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少妇  »  老公在家也偷情

老公在家也偷情
  第二天小如回到妈妈贺清语的家,正好妹妹胡雪松也回来了,胡雪松奇怪的看着姐姐,小如心虚的连一红呵斥道:“去一边,有什么好看的?”
  “姐,你和以前不一样哟!”
  “有什么不一样?”
  “以前姐夫一出差,你就象吊了魂是的,可是你今天咋这么高兴啊?进门的时候还哼着歌呢?涨工资了?中奖了?升职了?要不就是有情人了!”
  “滚!别在这消遣我!”
  “嘻嘻!跟你开玩笑!告诉我什么事那么高兴?”
  “真的没有,以前你不是笑话我一天也离不开你姐夫吗?我现在看开了,他就那工作性质,想开了就心情好了!”
  胡雪松半信半疑的摇摇头,小如逃似的离开客厅进了卧室,她虽然出嫁了,但是贺清语还是给她留了一间卧室。
  躺在床上还在回味今天一大早和小雄的再一次交合,小雄舔着她的屁眼问她:“你这里有没有开发啊?”当时她断然拒绝了,现在想起来有点后悔,连妈妈那么清高自傲的人都向小雄现出了自己的菊花门,自己要向笼络住这个小帅哥,也得把自己的后门让他走了。
  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胡雪松毕业后,好多地方要她,但是她哪里也没有去,一心想出国,天天往外跑联系国外的去处,后来妈妈贺清语通过一个在美国做生意的老同学,给她联系了一个舞蹈学校,什么都办好了,就等今年暑期开学她就去报道。
  所以这阵子她闲得啥事也没有,天天和一些狐朋狗友聚在一起,每周总有那么四五天玩到深夜才回来。
  此刻小雄正在燕子的家里,坐在燕子的床上,
  申阿姨正跪在地上,两手正握着那根涨大的鸡巴套动着。
  “骚货!你别用手套弄了,燕子不在,今天我要好好的肏你小浪屄!”
  “不行!我老公还在家里,你轻声点,他昨天喝醉了,下半夜两点多才回来,下次我一定让你肏个够!”申阿姨勾着媚眼,轻声说着。但是,她的两手却在大鸡巴上,不停的套动,抚弄着。
  小雄似乎被挑逗的异常兴奋,急喘喘的说道:“好久没肏你了,大鸡巴想你了,今天正好路过这里,骚货,快给鸡巴舒服,舒服……”
  “我就知道,小色鬼,忍受不了啦?嘻……嘻…”浪荡风骚的申阿姨,实在是淫荡无比,她抚摸着大鸡巴,媚眼一勾,嘴角含笑,有说不出的妩媚、性感。在嬉笑中,那对肥满的乳房正抖动摇晃不已,瞧得人血气贲张。
  申阿姨两手紧握住大鸡巴,一连串的套动后。“小色鬼,我就给你个舒爽……”说罢,她低下头,左手握着大鸡巴套弄着,那张美艳的樱桃小嘴张开,就把龟头含在嘴里,连吸数口,右手在下面握住两个烂蛋,手嘴并用。
  申阿姨的小嘴吐出龟头,伸出舌尖,在龟头上勾逗着。左手大力的上下套动大鸡巴,在龟头的马眼口,马上就流出几滴白色的液体。她用舌尖在马眼舐着、逗着、又用牙齿轻咬他的龟头,双手在他的烂蛋上不停地抚摸,揉捏着。如此的一捏、一揉,一套又一吸,那根大鸡巴涨得更粗大。
  “哦……好……骚货……吸得好……你的小嘴真灵活……哦……”小雄舒服的哼出声,屁股开始往上挺。似乎要把大鸡巴插入申阿姨的喉咙深处才甘心。
  “唔……爽死了……含得好……够骚……哦……”申阿姨巧妙的香舌拨弄,使得男孩舒服的哼叫声不断。
  她一边含着大鸡巴,一边媚眼乱飘,淫荡的瞧着男孩舒服的模样。一阵的拼命吸吮龟头,申阿姨似乎对男人的鸡巴有所偏好。
  “哥……你的大鸡巴……好粗、好长……我爱死它了……”申阿姨吐出龟头,双手在鸡巴和睾丸上不停的捏弄、套动着。
  “我要含它……吸它……大鸡巴好棒喔……哥……你舒服吗?”她春情荡漾的问着。
  “骚屄……快吸……大鸡巴……正舒服……快……”小雄无比的舒服时,申阿姨却不吸吮鸡巴了。
  他急忙用两手按住申阿姨的头往下拉,屁股挺起,大鸡巴涨得直在她的香唇上磨擦不已。
  申阿姨知道他已快到高潮了。于是,她先是以舌尖舐着马眼,尝着那股男孩特有的美味。舐着那龟头下端的圆形棱沟肉,然后小嘴一张,就满满的含着它。
  她的头就开始上上下下,不停的摇动,口中的大鸡巴便吞吐套送着,只听得“滋!滋!”吸吮声不断。大鸡巴在她的小嘴抽送,塞得申阿姨两颊涨的发酸、发麻。
  偶尔,她也吐出龟头,小巧的玉手紧握住,把大鸡巴在粉脸上搓着、揉着。
  “哦……好爽……好舒服……骚屄……你真会玩……大鸡巴好酥……酥……快……别揉了……唔……哥要……要射了……”
  男孩舒服的两腿蠢动不已,直挺着鸡巴,两手按住申阿姨的头,大鸡巴快速的抽插着小嘴。申阿姨配合着他的鸡巴挺送,双手更加有劲的上下套弄鸡巴,小嘴猛吸龟头、马眼。
  “哦……哦……我射了……哦……爽死了……哦……”只见小雄腰干挺动几下,全身一抖,舒服的射精了……
  一股浓浓的精液泄在申阿姨的口中。申阿姨皱着秀眉,将精液吞入肚内,在枕头边拿出毛巾,擦拭一下小嘴。
  “哥!你舒服吗?”她无比淫浪的双手抚着男孩的两腿,撒娇的说着。
  “舒服…舒服……骚屄……你的吹萧的功夫……真好……”
  “哥……你的鸡巴好……妹妹才给你含……”申阿姨真是淫荡的女人,单靠小嘴就将男人吸出精来。
  “哥!你好壮喔……鸡巴射精了,还没有软呢!”只见申阿姨两手又握住大鸡巴不停的抚弄。粉脸淫笑的娇呼着,芳心似乎很高兴。
  “骚屄!快骑上来,让鸡巴给你个爽快……”小雄似乎意犹未尽的说道。
  两手在申阿姨的浑身细皮嫩肉乱摸一阵,且恣意在她两只雪白坚逝的双峰上,一按一拉,手指也在鲜艳的两粒红乳头上揉捏着。
  “嘻……你坏死了……”在刚才为他含弄鸡巴时,申阿姨早已阴户骚痒得淫水直流,欲火燃烧不已。
  此时,乳房受到他按按揉揉的挑逗,使她更加酸痒难耐。整个小屄里有如虫咬般的丝痒。她再也忍受不了,受不住大鸡巴的诱惑,她需要。
  在也顾不上老公就在隔壁的卧室睡觉了。豁出去了,反正现在老公已是小雄妈妈手下的人力资源部的主任了,而自己也在公司,不怕老公知道了翻脸,翻脸的话他就会失去这份一个月8000多块钱的工作。
  “哥……哎呀……人家的骚屄……痒……嗯……人家要把大鸡巴……塞到屄里……哼……”说着,申阿姨已抬起身子,分开两条雪白的大腿,跟坐在他的小腹上。用右手往下一伸,小手抓住他粗壮的鸡巴,扶着龟头对准淫水潺潺的阴户她银牙紧咬,闭着媚眼,肥美的大粉臀用劲往下一坐。
  “滋!”一声,大鸡巴已被申阿姨的骚屄全根吞入。
  “哦……好美……哼……嗯……哥……亲达达……你的大鸡巴…太棒了……哼……骚屄好涨……好充实……唔……哼……”
  大鸡巴尽根插入肥嫩的阴道内,令申阿姨是打入骨子里的舒服,她欲火难禁的像个久旷的怨妇,沉醉在这种插穴的激情中。
  申阿姨贪婪地把细腰不住扭摆着,粉脸通红,娇喘休休着。那个浑圆雪白的大美臀,正上下左右,狂起猛落不断的套弄大鸡巴。肥嫩的桃源洞,被粗硬的大鸡巴塞得鼓凸凸的。
  随着申阿姨的屁股扭摆,起落,洞穴口斋出的淫水,顺着大鸡巴,湿淋淋的流下,浸湿小雄的阴毛四周。
  这时小雄站了起来,抱着她走到墙角,屁股狠劲的前挺,力道过猛,使得硬大圆鼓的龟头,一下子重重的,顶在花心上,顶得申阿姨闷哼出声。
  他左手就一把搂紧申阿姨的柳腰,右手托着她的左腿,屁股开始左右摇动,前挺后挑,恣意的狂插狠抽着。
  “哎唷……亲亲……这滋味……真……美……好舒服噢……”
  申阿姨的两腿站在地上,虽然左腿被小雄高抬着,但是这个姿势,使得阴道壁的肌肉紧缩,小穴无法张得太开。所以申阿姨那个鲜红肥嫩的骚穴,就显得比较紧窄,窄小的春穴被那壮硬的大鸡巴尽根塞入,只觉得阴道壁,被塞得满满的,撑得紧紧的,令她感到异常的舒服,不自禁得屁股也轻轻的扭转着。
  抽插了一阵后,鸡巴挺插和浪臀款扭的速度,骤渐急迫,申阿姨嘴里的咿唔声也渐渐的高昂了。
  “哎……哎……大鸡巴哥哥……哼……嗯……骚屄美……美死了……唔……哥……你的鸡巴……好粗……唔……骚屄……被干得……又麻……又痒……又舒服……哼……”
  申阿姨被大鸡巴干的粉颊绯红,神情放浪,浪声连连。阴户里潮潮的爽快,股股淫液如波涛汹涌般的流出,顶着大鸡巴,浸湿了小雄的阴毛,只觉得春穴里润滑的很,小雄屁股挺动的更猛烈,阴唇也一开一合,发出“滋!滋!”的浪声。
  “亲哥……哥……哼……妹妹好……好爽……哦……鸡巴顶得好深哦……嗯嗯……大鸡巴小雄……我的脚酸了……哎唷……顶进……子宫了……妹妹没……没气力了……哼……唔……”
  申阿姨两手紧搂着小雄的颈子,右足站在地上,左足被他的右手提着,浑身雪白的浪肉,被小雄健壮的身躯紧压在耳边。肥涨饱满的骚屄,正不停的受到大鸡巴的顶撞,阴道壁被粗硬的鸡巴磨擦,花心被大龟头,似雨点般,飞快的顶击,直让她美的上天,美的令人销魂。
  “哎唷……啊……亲爱的……我没力气了……哎呀……大鸡巴又顶到……花心了……唔……你好坏……哦……哼……”
  单脚站立,实在令申阿姨吃不消。每当她右脚酥软,膝盖前弯时,玉体往下沉,花心就被顶得浑身酥麻,不禁全身颤抖,秀眉紧促,小嘴大张,浪叫不已。
  小雄见她那付吃不消的渴态,似乎也有征服者的满足。于是,他伸手将申阿姨站在地上的玉足,也用劲的托起。申阿姨这时就像母猴爬树般,两手紧搂着他的颈子,两条粉腿紧勾着小雄的腰际,一身又嫩又滑的胴体便紧缠在小雄的身上。那根又粗又长的大鸡巴,高高的翘起,直塞在骚屄里。小雄健壮的手臂就抱住她,光洁细嫩的玉臀,双腿用力的站在地上。
  “哎呀……哥哥……好丈夫……这种姿势……插死妹妹了……哼……顶……哦……大鸡巴……哦……哼……”
  原本就欲火高涨的申阿姨,再被他特别的姿势和强壮的大鸡巴,刺激得淫荡娇作,肥大的屁股便不停的上下的款摆着。
  由于申阿姨的娇弱,再次屁股猛力的下沉,均使大龟头重顶子宫深处,弄得她粉脸的红潮更红,但觉全身的快感,浪入骨子的舒爽。
  “哎呦……好……好棒哦……爽……哦……我舒服……美……哦……快……快……我快忍不住了……哼……嗯……”
  小雄见申阿姨似乎又要泄身了,忙抱着她的娇躯,转身往床沿走去。
  走到了床边,忙将上身一伏,压在申阿姨的身上,伸手将她的肥美玉臀高高的悬空抱起,屁股就奋力的抽插着。并且大龟头顶在穴心上,狠命的顶着、磨着、转着。
  “唔……好大鸡巴……亲丈夫……小妹……快活死了……哼哼……哎……花心顶死了……哦……哦……爽死我了……啊……啊……”
  大龟头在花心上的冲刺,大鸡巴在春穴里狠劲的插送。这些都使申阿姨非常的受用,只见她秀发零乱,粉面红晕地不断左右的扭摆着,娇喘嘘嘘,双手紧抓着床单,像要撕裂它一般,那种似受不了,又娇媚的骚态,令人色欲瓢瓢,魂飞九宵。
  突然……
  “哎唷……哥……哼……唔……妹妹不……不行了……唔……快……快再用力顶……哎唷……唷唷……要丢了……啊……我丢……丢啦……唔……哥……啊啊……啊……”禁不住一阵要命的刺激,申阿姨嘶叫出像杀猪般的尖锐声。
  她全身畏缩般的痉挛,子宫强烈的收缩,滚烫的阴精,一波又一波的喷洒而出。
  小雄受了又浓又烫的阴精所刺激,他觉腰部麻酸,最后挣扎的插了几下,龟头一麻,腰部一阵收缩,一陂热烫的阳精,由龟头急射而出,直射在申阿姨的穴心深处,射的她浪声连连,全身酥软。
  “哦……哦……哥……你也……射了……哦……嗯……好烫……好强劲……嗯……哼……”
  从燕子家出来,他就直奔那个林岩妈妈所在的地下俱乐部,半个月前浩明给他办了一张会员卡,进去后到吧台那里要29号房的钥匙,吧台小姐说:“对不起,先生,29号有人了!”
  “哦?他进去多久了?我等会儿吧!”
  “进去没有多久。要不……”吧台小姐笑着说,“进29号的人久是以前和你一起来的那个先生,要不介意你就进去吧!”
  “是浩明?臭小子!”小雄向吧台小姐要了备用钥匙上了楼。
  踏进29号房的小雄,看到床上浩明和陈阿姨的情景,不禁笑了。
  这时,浩明正弓着身,跪在陈阿姨两条玉腿的中间,俯着头,把嘴巴大张,伸着长长的舌头,在陈阿姨那个嫣红光亮,娇嫩欲滴的阴蒂,阴唇,肉缝裹,轻轻搅着,吸着,吮着……
  但见仰躺在床上的陈阿姨,光洁滑软的胴体,胸前的两只乳房,圆鼓鼓的。雪白又礼满,顶上的两粒樱桃,微往上翘,粉红色的乳晕,在雪白的肉乳衬托下,是如此的诱人,刺激着男人的欲火。
  往下看,经细腰,光滑的小腹,到达大腿根部。圆凸凸的阴阜上,长着一丛乌黑亮丽的阴毛,两条浑圆多肉,线条悠美的玉腿张着很开,而浩明的头正伏在上面。
  浩明的一阵吸吮,弄得陈阿姨全身有如虫咬蚁爬,浑身不安的蠢动着,面泛桃红地正东摇西摆,似骚痒难挨的浪态。看得小雄一阵肉紧,悄悄地咽下口水。
  他走进来,浩明和陈阿姨却没注意到,只顾忘情的享受。
  瞧了一会儿,小雄的欲火更烈了,胯下的鸡巴受到眼前火辣,香艳的情景,剌激得挺翘起,慢慢的充血发涨,变得好硬好粗。
  “肏……”小雄受不了这令人春心荡漾的景色,他如梗在喉的骂了一声。
  在床上正舐得陶醉,正享受着小穴内淫水狂流,全身软绵绵的浩明和陈阿姨,被他的声音惊醒了。
  陈阿姨这才张开一双媚眼,和小雄的眼光接触。
  “小雄……来啊……快脱掉内裤……上床来……” 浩明招呼着小雄。
  小雄很快的脱掉衣服,好让绷紧在内裤的鸡巴,出来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裤子脱下后,一条早已硬的像根巨型手电筒似的特大号鸡巴,就呈现在淫荡的陈阿姨面前。
  看得陈阿姨浑身发软,春心不由一阵激荡,那么粗又长的鸡巴,不再享受一次实在惋惜。
  她的两只水汪汪的媚眼,盯了盯他那根硬挺粗壮的特大号家伙,脸上泛起一阵红潮,也忘记浩明正舐着她的春穴,陈阿姨美目巧兮,害羞着脸,向他招着手说道:“小雄……来嘛……阿姨帮你吸吸大鸡巴,让你舒服,舒服……”
  小雄听她要为自己品品阳具,连忙跨上床。他跪在床上,使陈阿姨的粉脸,面对着大鸡巴。
  陈阿姨故意飘个媚眼给他,身子一起,左手支撑在床,伸出右手握住鸡巴,就是用劲的狠套几下。
  小雄笑着问:“浩明是第几次来肏你了?”
  “第三次了!”陈阿姨用灵活的小手,在小雄的鸡巴紧紧捏住,媚眼轻勾着小雄,给他一个暗示性的淫笑,做为心爱万分的称赞。瞧得小雄血脉更加贲张,那早已硬得发涨的鸡巴,更经她紧紧一握,硬得青筋暴涨,有如一条粗大的水蛇在她的小手里蠢跳不已。
  陈阿姨看在眼里,痒在心底,紧紧的握住阳物,凑上香唇,轻轻地吸吮着,红光发亮的大角头。并且樱唇轻涨,把硬壮的大鸡巴含入嘴里,紧紧的含住它,头儿一上一下的套弄起来。
  陈阿姨天生一张樱桃小口,粗大的鸡巴含在她嘴中,有一种异样的快感,又温暖、又柔软,非常舒服。
  小雄被刺激得浑身酥麻,忘情得伸手握住她两只坚挺滑嫩的玉乳,便是一阵的揉捏。
  三个人循环的玩着这香艳的游戏,整个套房正是满室生春的景色。两男一女的春火,就像干柴烈火迅速的燃烧起……烧得三个人都无法忍受。
  浩明首先熬不住性欲的冲动,忙立起身子,跪在陈阿姨的下面,双手提起陈阿姨的玉腿,挺着大鸡巴,对准淫水四溅的穴口,屁股一挺,“滋!”一声,鸡巴整根插入,继而就奋力抽插不已。
  “唔……唔唔……哼……”
  陈阿姨的小穴插入了鸡巴,受到浩明狠劲昀抽插,小嘴似乎要浪叫些什么。但是口中又含着根特大号鸡巴,塞得她粉颊发麻,鼓胀胀的,叫不出声,只得鼻息急喘地闷哼不已。
  “哦……唔……嗯嗯……唔……”
  浩明知道陈阿姨是奇荡无比的淫妇,平常风骚到极点,单靠他自己的精力,时常被她哄得阳精直射,酥软无力。为了发泄平日被她羞辱的耻恨,再加上今日小雄的神勇,浩明抱着“此仇不报非君子”的心理,他两手紧抓着陈阿姨的小腿,大鸡巴如入无人之地,开始狠插猛抽,下下尽根,不时用龟头顶住她阴户深部最敏感的花心,屁股用劲的在顶着、磨着。弄得陈阿姨春心大动,淫水直冒,花心乱跳,那个浑圆肥美的玉臀拼命挺起,使劲的抛迎狂扭着。
  “唔!唔……嗯……哼……嗯……嗯……”陈阿姨满脸火赤的浪喘着。
  小雄的大鸡巴塞在陈阿姨的小香唇里,眼前又是活生生的春宫图,浩明的大鸡巴,抽送的死劲,干得陈阿姨玉体乱抖,细腰狂扭,那肥突而隆起的阴户,用力向前挺着。
  这种淫荡的姿势,真让小雄看得眼中喷火。捺不住陈阿姨浑身美艳胴体的诱惑,小雄忙两手抓着陈阿姨的粉烦,屁股往后一缩,特大号鸡巴,就从她的口中拉出,陈阿姨满嘴的口水也顶着嘴角流下。
  “浩明!我肏插屁眼……”小雄对着正忙插着穴的浩明说着。
  浑身酥软的陈阿姨,一听到特大号的鸡巴要塞入屁眼,忙娇喘的哀求道:“哎呀……小雄……不……不行……你的鸡巴……太粗……太长了……求求你……插浪屄……屁眼让……让……浩明插……唔……”
  虽然陈阿姨的屁眼不是初次被鸡巴插入,但是小雄的阳物实在太吓人了,心想真的要插进去,那可……
  “小雄,别管这淫妇的浪叫……”
  这样娇声的哀求并没有一丝打动浩明,他催促着小雄道:“别怕这淫妇吃不消,她是恨不得天天有男人插她的屁眼,快!我先准备好姿势,小雄,你只要见到屁眼就插。”
  说罢,浩明伏下身子,两条健壮的手臂紧搂若陈阿姨,用劲的一翻身。变成陈阿姨的娇躯压在浩明的身上。
  但是浩明的鸡巴仍然不停挺插狂顶,小嫩穴被带得红肉翻吐不已。小雄也顾不得陈阿姨的死活了,他转身跪在他们两人的身后,瞧着陈阿姨那雪白肥美的玉臀,伸出手在她的屁股轻抚着,摸在手中,非常滑嫩、柔软。
  陈阿姨的屁股被小雄一摸,不由得浑身吓得颤抖。胴体又被浩明抱着,挣扎不开,只得粉臀东扭西躲着,小嘴轻呼道:“唔……哦……小雄…求求你……别插屁眼……只要……你不插……阿姨……会给你舒服个够……哼……求……”
  “小雄……别听她的话……快肏……快涂上软膏……肏她的屁眼……”
  看着陈阿姨浑身妖艳的浪肉,与又白又嫩,娇艳欲滴的美臀,实在令小雄心动不已。于是他拿定主意,利用浩明早已预备好的凡士林软膏,挖了一把,涂在自己的手掌心里,然后涂布在玉柱上。弄得整条大阳物油腻腻,滑溜溜的,真像条大水蛇。按着又挖了一把软膏,涂抹在陈阿姨那窄小的屁眼口。
  只经那么轻轻的涂抹,陈阿姨已紧张得全身打哆嗦,她的蛇腰猛摆,屁股也随着摇摧不已。她心里一急,大叫起来:“不……不要……求求你……小雄……不……大鸡巴哥哥……我得爷爷……不要插………妹妹……不能……不……”
  陈阿姨的淫声浪语未说完,小雄已决定扶着鸡巴上马了。他右手握住那根又粗又硬的大阳物:龟头就在屁眼口上,左右上下的轻搓着。
  这下子陈阿姨可有点受不了,小穴里有浩明的鸡巴插抽着,阴道壁被龟头刮得既麻痒又舒爽无比。现在小雄如磨菇般的龟头,又在屁股口不停的摩擦,直舒服得陈阿姨魂不附体,全身剧烈的抖动,浪呼直叫:“哎呀……两位亲哥哥……唔……哦……插得好……美死小穴了……哼……屁股好痒……哦……爽……呀……”
  陈阿姨的窄小屁眼,早有喜欢被大鸡巴插的嗜癖,如今被又圆又大的龟头在上面又搓、又磨,再转,使她难以把持了。
  屁眼上的骚痒,非但痒进心底,更传入子宫深处,再传遍全身,痒得她十分难受。只见陈阿姨那双媚眼似闭微张,快眯成一条线,呼吸粗浊,小嘴嗯声连连,浑身发烫,玉体狂扭,一阵从未有过的美感,袭上心头。
  “啊!唔……好……好……哥……肏得好……妹妹……又痒……又舒服……嗯……唔……”
  躺在身下的浩明,以手死缠着陈阿姨,屁股拼命往上挺,大鸡巴在那红红颤动的玉户中进进出出的抽插着。
  跪在陈阿姨臀部后面的小雄,也按住她的雪白大屁股,龟头在屁眼口磨擦一阵后,小屁眼已滑润无比。于是,他身子挺直,龟头对准屁眼,腰干用劲,屁股前挺。
  “唔……嗯……周哥哥……哼……大龟头塞进……小屁眼了……唔……好涨哩……哦……小屄美……嗯……妹妹要死了……”
  小雄将大龟头顶进紧窄的屁眼后,为了减轻陈阿姨的痛楚,不敢再挺送鸡巴,只用屁股左右晃动,龟头在屁眼口上轻捣慢转着。
  前后的火辣刺激,逗得陈阿姨更为淫浪,只见她屁股左右前后的狂扭猛摆,浑身剧烈的缠抱着浩明,双手不停的拍打着床,小嘴不断娇叫着:“唔……亲汉子……好舒服……哥啊……妹妹要死了……唔……哼……好鸡巴丈夫……肏死小妹了……心肝……哎呀……哥哥……哼………停……不能再肏了……”
  浩明见陈阿姨已浪到极点,知道她快丢身了。他紧抱着陈阿姨的屁股,用力往下一按,屁股如装了马达般,拼命的挺插鸡巴,口里催促着小雄道:“哼……小雄……快……这小……小淫妇快泄了……我们一起……肏死……这浪屄……哼……哼……快……快……”
  这时的小雄慢慢屁股往前挺,特大号的鸡巴便骤渐的往屁眼里塞,慢慢的一寸一寸往里塞进去,终于他那根大肉棒尽根通入她的香屁眼中。
  当大鸡巴插入紧窄的屁眼之后,小雄便开始左右晃动着屁股,使玉茎在屁眼壁上既然磨又旋不已。弄得陈阿姨的玉体产生了一阵痉挛,只觉阴户和屁眼,同时被两根大阳物插入,尤其是屁眼被撑得火辣辣,又酸又痛难以形容的滋味。她也伸出手来,绕过身后,抚摸着背后小雄的大腿,同时小嘴哼声不断:“唔……亲鸡巴哥哥……哦哦……我会被……被你们肏死……哦哦……妹妹受……受不了啦……哼……哦……”
  “叫爷!妈的,肏死你个大浪屄!肏!我肏!”小雄拍打她的屁股狠狠的肏弄。
  浩明和小雄,两人上下配合无间,你插我扭的一下下的干着。陈阿姨闭着双眼,美艳的玉体疯狂般的蠕动,又白又嫩的粉臀,在左右不停的旋转。
  一个丰满的阴户被浩明的鸡巴插得鲜红的穴肉在翻出翻入,肥美的屁股又有小雄的巨棒在狂捣猛扭着,陈阿姨被这两个男孩插得遍体酥软,火辣的刺激使得她浪叫不已:“爷……亲……亲丈夫……啊……美死奴家了……哎唷……小屄心……被顶住了……唔……屄没命了……亲亲……哼……”
  又经过小雄和浩明同时插了五十余下,陈阿姨的叫声由高转沉。同时那浪摆的玉体也慢慢的缓下来,媚眼如丝,口角生春,额头香汗淋漓。
  浩明感觉到陈阿姨屄里的抽搐,知道陈阿姨已快到泄身的时侯了,他忙叫道:“小雄!快点……让她丢……快……快……”
  因此小雄的屁股扭动得更加快速,配合着浩明插穴的动作,狂捣陈阿姨的屁眼。
  不一会儿,陈阿姨被干得四肢发软,全身冷汗直流,媚眼紧闭,淫水四溅。骤然,她感到阵阵刺入骨子的骚痒,一股阴精,从子宫口猛泄出来。她失声叫道:“哎……哎呀……我……我丢给你们了……唔……小屄被……被肏死了……啊……啊……”
  随着一声叫喊,如晴天霹痒般的吓人。陈阿姨已钗斜发乱,两眼反白,娇躯颤抖不已,口流白沫,整个人昏了过去,不省人事了。
  陈阿姨丢身后,浑身又白又嫩的肉体,贴在浩明的身上。
  他看见陈阿姨那种舒服的受不住已晕过去,实感觉一吐多年来的怨气。在心情高兴,精神放松之下,不听使唤的鸡巴抖个不停。只觉龟头痒酥酥,毛孔一松,浓浓的阳精在龟头的跳动下,奔向了她的穴心。
  浩明在射精后,也因运动的疲累,觉得全身酥麻欲睡了。他忙开口问道:“小雄……你……你射了没有……”
  小雄摇摇头,浩明说:“你接着肏吧!我累了,来之前在家肏了一回我妈!我睡会儿!”说完从陈阿姨身下钻出来,倒头就睡。
  小雄扶着陈阿姨的屁股,大鸡巴从她屁眼里抽出来,再插进她的屄里,强劲有力的抽顶起来……
  这时吧台小姐推门而入,她皱了一下眉头说:“你都把人肏昏了还肏,有点人性没有?”
  “你他妈的偷看,是不?”小雄抬起头说。
  吧台小姐的脸红了一下说:“偷看咋的了?”
  “肏!我不肏她 咋出火啊?我还没有射呢!”
  吧台小姐走近床边说:“现在没有空闲的小姐了,看你鸡巴不错,姑奶奶就赏你一炮!”
  她坐到床上,撩起了裙子,把内裤脱去说:“看我的屄可以不?”
  她今年大约三十二三岁,容貌平平,一双眼睛很大,有点象赵薇,还挺丰满的,阴户上的毛很重,从肚脐下两寸处一直延伸到肛门附近和肛毛连在一起,小屄到是很饱满,眼色粉红,若把阴毛好好修剪修剪,到不失一个美屄。
  她躺到床上,双腿大开说:“你肏不肏?不肏我走了,你以为我是来晒屄的吗?”
  “你他妈的也是骚屄一个!我肏!”跪在吧台小姐的下体中间。右手分开她密密的阴毛,左手轻分那两片饱满肥突的阴唇,手触在香穴上面湿滑滑的……
  “哦……”她咬紧银牙,瞪着那双眼眼望着他,酥胸急剧的起伏,两只乳房不住的浪摆着。
  小雄把大鸡巴对准肥嫩的屄,往里插,这骚屄在门外看了有一会而了,早就屄水不断了,小雄的鸡巴插进去后,便是狂插猛抽不断。两手各握住一只丰满的乳房,使劲的揉着、搓着。
  这阵狠劲的插抽,可正中这小淫妇吧台小姐的下怀。大鸡巴在小穴里抽抽插插,使得小嫩穴涨的满满地,美的浑身爽快,一阵既充实又酥麻的快感却上心头。使得她忘情的浪叫着:“哎唷喂……大鸡巴……好……好……哦……再肏……啊……小屄舒服死了……哼……我的心肝……哼……”
  吧台小姐的乳房被揉得痒到心底,屁股拼命上抵,还不时的前后左右磨转,小雄也把腰干使劲的往下顶撞,阴户内花心受到大龟头的撞击,既酥麻又快感,只乐得吧台小姐连连喘着道:“小心肝哥哥……哦……唔……大鸡巴哥哥……我好……舒服……唔……亲亲……哎唷……顶到人家花心……哎……好酸……”
  小雄听她叫舒服的娇声连天,忙托起她粉白的肥臀,挺着巨阳猛力的大起大落抽插着。
  吧台小姐娇小的阴户含着大鸡巴进出收缩,屄肉不停的翻吐着,每当大鸡巴往下压时,一股白色的淫液就被挤得溢出小嫩屄,顶着臀肉沟,流湿了整个床单。
  “啊……啊……亲爱的……我的亲丈夫……啊……妹妹可……可让你……玩死了……哦……要命的大鸡巴哥哥……”
  小雄见她浪劲十足,忙挺起身子,把吧台小姐的玉体翻转过来。
  此时的吧台小姐就趴在床上,望着她那肥白丰满的粉臀,惹得小雄更是一阵的肉紧万分。他又迅速的伏下去,贴着吧台小姐滑嫩的背部,伸手分开两片肥饱的臀肉,大龟头找到了玉户口,忙又屁股一挺,鸡巴“卜滋!”一声,尽根没入。
  正当舒爽的欲仙欲死时,小雄却要命的把大鸡巴从小骚屄拉出,使得吧台小姐顿觉小屄非常的空虚,使她无法忍耐。但是身躯被他翻转过来,当小雄又再次的压下来后,她又重拾那种涨、满的充实的快感。
  一根又粗又长的特大号鸡巴,深深抵住吧台小姐的敏感花心,她立即感到全身一阵酥麻,不由得急急往后挺扭着肥臂。随着屁股的扭动,大龟头一下下的磨擦着屄心,磨得她突突乱跳的花心好不痛快。
  这时,陈阿姨醒了过来,侧躺在床上看着小雄肏吧台小姐,说:“阿娇,我没有骗你吧,他的鸡巴是不是又大又够劲?!”
  原来吧台小姐叫阿娇,此刻的阿娇哪有功夫理她啊,被肏的失魂落魄,欲仙欲死。
  她禁受不住这心底阵阵传出的骚痒,吧台小姐淫浪得浪哼咻咻着:“哎唷……亲哥哥……喔……要命的大鸡巴……哼……小妹……唔……真是舒服透了……美……心肝……我……爽死了……哎唷……我……我……我受不了啦……呵快……我要丢……啊!丢……丢……”
  吧台小姐口里不绝的浪哼,随着小雄的大阳物插抽,极度狂浪,神态淫荡的,乐极魂飞,欲仙欲死。
  吧台小姐她粉脸赤扛,星眼含媚,心肝大鸡巴不停的乱叫,阴户颤抖的收缩,一股滚烫的阴精,浇淋得龟头酥麻,全身遍体的舒畅。
  “……嗯……好小嫩屄……大鸡巴好爽……哦……我也……喔……射……射精了……”
  小雄最后挣扎般,双手按住她两条浑圆的大腿,猛力的抽搐几下,一股热热的精液,直泄入她张开的花心里,使得吧台小姐玉体一阵哆嗦,口中呻吟着:“唔……哥……泄死我了……”
  小雄离开的时候,浩明还在睡呢!吧台小姐伏在小雄耳边说:“我叫郑月娇,记得来找我,我不收费的,我也是熟女人妻哟!”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