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鞭小英雄 - 色狗综合成人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長鞭小英雄

長鞭小英雄
長鞭小英雄
  我已經在這座省城中最有名氣的中學裡教書5年了,說它最有名氣,一來是因為它每年高考升學率都保持在90%,另一個原因就是因為它是省城中是收費最高的「貴族學校」。一個高中學生每年的費用是9998�ram,一個初中學生每年在6668�ram左右。  我以前是新民中學的語文老師,多次獲得優秀教師稱號,也就是因為如此,振華中學用高薪打動了我,在我38歲時,我加入了剛剛成立的振華中學。  轉眼5年了,我已經成為振華中學初中部的組長。  事業的成功對於一個女人來說並不一定是一件好事情,3年前,我的丈夫和我離婚了,原因是感情不和。我總覺得他是在嫉妒我,一個無能的男人總希望自己的老婆更無能,所以,我毫不猶豫地就和他離婚了,女兒歸我。  由於工作太忙,所以我把女兒寄放在北京的母親家,讓她在北京讀書。我希望女兒能有一個好的未來,至少比我要強才行。  現在,我正在帶一個初中二年級的班,這個班是我從初一一直帶起來的。  國慶節放假,我們班裡的大部分學生都回家過節了,因為女兒不在我身邊,所以學校特意為我從學生高級宿捨裡拿出一個單位來作為我的家,我便住在了學校。  這樣一來可以隨時和我的學生見面,二來工作上班也很方便。今年的國慶假期女兒打來長途電話,說她要和同學旅遊。既然去北京也見不到她,我索性就不去了,只是在電話裡好好地叮囑了她一番。  放假的頭一天,我沉沉地睡了半天,醒來的時候覺得恢復了精神。  當我走出房間的時候,發現在宿捨區的花園裡有一個瘦小孤獨的背影,我覺得眼熟,隨口喊了一句:「許寧?」  那個小小的背影一轉身,果然是許寧,他看到了我,還沒說話,臉先紅了起來,我向他招了招手,他慢慢地走了過來。  許寧是我的班裡的一個男同學,雖然是男生,可他卻像個小女生一樣,身材瘦小,白白淨淨,膽子很小而且也不喜歡運動,根本不像初二那個年齡段的那些野小子們。  許寧很特別,他總喜歡那些花呀,草呀的,我很喜歡這樣的學生,但是,如果從教育的角度來講,男孩子如果小小年紀就這樣的話,其實對他的成長髮育並不是太有利,有時候,我到願意看到他像那些野小子一樣整天在運動場裡泡著。  許寧走到我的面前,小聲地對我說:「陳老師,您好。」  我問:「怎麼?你沒回家嗎?」  許寧說:「我的父母還在美國工作,他們已經說了,今年國慶就不回來了,要我照顧好自己。」  我笑著對他說:「沒關係,老師也是一個人,咱們一起過節好不?」  許寧靦腆地點點頭。  我讓許寧陪著我在下午的時候到省城裡最著名的購物中心遛了一大圈,買了許多吃的東西,然後我們高高興興地回到學校。我和許寧把豐盛的食物擺在桌子上,一邊吃著,一邊看電視,這也算是我思念女兒的一種發洩吧,本來我還打算把女兒接來陪我的。  晚上的時候,省城為慶祝國慶燃放了煙火,我帶著許寧在操場上看了很久才回來,到了宿捨,許寧對我說:「陳老師,我睏了。」  我說:「回去睡吧。」許寧轉身走入學生宿捨。我也回到自己的房間。  午夜,我起來解小手,忽然發現宿捨2樓的某個房間裡還有著一點昏暗的燈光,但如果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  學校裡有嚴格的規定,學生應該在10點前熄燈,當然,放假了,可以寬鬆一些,可是也不能在凌晨還不睡覺呀。不行!我要看看去。  我穿好了衣服,從偏門走到樓上,本來門口有值班的,可今天是國慶,所以值班的人回家了。我來到二樓的走道裡,發現了那個亮燈的房間。我看了一下門口的牌子,上面寫著「初二(2)班男生宿捨:許寧,周建,艾朋,李振國」。  原來是許寧還沒睡呀,我剛想推門進去,可我忽然有一種想看看他幹什麼的好奇,我輕輕地掂起腳尖從宿捨的探視窗口往裡看去,我發誓,我看到的景象讓我一輩子也無法忘記!  房間裡的台燈已經被一塊黑色的紗布矇上了,所以房間裡只有昏黃的一點點亮光,還是許寧那個瘦小的身軀,只不過他已經是完全的裸體了,藉著微弱的燈光,我看到了什麼?!我不敢相信哦!  許寧裸體的正坐在他自己的床位上,白嫩的小腿大大地分開,在他兩腿之間噹啷著一根雞巴,很特別的雞巴。我是經過人事的女人了,男人的那個東西我也見過,但我怎麼也不會相信,天下還有那麼長、那麼雄壯的雞巴!!而且這樣的一根雞巴竟然會長在一個象女孩子的男孩子身上!  許寧半躺在床上,微微地閉著眼睛,兩隻女孩般的小手一齊握著他那已經半硬的雞巴,雖然是半硬,我看得出來,它的長度已經比我前夫的不知道長了多少,粗了多少了!我簡直太吃驚了!可更讓我吃驚的還在後面!!!  許寧像一個老手一樣不停地來回擼弄著自己的雞巴,當然,他的兩隻小手根本握不過來,總有那麼長長的一截留在手外面。許寧的小臉很紅,看樣子他很興奮,他喘息著睜開了眼睛看著自己的雞巴,然後竟然像個女孩那樣輕微地哼哼起來。  緊接著,讓我震驚的事情發生了!許寧慢慢地把臉往自己那已經挺立起來的雞巴上靠過去,越來越近,越來越近,他那紅通通的小嘴也微微地張開,好像很輕鬆似的,許寧竟然一口叼住了自己的雞巴頭!!!!!!!!  那可是他自己的雞巴頭呀!  紅紅的嘴唇包裹著那閃閃發光的王冠!晶瑩的唾液在它上面留下了痕跡,許寧好像在吃世界上最好吃的大餐一樣,一口口地唆了著自己的雞巴頭!!他每唆了一下,我就顫動一下!震驚,興奮,激動,惱怒,我的心裡好像打翻了五味,我想到了許多事情……  新婚之夜,老公那一次次有力衝撞,讓我在雄性的力量與美之下婉轉嬌啼,在老公的各種姿勢各種操法之下,讓我感到了身為女人就必須要讓男人來征服。  隨著時間的流逝,老公的性愛技術日益嫻熟,閨房之內我們也曾經不知廉恥地大聲地用最下流的淫話互相對罵,然後就是老公用雞巴教訓我。自從知道了女人身上的三寶之後,老公每次性愛當然要用他雄性的象徵插遍我身上的孔洞,直到最後將他那熱熱的精華撒入我的小嘴裡讓我嚥下。象徵  隨著我事業的騰飛和他的下崗,老公再也沒有了往日的柔情,每次性愛,他都當成了對我事業嫉妒的一種報復!夫妻之間的正常性生活變成了一次次的變態調教。在他的雞巴反覆地將我那柔嫩的屁眼一次次的開花之後,我還要被迫的用自己的小嘴清理粘在雞巴上的大便!  記得最不能讓我容忍的一次是我們即將離婚的前夜,從晚上6點直到凌晨2點的幾個小時之內,一個40歲的美麗成熟的肉體被她的男人一次再一次地羞辱著,我的陰道早已經不是他的興趣所在了,只有肛門和小嘴才能喚起他的性慾,  我越是反抗他就越是暴力,最後只有我的屈服才能讓他罷手,最後在我無力反抗之下,老公使勁地捏著我的鼻子將他的一泡熱尿灌到我的肚裡!  房間裡的急促低吟聲將我從回憶中呼喚到現實中來,我仔細地觀察著房間裡的情形。許寧一邊急促地低吟著,一邊使勁地低頭唆了自己的雞巴,粗大的王冠上滿是晶瑩的唾液,許寧的小嘴根本無法完全包容自己的雞巴頭,雖然是拚命地吸吮,但還是有好大一截露在外面。  此時,許寧一邊唑(zuo)著龜頭上的的縫隙,一邊用兩隻白嫩的小手快速地擼弄著硬挺的陰莖!太刺激了!太色情了!站在門外的我由於掂著腳尖的關係,已經感覺到小腿微微有些麻木了,我想放下,可又想繼續看下去,就這麼堅持著。  許寧好像快到達頂點了,他的小臉在微弱的燈光下顯得紅通通的,激烈地姿勢和運動已經使得他那弱小的身體汗流浹背,可他好像把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的雞巴上了,快速地擼弄,大口大口地唆了。  突然!許寧渾身一陣顫抖!我清清楚楚地看到許寧拚命地張著嘴,快速地擼弄著雞巴,粗大無比的雞巴頭在一剎那間好像又膨脹了三倍!「茲!」一股看上去又黃又弄的處子之精終於噴射了出來!不偏不倚地正好噴射到許寧的小嘴裡,他還沒等嚥下,第二口濃精再次噴射了出來,許寧快速地張開小嘴接住……  房間裡的變態男孩一口口地吃著自己的精液,而房間外面的我卻一次次地被身體的慾火衝撞著大腦!穿著秋褲的下體早已經被我自己分泌出來的屄液弄的濕濕的了,我將手伸入到褲襠裡細心地摸著自己的浪屄,已經三年沒有嘗到粗大雞巴的浪屄!  看到許寧的最後射精,我再也堅持不住了,本想放下身體偷偷回到房間,可沒想到小腿的麻木在一時間竟然讓我站立不住,我向著房間的方向摔了下去!  「啪!」的一聲響,我直接從外面摔進許寧的房間裡!……  時間好像凝固了一樣,我和許寧在某一時刻都驚呆了。  好像我們之間的對視也就有幾秒鐘吧,可我卻覺得好像過了一百年一樣!  畢竟我是老師,而且我的年紀也比許寧大許多,我最終打破了沉沒「許寧,幫忙把老師扶起來,我的腿麻木了。」我紅著臉衝他嚷到。  許寧一下子從床上站起來,跑到我的跟前把我攙扶起來坐到他的床上,我甚至可以看到他床上還有星星點點的精液!  這時候許寧才意識到自己還沒穿衣服,趕忙躥到床上用被子蓋到身體上,一雙受驚地大眼睛緊張地看著我。  我的心裡也是十分緊張,我看著他,盡量把語氣放鬆,小聲地說:「許寧,剛才……我是來查房的……我,我可不是故意偷看你的!……」  許寧什麼話也不說,只是看著我,我用牙咬了咬下唇,繼續說:「你……你剛才……那……」  許寧帶著哭腔地突然說話了:「陳老師……我……我錯了!」  許寧一說話,我才鬆了口氣,我馬上接上他的話:「許寧,你給我的印象,一直是一個好孩子,一個好孩子怎麼能這樣呢?學校裡不是開設了生理衛生的課程了嗎?……你這樣是對身體不好的,尤其是對你將來結婚……你這樣多長時間了?」  許寧看到我沒有責備他的意思,多少緩和了一下,聽到我問他許寧低下頭,小聲地說:「一年多了……」  我心裡暗暗吃驚!竟然一年了!我繼續問:「難道你的同室的同學不知道你這樣嗎?」  許寧搖了搖頭,沉默了一會說:「我都是趁他們不在的時候弄的……」  我點點頭,沒說什麼。  沉默了一會,許寧突然首先說話了:「老師,我,我覺得這樣很,很刺激而且也……其實我想戒掉的,可,可我總是……老師,我錯了。」  我微笑著看著許寧,慢慢地說:「其實也沒什麼,老師學過心理學,知道在你們這個年齡段的男孩子都……有那麼點毛病,老師理解你……其實,你應該把心思多放在學習上來,就會改掉的。」  許寧的話漸漸多了起來,「老師,我其實也不想這樣,也知道您說的道理,可,可是我有時候……」  我見他不說話了,問:「有時候怎麼了?」  許寧小臉一紅,繼續說:「有時候,那裡癢癢,我就覺得好像東西已經裝滿了,要把它們噴出來……」  我知道許寧說的「東西」是指精液。  我隨口說了一句:「可以找老師呀……」說完以後,才覺得這句話有語病,趕忙說:「找老師幫你……」真是越說越糟糕!  許寧卻當真了,趕忙說:「老師,陳老師,您,您真的能幫我?」  突然之間,那股沉寂在我身體裡三年來的慾火爆發了!我竟然說出了自己都沒想到的話:「能!我當然可以了。」  許寧慢慢地把被子撩開,露出了他的身體,他的「長鞭」……  我側身坐在床上,許寧彎腰站在床上(因為許寧是睡下鋪),在許寧的撒嬌般地要求下,我決定應該為人師表地幫助我的學生完成他人生中最重要地一件大事……  金秋的夜晚,高級學生宿捨樓,昏暗的燈光……  「啊!」我長長地出了一口氣,然後又馬上低下頭唆了著手中那又長又熱的硬挺大雞巴,雖然我用了兩隻手,但是仍舊有很長的一截雞巴露在外面,許寧激 動地看著我--這個在他心目中一直認為是世界上最好的語文老師,而現在,這 個老師卻緊緊地攥著他奇異的雞巴拚命地吸吮……  為了能讓許寧安心學習,我決定犧牲自己,給許寧上他人生中最重要一課!  當我第一下接觸到他雞巴的時候,我內心深處的那股慾火就爆發了出來,沉甸甸的雞巴被我一再地擼弄,最終硬硬地挺立起來,少年人的朝氣和熱血讓我再一次體會到了雄性的風姿。  藉著燈光,我仔細觀察著許寧的雞巴,因為許寧還小,所以一根雞巴毛都沒有,就是那麼一根白白淨淨的雞巴,可是很粗很長,我還沒來得及問他為什麼,許寧卻忍不住說了出來。  「哦!老師,真舒服……暖和死了!……雞巴頭……癢……哦!……老師,您知道……我的雞巴為什麼那麼大那麼長嗎……哦!……我聽長輩說,我小時侯得過一場大病……去醫院看的時候……醫生給我用了青黴素……哦!……後來,我的病好了……可雞巴就變得大了起來……我都不敢去外面洗澡……害怕讓別人看見嚇一跳……哦!爽!」  我一邊聽著許寧的話,一邊用心唆了著他的雞巴頭,我心說:真是應了人們常說的那句話呀!光長雞巴不長個!  許寧好像覺得他躺在床上很不舒服,他建議我們換個姿勢,我同意了。許寧從床上下到地上,小腿一分,雙手叉腰,真是神氣活現的,唯一讓人驚奇地就是他胯下那又粗又長白白淨淨的大雞巴。我也從床上下來,往他面前一站,許寧的個子才到我的胸口,我微笑著對他說:「許寧,你看怎麼弄?」  許寧想了想,大眼睛一轉,笑著對我說:「陳老師,您的個子太高了,這樣吧,您把我抱在懷裡幫我弄,好嗎?」  我從沒這樣弄過,但有點躍躍欲試,我點點頭。  許寧個子小,體重很輕,我很輕易就把他抱了起來,我估計他體重的1�4都是雞巴的重量!許寧被我抱起來,他的頭貼著我的胸口,揚起臉對我說:「老師,我,我能吃吃您的奶子嗎?」  我的臉一紅,點了點頭。許寧慢慢地把我睡衣的扣子解開,露出了一雙飽滿的乳房。雖然我是40多歲的人了,可因為保養地好,所以乳房還算硬挺。  許寧高興用兩隻手抱著我的一個乳房,把葡萄般的乳頭塞進嘴裡使勁地吸吮起來……  哦!這種刺激已經三年沒嘗試過了!突如其來地刺激讓我全身發軟,幾乎要攤倒在地上,我趕忙張開小嘴,把許寧已經見軟的雞巴吃了進去,我們就這麼站在地上玩了起來。  許寧的雞巴在我小嘴的刺激下迅速地膨脹,或許是人類的本能吧,許寧開始在我的懷裡不安分地動起來,他的小屁股一下下地挺動著,雞巴頭在我的小嘴裡也一下下地往裡頂,我時時地「唔,唔」地被頂得哼出聲來。  與此同時,許寧不停地吸著咬著我的乳頭,一股股激烈地性刺激讓我下面的浪屄已經是淫水氾濫了,我覺得身體一軟,急忙坐在了床上,許寧也從我懷裡下來。我渾身發軟,在慾火強烈地衝擊下,我慢慢地,自動地劈開了雙腿,睡衣已經滑落,在昏黃的燈光下,那一叢叢誘人的黑色屄毛終於暴露在我的學生面前!  「哦!許寧……快!快把雞巴插進來!快!……哦!」我一邊不停地揉弄著自己的兩個乳房,一邊衝著許寧命令。  許寧好像也很激動,這個年紀的少年也多少應該知道點這方面的事情了吧,許寧往前靠了靠,哆嗦著把自己的雞巴頭頂在了我淫水氾濫的屄上,緊張地對我說:「老……老師……是這樣嗎?」  我根本聽不進去他說什麼,只是一拉他的胳膊,許寧往前一個趔趄,哦!粗大燙人的大雞巴頭終於插進了我那三年未經過人事的大浪屄!我幾乎是緊張地快死了過去,許寧可能是因為覺得我的屄裡又滑又暖,他終於前前後後地動作起來……  「哦!小祖宗!……你慢點!啊!啊!……」我一聲聲幾乎是悲慘地叫著,可我的心裡卻盼望著許寧有更大地動作!更猛烈地衝擊!  許寧準備更加深入地插進來了,可是,僅僅把雞巴插到一半,前面的雞巴頭竟然已經完全地進入了我的子宮裡!  我只好對他說:「寶貝,沒辦法,你的雞巴太長了,就到這吧……來!動動……對!就保持這個節奏……哦!啊!哦!啊!」  許寧聽了我的話,只好把雞巴插到一半然後就這麼動了起來。  也許是許寧剛剛已經射了一次精,他這次顯得特別能堅持,至少比我那個已經離婚的老公堅持地時間長。半個小時以後,在我幾次高潮後,許寧好像準備射精了!他的動作越來越快,越來越激烈,插得我又爽又疼。我的下體早已經亂七八糟了,到處都是我和他的液體。  突然,我想到:不能讓許寧把精液射到我的身體裡!我急忙地從床上支起身體,對許寧說:「寶貝,別……別把精液射在老師身體裡……不行……哦!」  許寧一邊動著,一邊喘著粗氣說:「老……老師……我想……想射在裡面……」  「哦!……不……不可以的……那樣不行!……來!把……精液……射在老師的嘴裡……來!快!」我說完,竟然淫蕩地把嘴大大地張開,柔軟的舌頭伸了出來衝著許寧伸縮著……  許寧再也無法忍受我對他的引誘,他畢竟是一個孩子呀。  許寧狠狠地又頂了我兩下,然後激動而快速地拔出雞巴,直接將雞巴頭對準了我張開的小嘴。我馬上伸出舌頭,用舌尖小心地撥弄著許寧粗大龜頭上的那道細縫……  「哦!!」許寧大大地叫了一聲,瘦小的身體突然往前一頂,雞巴頭正好插進我的小嘴裡,還沒等我反應過來,許寧的第一次處男精便在我的小嘴裡爆發了……!  熱熱的,腥腥的,粘粘的精液射在我的小嘴裡,我愣愣地坐在床上不知道該怎麼辦好。許寧長長地出了一口氣,一下子坐在了我劈開的雙腿之間,好奇地對我說:「陳老師,把東西吃下肚子去吧,很好吃的……我每次吃掉自己的東西都覺得很舒服,我聽說那些是大補品哦。」  我聽完以後,看著他仰起小臉的樣子很好笑,剛一笑,突然滿口的精液嗆到嗓子眼裡,我竟然在咳嗽中嚥下了大半!  許寧看著我的樣子笑了起來,我點了他一下說:「小壞蛋!你還笑!」然後我下床整理了一下,今夜我在許寧的宿捨裡睡了。  第二天,國慶長假的第二天。  早晨我醒來,和許寧一起到學校外面的早點部吃了點東西,然後又帶著他到省城最大的遊樂園玩了玩,中午回到學校。  吃完了午飯,許寧到我的宿捨裡我給他補習功課,他的語文成績很差,我打算利用放假的時間好好幫他補習一下。我好像沒發生過昨天的事情一樣,許寧見我不提,他就更不敢說什麼了,老實地在我的房間裡學習了一下午。  時間過得真快,轉眼明天就要開學了,這幾天許寧每天都是在我的辦公室或者宿捨裡好好地溫習功課,經過我的幾次小測驗,我發現他的語文有了點進步,很高興。  晚上,我正看新聞,許寧在外面敲門,我讓他進來。  許寧對我說:「老師,我在宿捨裡覺得沒什麼意思,我也想看電視。」  我說:「看吧,不過9點以後就回去睡覺,明天還要上課呢。」  許寧坐在我的旁邊高興地看著電視,我覺得有點累了,就從椅子上站起來走到床邊依偎在被子上假寐。  許寧呆了一會,看見我好像睡著了,就輕輕地走過來站在我的身邊,然後他把運動褲褪了下來。  當然,他的這一切的動作都沒逃過我的眼睛,雖然我有點睏了,可我畢竟還沒睡著。許寧褪下了褲子露出了他的雞巴,然後輕輕地用雞巴頭蹭著我的臉,天呀!  粗大雞巴頭散發出來的熱量讓我渾身發軟,我睜開眼睛看著許寧,許寧也不說話,也不敢看我,只是用雞巴頂我的小嘴。  我歎了口氣,然後微微地張開小嘴,許寧順勢把雞巴塞了進來,我就這麼半躺著用嘴唆了著許寧的雞巴頭,許寧很舒服地哼哼著。  我唆了了好一陣,許寧的雞巴才完全地挺起來,太長太粗了!我每次看到他硬挺的雞巴,都覺得有股很強烈的慾火衝擊著我的大腦,讓我陷入淫亂的狀態!  我用手擼弄著他的雞巴,小嘴也拚命地唆了著,許寧突然對我說:「老師!舔舔我下面的雞巴蛋子好嗎?」  我也不說話,只是把頭放低,用柔軟的舌頭舔著許寧的兩個雞巴蛋子,許寧好像覺得很癢,竟然小聲地笑了起來。  我把蛋子放進小嘴裡用舌頭來回地舔弄著,許寧又開始舒服地哼起來。玩了一會,我覺得底下的浪屄癢得不得了,急忙把褲子脫掉,然後坐在床上大大地分開自己的雙腿,對著許寧浪叫到:「來!寶貝,快把大雞巴塞進來操兩下,給我解解癢!」  這還是我第一次說「操」字,雖然以前聽男人們總說這個字,但身為老師和女人,我從來不說,可今天我簡直被慾火沖昏了頭腦,竟然下流的說起了這個字眼!可是,我說完以後,覺得特別痛快特別有味兒!  許寧也高高興興地挺著雞巴操進我的浪屄,雖然只能插進一半,可許寧還是大力地操著。他一邊動作,一邊還不忘記玩玩我的奶子,我敞開懷露出兩個飽滿的大奶子任由許寧捏弄著。  太刺激了!太興奮了!我高興一聲聲浪叫著:「哦!哦!哦!……樂……死……人了!啊!哦!頂!!操!!寶貝!寶貝!哦!……」  我們玩了一會,許寧突然對我說:「老師,咱們換個姿勢玩玩?」  我說:「怎麼玩,小寶貝你儘管說。」  許寧讓我趴在了床上,臉貼著床鋪,屁股高高地撅著,把兩條大腿大大地分開。許寧也上了床,他站在我的後面把雞巴塞進來繼續操弄。許寧瘦小的身體完全壓在我的後背,讓我想到了曾經在電視裡看到過的一個鏡頭:一隻母猩猩後背上馱著一隻小猩猩。唯一的不同就是許寧超長的大雞巴還插在我的浪屄裡!  許寧一邊玩著,小手也在我的屁股上不停地捏弄著,我在多重的性刺激下,差點昏了過去!因為我的屁股很肥大,所以許寧覺得很有意思,他慢慢地,小心翼翼地分開我的兩片白嫩的屁股露出了我的屁眼!!  突然,我心中淫慾的色情慾火讓我失去了理智,我竟然不要臉地扭頭對許寧浪笑著說:「寶貝!來!摳摳老師的屁眼!」  許寧原先還怕我反感,見到我說出這樣不要臉的話,許寧高興地分開我的屁股,伸出中指頂在我的屁眼上稍微一使勁就摳了進去!許寧把中指完全埋沒在我的屁眼裡,我浪叫著說:「寶貝!使點勁!使勁摳!讓老師爽!寶貝!」  許寧快樂地用大雞巴教訓著我這個不知道廉恥淫婦,就連我的屁眼也在被許寧的小手大力地摳弄著!  在我的教導下,許寧很快懂得了在手指上抹點水再弄屁眼。突然許寧將雞巴從我的屄裡抽了出來,還沒等我說什麼,許寧已經激動地挺著雞巴往我的屁眼裡塞去--「吱!」粗大的龜頭剎那間進入了我那未經過人事的屁眼,我頓時昏死了過去。  當我醒來的時候,好像覺得天旋地轉的,隨著許寧大力地抽插動作,我一下下地搖晃著床鋪,許寧終於達到了他滿意的境界了!他可以將他的大雞巴完全地插進我的身體裡。雖然是插屁眼,可許寧並不在乎這些,少年的心性讓他只知道找到了一個可容納下他那具陽物的女性孔洞,而全然不顧身為女性的痛苦!  我只是覺得屁眼已經不屬於我了,雞巴好像貫穿了我的身體,好像插到了我的胃口裡來了!柔嫩的屁眼被粗大的陰莖愣愣地撐開,在肛門的外圍留下一層層的大腸油。許寧快樂地幾乎叫了起來,而我卻想喊都喊不出來,我的頭腦裡一片空白,不!好像有幾個字一直在我耳邊響起:操屁眼了!操屁眼了!啊!  我終於哼哼出來了:「啊!唉呦!啊!唉呦!啊!唉呦!啊!……小……祖宗!……饒了我吧!唉呦!啊!……屁眼……屁眼開花了!!」  許寧根本不聽我的說話,只是高興地站在我的後面快速地挺動著他那瘦小的屁股,一下下的用大雞巴教育著我!  許寧高興地對我說:「老師!我終於找到可以容納下我整根雞巴的地方了!謝謝老師!」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漸漸覺得屁眼鬆弛了,先前的緊張已經消失了,隨之而來的是後門的充實感覺!雞巴進來的時候感覺怪怪的,就好像拉大便時的回放一樣,雞巴抽出去的時候又覺得很痛快,好像便秘終於得到了釋放一樣!而且,性的快樂也逐漸增加,我漸漸地體會到了抽插屁眼的樂趣!  我渾身發熱,只想大聲地叫,把心中的淫慾都叫出來:「親親寶貝!操啊!操屁眼啦!!哦!!唉呦!使勁操!寶貝!啊!」  許寧聽到我的叫聲更加賣力氣地搗弄著我,我徹底摺服在他的雞巴之下了!  隨著許寧快速地操弄,我的快感也加強了,突然,我覺得屁眼裡的雞巴一陣爆長,緊接著,一陣熱乎乎的東西射進了我的屁眼裡,這時我聽到了許寧射精時候的喘息聲。  許寧直到雞巴變軟,才從我的屁眼裡抽了出來,我們都累得躺在了床上。許寧畢竟是少年人,恢復地很快,休息了一會就站了起來。他見我仍舊趴在床上喘氣,竟然又重新分開了我的屁股,仔細地看著我的屁眼,粉紅色的女性屁眼顯得格外色情,許寧竟然低下頭,把小嘴貼在了我的屁眼上用舌頭舔了起來!!  許寧的動作讓我大吃一驚,我急忙回頭說:「許寧!別這樣!太髒了!」  許寧抬起頭對我笑著說:「不!老師的身體是世界上最乾淨的身體!我是自願舔老師的屁眼的,我喜歡老師!」  聽完許寧的話,我還能說什麼呢。只好默默地享受著這種特殊的性刺激。柔嫩的舌頭在我的屁眼周圍輕輕舔,我稍微一使勁,竟然將許寧射在我屁眼裡的精液拉了出來,許寧高興地用小嘴吃著,我心裡覺得陣陣的噁心!  國慶節終於過去了,這個國慶節對我來說有著特別的意義。  放假後,同學們陸續地回到學校,學校又恢復了往日的嘈雜,我也忙著準備語文課的測驗,和許寧單獨在一起的時間很少了。  進入了11月,期末考試該到了,為了創造和保持年級的語文平均成績,我和另外幾個語文老師研究了一套期末測試的複習方案,每天我備課要到12點。  這天,我在深夜緊張地批改著學生們的作業,忽然,有人敲我的門,我問:「誰呀?」外面響起了一個少年聲音:「陳老師,是我,許寧。」  我放下筆,走到門口把門打開,外面站著兩個小男生,一個是許寧,一個是周建。我把他們叫進屋裡,我坐在椅子上問:「這麼晚了,有什麼事情嗎?許寧。」  許寧忽然頑皮地笑了起來,輕聲地跟我說:「老師,我已經把國慶放假時候的事情告訴周建了,原來他也和我一樣,經常為了那個事情而影響學習,所以今天我帶他來,讓老師幫助他。」  我聽完許寧的話,心中一驚!我怎麼那麼大意呢?就忘記了囑咐許寧不許告訴別人!可現在說什麼都晚了,我是知道這些孩子們的,如果不答應他們,他們會變得很不聽話,會到處亂說,那樣就麻煩了。  我想了想,反正一個羊是趕,兩個羊也是趕。多一個周建也沒什麼。我笑了笑,對周建說:「許寧說的是這樣嗎?」  周建很頑皮地笑著說:「是這樣的,老師,您真的能幫我們解決嗎?」  我微笑著站起來,走到門口,夜已經很深了,外面沒人,我把門鎖好,窗簾拉好。然後小聲地對他們說:「咱們輕聲點。」兩個少年高興地笑了起來。  我們快速地把床鋪好,我還是有點緊張,畢竟這兩個小東西一起來,我還沒嘗試過。  我們脫掉衣服以後,我藉著燈光一看,哇!周建的雞巴也不小的哦!雖然比不上許寧的粗長,可是也是男人中的男人,我真不明白現在的男孩怎麼都長了這麼長的雞巴!  我坐在床上,兩個男孩也上了床,各自站在我的身邊,我用兩隻手各纂著一根雞巴,把包皮擼上去露出粉紅色可愛的雞巴頭。先是聞了聞,許寧的還好,周建的雞巴上有點味兒。  我叼著周建的雞巴頭唆了著,另一隻手擼弄著許寧的雞巴,許寧經過這幾次地「培養」顯得十分老道,雞巴總是保持著半硬的狀態,而周建就不一樣了,他好像屬於那中很熱烈的男孩,我僅僅是舔了舔他的雞巴,他就已經硬梆梆的了。  我見周建已經硬了,就來了個大被同眠,三個人把被子一矇就搞了起來。  周建躺在下面,我幾乎是趴在他的身上,濕潤的屄已經準備好雞巴的進入。  我調整了一下姿勢,把周建的雞巴塞進我的屄裡。因為周建比我矮許多,所以我 的乳房正好壓在他的臉上,周建高興地吃著我的奶子。我不知道周建原來是否和 女人玩過,他的一切都顯得那麼老道,雞巴插進我的屄裡好像很自然的,根本不 像許寧第一次那樣緊張。  我趴在周建的身上輕微地動了起來,一個又大又肥的屁股前前後後地來回蹭著,屄裡的那個癢癢勁就別提了!多虧了周建的雞巴又粗又硬,這樣就可以好好地讓我解渴了!我一下下地蹭著,快樂地哼了起來。  許寧在幹什麼呢?許寧正趴在我的身上,具體說是趴在我的後背上。他的雞巴也半硬了,雞巴頭就頂在我的屁眼上,看樣子準備隨時插進來。他的兩隻小手也不閒著,一隻手摳著我的屁眼,一隻手從後面伸過來,拿著我的一個大奶子狠狠地捏弄著,我在這兩個小東西的調教下徹底淫亂了。  屄裡的水越弄越多,許寧也及時地從下面撈點淫水抹在我的屁眼上,大被之下的我們三人各自忙碌著,追尋著快樂地源泉。  許寧把雞巴調整了一下,先是在我的屁眼上蹭了蹭,意思是告訴我他要進入了,我用手拍了一下他的小屁股,回應他趕快插進來,許寧稍微一用力就把雞巴插了進來。  ……哦!我渾身一陣哆嗦,前後兩個孔洞都被填得嚴嚴實實的,上面一抽,底下一插,兩個人好像商量好的一樣,我夾在中間被弄得幾乎窒息過去,好像有兩個燒紅的鐵棒插在我的身體裡一樣,我甚至能感覺到年輕脈搏地跳動。  許寧乾脆把被子徹底地揭開,雖然有點冷,可心裡的慾火已經把我燒得旺旺的,我一邊舔著發乾的嘴唇一邊接受著兩個年輕生命力的挑戰。  「哦!……爽!……哦!快樂!……再來!……啊!還要!」  許寧快速地,充實地,一下下地頂著我,屁眼在抽插之間竟然發出了淫蕩的「吱吱」聲,下面的周建也挺動著一個小屁股,在我多汁的浪屄裡過癮,太刺激了!太奇妙了!雙管齊下!屁眼開花!  我淫叫的聲音越來越高亢,動作也越來越大。  許寧提醒我:「老,老師,別嚷這麼大的聲音,讓別人聽見了……」  可是,身體的快樂怎麼能是意識控製得了的呢?我仍舊興奮地叫著,完全陶醉在性快感的刺激之下。周建看到我的樣子,害怕我的叫嚷會招來外人,他急中生智在床上一摸,正好摸到一雙我剛才脫下的黑色尼龍絲女襪。  周建也顧不得聞聞襪子臭不臭,竟然直接把這雙臭襪子塞進了我的嘴裡!差點把我嗆得昏死過去!我剛想把臭襪子吐出來,就在這個時候,我身體裡最快樂的高潮爆發了!  「唔……!!!」被塞入臭襪子的小嘴終於竭力地叫喊起來,我覺得小腹一熱,身體全部的力量都集中在了兩腿之間,每一次顫抖都從我的屄裡噴出熱人的陰精!周建的雞巴本來就快射精了,被我的陰精一燙,他也忍不住地「突突」射了出來。  高潮過後的餘波,再加上許寧仍舊在我的屁眼裡抽插著,這讓我覺得全身軟軟的,我幾乎是趴在了周建的身上,周建禁不住我身體的重壓,急忙從床上鑽下來。我像一隻大青蛙一樣地爬在床上,任憑許寧把他那特長的大雞巴在我的小屁眼裡抽插。  許寧見周建下來了,一邊動作著,一邊問:「周建,我沒騙你吧?你說舒服不?」  周建一邊穿著衣服,一邊高興地說:「夠哥們!要不是你說,我還真不知道咱們陳老師這麼關心學生呢!」  周建穿好衣服坐在椅子上看著許寧玩我,他打了一個哈氣說:「許寧!你快點!我都有點睏了。」  許寧一邊答應著他,一邊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我已經徹底失去了任何力量,就連從我屄裡流出來的精液也沒力氣去擦,甚至連叫嚷的力量都沒了,只是任憑許寧的大力操屁眼。  「哦!哦!……啊!」在許寧痛快地哼了兩聲以後,他將熱熱的精液釋放到我的肛門裡!  許寧放了精液以後,也把衣服穿好,然後和周建一起幫我把被子蓋好,小聲地對我說:「老師,老師,我們回去了,您休息吧。」  高潮以後,我幾乎渾身虛脫,再加上這幾天為了教學的事情本來就沒睡好,剛剛許寧又在我的屁眼裡摺騰了半天,我實在是太勞累了,雖然嘴裡還塞著臭襪子,我也只是點了點頭就睡著了。  許寧和周建把門關好以後就回去了。  時間過得真快哦,轉眼間期末考試過去了,放寒假了。我和許寧、周建的這種特殊師生關係依舊維持著,在深夜的時候,這兩個小東西會趁著同室的同學熟睡以後從,宿捨裡溜到我的房間裡,我們三個人會進行一場沒有硝煙戰爭,結果總是把我搞得精疲力盡。但在這個期間,我卻覺得自己容光煥發,就連同事老師都說我好像突然年輕了好幾歲,而且就連多年經期不正常的毛病竟然好了!  這真讓我感覺到很興奮。  放假以後,我去了北京,和女兒過了一個團圓年,然後早早地從北京回到學校為新學期的開學工作做準備。  開學以後,因為我帶的班進入了畢業階段,學習緊張了起來,我也更加嚴格要求我的學生。  初夏的深夜,我在自己的房間裡認真地批改著作業,已經很晚了,外面除了徐徐吹動的微風聲就是我辦公桌上機械表發出的「滴答」聲,我覺得有點累了,把頭抬起來靠在椅子上休息一下。  突然想到了遠在千裡之外的女兒,這個時候是否已經進入夢鄉了?還是在燈下苦讀呢?我覺得很對不起女兒,她應該在我的身邊,我來照顧她。我已經打算過了,等到帶完了這個畢業班我就不再留這個學校了,我已經托了教育局老同學的關係,我要調到北京去,到了北京就可以時刻照顧女兒了……  就在我沉思的時候,我的門被輕輕地敲響。  我小聲地問:「誰?」  「是我,陳老師,我是許寧。」許寧回答到。  我心裡覺得很奇怪,前天晚上我和許寧還在教學樓的男廁所裡搞了一次,當時因為時間倉促了點,我只是褪下褲子,撅起屁股,用手扶著牆被許寧雞姦了一回,可也不至於這麼快就又想了吧?  打開門,外面只有許寧一個人,他走進來,我把門關好。我坐在椅子上問:「有什麼事情嗎?許寧。」  許寧小臉一紅,扭捏地說:「老,老師,我,我又想了。」  我闆起面孔嚴肅地說:「許寧,你應該知道的,你已經是畢業班的學生了,要把心思放在學習上,再說,以你這個年紀,適當的性交是可以的,如果經常這樣,會對你的身體不好,你明白嗎?」  許寧低頭不語,一會又抬頭說:「老師,您說的我都明白,可我畢竟和別的男孩子不一樣呀?您看,我的雞巴這麼長這麼大,自然需要的就多了,您說是不是?」  我沒想到許寧會說出這麼一套歪理來,竟然當時被他問住。為了保持我老師的權威,我用訓斥地口氣說:「不許和老師爭辯!上回你和周建把臭襪子塞進老師嘴裡的事情還沒和你算帳呢!」  許寧又爭辯到:「老師,那次可是周建干的,不關我的事。」  我真拿這個許寧有點棘手了,我說:「你爭辯也沒有用,今天老師不方便,不能和你做。」  許寧見我口氣生硬,便不說話了,只是站在那裡不動。  我也不理他,仍舊批改著作業。大約有一個小時了,許寧還是站在那裡。我的心裡也漸漸地軟了,畢竟他還是一個孩子嘛。  我轉過臉看了看許寧,許寧大大的眼睛一下下眨眨地看著我。我對許寧說:「好了,我算你跟你們這些小鬼沒轍了!到床上躺下吧。」  許寧這才高興地跑到床上躺下。我走到床邊,幫許寧把褲子褪下來。這個小鬼竟然連內褲也沒穿!白淨淨的一根雞巴露了出來。  許寧脫了褲子,像和女孩子一樣躺在床上,然後把兩條腿分開,而我則跪在地上先是舔了舔許寧的兩個雞巴蛋子,然後伸出舌頭仔細地舔著陰莖,許寧的陰莖逐漸地硬了起來。  我一邊用手擼弄著許寧的陰莖,一邊用舌尖逗弄著許寧的蛋子,許寧舒服地哼哼起來。一會許寧對我說:「老師,受累,舔舔我的屁眼。」  我當時一愣,許寧看到我的樣子,突然頑皮地笑了一下,對我說:「上次您給周建『單獨輔導』的時候不是也舔了他的屁眼了嗎?」  原來,上次在期末考試之前的一次考試中,周建雖然考了90分,但是這比起他以前的成績還是下滑了,為了提醒他,我特意把他叫到這裡進行的批評。  可 是周建竟然把所有的過錯都推說是因為自己的生理問題沒得到解決造成的,我就 知道這個小鬼想幹什麼。  許寧和周建比起來,我還是比較喜歡周建的,因為周建的雞巴大小適中,剛好可以完全放進我的屄裡,他也爽我也爽,不像許寧的雞巴那麼長那麼粗,每次都只好走後門,所以,我很痛快地就和周建好好地搞了一次。  這個小子也不知道從那裡學來的那麼多花活,讓我擺了好幾個淫蕩的姿勢,什麼「隔山取火」、「老漢推車」、「羊羔吃奶」、「貴妃劃袖」、「母狗上槽」、「母牛轉磨」,真是讓我大開眼界,最後在他快射精的時候,他竟然提出要我舔他的屁眼才能把精液射出來。  本來我是絕對不答應的,可這個小鬼竟然大聲地哭了起來!我真害怕他會招來外人,最後才答應了,舔了好幾下他的屁眼,他才順利地射出精液,沒想到這件事情竟然讓許寧知道了!  今天許寧提出這個要求,我怎麼能不答應呢?都是我的學生,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呀,所以,我愣了一下,就把舌尖點在了許寧的小屁眼上,在他的屁眼上畫圈,許寧高興地享受著,我快速地擼弄著他的雞巴,希望他盡早射精。  弄了好一陣,許寧還是沒有射精的樣子,我只好把褲子一脫,然後撅著屁股趴在床上對許寧說:「許寧,來!給老師通通後面。」  許寧高興地翻身坐起來,把雞巴插了進來。  因為經常操這裡,我也逐漸適應了,就好像玩前面一樣,有時候也是有快感的。許寧熱熱的雞巴送進來,抽出去,送進來,抽出去,就好像拉鋸一樣,我一下下地承受著,屄裡也逐漸潮濕起來,許寧一邊通著屁眼,一邊摳著屄,最後在 我一聲聲浪叫中射出了他的精液……  這樣的日子一直維持到畢業,在許寧和周建都順利地考取了省城重點的高中以後,我們三人又聚會了一次,也算是他們報答我這個老師對他們三年來的培養吧。  這次以後,我徹底消失了,甚至連學校的領導都不知道我到底去哪裡了,其實我是去了北京,找女兒去了。我也不想回到省城,畢竟北京是首都。  這段日子是我的一個小秘密,跟大家說說也覺得心裡痛快。  [全文完]