战,她怀著忐忑不安不安的心情走上了甲板,身上穿著的
是融合西洋和日本风格的和服裙,上本身像传统和服,下本身却是新款的西式长
直裙。这是自明治时代开始,西式女校常用的一种服装,贴身的衣服突显出她那
曲线诱人的胸部,还有背后白嫩的粉颈。

  大概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和她想法相类似的乘客,有十多人站在甲板之
上,男男女女年老年少的都有。怀著希望和不安遥望著隐藏在浓雾后的上海方向。

  其中最引起黑川由美兴趣的,是一个约莫三十岁,有著一头金色长发,碧眼
蓄须的成熟汉子。从他名贵的西装款饰来看,定必是上流社会的人物,或许还是
贵族出身。身边一左一右拖著两个年龄只有十岁的小女孩,两名小女孩都是一身
黑色的西洋衣裙,依偎著在父亲的身边。

  「你两个女儿看起来很可爱哩!」黑川由美大胆的主动跟他们交谈,因为这
对小女娃真的美得像一对活人偶。

  两个小女孩中一个害羞的躲在金发男子的身后,另一个则很有兴趣的由上到
下打量著黑川由美的全身上下。

  「他们看起来像是我的女儿吗?」金发男子带点嘲笑意味的反讽道。

  黑川由美为之一呆,仔细的打量著两个孩子,发现她们两个黑头发黑眼珠,
肌肤的颜色苍白得近乎透明,但从五官特征来看,应是汉人、日本人、韩国人或
越南人之一。就是一点也不像是混血儿。

  「失礼了!」黑川由美不好意思的低头道歉。

  「我叫作达尔泰,她们两个分别叫今日子和小夜子。」

  「她们的母亲在那里?可以介绍我认识吗?」黑川由美展露出友善的笑容。

  「不知道!可能死了,也可能仍然在生,反正我认识她们的时候,她们就没
有母亲在身边的。」

  黑川由美没想到这个俊美的金发男子达尔泰,说话这么不客气,只好打消了
跟两个小女孩谈话的意图,准备告辞。

  「抱歉打扰了你们,我看时间差不多了,我先到餐厅里去用膳。」黑川由美
鞠躬告辞。

  「请等一等!我们三个自从上船之后,一直都更没有吃过东西。」

  黑川由美实在听不明白达尔泰的说话,他们看起来也不像时没有钱吃饭的人,
再说由东京到上海船程有数日之多,虽然几天不吃也不会死人,可是哪里还有力
气走出来活动。

  「不介意的话!我请你们用餐也可以。」黑川由美盘算著父母给她的旅费还
有不少,再说到上海工作后,五国政府亦会有薪金给自己。

  「呵!我衷心多谢你的好意。」达尔泰右手放到胸前弯腰行礼,今日子和小
夜子亦拉起裙边施礼。

  「那么小夜子,可以开始用餐了。」

  「我等很久了。」小夜子笑容可掬的说。

  外表好动一点的黑衣小姑娘,由背包中取出了一柄弯刀。

  黑川由美作为日本人,对这个怪异的行动,脑中闪过了一个荒谬的想法,他
们是想在这里钓鱼,然后弄成刺身吗?

  然后,只见小夜子取出其他的木棍,将之组合成了一枝柄长六尺的大镰刀。

  今日子则取出了一个水晶球,脸无表情的对黑川由美道:「刺身也不错!很
好味的。不过我们不吃鱼,吃人体刺身。」

  「咦!」黑川由美讶异的掩嘴惊叫道,不明白今日子为何知道自己的想法。

  「啊!这三个人是街头艺人吗?」附近的人围拢过来。

  小夜子俐落的挥舞著手中的大镰刀,将因她的怪异举动而行过来观看的旅客
斩成了身首异处。

  惨叫声划破了这个苦闷寂静的晚上,喷洒向夜空的鲜血洒满甲板。其他围观
的人惊慌的尖叫走避。

  黑川由美大惊的向后飞退数步,取出身上的符咒警戒著这三个似人非人的生
物。

  「你们是妖怪?」眼镜片下的黑眼珠,闪烁著战意和斗志。

  「说得没错,我们是西洋妖怪中的吸血鬼。我的全名叫达尔泰。告鲁夫伯爵。」
达尔泰一步一步的迫近黑川由美,浑身上下散发出强烈的压迫力,被他的双眼看
到,黑川由美感到自己就像全裸一样被他看透了,而且背脊还发出毛骨悚然的恶
寒。

  太大意了!黑川由美在内心里想到,船行多日,自己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到
同船的吸血鬼竟然有三只之多。

  同时间小夜子已杀光了甲板上的人,弄得满地都是人体的残肢和内脏,鲜血
涂遍了甲板。

  今日子的水晶球,则吸取地上死者们的灵魂,在被吸走之前的最后一刻,亡
魂运发出了凄厉的惨叫。

  这些叫声又引来了船舱内的乘客,牺牲者不断增加。

  「这对胸部看起来有三十二寸还是三十三寸呢!摸起来一定很舒服的了。」
达尔泰把黑川由美迫至背靠栏杆,然后嘴角露出了一个淫笑。

  黑川由美喊道:「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十只青葱玉指把夹著的八张符咒
同时射出。

  四张在她旁边幻化成一模一样的化身,另外四张则分别射向今日子、小夜子
和达尔泰。

  「紧缚咒!」黑川由美的十指结成手印。

  达尔泰双手捏著射向自己的符咒,小夜子手中镰刀银光一闪就将符咒砍成两
半,今日子则被符咒正中她的额头。

  随著手印的变化,符咒变成铁链紧缠著目标物。今日子被铁链锁得一动都不
能动,可是她半点惊慌和紧张的表情都没有,她脸上的表情就像大理石雕刻一样
一成不变。

  「啊啊啊啊啊啊啊!」达尔泰把妖力集中在双掌上,徒手将咒符变成的锁链
扯得粉碎。小夜子则以飞快的动作赶来支援今日子,一刀将铁链切碎。不止如此,
她还将今日子身上的衣服同样砍成了碎片。

  「咬穿猎物的身体啜饮他们身上的血液,满足食欲,同时征服和凌辱他们,
满足性欲。吸血鬼进食可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身上满是人血的小夜子,露出
一个小孩子独有的天真可爱的笑容,伸出丁香小舌舔著自己芳唇上的人血,同时
伸出左手玩弄著今日子微微突起,在刚发育不久就停止成长了的小乳房。

  「你说是不是今日子。」

  「痛……啊啊……快感……」一直像个石美人一样的今日子,露出了和她肉
体年龄不得对称的,淫乱和快意的表情。

  利用达尔泰挣脱锁链的瞬间,还有今日子和小夜子说话的机会,黑川由美咬
破指尖用鲜血写成咒文,由她房中召唤来了她的武器,碧鳞枪。那是用难能可贵
的绿色碧玉雕成,表面有鱼鳞状雕饰,通体发出绿色寒光的宝枪。玉石本身就有
驱魔辟邪的作用,何况是这根由阴阳师施过法的碧鳞枪。

  一道绿光穿破船身,划破了满布浓雾的夜空,落了在黑川由美的手中。

  「我不会允许你们再在船上滥杀无辜的,黑川由美一转手中枪,座马沉腰摆
出战斗的架式,碧鳞枪遥指达尔泰。

  「看起来你的法力也不低!鲜血喝起来应该特别美味的,再说妙龄少女的血
绝不会难喝的。」达尔泰看著黑川由美,就像欣赏一道美味的佳肴,完全没有把
她看作对等的对手或敌人。

  「阻止淑女进餐,可是很没有礼貌的事,不过你办得到的话即管试试看。」
小夜子举刀疾奔,直冲向一个刚由船舱内步出的少年船员,动作快若电光火石。

  连同化身在内,五个黑川由美亦同时动手了,速度半点不慢的五个人影,分
由上下左右前五个方向包围小夜子,五根碧鳞枪同时刺出。

  满脸红晕赤身露体意态撩人的今日子则淡淡的说道:「右边那个才是真的。」

  得到指示的小夜子以左脚作重心,一个旋转,利用离心力把镰刀上的力量加
到最大,往右边狠狠的砍过去。

  铿锵的兵刃交击声响彻云霄,两人的身影同时一震。

  紧接著一个黑影由右边迫近黑川由美,迫得她向旁边一个倒翻闪开去,同时
也让人看到了她的裙下的无边春色。

  「真是雪白嫩滑的一对美腿,不知咬在口中的时候会是什么感觉?」达尔泰
不知由什么时候开始,手上了握一根由骨头造成的鞭子,螺旋形的挥舞著向黑川
由美进袭。

  这个时候小夜子已经捉著了那个少年船员,把他高举过顶并且大声喊道:
「干杯!」

  在一声惨绝人寰的厉叫中,小夜子徒手撕开了她的猎物。温热的鲜血和不同
颜色的内脏洒满了全身。

  小夜子脸上满是喜悦的笑容道:「快感啊!我连下面都湿了。」

  「呕……」黑川由美不由得感到一阵反胃。虽然她曾经跟随过父亲进行过多
次狩魔行动,但这种场面实在太呕心了。

  「妈妈……」被撕开的少年,还没有断气,正有气无力的在叫唤著母亲。

  「你……你们……」黑川由美怒气上涌,想要大声叱吒这三只吸血鬼的残忍
无情。

  倏然间,她惊觉自己的右脚已被先钻破甲板潜伏到下层,再由下层穿破上来
的白骨鞭缠著了。

  「太大意了吧!初出茅庐的少女阴阳师。」达尔泰用力拉扯鞭子,就像钓鱼
一样用力把黑川由美抛到半空。

                           第二章 丧失清白

  小夜子看准这个机会,迎空跳起像箭矢一般直冲而上,挥动那柄沾满人血的
大镰刀,斩向头下脚上重心全失的黑川由美。

  半空之中光影交错,小夜子面带笑容轻巧的降落在甲板上,黑川由美则是背
部中刀,伤口洒下连串血雨,就像被水中钓出来的鱼儿,重重的撞落在甲板上。

  「啊啊……」黑川由美浑身剧痛,在甲板上痛苦挣扎哀号,因为背部刀伤的
缘故,还有刚才的撞击引致的身体骨折。

  但是战斗还没有结束,或者不应该说是战斗,而是施暴的开始。

  达尔泰用力一挥,把脚掌被白骨鞭缠著的黑川由美扔向了小夜子了,而她则
面带诡异可怖的笑容,再次挥动那柄恐怖的大镰刀。

  黑川由美已经无法发握紧她的碧鳞枪了,她现在的情况就像被活生生剥鳞的
鱼儿。

  小夜子每挥刀一次,黑川由美的衣服就落下一片,而且刀锋不止切开她的衣
服更深入她的皮肉之内,让鲜血浸透出来。不用多久黑川由美已经落得一丝不挂,
而甲板上到处是她染血的衣服的碎片。

  「这对胸部真是丰满!」达尔泰踩在黑川由美的胸前,一面欣赏的赞叹,一
年不断在脚上施压用力。

  白里透红的圆润双丸,被粗硬的皮靴踩得变形,更加散发出一种妖异的性感。

  「痛……啊啊……」黑川由美的哀号响彻寂静的夜空。

  在唯一的反抗力量被打倒之后,小夜子开始了在船上,进行一场速度惊人毫
无一点慈悲和怜悯的大屠杀。非常平等的无非种族、贵贱和男女,由行将就木的
老人到手抱的婴儿,都是一刀了结。

  达尔泰将黑川由美的左手捉著,将她高高地举起,准备享用眼前美味的食物。

  就在这时候今日子发出了警告:「她右手还握著最后的符咒。」

  「火炎咒!」黑川由美急叫道,同时收在背后的右手一样,想要击在达尔泰
的胸口上。

  但是达尔泰就是比她快了一点,一拳击实的在她赤裸小腹之上。黑川由美痛
苦得全身扭曲,且剧烈的呕吐出来。本来美若天仙的俏脸上,现象满是自己的泪
水和唾液。

  达尔泰非常温柔的抱著黑川由美那千娇百媚的赤裸胴体,身体前倾吻在她的
粉颈之上,右手就放在她的小蛮腰处。

  然后张开嘴巴,用尖利有若利刃的犬齿咬破那欺霜赛雪的娇嫩肌肤,刺入温
热的女体之来,并且由牙齿注入自己的毒液,那不止有麻醉作用,还是强烈的春
药。

  「啊啊啊啊……」

  黑川由美全身的痛楚减轻了不少,自己赤裸的胸部上,一对娇嫩的蓓蕾在和
衣服激烈磨擦之下,带来了叫她意外的快感。

  原本握紧在掌中的符咒,随著手指的放释,也跌落了在地上。

  杀光了全船人的小夜子,这时候回到了黑川由美的旁边,和今日子与达尔泰
一起,把她扑倒在甲板上。就像一群狮子按倒一头羔羊一样。

  黑川由美看著小夜子咬在自己的美臀上,满脸享受的表情在大力的吸吮。今
日子含著自己的食指,就像在喝奶的小婴儿,一脸天真的表情,只不过的是自己
的鲜血。

  「不……不要啊……」黑川由美悲惨的大叫,她感受到死亡的恐怖,鲜血正
由自己的体内大量的流失。

  「再吸下去……我会死的……停啊……」

  「当然会死了!你该不会还在想我们饶你一命,或者有人来救你吧!等你死
后,我把你的头割下来,放在船头让你看最后的一次日出好了。」小夜子发出如
同银铃般的娇笑声。

  自己还只有十六岁,不要说创出一番成就,就连恋爱都没有谈过,就这样悲
惨的死去,那自己的人生究竟算什么?

  「啊啊啊……」尽管脑中惊恐不已,黑川由美的口中还是本能的发出了淫磨
的呻吟声。因为达尔泰正用艺术般的上乘手法,在玩弄和爱抚她的左乳,偶尔更
搓弄触碰一下她的岭上红梅。

  可是在另一边的右乳上,达尔泰正凶残的张开口咬在上面,贪焚的吸取自己
的鲜血。

  自己一定会死吧!就算他们不动手给自己最后一击,失去了这么多血液也没
有救的了。

  高度的恐惧,死亡的威胁,难以引耐的痛楚,还有注入体内的毒液,麻痹著
黑川由美的大脑。但同时间被人爱抚的地方,也带来了令人如饥似渴的官能快感。

  小夜子捧起黑川由美的螓首,吻在她的唇上,舌头侵入她的口腔之内,双舌
交缠的深吻著。

  正当黑川由美被快感弄得昏昏沉沉的时候,小夜子咬破了她的舌头。

  剧痛让黑川由美瞬那间清醒起来,头部挣脱了小夜子双手的束缚。

  小夜子很享受的舔著自己嘴唇边属于黑川由美的热血。

  「痛吗?一定很痛的了。但是很快就不痛的了,等你死了之后。」小夜子双
眼闪过疯狂和憎恨的神色,再次强迫黑川由美和自己深吻。

  「唔……唔……啊呀……唔……」黑川由美感到呼吸困难,但这种深吻实在
让人难以抽身其中。

  现在的黑川由美侧躺在甲板之上,和她同样全裸的今日子,则反方向的侧躺
在她背后。今日子用她那对看起来软弱无力的小手,分开黑川由美肉感且弹性十
足的臀瓣,吐出自己的香唇兰舌,舔吮在那鲜粉红色的小菊穴之上。

  这么私密的地方被舌头舔弄,为黑川由美带来了难以想像的耻辱感觉。还有
前所未有的快感。

  今日子的舌头深入黑川由美的体内,偶尔略作停止,退出后则张口咬在她的
美臀上,饱吸几口鲜血之后,又再一次继续。反来覆去多次之后,最后甚至把自
己柔若无骨的手指,也放到了菊穴之内,在用力的进出和抚弄。

  「在死之前让我把你变成我的女人吧!」达尔泰双目神光闪烁的说道,在黑
川由美的思考力变得迟缓的现在,他已经抬高了年轻女阴阳师的腿,做好了插入
的准备。

  「啊啊啊啊啊……」突然之间粗壮硕大的肉棒闯进了黑川由美的花穴之内,
痛楚让她大声的叫了出来。

  黑川由美全身剧震,身体肌肉强烈的收缩,香唇和菊穴夹紧今日子或小夜子
进入自己体内的舌头。

  达尔泰在撕裂了黑川由美处女的证明之后,顺利的进入到花穴之内,在充沛
的淫水的配合之下,他把猎物的体内填得满满的。

  蓬门今始为君开的花唇,被粗大的异物所撑开,处女之血和爱液混杂在一起,
一片狼藉。

  达尔泰疯狂的勇力冲刺,每一下都直顶到花穴的尽头,毫无怜香惜玉之意,
黑川由美由喉间发出了淫靡和痛苦的呻吟声。

  黑川由美感到自己的全身像是被撕裂了一样,在这个凶残的吸血鬼身下,她
徒劳无功的在作垂死挣扎,腰肢和臀部的后退和闪躲,反而给征服者带来了更多
的快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就连黑川由美自己,都快分不出现在自己
的叫声中,是痛苦多一点还是快感多一点。

  达尔泰就这样不断在作活塞运动,直到暴发为止。然后完全不停止的又再一
次活动,直到黑川由美体内的快感水涨船高,盖过了她的肉体被咬破、割伤和撕
裂的痛楚,陷入失神的状态为止。

  享用完猎物之后,小夜子把黑川由美饱受蹂躏体无完肤的胴体,以钉十字架
的方式,用工业用达一寸粗的长钉,十字型的钉在墙上。

  在黑川由美意识不清的现在,小夜子咬破自己的指尖,把吸血鬼的血液涂在
她的芳唇之上。

  以一半嘲弄一半疯狂的语气说道:「不想死的就吞下我的血液,变成吸血鬼,
来找我们复仇好了!」

  达尔泰冷淡的评论道:「就算变成了吸血鬼,在天亮之前没有人来救她的话,
被阳光一照到也会灰飞烟灭的。」

  之后因为失血过多黑川由美陷入昏迷之中,不知道过了多久。

  嘈吵的人声,全身像是火烧盘的剧痛,还有寒冷刺骨的感觉,让她再一次的
恢复了意识。可是她就连抬起眼皮的力量也没有。

  不远之处,一名从来没有听过的女声说道:「真够惨烈的!竟然杀光了全船
上几百人,就连刚生下来还不足月的婴儿也不放过。」

  另一把女声说道:「别忘了我们的对手不是人类,在人类和妖魔鬼怪之间,
怎么可能会有同情或怜悯这种东西存在,有的只能是赶尽杀绝。」

  最初说话的女声道:「被钉在墙上的这个人,就是照片上中的黑川由美吧!」

  此时一只温暖的手握著黑川由美的手替她把脉道:「还没有死!但是心跳很
弱,虽然肉体没有受到致命伤,但是失血过多,已经没救了。」听声音是回答的
另一个人。

  「有什么遗言就说出来吧!我会尽可能达成你的遗愿的。」说话的人语气悲
伤。

  接下来最初说话的女声继续道:「想不到这次日本派来取代死去的直子的人,
还没有踏足到上海的土地上,就被人先奸后杀裸体钉在墙上,还陪上了一船数百
条人命。是这个黑川由美太没有用,还是对手太强?」

                           第三章 白色洗礼

  黑川由美终于想起之前所发生的一切,自己所乘踏的万山丸号在快要到达上
海之际,一直潜伏乘客当中的三只吸血鬼,展开了残酷的大屠杀,不分男女老幼
杀光了船上的所有人,只有自己在被吸血和强暴后,被无情的裸钉在墙上。

  黑川由美奋起最后的力量,张开现在好像有千斤重的嘴巴,舔掉小夜子涂在
她唇上的吸血鬼血液。

  我不能死在这里,黑川由美临死前强烈的想到!

  做完最后这个动作之后不久,黑川由美被除魔队派来现场调查的法医官证实
死亡。

  在除魔队五层大楼的地底之下,还有庞大的地下建筑群,由储放被制成标本
或封印妖魔鬼怪的仓库、靶场、集合上海知名教授和各国军中资深技师的武器研
发中心,以致即使一般队员,也不敢随便接近的停尸场。

  当时的上海有超过百万的人口,是东方第一大都市,潜藏在暗里活动著的大
大小小的妖魔鬼怪不下三十万只,虽然这当中的九成都是些像蛇虫鼠蚁般细小,
只靠在人熟睡后,偷偷吸取一点点人血和邪气的小妖怪和魔物。

  但体形像人类般大小的,仍然有接近三万只。虽然这只是除魔队的估计数字,
却已经非常接近真实。

  在这较高等的妖魔鬼怪层级里,多数都伪装成普通的人类生活,可是平均一
年还是会猎杀一个人作为食物。

  因此这个地下停尸场,理论上每天需要处理一百具尸体。不过实际上并没有
这么多,大约只有三十具左右。因为很多时被妖怪杀的害人,都会被吃得尸骨无
存,自然就没有尸体可以处理了。而且一部分更加聪明的妖魔鬼怪,都懂得将被
杀的人,伪装成帮派仇杀和一般情杀与抢劫案中的受害者,以掩人耳目有利于隐
藏自己的身分。

  而在这里干搬运尸体的工作,都是在上海最下等的人,有被特赦的囚犯、街
上饥寒交迫的乞丐和满身赌屠被追得无处可逃的赌徒。

  这些人都签了合约,被迫在这里暗无天日的不断工作,即使有假期和休息也
不能离开这栋大楼。为了保密的需要,最少要工作三至五年,才能够一次过领取
薪金,并且需要永远的离开上海。

  被送来来这里的尸体,多数都是被咬噬得残缺不全的残肢。偶尔才会有例外
的情况发生。

  像今天的万山丸号事件,就一次过送来了数百具尸体,连续不断被送来的遗
体,把停尸间都放满了。当中绝大多数死者,都是被斩成数段惨不忍睹的样子。

  而在这当中,有著叫这些停尸工人心跳加速和欲火焚身的,黑川由美的遗体。

  为了解剖的方便,停尸间的尸体都没有穿衣服。为首的工人看著黑川由美的
肉体,兴奋得心跳加速的道:「这么完整白嫩的美女尸体,足足有十天半月没有
碰到过了。」

  接下来这二、三十名工人,争先恐后的扑倒在黑川由美的肉体上,有的人张
开嘴巴大力的吸吮,有的人用手大力的搓弄爱抚,有的人则把黑川由美的手指往
自己的裤裆上用劲的摩擦。

  正当他们陶醉得如痴如狂的时候,一声娇美的女子呻吟声,让他们所有人都
吓得停止了动作。

  「这……莫非是尸变……」其中一个有经验的,吓得面无人色的说道。

  另外一个身躯粗壮满脸横肉的工人说道:「怕什么?我看是还没有断气,玩
活人比起玩死人不是痛快得多了?」

  在这里工作得久的工人,都知道偶然会有妖怪潜伏在尸身上,为安全计立即
跑去找上级通报。经验告诉他们,逃走得慢随时会横尸就地。

  「一群胆小鬼!」那个满脸横肉的工人说道。

  此时另外一个工人说道:「会送来这里的,就算还没死也应该身受重伤了。
既然她还没死的话,我们快些去找医生吧。」

  满脸横肉的工人则说:「找什么医生,反正都要死的了。我们索性把她玩死
掉!有人来质问的话,就一口交定说她本来已经死掉了的。」

  他手捧黑川由美的香腮,张开大口伸出粗糙的舌头,在黑川由美的俏脸上面
肆意舔弄一番。

  「唔唔……」原本应该死去多时,身躯美冷的黑川由美张开了一对美眸打量
著四周。

  面对著许多男子,她一时间头脑混乱,还弄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醒了吗?小妮子。老子请你吃好东西。」

  男人解开自己的裤裆,就捉著她的螓首,强行往自己的下半身押下去。

  「好臭!好恶心。不要碰我。」黑川由美尖叫著大力推拒。

  对这些工人来说,要玩女人的尸体,多少还有顾忌和害怕。但如果是活人的
话,那还有什么好害怕的。一个个如狼似虎的,伸出双手肆无忌惮的在抚弄和触
摸黑川由美赤裸的娇躯。

  「放手……放手啊……」

  「唔……」

  黑川由美娇嫩的芳唇中,被塞进了一具又腥又臭的男人分散,一对玉手则被
迫捉著另外两个人的那一根。另外还有十多只属于不同人的手掌,在她一丝不挂
的胴体上,粗野狂放的尽情抚摸著。

  「唔唔……啊啊……啊……」

  她虽然想说话,喉间却被那根又粗又硬的肉棍子顶著。男人们粗糙的手指,
却毫不怜惜地,用力的朝著她下半身前后的两个洞穴进犯。

  「啊……爽透了……」久未接触活著的女人,何况是这种天仙化人的美女,
其中几人才干没多久,就把腥臭的白色液体,射了在黑川由美的身上。

  「呕……」黑川由美大声咳嗽,把射出在她香软檀口内的白浊黏稠的液体吐
出来。

  「你们……」现在黑川由美是彻底的清醒了,怒不可遏的看著这些男人们,
对自己寸褛未著的模样,又羞又急。

  「接下来轮到我了。」其中一人提枪上马,正想把黑川由美按到身下。

  「贱男人!给我滚开去。」黑川由美怒极反抗,在他胸口上用力一抓。

  工人惨呼著倒退开去,胸口衣衫破裂,留下了五道皮开肉裂的血痕。黑川由
美看著自己的青葱玉指,指甲不知何时变成了足足有半寸长,且锐利犹如刀锋。

  「哗啊!妖怪。」男人们欲火急降,惊喜地后退开去。

  黑川由美冷静下来,想起自己在船上被达尔泰、今日子和小夜子三只吸血鬼
袭击,垂死之际自己主动喝下小夜子涂在自己的吸血鬼之血。

  那么现在,我莫非也变成了及血鬼?黑川由美细心一看,这个阴冷且空旷的
巨大房间内,放满了一张又一张冰冷的金属床,每一张上面都堆放著一具残缺不
全的尸体。

  「这个仇和我一定要报!」黑川由美坚握双拳,向著数百名的牺牲者许诺。

  但在这之前,首先要解决现时的困难。

  「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有人可以借衣服给我吗?」

  那些惊恐的工人现时只敢远远的围在外面,黑川由美所受的教育,还有她少
女的矜持,可不容许她光著身子的四围走,只能双手抱在胸前,夹紧双腿坐在地
上。

  突然间,一大群身著军服手持步枪的士兵蜂拥而入,各自持枪包围著赤裸的
黑川由美。

  而带领她们的是两个比她年长得多的美女。

  一个是婀娜多姿雍容华贵的黑发美美,穿著汉族传统的服饰,就是古代的壁
画上那身挂彩带衣袖飘飘,衣裙的颜色七彩夺目。一头秀发彷如漂瀑,脸容带著
几分古典美,身形丰满玲珑浮突。

  另一个是有著一对丰胸巨乳和紧窄小蛮腰的金发碧眼美人,身上穿著今年巴
黎流行的时尚服饰,淡蓝色长裙及地非常贴身,头上还戴著高雅的女用帽子。

  相比之下,自己身无寸褛,还被男人的精液喷得一身都是,身上带著一阵腥
臭味。既难堪又可耻。

  「这个……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可以借衣服给我吗?」黑川由美对著
这二位美女,重复了一次刚才的说话。

  黑头发的那一位以谨慎的神圣说:「我叫林凤。这里是上海除魔队大楼的地
下停尸间。至于衣服的事,一会儿再说。」    「我……我叫做黑川由美,
是新来的队员,在前往上海的客货轮万山丸号上,遭到了吸血鬼的袭击。」黑川
由美急忙说道。

  林凤以手势示意她先停下来,然后说道:「这些事之后再说,现在我们先要
替你作身体检查。」

  「可不可以换一个地方,这里有太多男人,我又没有穿衣服。」黑川由美脸
红耳热的尴尬说道。

  「不可以!要先确定你有没有危险。」那位金发碧眼的美女说道,接下来她
由身上手袋中出一个一尺长的银十字架,上面有著耶稣基督的雕像,然后她在机
关制上一按,十字架内就弹出了一柄剑锋银芒闪烁的利剑。

  「我叫索菲。拉格朗,是除魔队的法国成员。」脸上带著一点不怀好意的笑
容,索菲十字架圣剑架在黑川由美的粉颈上说道。

  「你这样子的做法太失礼了!」黑川由美既羞且怒的说道。

  「如有失礼之处请你见谅,但是我们必需要小心为上。」林凤说到,并且示
意跟在她身后的医生,替黑川由美作身体检查。

  偏偏这个医生又是一个男人,是一名头发包白五、六十岁的西洋人。

  医生单膝跪在黑川由美的旁边,打开用来携带仪器的皮包,取出听筒戴好后
对跪座在地上的黑川由美说道:「请张开双手。」

  「这……这……」黑川由美的俏脸一直红到耳根子,面对著上百名荷枪实弹
的士兵,还有那十数个弄得自己满身污秽不堪的工人,以及二名穿戴齐整的年长
美女,要她赤裸裸的张开双臂,坦露出自己的酥胸,这未免太过羞耻和折磨人了。

  「请张开双手。」年迈的医生带著摧迫的语气再次说道。

  黑川由美的无奈的颤抖著青涩的少女胴体,张开双臂露出还沾著白色精液的
柔美乳峰。

                           第四章 当众验身

  当银亮的听筒,放到了黑川由美她那娇嫩的双峰之间的时候,她瞬间紧张得
浑身打颤。

  年老的医生脸色刹那间变得无比凝重,好一会儿之后,他才把听筒移到了腹
部等的其他地方。

  最后再由皮包之中取出探热针,交给黑川由美道:「请将之放进口中。」

  黑川由美只好听命照做,等了数分钟之后,医生才取回探热针观看上面的度
数。

  头发花白的老医生好不容易开口说道:「心跳的速度大约是每分钟二十下,
体温则是在二十五度左右。我的结论就是,这不是正常人类应有的心跳和体温。」

  对于这个结果,黑川由美已经心中有数。

  林凤轻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喝了那些家伙的血吧!」

  「作为除魔卫道的人,那是就算会死也不可以犯的禁忌。」

  「那又怎么样?即使如此我还是我,我依然会保护人类,诛灭那些妖魔鬼怪
的。」

  「暂时我们要先将你加以监禁,对于你的处置我们要开会之后再作决定。」

  作出了这个决定之后,林凤就吩咐士兵,把黑川由美押解到囚室。

  等她的背影远去了之后,林凤哀叹道:「可惜了这么一个杰出的女孩子。」

  「这下子日本那边得再派取代她的人来了。」索菲双手抱胸说道,这个动作
使她的双峰看起来更形丰满。

  索菲继续说道:「那她怎么办?除魔队是为消灭妖魔鬼怪而存在的,有成员
变成了吸血鬼那实在是一个笑话。」

  林凤内心不忍的说道:「就算我们的门派不同,东西方的所学有分别。但这
个规矩都是一样的,你应该很清楚。」

  「那就是要把她当作是人类的敌人,吸血鬼。在她变强,内心丧失人性,开
始作恶之前将她消灭了。」

  林凤对索菲道:「我有一件事要拜托你的。」

  由于要跟本国政府联络,电报往返需时,对黑川由美的处置有了决定,已经
是三日之后的事,林凤和索菲一同前往囚室处理黑川由美。

  林凤对士兵吩咐道:「打开囚室的门。」

  三天没饮水没吃饭,连衣服也没有穿的黑川由美,比起三日之前更加镇定得
多。

  「你们决定好怎么处置我了吗?」冷静下来之后,黑川由美也已经心中有数,
就算按照阴阳道的传统,对于变成了妖魔鬼怪的人,也唯有消灭一途。

  不过她可不打算接受被消灭的命,虽然身无寸褛且手无寸铁,可是成为了吸
血鬼之后,也就拥有了非人类的强大力量。必要时就算不惜杀人,她也要杀出去
好寻找一条生路。无论如何,再找到达尔泰他们报仇之前,自己决不能死。

  林凤单看她的表情就明白她的想法了。

  林凤道:「你还真是太年轻幼嫩了,这样一脸不惜一战的表情,只会让我们
提高戒备。」

  「要消灭我吗?」黑川由美问道,若果答案是肯定的话,她唯有拚死一战了,
纵使和除魔队的所有人为敌。

  林凤道:「我们不会消灭你,只要你不反抗的话。」

  「什么意思?」

  「索菲会在你身上施加禁制,使你不能反抗,受到她的操控。成为像猎犬一
样的存在,而不是作为和我们同等的人类被对待。」

  「如果我不答应呢!」黑川由美说道。

  「你不答应的话,我们就会出手制服你,你没有选举的余地。」林凤道。

  黑川由美内心天人交战,她用自己洁白的贝齿轻咬著娇艳的下唇,不知道应
该如何选择。

  林凤随之说道:「据我们所知,今日你父亲替你举行了葬礼。」

  「怎会?怎会这样的?我还在这里活得好好的。」黑川由美惊讶得无法接受。

  「但并不是以人类的身分活著!你父亲的意思应该很明白了,在他眼中作为
人类的你已经死了。如果你拒绝我们的条件,即时你有能力逃离这里,你也会被
视作人类公敌之一而被追杀一辈子。」

  「我明白了!我就留在这来。」黑川由美面色苍白的座在囚室的地上。

  林凤在内心松了一口气,虽然黑川由美很可怜,但这样最少避免了,要由自
己亲手消灭她。

  索菲轻推林凤的肩膀道:「接下来就交给我好了。」

  「也只好如此了,拜托你了。」

  等林凤离去之后,索菲眼中闪烁兴奋的光芒,单膝跪在黑川由美的身前。

  她非常大胆无礼的,一开始就伸手到黑川由美双腿尽头的桃花园处,在上面
用力的摸了一把。

  「真是滑不溜手呢!」索菲意淫的笑道。

  正为父亲的事而陷入失落之中的黑川由美,立时大吃了一惊,满脸尴尬且愤
怒的捉著她的手加以推开道:「你这样是甚么意思?」

  「甚么意思?」索菲微带怒意的说道。

  「当然是好好的研究新到手的玩具了,你的父亲难道没有买过玩具给你吗?」
索菲伸手到黑川由美白里透气的脸蛋儿上抚摸著,她的态度简直就像一个好色的
登徒子。

  「我可是人,不是什么玩具!」黑川由美怒极反驳。

  「你说错了吧!你是除魔队配给我当作工具和猎犬使用的吸血鬼,如果不能
控制或驯服的话,可是要加以消灭的妖魔鬼怪之一。我劝你最好不要反抗,不过
全不反抗也没有意思,你就半推半就略作反抗好了,这样调教起来才有趣。」索
菲尔掩嘴偷笑道。

  「啪!」黑川由美深感屈辱,赏了索菲一个清脆的耳光,打得她嘴角渗血。

  「我就让你知道反抗我有什么后果。」索菲眼神燃烧著怒火,骤然出手用劲
拉扯著黑川由美的秀发,把她整个人押在墙上。同事间索菲左手已经掏出了圣经,
将之放在在黑川由美的小腹上。

  「耶和华啊!众神之中谁能像你,谁能像你至圣至荣,可颂可畏,施行奇事。」
索菲严肃的念颂圣经的内容道。

  倏然之间黑川由美感到小腹部分如遭雷击,全身像被闪电打中般痛苦,娇躯
扭曲痉挛连嘴巴也难以闭上。

  接下来苏菲抬高自己的大腿,在黑川由美赤裸的胯间摩擦著道:「我最喜欢
把那些原本身分高贵的人,调教成为下贱的奴隶。」

  「怎样?是不是开始感到快感了?」

  被电击至不能活动的黑川由美,全身麻痹不能活动,但是被索菲丝质衣裙磨
擦的部分,却传来了阵阵快感。

  「宠物只有服从才能获得这种快感,反抗的态度可是要严加惩罚的。」索菲
毫不留情的张开她的樱桃小嘴,用劲狠咬在黑川由美肌肤吹弹可破的胸前双乳上。

  「啊啊……痛啊……」黑川由美悲鸣道。

  「这种声音真是悦耳!」索菲抬高头,在黑川由美的耳珠上舔弄著说道。

  「你……你这个变态!」黑川由美黑色的星眸中闪著不屈的光芒。

  「竟然敢辱骂主人,你真是好大的狗胆。」索菲用词粗野的说道,而且语气
不善叫人心寒。索菲。拉格朗是上流社会的贵族出身,平时受到众多的礼仪规范
所限制,这样子仪态粗鲁的调教女奴,正好发泄她在日常生活中承受的压力。

  索菲用力的打了黑川由美一巴掌,在她的玉脸上留下了五个深红的指印,打
得她跌倒在地上。

  「我就让你这个淫乱无耻的下贱吸血鬼,品尝一下上帝神圣的力量!」索菲
举起手中的圣经,伸向了黑川由美一上一下起伏著的酥胸。

  刚才在小腹部位念诵经文,已经如遭电击痛苦难当,何况这次是敏感幼嫩的
胸部。黑川由美惊恐的叫道:「不要……你不能这样……」

  「是呀!那换别的部位好了。」索菲语气淡然的说道。

  索菲突然间把圣经移到了黑川由美的桃花园上,那里还是光滑一片没有长出
任何杂草的。

  「你……啊啊……痛……啊啊啊啊……」

  「耶和华对摩西说现在你必看见我向法老所行的事,使他因我的大能的手,
容以色列人去,且把他们赶出他的地。」

  透过圣经所发出的神圣力量,穿透黑川由美的全身。对她来说这就像是被电
击被火烧一样,整个人剧烈的扭动和挣扎,身体却被索菲安的手按得紧紧的不能
动弹。

  「怎样?上帝的慈爱滋味如何?」索菲舔著自己的红唇说道。

  黑川由美的身体还在颤抖,连动也不能动,双眼淌出了晶莹的泪水,嘴角挂
著唾液的牵丝,身上尽是冷汗所化成的金黄色汗珠。

  黑川由美向索菲吐口水反抗,却因为痉挛的缘故完全失去了准头。

  「不知死活!」索菲狠狠的说道,并再次念诵经文:「耶和华阿你的右手施
展能力,显出荣耀。耶和华阿,你的右手摔碎仇敌。你大发威严,推翻那些起来
攻击你的。」

  黑川由美就像被吊出水面的鱼儿,白嫩的肉体激烈的在动作,四肢于冰冷的
地板上疯狂的撕爪挣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黑川由美的惨叫响彻在囚室来,就在这转
瞬之间她为之崩溃失禁了。

  金黄色的温热液体喷晒而出,弄湿了神圣的圣经和索菲的手,被玷污的圣经
再也发不出神圣的力量,电击般的痛楚骤然停止了。

  「哎呀!哎呀!居然失禁撒尿了。哈哈哈哈哈哈!」

  索菲拿开圣经,看著眼前金黄色的小喷泉,发出充满侮辱性的嘲笑。

  「想不到你还有这招!真是污秽的吸血鬼,看你撒的尿,把我的圣经都弄污
了。我这一本可是由红衣主教亲笔书写在羊皮纸上书写的珍品,力量非凡且罕有
难求。可不同那些大量印刷的东西,看你怎么赔偿主人的损失。」

  「呜呜!你才不是人,禽兽。」黑川由美哭得梨花带雨的骂道。

  比起肉体的折磨,被父亲和家人所抛弃,被索菲折磨到在她面前撒出尿来,
做成了对黑川由美的尊严和人格最重要的致命一击。

  「禽兽?那么我就看看你是如何被禽兽操的。」出身高贵的索菲,却像街边
的低下妓女般以低俗的言词骂道。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