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少妇  »  初见何阿姨

初见何阿姨
  为了让小雄认识妈妈,卢蕾在周日这天请燕子和小雄到家里玩,她是这样介绍小雄给妈妈的,“妈啊!这是我同学李力雄,她妈是银安集团的大老板!”
  “何阿姨好!”小雄有礼貌的叫。
  “哦?你就是王总的儿子啊?我认识你妈,和你妈妈在一起吃过几次饭!”卢蕾妈妈说。
  卢蕾妈妈叫何艳,今年41岁,是市检察员的一个检察官,她张的有几分似电影演员许晴,但是比许晴少了几份妩媚,多了几份典雅端庄。身高171公分的何艳在制服的衬托下更是庄严的紧。
  她说:“你们玩吧,我得去办点事。小雄别客气啊,饮料水果冰箱里有!”转身对燕子说,“你经常来,帮我招待小雄,我中午吃饭前回来,等我给你们做饭!”
  她走了,小雄坐在沙发上发呆。燕子捅了他一下问:“咋了?”
  “好有气质啊!真美!”
  “呵呵,加油啊!”
  小雄点点头,这时候卢蕾换了衣服出来说:“家里没有意思,我们上网吧玩去吧?”
  “好啊,不过你买单啊!”燕子说。
  “没问题啊!”
  在网吧一直玩到10点半才回到卢蕾家,刚刚坐下,卢蕾的妈妈何阿姨就回来了。她买了很多菜,说:“你爸爸今天又不回来吃了,咱们吃点好的!”
  她换了一套家居服出来到厨房做饭,小雄也到厨房,“阿姨啊,我帮你吧!”
  “你能干吗?去和她俩玩吧!”
  “女孩子的玩的我不在行!”
  “那好,帮我摘菜吧!”
  小雄搬了个板凳坐下帮何阿姨摘菜,何艳在菜板上切肉,看着何阿姨美妙的身段,小雄不只说些什么。
  “小雄啊,你妈妈现在还那么忙吗?”
  “是啊!有时候半了夜才回来!”
  “也够辛苦的了,哎,有句话不该问你的,但是我还是要问,你妈妈就没有在想找个人帮帮她吗?”
  “何阿姨,你是说,我妈妈给我找个爸爸?这事,我和姐姐也劝过她,但是,像我妈妈这么优秀的人,哪个男人能配上她啊?”
  “说的也是!事业到了你妈妈这个份上,这种男人还真不好找!”
  何阿姨切肉的时候,身体前倾,屁股像后一撅一撅的,很诱惑人的,小雄看的有些发呆。何阿姨把切好的肉放在盘子里,说:“摘好了吗?”没有听到小雄的回答,她扭过头来,看到小雄在发呆,而他的目光正在盯着自己的屁股。
  何阿姨的脸腾的红了,用脚踢了一下小雄的面前的菜筐,嗔道:“你,看什么?”
  小雄尴尬的收回了目光说:“没……没……”
  何阿姨说:“把摘好的菜给我!”,小雄忙递给了她,她接过来放在水池里清洗,但是自己能感觉到心跳加快。
  突然,小雄从后面抱住了她的腰,她一下就懵了,分明感觉到小雄贴在她屁股上的下体的勃起,“何阿姨……”小雄的嘴就贴在她的后颈上,吐出来的气息让何艳有点眩晕。
  小雄的双手已经按在她坚挺的乳房上,足足有半分钟的时间,何艳猛的清醒过来,回手就给了小雄一个耳光。
  这个耳光很脆,打的小雄半边脸都红了。
  “你胆子太大了!太不像话了你!”何艳气的满脸通红。
  “对不起,何阿姨,我……”小雄不知所措的松开了她。
  “我是你阿姨,你同学的妈妈!你咋能这样!”何艳气恼的挥挥手说,“不用你帮忙了!”小雄低着头说:“对不起,是阿姨太美了!”转身就走,也没有跟卢蕾和燕子打招呼就推开卢蕾家的门走了。
  何艳看到他推门走了,心里有点后悔了,不管咋说他还是个孩子,自己是不是过分了?此刻也不知该不该追上他留住他。
  “怎么妈?我听到有开门声,谁?小雄呢?”卢蕾从卧室出来了。
  何艳掩盖说:“他……说有事,不在这吃了!”
  “什么?连个招呼也不打就走了?燕子,你来!”
  燕子跑了出来,卢蕾说:“你去看看咋回事?”燕子点点头追了出去。
  “妈,到底咋回事?你是不是说他什么了?”
  卢蕾看了一眼女儿,仿佛真的做了亏心事似的不敢看女儿,“没有!”
  卢蕾一脸疑惑,趴在窗台上向外看,看到燕子和小雄在楼下说着什么,看到燕子点点头,小雄走了。
  燕子回来说:“他说,他妈给他发来了个短信,说家里来了亲戚,让他马上回去。”说着话时候,燕子看了何阿姨一眼,何艳心虚的扭过头去。
  “看我咋收拾他,在大的事就不能说声吗?”卢蕾忿忿的说。
  小雄在路上心情很好,刚才对何阿姨的试探,她不是滴水不进的,有半分钟的时间,说明还是有机可乘的,不过不能操之过急。
  回到家中,看到大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大姐,就你自己啊?”
  “哦,你回来了,妈妈到公司去了,美菱不知道干啥去了,你吃饭了吗?”
  “没有呢!”
  “我刚吃完,饭菜在锅里了,你自己吃吧!”
  “好的!”
  小雄草草的吃了饭就坐在大姐美娟身边,美娟靠在他的身上说:“好无聊啊!”
  “那我们做点有聊的事情吧!”弟弟的右手已经伸进了她衣服内,中指向她那高耸的乳峰顶端--那颗像艳红葡萄般的粉嫩乳头上轻轻一逗,美娟咯咯笑着说:“你这个小色鬼……”
  对于弟弟的侵犯,玉兰竟出奇的感到非常受用:“噢……不……小雄……不行……不能这样对姐……”
  嘴里吐出与内心感觉相反的话,但瞒不过身为弟弟的小雄,他充耳不闻地继续向大姐作出进攻,美娟虽不断叫停,郤并未作出激烈的反抗,或者……她根本就不想。
  小雄解开了大姐的衣服,连同耦合色的胸罩一起给脱了去。
  小雄从大姐的反应看得出来,她跟本就是受用极了,随着那按在她双峰上不停搓弄的绿山之爪,美娟丰满的娇躯不由自主地轻摆乱扭,雪白肌肤从嫩脂里微渗出一抹晶莹剔透的香汗,女性的体香和因体温上升而挥发出的身上涂的香水的混合香味,充斥了整个客厅。
  她秀眉黛扬,红唇微翘,两只水汪汪的含春杏眼,分不清到底是渴望着喜极而泣,还是要悲痛落泪,一副楚楚可怜郤也妖艳撩人的模样;干渴的喉头透过烈焰红唇发出一起一伏、由小声变大声、从缓至急、由低沈到高吭的呻吟浪叫:
  “噢……雪雪……哼……好……好美啊!不……不是……弟弟……快……快停止……姐不准你这样…………不准不听话……你……噢唷……再不停手……姐……啊……姐可要惩罚……惩罚你了……”
  小雄喜欢大姐这种故作拒绝的呻吟,被眼前这具扭动着淫靡姿色的玉体、充塞满整个房间浓浓的、成熟女人特有的体香味以及女人荡魂蚀骨的娇吟声所交织成一种淫慾横流的气氛,彻底激发起他那原始兽性--已经是欲罢不能。
  小雄索性用嘴巴吻上她的朱唇,伸出舌头就往美娟的嘴里钻,穷追着香舌猛卷,同一时间一手伸向她雪白小腹下的神秘小丘,誓要作出致命攻击。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啊……”当小雄的手猛然直抵目的地之时,美娟相对地哼出一声震撼的哀叫。
  樱嘴挣脱弟弟,笑骂道:“不听话的……啊噢……小……少年……够……呜……真的够了……到此为止吧!你……唷唔……若再不停下……看……唔呀……嘿……以后姐还……理不理你!呀……唔唔……”话犹未了,香唇随即又被盖上。
  “呜……终于触摸到了,终于都触碰到姐最秘密、最宝贵的女性禁地……!”
  发现姐姐的那个钻石宝洞不知何时竟演变成为水濂洞,滑潺潺的淫水沾湿了整个阴户,小雄的手不禁再往下探去,才发觉就连两瓣肥美浑圆的肉臀都早被洪水覆盖,他毅然放弃了嘴里对大姐香舌的追捕,探头往下望。
  色迷迷的眼睛盯着大姐的蜜穴,美娟被弟弟这么一来,装作惭愧的样子,一手抱住小雄的脖弟,整个人就躲进他的怀抱,万分娇羞地把头埋在他的胸膛里,娇吒道:“坏……坏透了……坏弟弟……竟敢这样对姐姐……唔哼……”
  刹时美娟就好像变成了一只温柔顺服的待宰羔羊般,如此娇态除了叫小雄看得心花怒放外,亦越加激起他要把眼前这块肥美天鹅肉咬到口的雄心壮志。
  “姐,这可真算是春潮泛滥呢!”乘胜追击地一手紧抓美娟的雪白大肥奶,拇指跟食指狠狠挟住挺凸变硬的粉红乳头就是揉、搓、捽、磨……不时更肆虐地用力一捏,直教大姐感到麻、痒、骚、酸、痛,真的可谓百感交集,欲仙欲死。
  本来咬碎银牙紧合着、不愿为承认这绝妙手技而发出赞美呼唤的小嘴,此时也只能妥协:“啊……噢嘿……唷……好……好美……”
  无奈还未能给贪婪的弟弟感到满意,下面湿透滚烫了的肥嫩淫屄又被弟弟一手抓个正着,魔掌缓急有序地时而轻抚、时而猛猜,最后灵巧的中指直向阴屄中心已膨涨到极限的「小红豆」挑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长长一声凄厉哀怨的浪叫,美娟脑海一阵麻痹,“好弟弟,你的手……哎哟……啊……好舒服啊……”
  “大姐,你应该知道弟弟是多么的爱你。我知道姐姐其实是很需要的,既然如此,何妨在淫荡一些,让弟弟全心全意地去侍候姐姐……”小雄挨身在姐姐耳畔,口里说得温柔,手下郤不安好心,邪恶的中指猛然对着阴核又是一逗。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好弟弟,我要……哦……”
  小雄迅速站起来把身上所有的障碍物除下,春心正荡的美娟仍旧软弱无力地躺着,但当弟弟的鸡巴暴露在她眼前时,不禁破口娇叹:“啊呀!小雄……你的鸡巴好像又张了……好大……”
  “当然,人张了一岁,鸡巴不张吗?”
  足有十六公分多长的大鸡巴像铁柱般怒立着,它的主人,是一个身高172公分,长相斯文的小伙子。
  说时迟那时快,小雄已把美娟按在沙发上,将大姐修长的双腿扒开,敏捷地把那对粉白大腿用手环抱着,小腿搁在双肩,纯熟地使出一招“老汉推车”,对正中心点一用力就往下插去,非常清脆利落,没有多余的动作,清脆地一下就把大半个龟头埋入小屄内。
  阴毛沾满黏黏爱液,是大姐对性慾渴求的最佳物证,想着更觉兴奋莫名,一手把毛逆上拨去,整个肥美饱满的成熟阴户即时无所遁形地暴露于前,隆隆凸起的小屄沾满淫水黏液,嫩红屄肉被大龟头挤压得涨卜卜的左右分开,中央那颗黄豆大小的阴核膨涨得似在一卜一跳的,好不可爱。
  “唷哦……弟弟不要看……求……求求你……不要……”
  美娟两条光滑大腿正被小雄双手牢牢的环抱锁缠,阴户被五指及龟头抚弄顶压得又酸又痒浑身乏力,硕大肥臀扭来扭去淫态尽现……
  小雄并未急于进攻,他知道要将大姐的慾火燃至沸腾,才能给她最高潮的享受。于是慢慢地用龟头在蜜屄周围的黏膜肉壁不断地旋磨打圈,时而挺前半寸、时又后缩数分,与其说是抽插前的爱抚,不如说是叫人难受的顽皮折磨。
  “噢噢……呜呀……痒……好痒……弟弟……姐……啊……痒嘛……”
  “姐,刚才听你说甚么‘好大……’的,你指的是什么?是不是想说弟弟的鸡巴好大呢?”
  小雄为使大姐能尽快投入,于是便说一下调情话培养气氛,岂料大姐笑着说:“呀……什么……坏弟弟……不……不准说……秽语……不准……啊唷唷唷唷……”
  小雄未让大姐把话说完,两只手指就伸往那敏感的小红豆不住捏弄,刺激得美娟全身发软,娇躯随着阴蒂每被捏弄一把,便不自然的抽搐一下:“啊呀……噢噢噢……不行……啊……弟弟……姐不许你这……不准……好…………好……好痒……唔哼……要……快……快嘛……我要……快……给我……噢噢……好弟弟……快点肏我吧”
  小雄知道如今的大姐已被自己精湛的性爱技术折腾得将要投降屈服了,
  小雄加强了龟头摩擦的力度,并且加速挟住了阴核的手指一捏、一捏、又是一捏。
  “呀啦……呜呜呜呜呜……不要……弟弟……乖……不要……饶……饶了姐吧……”美娟被弟弟逗弄得死来活去,一双媚眼泛红起来,若啼若闷的眼神哀哀地凝视着弟弟。
  小雄看在眼里更感得意洋洋,但却未有放过大姐:“姐,弟弟并没有对你怎样,只是想知道你哪处好痕好痒,好让我可替你搔上一把、止止痕痒而已!”
  不知何时小屄已被一股温热湿烫的暖流侵袭进来,好像有一尾刁钻灵巧的活游鱼正闪电般窜滑进玉屄的深渊,这下可叫美娟比刚才更难受万分,直教她急得快要哭下泪来,回神一看,却原来小雄竟用他的乖巧长舌在舔弄着自己的阴户,由外而内、由浅入深的不停快舔着。
  “哗啦……雄……弟……呜呵……唷……别……别舔……脏……啊……我刚才上厕所了……好痒……好……好痒呜……”
  “雪雪……雪……吮……吮……”凌厉矫舌把肉缝内的湿润黏膜舔舐得“啧啧”有声,小雄两手仍死命环抱着美娟,手掌郤按在阴户左右,将两片涨卜粉红色的大阴唇向两边扒得大开,舌头不停在屄缝中央的柔嫩屄肉来回前后猛舔,一大蓬乳白淫液被小雄像喝着天降甘露般的不住往口里吞下,小阴唇殷红的内壁肉经爱液湿润变得光滑,份外娇艳。
  美娟全身最性感的神经枢纽--小阴核也难逃被舔的命运,不时遭弟弟猥琐的舌尖轻薄,遇尔蜻蜓点水式的轻触,每一触碰的震撼都教她兴奋难耐得娇躯打颤,快感直贯满全身;忽尔又被一口含在嘴里吸吮,直把可怜的美娟刺激得快到达亢奋的顶点……
  “哦……不……哎唷……不……要……要……好爽……好痒啊……好……痒……”
  “那么快告诉我,姐到底是哪一处痕?哪一处痒?”
  “……弟弟……姐……姐……说……呀……噢……姐说了……姐……姐的下面……下面很痒……啊啊……啊……”美娟说着,脸上一片嫣红。
  “下面即是哪里?你不好好说明白,教我怎知道呢?”
  这种游戏姐弟两玩过好多次了,大姐自然知道弟弟想听的是什么,“呜呀……不要……坏弟弟……弟弟是坏弟弟……啊……姐姐的……姐姐的小屄……好痒……呜……羞死了……”美娟说罢,媚眼紧合,但发现弟弟并未有停止他那淫虐式的折磨,继续用淫舌玩弄着她。
  美娟只好说:“呜……弟弟……我的好弟弟……乖弟弟……姐的小屄好痒。啊……姐已经听话说了……求求你……就……行行好……饶……饶了姐吧……”
  小雄听了大姐的话,满意地笑了笑,然后整个人压上了美娟的身躯,可是还未有立即插入,先把头埋在大姐一对豪乳上,两颗变硬了的乳头一颗用口咬上,慢条丝理地轻啖浅嚼,恍似在品嚐着最美味可口的佳肴;另一颗则拿在手指上猛捻,明显又是在吊大姐的胃口。
  “呜……好……弟弟……亲老公……快来肏我啊!……姐想要你……要你……肏……肏……”
  “是不是要我肏小屄?”
  “是……是的……要……要你肏小屄……弟弟……好弟弟……请你不……不要再逗姐了……你……不……啊……唷唷唷唷……你……你是姐姐的弟弟……噢噢……姐……姐想要……想要……啊……想要弟弟肏姐姐的小屄……呜……羞死人了……哗呀……好……好过份……弟弟……好坏……啊啊……”
  美娟两手搭着小雄双肩,八字形大腿跟肥臀一同向上猛翘,口中吐出那羞耻万分的淫词荡语。
  “啊……弟弟……我……想要……要插小屄……要弟弟插姐姐的小屄……快……快嘛……”
  小雄看身下的大姐如今双目通红,泪凝于睫,直急得眼泪弟也快滴下来,粉额渗出了微微汗脂,头不断左右摇曳使染上粉红的秀发披散开来,简直活像个荡妇无异。大鸡巴对准了阴沟中央用力一顶,「噗唧」一声,整个就没入于小屄之内。
  “哦!轻……轻点……”
  美娟娇媚地向弟弟盯上一眼,小雄臀部慢慢向后退,龟头就随随地从湿屄内吐出愈半,然后在用力一顶,整根就埋入美娟那湿漉漉、热腾腾的淫户之内——「噗唧!」
  “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适时小雄但感龟头上一阵骚麻,像正被小鱼吃饵地一吸一吮,教他心摇神荡好不销魂。原来刚才那金枪一击,已把整根大肉棒直插到底,肥涨湿润的肉洞被充塞得不能再多,软绵绵、热暖湿濡的屄肉饱满充实的包含着整个鸡巴,肉棒尽头直抵子宫深处的娇嫩花蕊、一吸一吮的舒服极了。
  突然美娟屄内淫水再溢,小雄便缓缓地把肉棒轻推慢送起来:“大姐,我是快点好,还是慢点好?”
  “唔……呀……姐……要……要你……快快的……狠狠的肏……”美娟的欲火如焚,淫屄里的肉壁被轻轻磨擦得充血膨涨。
  小雄欣赏着可爱大姐红霞浮荡、春意盈盈的脸蛋,知道她需要更急剧的抽送,于是肉棒逐步地加快了动作……
  小雄看着大姐这张娇不胜羞的妩媚动人表情,都叫他爱不释手、淫兴大发,当下猛地发起一轮狂抽狠插,铁杆般的大鸡巴插入时根根到底,抽出时肏到屄口边缘。
  天生分泌奇多的窄小浪屄不住涌出阵阵淫水蜜液,凑合着成熟柔软的黏膜磨擦年青坚硬的阴茎嫩肉,所爆发出“噗唧、噗唧”之声不绝于耳,挟杂淫声浪叫由客厅散播到这座高尚别墅的每个角落,显得份外淫秽烂漫,美娟内心深处的熊熊情欲毫无保留地燃烧爆发。
  “哗……呀……好美……好弟弟……快……好厉害的大鸡巴弟弟……肏得姐好……好舒服……”
  娇躯颤抖、粉颊飞红,银牙肉紧地咬着下唇,两只玉手死命按在弟弟头上。弟弟像脯乳婴儿般张口吃着大姐其中一只坚挺成熟的乳上那挺凸发涨的奶头,一手紧抓另外一只大奶起劲猛捏。
  突然美娟但觉无语伦比的一阵骚麻快感直透上脑,身不由己般把浪臀紧随肉捧的一抽一插前后狂摇,口里梦呓般语无伦次地吐着淫声浪语:“呀……快……快肏……肏死姐姐……姐好舒服……我的亲弟弟……亲弟弟……呀……快肏死你的亲姐姐……啊!……啊!………………啊!……”
  一股阴精从花心深处一泄而出,直溅到小雄的阴毛、阴囊,最后嗄嗄的滴落在沙发之上。小雄举头察看大姐泄身后浑身乏力地软软躺下、合上眼睛低喘着,尤如奄奄一息,自己那条正兴奋无比的大鸡巴还未射精,但体恤到大姐美娟疲累,也不忍继续插弄免得大姐辛苦,先回气下来让大姐歇息一会。
  小雄默默等待,一面口手并用地又对大姐的双峰亵玩起来。
  “嗯……弟弟……好美……”歇息过后,美娟双眼眯成一线,满目柔情地望向弟弟,伸手在其面颊轻揉细抚。
  小雄向大姐报以一笑:“姐,弟弟也美,和大姐肏屄可真爽啊!”
  小雄一把抓着美娟的手就往姐弟的交合之处摸去,他把鸡巴抽出一半,硬要大姐张手握着鸡巴,又要她摸摸阴囊,湿润的淫液和阴精沾满了大姐的手掌。
  “哦……小雄……我的好弟弟……你接着肏吧!”
  小雄要大姐跪伏在沙发上,他站在大姐身后,把鸡巴戳进了浪屄中又来一顿猛插,为要使大姐甘心,抽送得比之前更为卖力,不一刻,大姐滚圆的屁股就向后挺动迎合,迎合着鸡巴的节奏抽、迎,插、送:“啊……好……好美……快……再快点……我的心肝弟弟……姐要……”
  正要踏入高潮一刻,小雄突地停止了所有动作,这回美娟可反过来叫要了:“啊……好……弟弟……老公啊……亲弟弟……小老公……大鸡巴老公……别停……使劲肏我……我要啊……啊……啊!……”美娟不顾羞耻地浪叫着。
  小雄鸡巴抽了出来,美娟感到体内一片空虚,就在这时,小雄再次狠狠地顶入,鸡巴顶在花心上研磨了几下,说:“大姐,小心了!”
  鸡巴快若流星的抽动不停,记记敲打花心,“啊!………………啊!——啊!……………………啊!——啊!……………………好……太爽了……啊……啊!——啊!……………………使劲……肏我……肏……肏……啊!——啊!……………………哎哟!……大姐的屄……让弟弟……肏……肏烂了……啊!啊!——啊!……………………姐姐要飞了……啊……你太会肏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大姐的叫喊中,几乎同时小雄的精液和大姐潮吹的阴精汇合了,把大姐的阴洞充满,当小雄的鸡巴从大姐的屄里拔出来时,液体流了出来,顺大姐的腿流到了沙发上。
  “哎哟!小雄,你干死我了!”美娟喘息着伏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小雄坐到了一遍喘息说:“大姐的屄就是棒!夹的我爽死了!”
  这时候美菱推门进来,看到他两一丝不挂在沙发上喘息,笑着说:“好啊,这么好玩不带我!小雄,我告诉你啊,今天晚上来陪我,必须给我舔到三次高潮!”
  “且!哪次不都是舔了一次高潮,你就受不了了,大叫‘好弟弟……好老公……快用你的大鸡巴肏我吧’”小雄说。
  二姐美菱笑着用手里的包砸了小雄一下说:“你在胡说!”
  小雄长笑着跑上了楼去洗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