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我從杭州到石家莊的故事

我從杭州到石家莊的故事
我從杭州到石家莊的故事
 五一的時候,我去杭州玩,順便看看網友。  五月八號回石家莊,坐1584次,4車13臥鋪上。在杭州的時候,有幾個網友陪著玩的很開心,杭州的男人和女人都比較大方,當然是熟悉的情況下。  每天白天就出去轉轉,回到賓館就幾個人一起做愛。一路上還是很舒服的。  在杭州的經歷我就不想說了,我自己的簡歷大家也不用知道了,呵呵。下面就直接說我在火車上的偶遇。  火車到安徽合肥已經是五月九號的凌晨2點多了,我睡了一覺醒了,這時候車廂裡上來一個人,他是從合肥上車的,補的臥鋪。  這個男人,瘦瘦的,頭髮有點凌亂,穿著一件大t恤,一條髒西西的牛仔褲,但是人還是很精神的。提著一個小小的手提袋。從我身邊走過的時候,我知道他看了我一眼,而且一定看了我的腿(嘻嘻,我穿的是短群,很勾引人的哦)。我也醒了也不想睡覺了,就坐在窗邊看外面的燈。  大概有二十分鐘吧,就聽見他說話了。  「前面的美女,過來坐坐啊,一個人看燈沒意思哦。」我回頭看了他一眼,本來不想理他,但是我突然發現他的姿勢很好看,他的笑容在小燈的照印下,有點邪氣,但是很可愛。於是我就過去了。  「為什麼叫我美女啊,不知道我是恐龍嗎?」  「如果你是恐龍,那麼我就是青蛙了哦,」  「呵呵」  「一個人出來玩啊。」  「是的哦,睡不著了。」  「那我正好剛剛上車,我們一起聊會天吧。」  「你想聊什麼呢?」  「隨便哦,你想知道的我都知道。」  「哦,是嗎?你知道牛是怎麼死的嗎?」  「哦,牛呢是看到你,然後神經錯亂不會腦筋急轉彎了,撞樹上撞死了。」  「呵呵,你撞牛上了吧,追尾了吧。哈哈。」  慢慢的我覺得這個人真的很幽默,比他的形象更另人喜歡。  他26歲,助理工程師,去石家莊找朋友玩。  天慢慢的亮了,過道裡的人越來越多,他忽然說,我們去軟臥吧,那裡清淨。  我說好啊,不過你請客哦。他說沒問題!  於是我和他拿著東西,找到列車長,給了列車長700塊錢,包了一個包廂。  到了包間門口,列車員拿出鑰匙在開門,剛進包廂,關上門他就一把抱住我,封住我雙唇上,我的話還沒出來,雙唇就被他的嘴唇貼住了,我想推開他。可是他緊緊的抱住我的頭,用舌頭挑開我的雙唇,不住的舔牙齒,開始的時候我緊閉牙齒,在他舌尖挑、舔的挑逗下,我漸漸的張開嘴,他把舌頭就伸到我的嘴裡面,用舌尖攪著她的舌頭(他好有技巧,一定是個老手),慢慢的我也主動的把舌頭伸到他的嘴裡舔他的舌頭,我慢慢的摟住他的脖子上。  他加重舌頭舔的力度和範圍、開始吻吸我的舌頭,我在他的背上無目的的撫摸,不時的吻吸他的舌頭,呼吸變粗變快,雙手不停的亂摸著他的後背。我知道我情動了。  他雙手也撫摸著我的身軀、腰,同時引導著我向床邊移動,把我輕輕的壓倒在床上。我們在床上緊緊的抱住對方打滾,撫摸著彼此的身體,我們的四條腿交叉在一起。他興奮的胯下的堅硬如鐵,直頂向我的小腹下的重要的地帶。  他慢慢的脫下我的外衫,那天我穿著粉紅色的花邊胸罩,我的皮膚還是保養的很不錯,可以說肌膚瑩白如玉,我的兩條胳膊滑膩光潔,脖子上掛著的銀項鏈躺在胸前,平坦的小腹,明光閃閃。  他伏在我的胸前用舌尖輕舔著我那露出的乳房的邊緣,我輕「……哼……」  了一聲,挪動著挺起胸,想方便他從我的背部解開胸罩的扣子,他輕輕的一扯,我的胸罩就被他拿下了,我的乳房一下就蹦了出來,雖是躺著,仍像半扣的皮球,兩顆淡紅色蓓蕾般的乳頭,婷婷玉立,周邊一圈如葡萄大小的乳暈,現出淡淡的粉紅色,這是我身上最自豪的地方。  他用舌尖輕碰到我挺立的乳頭,我抱住他的頭,他被似有似無的乳香刺激的好興奮,立即用舌尖挑逗著我的乳頭,在我粉紅色的乳暈上打圈,在我乳房上左右游移(特別有技巧),直弄的全身搖擺不定,我的雙腿時伸時曲、時張時合不知如何擺放,我豐滿的乳峰時起時伏直撞他的雙唇,我也開始慢慢的呻吟。  他好像品嚐夠我的乳房,又開始把他那可愛的舌頭往下移動,若即若離的游走在我平坦的小腹,一隻手撫摸著我那裡的上層,雖隔著兩層的褲子,還是能感覺他的手指在我那裡輕輕的撫摩。  他剛拉開短群的拉鏈,我故意用手擋在已開的拉鏈上,他輕輕的移開我的手,往下拉我的短群,我微微提臀,配合著他的動作,鏤空的粉色蕾絲花邊的內褲緊緊的貼著我圓實豐滿的臀部,清晰可見陰埠輪廓的圓滑弧線(我在杭州的時候網友送我的,穿上這種內褲,毛毛就全部在外面都能看見的),他分開我的雙腿,跪在我的雙腿中間。  我知道腿根盡處那條狹窄的薄薄的帶子,根本什麼都擋不住,而且我知道我已經濕潤了,他抓起我的雙腿,用舌頭從膝蓋處順著大腿的內側慢慢的輕輕舔上去,左右兩邊輪換進行著,我難受的微微顫抖,雙腿也開始在他的手中掙扎(我最怕被舔大腿內側的),我開始不停呻吟和喘氣,我知道我的內褲已濕的範圍在漸漸的擴大著,薄薄的內褲被我的體液沾濕成半透明,緊貼在我的那裡。  他用雙手握住我的腿根,扳開我的雙腿,把舌頭抵在我的內褲上面,上下移動,我的那裡可以清楚的感覺到他的舌頭在來回的遊走,他很有技巧的來回舔著。  我本來已經放開他的頭,現在重新又緊緊的抱住他的頭,隨著他舌頭的上下移動和舌尖的用力抵入,我不住的撫摸他的頭髮,臀部用力的上挺,恨不得想把我的那裡在他的牙齒上磨,嘴裡終於說「我要,你給我吧」。  他看我已被他挑逗得春心蕩漾,便拉下了我濕透了得內褲。我彎曲、烏黑的陰毛剛剛修過象倒三角形,緊貼在凸起得陰戶上,我知道我鮮紅的陰蒂一定露出尖尖的頂部,陰唇也一定張開了,而且沾滿了透明的體液。  他低下頭用舌尖挑動我粉紅色的陰唇,他的舌頭開始上下遊走、左右磨擦,我興奮的叫出來了「啊……好……癢……恩……哦……深點……快……」。他快速的除掉自己的衣褲,胯下已強忍了十來分鐘的肉棒足足有15 6厘米長,早已同身暴漲了,青筋錠出。我看著他的肉棒說:「好大!你慢點!」他笑著說:「寶貝,我會慢慢的……」,說著就把肉棒往我的陰唇靠近,我忙把手放到我的陰唇上,用手指護在陰唇的兩旁。  他把龜頭抵在我濕透了的陰唇上,來回研磨,一直到怒漲的龜頭上沾滿我體液還不停止(我知道他故意挑逗我,不過我也真的有點著急)。我來回移動著臀部,把沾滿體液的陰唇向他的肉棒頂著,同時說著「快……進來……我……要…  …你……給我……「他故意挑逗著我說:」叫親哥哥「,我隨他的話叫著:」親哥哥……好哥哥……快……給……琪琪……「。  他大力分開我的雙腿,用力的一頂,怒漲的龜頭推開我的陰唇,「哦……慢點……」我真有點受不了,於是雙眉緊皺道。我雙手用力的抓住他的大腿,感覺他的肉棒充滿了我的身體,真的好充實好舒服。  他放緩了插入的速度,雙手蓋在我乳房上,撫摸著我的乳房,腰部繼續用力,肉棒慢慢的一層層的分開我的陰唇,一點點的進入,插向我的深處,越倒深處我覺得他的肉棒充滿了我的陰部,我裡面的嬌嫩的細肉被他的龜頭慢慢的摩擦,有說不出的舒服、爽。我抬頭看著我的陰部被粗大的肉棒撐開,像個就要裂開的花苞,看得我興奮的使勁夾緊他的肉棒,他也在看我的陰部,興奮的緩慢的抽送起肉棒,我能感覺出他的傘型龜頭上凸出的邊緣激烈的磨擦著我裡面的嫩肉。  我不由自主的發出聲:「喔……恩……深……點……恩……哦……」(我很喜歡叫床,嘻嘻),我的小穴在他的肉棒的抽送下,體液也越來越多,漸漸的開始光滑了許多。他的進去出來也順利多了。  他用雙手把我的大腿抬起壓在我的腹部,讓我的小穴徹底暴露在外,他加大肉棒抽插的速度,同時雙手又不停的調節我大腿張開的角度,肉棒快速的磨擦著我的小穴裡的陰肉。  我雙手抱住他的雙腿,呻吟著:「恩……好人……快……哦……」。抽插一陣後,他好像覺得不過癮,用手撐住我腰的兩側,讓我的雙腿掛在他的手臂上,讓我的雙腿大張,然後把毛毯墊在我的腰下,臀部向上翹起,讓我暴露的小穴更凸出,他把雙腿夾在我臀部的兩側,用力的挺動大肉棒抽插起來。這樣的姿勢是我最喜歡的,他的肉棒與我小穴正好在同一個角度,他的肉棒都下下到底、盡根沒入,黑黑得陰毛都可以連在一起,真的好舒服。  隨著他大力快速的抽插,他胯下沾滿體液的肉棒在我的小穴裡進進出出,帶動著我兩片粉紅得陰唇翻出來、陷進去,由肉棒抽插帶出來得體液濺濕了我迷人得陰毛和他濃密的陰毛,他的大腿內側不斷得撞擊著我嬌嫩的腿根部,發出「啪、啪、啪……」的響聲。  這一輪猛插,插得我身體上下挪動,我的乳房蕩起了一層層激烈四起得乳波,脖子上也都是汗,我用手緊緊得抱住他的臀部,浪叫著:「……好……哥哥…  …用力……琪琪……好……爽……深……點……啊……好到……「  我的浪叫聲,聽的他全身爽透了,肉棒抽插得更凶了,狠不得把下面得蛋蛋都插到我的小穴內。我看他這麼用力叫的更浪:「啊……親哥哥……到花心……  好哥哥……哦……刺……透了……「用手抱住他臀部的雙手用力的幫助他用力的插入。  他也把一味的抽插變為肉棒插到我子宮口處時,再頂住子宮口用力的研磨,刺激的我立即就顫聲浪叫:「不要……親哥哥……花心要……碎了……琪琪…  …要死了……「他把龜頭緊緊的頂住我的子宮口不松,加快研磨,我知道我的高潮快到了,他也更用力的抽插和摩擦我的子宮口,終於我全身一陣痙攣尖叫:」啊………「。  我高潮後,無力的放鬆著身體。他放下我的雙腿,雙手抱起我的腰,讓我的雙腿夾住他的腰部,雙手抓住我的腰,再次抽插起來。剛過高潮的我隨著他抽插次數的增加,又開始浪叫起來:「好哥哥……你饒了……琪琪……喔……」  他腰部卻繼續狠狠的用力,肉棒在我的小穴內兇猛的抽插。我緊緊抓住床單的雙手也放在自己的雙乳上撫摸起來,臀部開始不住的挺動,配合著他的抽插。  我喜歡在我高潮以後男人還能繼續幹我,他一邊用肉棒抽插著我的小穴,一邊欣賞著我淫浪的騷態。  我知道他想以不同的姿勢玩我。看了一會兒後,他抱起我,讓我坐在他的懷中,我為了穩住重心把胳膊環在他的脖子上,他緊緊的抱住我圓圓的臀部,撫摸到他的肉棒與我小穴的交叉處,那裡已是濕透了,沾呼呼的一片。  由於他沒有抽插肉棒,我就挺起腰然後放下來,再挺起又放下來,讓他的肉棒在我的小穴內進去出來,浪叫:「哦……好美……快……」,他的肉棒很有硬度(我最討厭沒硬度的男人,還不如陽痿呢)嘗到了甜頭,自己套坐起來的速度越來越快,不停「啊……喔……好美……好……爽……我要……啊……」。他空出手撫摸我的腰,舌頭親吻我上下顫動的乳峰,還不時挺動腰把肉棒用力的往上頂。直弄得我越發興奮,套坐的幅度不斷的加大,把他的肉棒深深的套坐進去直刺子宮口,雙手抱住他緊貼在我雙乳間的頭。  一會我就又快到高潮了,他看我又快要到高潮了,就配合著我的套坐,向上挺動著臀部,肉棒瘋狂的直刺我的子宮口。我「啊…」的一聲,他也全身顫動,滾熱的精子蜂擁而出,和我的體液交融在一起,好熱,燙的我的小腹部好像被火燒了一樣。  我高潮的感覺就想全身的力氣積聚到一起,然後被他的龜頭的精子一衝一燙,所有的快感從子宮口那裡蔓延到全身,那種感覺真的爽死了。  我倒壓在他的身上。一邊享受著他射精的帶來快感(男人射精的時候龜頭會撐到最大,然後會用力的跳動,這時候只要這個男人會做愛,就要把龜頭頂在女人的子宮口上,絕對有可能讓女人再到一次高潮,因為這個時候子宮口因為剛到高潮而打開,而男人射精就全部射到子宮裡面,這種熱度和龜頭的跳動最刺激了,我是這種感覺,不過這樣的男人真的很少,都只會吹牛,上床就不行了),一邊享受著他撫摸我的光滑的後背和圓圓的臀部,我四肢無力的壓在他身上。  我們一直睡到列車員敲門說:快到石家莊了才起來。然後我們直接一起下車,他也沒有去他朋友那裡,我們直接去世紀開了一個房間。  開房以後的事情,現在就不想再寫了,我寫的時候,一邊寫一邊自慰,到了兩次高潮,現在手沒力氣寫了。以後有機會再寫給大家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